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渣少 作者:渡人舟

字体:[ ]

 
 
本文是作者15岁时写的黑历史汤姆苏,砍大纲完结,文笔逻辑全无,慎-入!看过此文的读者妹子们,对不起TUT
 
1v1重生文,娱乐圈+豪门+一大堆乱七八糟元素。
颜好任性人渣受×无原则宠爱痴汉攻。
——请不要怀疑作者给主角开了巨大的金手指,家世好演技好有系统还是重生的╮(╯_╰)╭
 
内容标签:重生 系统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子墨,林文远 ┃ 配角:凌渊;傅行侠;周笙;齐子龙 ┃ 其它:女王;忠犬;系统
 
  ☆、第一章 :傅子墨(已修)
 
  “……咚。 ”时针准确地指在5点钟处。房间内开着灯,让黄昏的光芒透不进来。
  傅子墨安静地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白纸。他的胸口上有一个指头大小的血洞,正潺潺地往外流着鲜血。血液的颜色刺眼极了,构成了一张让人窒息的血红色的网。
  “泽西,我们杀人了!”女生眼中有快意,却难免有几分慌乱。
  男子温柔的笑了笑,轻声安抚自己的新娘:“没关系的,小夏。他不死,我们的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
  她有点迟疑,“那婚礼……”
  男子吻了吻她的脸脸颊:“你先走,等我把傅家收入网中,就把你接回来。到时候,还有谁在乎你杀过人呢?”他微笑,不动声色地把“我们”换成了“你”。
  “恩,我相信你!”女生果然相信了,恨恨地说:“还有傅鸣安,他也要死!不,我要他生不如死!”
  男子的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说:“小夏你快走吧,等下被傅鸣安发现就来不及了。傅鸣安为了家产连自己的亲哥哥也能下手,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傅子墨的灵魂蹲在半空中,静静地看着他们,嘴角有僵硬而诡异的笑容。
  女生抽泣了一下,依依不舍地抱了抱男子:“泽西,我等你。”然后提着裙角,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以傅子墨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女生投向他尸体的冷不屑以及幸灾乐祸。
  女生走了,这个房间里只剩下傅子墨和男子两个人,他好像在瞬间换了一个人,冷冷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傅子墨,眼中没有了一丝一毫往日的温柔缱绻。
  “傅子墨,你别怪我心狠。”
  【没怪啊。】傅子墨笑眯眯地回答,尽管男子听不见。
  “好歹我们也交往了两年,只可惜,没骗到你和林文远产生分歧。”
  他蹲下来,轻柔地抚摸傅子墨的脸颊,“这么漂亮的皮相,也难怪林文远那小子死心塌地地喜欢了你二十几年。只可惜,你浪费了这张脸。”
  “你说林文远这个傻瓜,哪里比得上我?你要是乖乖爱上我不就好了?也省的我还要娶林安夏那个蠢女人。”
  傅子墨盯着他,忽然古怪地笑了:【一个贱。人,一个婊。子,不是很般配吗?】
  陈泽西莫名地背后一麻,和一具尸体呆在同一个房间里,总归有种不安感。他看了看手上的表,站起身来微笑道:“可惜接下来的好戏你看不见了,一个世家的没落,多么绚烂啊。下一个,你猜是谁呢?”
  【下一个?】傅子墨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嘻嘻,我猜是傅鸣安?我亲爱的弟弟?】
  陈泽西已经走到了门口,脚步忽然顿了下,温柔地笑了笑,说了一句:“对了,你的好弟弟让我向你问好。”
  【意思是他马上要来陪我了吗?】傅子墨歪头问道。
  陈泽西原本便是这样的人,哪怕对方是一个死人,也不会因此而留半点情分。一直高高在上的傅子墨啊,被人背叛的感觉还好么?
  他走出休息室,反手轻轻上了锁。
  【陈泽西,你能把偌大一个傅家拆得支离破碎,我也真是佩服你呀。嘻嘻。不过可惜没有机会了,不然我也要让你试试被背叛,被杀死的感觉呢。】
  傅子墨无声地疯狂大笑,看也没有多看自己的尸体一眼,跟着飘了出去。
  然后他看见自己亲爱的弟弟与杀人凶手,也是他的前男友站在一起,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
  “你杀了他?”傅鸣安乖巧地笑着,不时向宾客们点头——作为傅家上一任族长遗嘱中指定的继承人,他现在可是上流社会的大红人。
  陈泽西轻轻地摇晃酒杯,杯中的红色液体来回冲撞。“怎么?你舍不得?”
  傅鸣安神色不变,“你到底想干什么?就算想杀他也不急在这一时吧。”
  陈泽西靠近他,仿佛要讲什么秘密一样,伏在他耳边神秘地说:“你马上就知道了。”
  傅鸣安的耳朵麻痒麻痒的,皱着眉侧过头去,却见到从礼堂的大门后涌进一批穿着制服的人。现场安静了下来。
  “傅鸣安先生,现在我们怀疑你涉嫌伪造遗嘱,故意杀人。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议论声渐起。
  傅鸣安愤怒地将手上的酒杯扔到地上,他有极大的倚仗,心中一点儿也不担心,只有对陈泽西背叛的愤怒。
  【呀,狗咬狗呢。】傅子墨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就在这时,休息室被人暴力地踢开,一个高大的男人冲了进去,半晌后抱着一个人又冲了出来,他一脸惊慌,大喊道:“胖子!开车!通知医院!”
  傅子墨终于是一愣,黑的可怕的瞳孔死死地盯着那个抱着他尸体的男人。
  他从来没想过,替他收尸的会是这个蛮子。
  这个蛮子名为林文远,在傅子墨小的时候,还经常调侃他,起了个斯文的名字,却没有生个斯文的脾气。
  他和林文远从小一起长大,天生犯煞。一个大院出不了两个霸王,他们是横着看竖着看都看对方不顺眼,自小也没少打架。
  傅子墨年龄小,身子又不好,打架的时候常常是落于下风的。不过傅子墨可不仅仅懂得打架,阴招用起来比谁都顺手。带着一身伤回大院去,就能一边被两边儿的大人嘘寒问暖,还能一边欣赏林文远被收拾的好戏。
  那时候真是想想都能偷着乐。
  后来,长大后的林文远就没那么逗了,整天都以一副长辈的架势,管他管得跟他儿子似得。
  二十几年的等候,他大概就已经明白了林文远的心思。藏了二十几年的心思。
  之后他和林文远这小子也谈了一段时间,说实话,林文远其实是个很称职的情人,体贴入微到你不由自觉地产生依赖。可是他已经依赖不起了。
  父亲的去世让他很意外,父亲的遗嘱更是让他措手不及。
  一道遗嘱足以将他打进十八层地狱。永无翻身之日。一丁一点的股份都没有留下给他,他可没愚蠢到相信小时候把他放在脖子上骑大马的父亲偏心自此。
  他想这大概归功于他亲爱的弟弟。可惜找不出证据。
  但没有股份,他仍旧是傅家的大少爷,生活用度不会缺了他的份,更别说他还有几个堂哥。可说是衣食无忧,一世富贵,还不如说是行尸走肉,没有自由。
  所以他率先喊了分手,被林文远照顾得太好,好到他有些怕了。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他还有自己的骄傲,配不上就是配不上。
  说要不喜欢,呵,谁信?
  他的意识已经逐渐模糊,那人的脸蛋儿却是愈加清晰。他心中十分认真地想着,若是有来世,他还要做一个人渣,做一个渣得彻底,渣到足够强大,足够保护家人的渣少。
 
  ☆、第二章 :林文远(大修)
 
  傅子墨在婚礼失踪后,林文远心中有些不安。
  有埋在傅家的内线跌跌撞撞地跑来告诉他:“少爷!傅少爷死了!在休息室!”
  他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傅子墨是个大祸害,祸害哪儿那么容易死呢?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脚下却快速地冲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安静得有些苍白,林文远动作顿了顿,马上去开门。第一下没能打开,林文远心中有些烦躁,一脚踢开了门。
  不会的,哪有那么容易死。
  等到林文远真正看见躺在地上的青年时,脸色终于是白了。
  傅子墨静静地躺在地上,安静地仿若一个文弱的少年,仿佛如今只是累了,所以躺在地上休息一下。林文远一低头,就能看见他长长的睫毛投在眼睛下。
  这样了无生气的傅子墨,让林文远的心都颤抖起来了。
  林文远疯了,他抱起傅子墨就往外跑,边跑边喊:“胖子!开车!找医生!”
  他的眼睛已经红了,好似刚刚失去爱人的野兽,正陷在疯狂发怒的边缘,眼白上密布着血丝,看上去唬人得很。十分清楚他底细的陈泽西犹豫了一下,没敢上前阻拦。
  没有人比他这个始作俑者更清楚林文远对傅子墨有多在乎。他丝毫不怀疑,只要他上前一步,林文远能愤怒地将他撕成碎片。
  林文远的手有些抖,却将怀中那人抱得更紧了些。
  他不相信傅子墨死了,他不相信!
  他看也没看那边乱糟糟的现场一眼。什么遗嘱,什么继承人!关他什么事?他只是想和他的小疯子在一起!
  很久以前,他曾经想过把亲手摧毁傅家,让傅子墨失去庇佑,然后好好地,开心地与他一起生活下去。他那时以为自己错了。
  他想他的确是错了,他当时没有动手便是错了!
  不骄傲的傅子墨与死去的傅子墨,林文远毫不犹豫地想要选择前者。
  可惜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林文远将怀中冰冷的爱人再抱紧一些,眼神温柔得让前面开车的胖子也打了个寒颤:“胖子,开快点。子墨最不喜欢看见血了,他流了这么多,待会儿醒来又该发脾气了。”
  林文远绝对不相信这个祸害会就这样死去。
  很小的时候,林文远的妈妈和他说:“远远啊,隔壁的傅老爷子对我们有大恩,他有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小孙子,自小体弱,你多护着,啊。”
  当时正在树上摘果子的林文远回过头来,应了一声:“哎。”
  第一次见到傅子墨的时候,林文远的第一反应就是小。
  小小的身子,小小的脸蛋儿,小小的嘴巴,唯一不小的眼睛像颗星子一样熠熠生辉。
  听说傅妈妈怀上傅子墨的时候正巧赶上傅老爷子被人陷害,一家人起起伏伏,受了不少苦,以至于傅子墨出生后一直就体弱多病,又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大家都捧在手心上。
  傅子墨身子弱,一张嘴巴可不弱,初次见面他蹲在大院墙角的砖头堆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林文远,趾高气扬地说:“你叫林文远?听说你很能打?哎,起了个斯文的名字,却没生个斯文的脸儿和脾气啊。”
  可不是吗,林文远才五六岁的年纪,个头比一般七八岁的普通孩子还要高,一张脸长得是邪气又霸道,体力天生地旺盛过人,是打遍十里八街的一把好手。
  傅大少爷砸吧砸吧嘴,下了个定论:“长得跟个小土匪似得。”
  年纪尚小的傅子墨还不懂那么多形容词,刚巧前几天陪傅妈妈看电视的时候,听见一句:“你个土匪!”现在瞅着林文远长得不像好人,直接就套用上了。
  而林文远当时便气得牙疼,在傅子墨再三挑衅下,两人干脆便打到一起了。
  林文远个子高,力气大,占了不少便宜,但是傅大少爷也不甘示弱,小小年纪,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那么多阴招,只往见不得人的地方招呼。
  等两家大人走出来时,俩儿小孩已经是鼻青脸肿的模样了。
  林文远当时便被林妈妈一巴掌打在脑门上,“嘿,你有出息了啊,比你小的孩子也招呼,按照辈分,你可是他叔叔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