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属下不是贱受 作者:姑苏剪剪(下)

字体:[ ]

 
    第71章 花心天王&人妻下属
    
    蔷薇园地如其名,满是蔷薇花,虽然这个季节是没有了,但是那春末的绚烂好似还有余韵,将这座公寓的美表现的很张扬。茂西园相比起来就要含蓄内敛多了,错落有致的竹林像极了文人墨客笔下的丹青,一笔一画都带着优雅婉约。
    洛予更中意茂西园的原因除了交通问题,还有就是他的环境更清幽,像是闹市之中的一块隔离带,就算是白日,道路上都没什么声音。
    住在这里的多是一些搞创作或者休养的人,大家都喜欢待在自己家里各行其是,彼此之间虽然没有交流,却共同享受着这一份宁静。
    乐安可就说她很喜欢这个地方,等她有钱了也要买这样一个房子,用来养老。当时洛予没说话,只是把已经改名的房产证递给乐安可,乐安可接过之后笑了,笑的露出了牙齿,一点没有矜持的样子。
    “洛洛,我就当做你是在给我求婚了。”
    “……”
    看得面前笑的开怀的女孩,洛予不由的想起了刚认识对方那会儿,那个羞涩的动不动脸红的姑娘果然是错觉吧,只能用一句往事不堪回首概括完了。
    一个月前乐安可还洛大哥洛大哥的叫,在发现洛予其实比她大不了几岁后,就改称呼了,用她的话说不能把洛予叫老了。何况洛予脸嫩,完全不像是二十七八的人,要是别人看一眼觉得洛予比她还小,她还叫大哥岂不是很没面子。
    洛予当时是怎么说的,是的,他什么都没说,原本不是多在意这些的人,也就随了乐安可,哪知道这姑娘之后的画风完全变了,越和乐安可接触就越会发现,那小姑娘的皮子下一颗汉子的心,行事风格只能用简单粗暴来形容。
    比如现在……
    “求婚不是要用戒指的吗?”
    “那洛洛你有戒指吗?”
    洛予摇头。
    “可我有啊。”
    然后乐安可从自己的衣领里拽出一根项链,洛予看到那根项链上穿着一个玉戒指,或许称之为玉指环更为准确,纯色近乎透明的指环在阳光下包裹着淡淡的光晕,漂亮极了。
    等乐安可将戒指放到洛予手上的时候,洛予才发现这指环的雕刻风格很复古,有种淡淡的熟悉感,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具体在哪里洛予又记不清了。
    “你在哪里拿到这个的?”
    “地摊上”
    “……”
    “当时那个无良商贩还要了我100块钱啊!”乐安可伸出一只手在洛予面前比了一下,显得很夸张。
    “那你为何要买?”
    “因为喜欢啊,喜欢的东西是无价的。”乐安可语重心长的感叹了一声,随后立刻期待的望着洛予。
    “怎么样,你喜不喜欢?”
    不愧是演戏的,这表情转换真顺溜……
    “喜欢如何?不喜欢如何?”
    “喜欢我就送给你,就当感谢你送我房子。”
    说完乐安可还豪气的拍了拍洛予的肩膀,让洛予有些哭笑不得。
    “你用这个指环跟我交换一座房子?”
    50块的指环vs几百万的房子,怎么有种血本无归的感觉……原主以前可是学金融的,要是他在这里,乐安可这估价方式会被他扔回大学重造,别以为你是艺体生就可以文化学科不及格。
    “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
    乐安可显得很惊讶,就差把‘你(tm)在逗我’写脸上了。
    “我怎么可能只换一个房子,我还要用它追求你呢。”
    “……”我竟无言以对……
    洛予拉开车门,示意乐安可进去。
    “走吧,该去签合同了。”
    “话题转移的好僵硬,差评!”
    嘟囔了一声,乐安可还是乖乖的坐上车了,她知道洛予很忙,不仅要忙她的事,还有南时那个渣的,话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上次太激动了,竟然把南渣刺激的变本加厉的欺负洛洛。
    别以为她看不出来,现在洛洛一跟她在一起,南渣就会打电话催,活像自己在跟他抢男人似得,虽然她确实想这么干来着,只是好难啊。
    到底要怎样呢……
    乐安可捏着手心的项链,看着那玉质的指环在空气中晃,双眼放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一点亮光从眼前闪过,乐安可回过神来,抓住指环,刚才她好像在指环里看到了字。
    乐安可将指环放到刚才那个角度,在阳光的折射下,有个地方确实要明亮些,乐安可凑过去,果然在那个地方看到了一个半截米粒大小的字。
    “哇,洛洛,这个指环上刻着字诶,我以前都没发现。”
    “什么字?”洛予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
    “好像是个‘歌’。”
    乐安可话声刚落,洛予捏着方向盘的手突然收紧了,他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这个指环了。
    “嗯”
    “怎么了洛洛?”洛予可是很少有情绪的一个人,这个模样让乐安可一下注意到了。
    “没事。”
    接下来的时间里洛予没有再说话,专心的开着车,乐安可心里想着事情,也没有说话。洛予将车停在了公司,然后带着乐安可去了招待室。
    签合同没花多少时间,这是一个广告合同,因为双方早已达成了协议,这只是在履行最后一个程序,律师确定没问题之后就签了,走出公司大楼之后,洛予照例把乐安可送回了家。
    临下车的时候,乐安可终于鼓足了勇气看向洛予。
    “洛洛,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合不合适?就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洛予目视前方,淡淡的开了口。
    “你会后悔的。”
    闻言,乐安可轻松的笑了笑。
    “那更好啊,等我后悔了我就可以去花痴别的帅哥了,现在我可没办法死心。”
    洛予转头看向乐安可,沉默了片刻。
    “好”
    “真……真的?”
    “难道你是在开玩笑?”
    “不是不是……”
    乐安可赶紧摆了摆手,深怕洛予误会。
    见状,洛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便签纸,写了两串数字和一个弟子并着其他东西一起交给乐安可。
    “上面是我副卡的密码,下面是成华区的别墅地址,我放假会去哪里,我还有一辆车停在公司停车场,你可以随意使用。”
    “哦……”
    乐安可愣愣的接过银行卡和钥匙,有种自己傍上大款的既视感。
    “谢…谢啊……这个给你。”乐安可抓起洛予的手,将那枚玉指环套在了洛予的无名指上,然后迅速拉开车门下去了。
    “那啥我就先回去了…哈…哈,再见。”
    看到跑的比兔子还快的某位,洛予摇了摇头,调戏人的时候比谁还大胆,一来真的就hold不住了。
    等洛予开车离去之后,乐安可才从角落里挪出来,一张脸红的跟煮熟的虾一样,然后一边嫌弃自己没用,一边喜滋滋的回去了。
    洛予离开茂西园之后,想了想,打电话定了一束花让人给乐安可送过去,他也不知道怎么讨女孩欢心,反正就送吧。
    “……”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洛予一看来电显示,颇为头疼的揉揉眉心,他现在也觉得自己带了一个孩子,还是没断奶那种。
    “喂,阿予,我在韩阳馆定了位置,你忙完就过来吧,我等你。”
    洛予看了一眼表,确实快到饭点了。
    “好”
    十分钟后,洛予到了韩阳馆,报了南时的名字就被带到了一个包间里。当时南时正坐在窗边发呆,看到洛予进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站起身来给洛予端开椅子。
    洛予古怪的扫了他一眼,走过去坐下了,调整好洛予的位置,南时这才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双手交叉撑在下巴上,直直的望着洛予。
    “做什么?”
    “没什么。”
    过了一会儿,菜上上来了,两人开始用餐。洛予最喜欢吃的是中餐,所以这也是一家中餐厅,味道还是不错的。
    饭过半旬,洛予喝水的时候,南时突然就注意到了洛予左手的指环,虽然有食不语的习惯,南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是什么?”
    “玉指环”
    “我知道,我是想知道你怎么会想起戴它?”还戴无名指上,都知道无名指意义不一般。
    洛予看了一眼,显得并不在意。
    “可可戴的,对了,还没告诉你,我跟可可交往了。”
    “是……是吗?”
    南时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手中的筷子突然松手落到盘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如今他却已无暇顾及。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
    “原……原来是这样啊。”南时感觉到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捏住,窒息一般的痛起来,南时张口想说什么,喉咙却干涩的难以发出完整的音。
    洛予看到南时僵硬的笑容有些疑惑,关切的问到。
    “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我去一下洗手间。”
    南时站起身来朝外走去,因为动作幅度太好,碰倒了桌上的水杯,白瓷的杯子摔到地上变成一堆碎片,就跟他的心一样。
    南时顾不得和洛予道歉,步伐急促的离开了包间,失魂落魄的模样让洛予皱了皱眉。合上房间门的瞬间,南时终于忍不住一拳打在了墙壁上,指背上破开了皮,血流了出来,沾满手指。
    南时就好像感觉不到痛一般,另一只手取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最后那道菜不用上了。”
    说完这句话,南时就挂掉了手机,瘫软一般的靠在墙壁上。包间外面的楼道是很安静的,一般没有人经过,这让南时有足够的空间体会这平生第一次那种可望而不可即的痛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