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炮灰抱主神+番外 作者:云梦今朝(下)

字体:[ ]

  ☆、第51章
    
    尽管有着教廷的气息,但是一行人还是在不远处的祭台边上发现了血迹的残留,安其罗顺着整理过的痕迹往前,只走了两里地就站住了。那个方向,是抛尸的方向。
    “这样一来,就连起来了。”班尼迪克从后面出现,眼神却是在看着若有所思的老衲瑞。安其罗将视线转回,一样看向不太对劲的老衲瑞。被两人的视线一盯,老衲瑞也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如果真的像咱们猜测的那样,那个凯西是早有预料,那这海神岛上的人和他一定是一伙的,献祭用的鲜血,消失的新娘。和齐塞罗有关的一切人都死的死没得没,海神岛,就已经脱离齐塞罗的控制了。”语气中充斥着一种“前提是,他们能出来。”手掌一翻,海神叉出现在班尼迪克手上“我可没那么好心把这东西给他们留下。”
    周围人微笑,如果自己等人出岛,必会将这里的事泄露,但是如果追兵被困在洞穴中,哪怕只一小会儿,他们也多了一点逃跑的时间。
    思量到此,几人不再耽搁,迅速冲着停船的悬崖跑去。这海神岛上的宝贝可都是被几人拿了去,倒是可惜了那隧道中的金银宝石,随着隧道的坍塌,也会沉在海底吧。
    到了悬崖边,安其罗看看那个曾经带着他们上来的藤蔓,现在又要帮他们下去了。将手臂上的青蛇放出,“你是跟我走,还是留在岛上?”
    青蛇似懂非懂,但它终究是野物,就算有了灵性也不会对人类有多大的眷恋,看见安其罗指指后面,又指指他自己便明白了个大概。只见青蛇支起上身,脑袋点了几下,然后转身消失在草丛中。
    “可惜了。”艾文摸摸下巴“要是早知道你要将它放生,还不如煮了做汤吃,没准还是个大补。”
    “你就不怕晚上做噩梦?”老衲瑞耸耸鼻子“几千几万年的老怪物,那肉还能吃吗。”安其罗一阵黑线,原来是因为肉质不好吗。
    借助藤蔓下滑,这次没有人中途抛尸,加上又是向下,比往上走的时间要节省不少。等到了船上,众人的心情就不算好了。
    “他,是怎么上来的?”安其罗看着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面庞,上次遇见的时候,明明是一具尸体啊。
    “会不会是掉到船上的?”布克话音刚落就遭到了同伴的鄙视,那么高,就算是他们几个正常,健康又实力不错的人都要小心的向下,何况是这样一个重伤的人,掉下来之后直接摔成肉酱还有可能。
    一直在船上留守的西泽见几人不动,明白了它的守护者在思考什么,仰头交了两声,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只见西泽四爪朝天的躺在甲板上,嘴巴微张,黑色的舌头歪在外面做死尸状,然后起身跳到海中,漂浮了几下之后似乎回过神来,前爪在嘴边抹了一下,好像在吃什么东西,然后虚弱的向船的方向划过来,然而它忘了一个最重要的条件,以它的小身板,现在还够不到船帮。
    看着小家伙爪子扑腾扑腾的演技,安其罗忍不住喷笑,操纵着水球将西泽托上来然后拿出一块干布好一顿擦拭。看着西泽邀赏的蓝色大眼,安其罗拿出肉干慰劳它。已经吃了一天鱼的西泽大喜,两个前爪捧着肉干大嚼。
    西泽的一番动作,也让大家明白了这上面的人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安其罗起身,看看班尼迪克和托里斯“咱们怎么办?”是扔下去,还是带回去?
    “自然是带回去,这里发生的事,齐塞罗总要知道。”班尼迪克表态,安其罗微微歪头,要是带回去,只怕不光是好处,麻烦会更大啊。
    一边的托里斯看看老衲瑞,这个曾经在皇室效劳的药剂师,眼神闪了闪“带回去,或者还能换一笔赏钱。”
    既然他们两人都同意了,剩下的人自然没有意见,克莱尔摸着肩上的赤狐“狐狸和冰熊,哪个厉害一点?”
    安其罗眼角抽抽“狐狸和赤狐,不是一个等级。”
    “赤狐不也是狐狸。”克莱尔满不在乎的耸肩,殊不知因为他这几句话西泽已经跑回船舱了。那狐狸好可怕!西泽缩在专门给他准备的一个窝那里,瞪大的眼睛慢慢闭上,不一会儿,轻微的鼾声响起。
    身为药剂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和光系魔法师救治一个病人,而船上的重伤员却不得不让老衲瑞打破这个规矩,因为不可否认的是,药剂见效没有光系治疗术快。
    好在,这个大祭司只是受了严刑拷打,并没有中毒,不然还要多费上一番功夫。安其罗在一边观摩,使用药剂救治重伤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光是用药的顺序,还要计算药效发挥作用的时间,以及,和光系魔法的配合。
    等到把床上的人诊治出人形,安其罗看着老衲瑞一副恢复药剂灌下去,刚刚还重伤垂死的使臣立刻呛咳起来。“药剂师要学会温柔,怪不得在外面不受待见。”克莱尔阴嗖嗖的开口,把老衲瑞气飞了鼻子。
    “温柔和阴柔不一样。”老衲瑞看看手指纤长的克莱尔,从牙缝里说出来这么一句。克莱尔嘴角勾起,“这话我同意。”不说克莱尔寻常性格如何,刚才的怪声怪调确实是他装出来刺激老衲瑞的。
    在奥斯,药剂师和教廷的可为是老死不相往来,在外面也相差不多,不过这不救治一个病人的惯例在这被打破,克莱尔表示,还是让这个药剂师朋友轻松一些吧。
    知道两边的矛盾自己没法插嘴的安其罗无奈,拿过一边净手的毛巾递给赤狐,小狐狸叼着毛巾颠颠的跑到使臣的脸上一盖,四个小爪子蹭蹭的上下划动,转眼就把刚刚清醒的使臣给彻底擦干净了。
    拎起冲自己邀功的小狐狸,克莱尔装作听不懂小家伙叫声中的意思,“好的不学,捣乱学的到快。”小狐狸啾啾两声,重新回到克莱尔的肩膀。
    “咳咳。请问,有没有水。”床上躺着的使臣恢复神智,心中松了一口气,这里就算不是绝对安全,至少他把命保住了。
    老衲瑞拿起柜子上的清水,递给使臣“能自己喝吗?”使臣看看凶神恶煞的药剂师大人,愣愣的点头,接过水碗后,才恍然一下子“您是纳里大人!”
    嘶哑的声音带着点撕裂的感觉,但是难以掩饰其中的激动,使臣三两口灌下水,然后一下子抱住老衲瑞的腰,嚎啕大哭起来。
    安其罗和克莱尔悄悄后退,这种时候他们这样算不上太熟的朋友,还是早点离开的好。被抱住的老衲瑞看着两个背信弃义的伙伴咬牙“你们,倒是帮我一下啊!”
    “这个,大人的私事,我们还是退下的好。”要是老衲瑞认不出这个使臣,怎么会让他轻易抱住。现在的老衲瑞明显是不想掺和其中的事却又放不下心,不如让这个使臣给他定定心也好。
    “两个叛徒。”老衲瑞耸耸鼻子,低头拍了一下还很虚弱的使臣“哭够了没,哭够了给我起来回话!”
    使臣抬头,依旧是紧紧的揽着老纳瑞不放,但是脸上没有一点泪痕,只是眼眶红了“老师。”
    门外,安其罗捉着赤狐的两个前爪,对着瑟缩在角落的西泽轻斥“到我后面来。”西泽狂摇脑袋,整个熊团成一个球,眼睛水汪汪的,它才一级,要不要这样吓它!
    手里那个似乎对冰熊额外感兴趣的笨狐狸呲着牙,两个前爪被限制住,后腿站在地上将船板挠出了两个小坑。“伊莱恩,你这狐狸怎么这么不听话。”看见西泽吓到不行的小模样,安其罗忍不住喷笑,一边的克莱尔轻咳两声“过来吧。”
    赤狐瞬间放弃抵抗,蹭蹭的跑过去。克莱尔摸着小狐狸的耳朵“还不听话,都快成精了。”赤狐显然对主人的夸奖很是受用,蹭蹭主人的鼻子,大尾巴给克莱尔做了围脖。
    安其罗抱起西泽,敲敲它湿乎乎的小鼻子“两倍多岁了,被一只小狐狸吓到,你丢不丢熊。”西泽两个前爪牢牢的抱住安其罗,屁股后面的短尾巴摇摇晃晃的一副哼哼唧唧的样子。安其罗揉揉它头上的短毛。
    “这下回去,可有的闹腾了。”语气说的好像是西泽,不过和安其罗同属一国的克莱尔怎么会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微微摇头“是啊。”
    入夜,船身的一阵激荡将舱里的人摔的七荤八素,呼痛声接二连三,在开船的邦杰将脑袋撞到了船舵上眼前顿时一片血红。
    一道屏障打开,克莱尔坐在原地将光系的屏障打到最大,整个船瞬间被笼罩在一片光罩中,但是这样的平稳也只将将维持了一会儿,巨大的海浪打在光罩上,连带着光罩里的海水一起激荡。
    赤狐口中呼呼有声,似乎是在威胁着什么,船上的海水被逼退但是船外的依旧汹涌。安其罗已经起身,顺着船帮降下水系屏障,将船只和海水隔离开,这个屏障不是保护,而是隔离,等到所有的海水都离开船体,艾文立刻鼓风将整艘船悬浮起来,尽管只有一瞬,但是也已经足够克莱尔反应。
    白色的光罩重新出现,这次的光罩贴合着船体,将渡船弄得好像蛋壳一般。班尼迪克暗暗使力让船只不至于偏离方向,一手将船只稳定,一边顺着海浪的方向开始搜寻施法者的位置。
    安其罗看见班尼迪克的动作,微微侧身,做成自己被他保护的样子,听着外面海水击打在屏障上的声音,准备着随时提醒班尼迪克接手。
    不过显然,安其罗想错了,班尼迪克并不是那种被动的人。正在施法的波塞突然一个后退,口中溢出淡蓝色的血液,身后的随从立刻上前“陛下,您没事吧?”
    波塞推开随从,摇摇头吐出一口鲜血,“是规则的反噬。没事。”刚才那股力量,很是熟悉,却想不起是什么时候见过,只是那样强大的力量除了规则的力量还有什么?难道是光明神?波塞想到正在休息的两个凡人,嘴角挂上一丝微笑。
    “陛下,您的武器被那些凡人带走也就带走了,那海神叉没有神力是驱动不了的,他们会将它拍卖的,到时候属下再去买回来也就是了。”随从苦口婆心,波塞却只能苦笑,他要怎么解释,神格和这具身体并不融合,现在他不过是一个半神,就算是夺回了海神叉也难以驾驭,但是那是伴随着自己出生就存在的念想啊。
    
    ☆、第52章
    
    海面重新归于平静的时候,也是克莱尔到了极限的时候,屏障落下的一瞬间,克莱尔倒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安其罗拿出一瓶恢复药剂喂入克莱尔口中,看见他脸色渐渐恢复心中安定,敲敲想要凑近西泽的赤狐“你,老实的看着你家主人。”
    赤狐前爪捂住头,呜咽两下,团到克莱尔怀里,大大的眼睛虚合着,等着它家主子醒来给它报仇。
    西泽趴在安其罗背上,冲着赤狐眨眨眼,似乎看见赤狐被自己守护者欺负的样子觉得同病相怜,竟然想要下去凑近乎,被安其罗一把抓住,真是个笨熊。
    出了舱房,安其罗想起之前他们去的时候后半程是急速前进的,现在要回去,倒是能把之前没看过的景色都看一遍。算计着时辰,已经快要天明,安其罗抱着西泽“走,带你去看日出。”
    “唉,”一声幽怨之极的哀叹突然在耳边出现,安其罗浑身一个激灵,然后笑意盎然的回头“处理完了?”
    刚才班尼迪克自己去召唤神使了,估计是发现了什么,不过他去将受伤的人整合到一起了也就没注意到这位已经处理完了。
    “是啊,”班尼迪克揽住安其罗,刚才自己去召唤神使的时候小家伙把船上的人都集中到了舱房,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在开船。“不处理完怎么可能带你去看日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