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脸盲症驯养指南[重生] 作者:藏姝

字体:[ ]

 
文案
 
攻具有脸盲属性,所以受只需要换换衣服自带精分易容技能
魔王上一世死在勇者手里,重生后发现自己的灵魂到了勇者的未婚妻(男)体内,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仍然是非传统西幻文,自定义世界观 
其实谈恋爱,别的全扯淡
脸盲颜控勇者攻x拔屌无情精分受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强强 异世大陆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佐,阿西尔 
 
 
 
 
 
    第1章
    
    阿西尔重重地喘了一口气,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难以忽略的血腥味,他背靠着鲜血浸染的地面,一只手被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强制性举过头顶按在地上,另一只手紧紧抓着胸口透体而过的长剑,锐利的剑身将他的手掌心划开,红色的液体顺着剑的边缘蜿蜒而下。
    阿西尔知道自己支撑不住了,他的目光开始涣散,口中喃喃自语般对面前的男人说道,“夏佐,你赢了。”他也累了。
    是的,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被神之剑一剑穿心都绝无活下来的可能。
    即使阿西尔贵为恶魔之主也是一样。
    夏佐面色惨淡,仿佛被一剑穿心的不是奄奄一息的阿西尔而是他自己,声音凝重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你输了,我也没有赢。”
    阿西尔试图微笑,却因牵动了胸口的伤势而变得面容扭曲,“夏佐,以前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成为朋友的。”
    夏佐有一瞬间的怔忪,铁钳般紧紧束缚着阿西尔的手也略松开了。
    阿西尔却趁他这一失神忽然发难,挣开了被压在头顶的那只手,双手拔起胸口的神之剑朝着夏佐当头劈去,这一劈携着雷霆万钧之势,很难想象是一个重伤垂死的人能做到的。
    偏偏阿西尔做到了,夏佐似乎反应不过来,不偏不倚地迎着剑锋,完全没有躲闪的意味。
    千钧一发之际,剑锋硬生生向右偏移了几分,本该将夏佐当头分成两半的一击却只砍下了一只右手,荒原上的血腥气更浓重了。
    最后的一击显然耗尽了阿西尔的全部力量,双手软软地垂下,瞳孔也彻底涣散,只留下一声微不可闻的似乎解脱的叹息。
    有灵性的战马从远处奔驰而来,停在夏佐身旁,打了个响鼻。
    夏佐似乎什么也看不见,只盯着身下完全失去了生命气息的人,良久失神一般俯下身,遮住眼中那一抹绝望和疯狂,将自己的唇贴在了阿西尔的唇上,略略摩娑了一下,唇畔感受到的却只有冰凉的触感和浓烈的血腥味,混合着荒原古朴苍凉的气息,深深烙印在夏佐的心里。
    这是唯一的吻,也是最后的吻。
    不知过去多久,他终于踉跄着起身,没有管身边的神之剑和断掉的右臂,用剩下的左臂将阿西尔扛上了马背,自己也一翻身坐上去,战马背着红月大陆最传奇的两个人消失在荒原上。
    第三纪元末,魔族进攻人类,第三纪元毁灭,大陆第一勇者夏佐-尤利亚约战魔族大恶魔阿西尔-梅因希里决战于莽玉荒原,阿西尔魔王战败身死,魔族退兵,至此持续十年的人魔之战宣告结束,第四纪元开启,阿西尔的尸身和断臂的夏佐却不知所踪。
    阿西尔公主已经站在落地镜前呆了半天了。
    路过的仆人们个个战战兢兢面含忧色,虽然公主的确美丽非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不可自拔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可是……可是今天可是公主出嫁的日子,要是由着公主这么发呆,啊不,陶醉下去,婚礼可就要泡汤了!
    对于仆人们的心急如焚阿西尔公主毫无所觉,只留给俗人一个美丽的背影。
    当一大堆事情摆在面前的时候,一部分人会选择从易到难,还有一部分人会选择从难到易,当然有权有势的人可以选择交给别人做,仆人们显然就是这些”别人“。
    “别人”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们已经把喜服的褶皱整理了十遍,地上拖了二十遍,装着珠宝的托盘假作不经意的被端着从阿西尔公主身后经过了三十回,帝王的随从前来问询了不下四十次,阿西尔的贴身侍女莱诺跺跺脚,鼓足勇气饱含热泪地呼唤道,“公主,请您换礼服。”一只蚊子嗡嗡地飞过去,盖住了她的声音。
    剩下的“别人“都用看着烈士的悲悯眼神看着她。
    阿西尔公主巍然不动,仿佛那块巨大的落地镜上开出了无数鲜妍美丽的花。
    莱诺眨了眨眼睛,将即将落下的眼泪逼回去,憋红了脸再次呼唤道,”请公主换礼服。“再次路过的蚊子被突如其来的声波震晕落地,阿西尔公主终于把目光从镜子上离开,扭过脖子,漠然地扫了一眼莱诺,单薄娇弱的侍女脸色一白差点晕在蚊子的旁边。
    幸好阿西尔只是扫了一眼便移开了极具压迫力的目光,同时终于换了个姿势,改成后背对着镜子。
    仆人们看到阿西尔公主的正面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她实在很美丽,言语不足以形容其万一,由于起床后只梳洗了一番没有换衣服(从站到镜子前开始就没有移动过),只着简单的白色里衣,没有任何华贵的修饰,瀑布般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身形修长高挑比例匀称,只是脸色显得过于苍白,平添了一份病弱感,却更惹人怜惜了。
    侍奉公主的仆人们虽然不是第一天见到她,却觉得今天的阿西尔更有一种致命的诱惑。
    真是要命,莱诺无力地想着,同时不怕死地瞄过阿西尔的胸前,第一万零一次地感叹可惜胸平了点,没错,红月大陆的第一美人阿西尔公主是个平胸,作为贴身侍女的莱西十分清楚,以前每次公主出席宴会的都要做一些不可说的修饰来弥补这项缺憾。
    感慨完毕,莱诺恭敬地双手捧过结婚的礼服,轻柔地抖开,尽量说服自己无视公主那过于凌厉的视线,被目光凌迟和被刀子凌迟显然是两个概念。
    阿西尔没有任何反应,像个木偶人一般任由莱诺摆布换衣,如果忽视她紧紧抿起的唇,微皱的眉和冰刀般的视线的话。
    莱诺最后理了理华贵异常的礼服裙摆,恭顺且无可挑剔地行了个优雅的宫廷礼仪,便松了口气退到一边,准备为阿西尔领路去告别的大殿,最艰难的一关已经过去了,莱诺愉快的想着。
    是的,今天是阿西尔-西伦公主出嫁的日子,所嫁对象是大陆公认年轻英俊有为的勇士夏佐-尤利亚,这一场婚礼可谓是万众瞩目,人人称羡,只是作为新娘,阿西尔公主却不高兴,事实上她简直要气疯了——不管是谁一定要嫁给自己的仇人都会气疯的。
    
    第2章
    
    阿西尔以为自己应该死了,他清楚地记得神之剑穿心而过时那种冰凉的毛骨悚然的摩擦感,记得砍下夏佐的手臂时鲜血喷洒的红色弥漫,恶魔死后是不会留下灵魂的,但是眼前这可笑的状况是什么?
    前一刻刚刚死在夏佐的剑下,下一刻醒来这个胆小的侍女居然敢来告诉他他要嫁给夏佐这个仇人一号,简直太荒谬了。
    若不是身为魔王时冷静的习惯,知道眼前的状况不对劲,不宜轻举妄动,他一定会把这个通知他嫁人,还敢给他穿裙子的侍女丢到恶魔深渊去,再者,他还存着一丝侥幸,希望这个夏佐-尤利亚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个。
    莱诺莫名觉得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虽然已经深秋了,也不该这么冷,。
    好不容易顶着公主冷若冰霜的脸把人带到了马车上,莱诺整个人都要僵掉了,只是她的苦难还远远没有结束。
    紫罗兰帝国公主出嫁的程序是从自己居住的宫殿,先出发拜见帝王,接受帝王的赐福,再从宫中嫁到夫家。
    但是阿西尔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深深的焦躁中,虽然面上不显,心神却是紧紧绷着,从他醒来开始,就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还是个男人,并不像侍女口中喊得那般成了公主,一个女人。
    等到马车的车厢里只剩下阿西尔和莱诺的时候,阿西尔深吸一口气,决定铤而走险,他喊道,”莱诺。“莱诺紧张地应了一声。
    “抬起头来。”他的嗓音也跟容貌一般中性化,雌雄莫辨,却很有一种吸引力,叫人不知不觉听从他的指示,莱诺果然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
    莱诺觉得自己晕晕的,接下来的事情好像在梦境中发生的一般,她记不起公主问了她什么,她又是怎么回答的,只知道阿西尔公主的声音真的非常美妙动人,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只看到公主脸色愈加苍白地靠着车厢养神,眉头蹙的紧紧的。
    阿西尔很头疼,不只是生理上强行使用”诅咒“从莱诺口中知道了目前的处境后的后遗症,更因为如今的世界,他居然回到了与夏佐决战的三十年前,变成了紫罗兰帝国的公主阿西尔-西伦,帝国的皇帝正是西伦公主的哥哥。
    毫无疑问的,西伦公主要嫁的正是那个夏佐-尤利亚,他的死敌,令他意外的是,夏佐并非流浪勇者,而是红月大陆大国之一米亚帝国的十一皇子,他与夏佐相识多年却从不知晓,当年他们还不是敌人的时候,夏佐也一个字没提过自己的出身。
    只是莱诺似乎并不清楚西伦公主其实是男子的事实,还以为这公主是个平胸,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安稳地嫁过去,对现在的西伦公主来说,夏佐太危险了,依他的了解,如果夏佐知道了自己要娶的是个男人,还不是原主,如今的自己是基本没有还手之力的,至于紫罗兰帝国好色荒- yín -的皇帝特伦斯-西伦基本是指望不上。
    握紧了拳头,阿西尔心道,“既然得到了新生的机会,而且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这一次,他要好好的为自己活下去,至于夏佐,之前荒原决战的时候已经做了了断,如今的夏佐也还不是那个夏佐,只要离得远远的,他们俩应该桥归桥路归路,再无任何瓜葛才对。”
    想通了之后不由定定心开始闭目养神,如今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逃婚,逃出去才能海阔天空。
    特伦斯也很高兴,只是他不是高兴自己的妹妹终于找到了好归宿,而是多年的夙愿终于能够达成,因此阿西尔去拜别的时候,这位哥哥显得十分大方干脆。
    什么也没有多问,顺利得不可思议,直到出了宫,阿西尔还有些回不过神,准备好应对的兄妹之间的对话一点也没派上用。
    一路沉默地从皇宫到车站,夏佐并没有亲自来迎接,米亚帝国指派了礼官来负责娶亲的事宜,由此可见夏佐对这个大陆第一美人其实也并不怎么上心,这样反而好,阿西尔压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跟夏佐碰面,大半天之前他才在夏佐手里死了一回呢。
    阿西尔眉头紧锁,他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曾经的夏佐好像并没有娶过这样一个美人,不知道是根本没有这回事,还是因为西伦公主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所以皇室遮掩了这样一桩丑闻,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原来自己对过去的夏佐基本是一无所知。
    新的世界的事情与原本的经历接不上让阿西尔有点心神不宁,坐在宽敞的魔导列车的贵宾车厢向外望去,由于紫罗兰帝国的明珠要外嫁他国的消息,知道西伦公主坐这列列车出发的人们把车站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少年轻男子都是一脸的失落,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公主的风采。
    这趟列车会经过十天的旅程,直达米亚帝国的首都,路上只会在三个站点停靠,阿西尔自然不会在紫罗兰帝国逃走,他要在路上寻找时机。
    旅途注定不是平静的,一个意外的发现把阿西尔推到了更为危险的境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