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有统帅,深井冰 作者:鬼半京

字体:[ ]

 
文案
 
重生·异界·兽人·空间
重生·异界
——
凌骨是只半妖,手握两件重宝,却被人暗算同归于尽。
好在凌公子祖上积德,他穿了。
穿越第一天,凌公子被告知:你有个蛋,那是你的娃,你还有个男人,那个男人是百慕城的统帅。然后你男人马上就回来了,你看着办吧。
凌公子:excuse me?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骨 ┃ 配角:白禹 ┃ 其它:包子,快穿,修仙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注:章节提要与正文画风不同,请勿一概而论。
·新坑求收藏啦~\(≧▽≦)/~
·注意事项看简介哦~
·收藏文章的同时,收藏作者吧,开新坑会有通知的哦~
  二十一世纪,末法时代。奇花异草、珍禽异兽都是凤毛麟角,更别提灵禽灵兽。
  东西少了,想要的人又多。于是拥有的人,自然就怀璧其罪。
  凌骨就是被加罪的那个。
  凌家有两件法宝——无名书和凤凰石。传说无名书攥写着天文地理、古往今来、三千世界,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得阅二三页便能窥探天机;而凤凰石乃妖王命锁,封存妖兽魂魄精元的东西,无论是炼化灵禽异兽,还是提升修为,都是难得的瑰宝。
  只其一样,就能引人前仆后继。然而多年下来,却没人能动得凌家分毫——凌家有妖王血脉,能化妖形,严格的说,他们并非人,也并非妖。
  到凌骨这代,就剩下凌骨一条血脉,虽势单力薄,可仗着血脉浓厚、修为较高,也嚣张了几十年。
  只是没想到,他最后竟然被一群喽啰算计了。
  无光的死巷中,凌骨的血越流越多,周围的法器符箓布下了一层又一层的结界,走来走去都会回到这个死巷之中。
  凌骨知道自己今晚是绝无生路了。身上的十几道剑伤都在汩汩冒血,识海中的灵体快速地消耗缩小,等它消失了,凌骨也该气绝了。
  凌骨知道,在这些障眼法之外,那些喽啰都流着涎水等着他死,然后来坐收渔利。
  “呵呵。”凌骨笑了,从腰间摸出了两样东西,正是凤凰石与无名书。
  空气骤然躁动起来。
  凌骨倚墙而坐,他面色苍白,气若游丝地说道:“出来吧,谁第一个走过来,我就告诉谁法宝认主的方法。”
  顿时,死巷口的空气如同有了实质般波动了几下,然后几头如狼犬大小的鼠兽横空出世,接着,又有五六个黑衣人紧随其后。他们个个蒙头遮面,只露出一双双贪婪的眼睛,死如同秃鹫般死盯着凌骨。
  “如果没有人想要,那我可就毁了这两样东西了。”凌骨说道,左手一晃,手臂上已然长出浅短绒羽,五指如爪,捏得那书皮仿佛下一秒就要破裂成渣。
  “你当真?”一个黑衣人忍不住问道。
  “当心有诈!”另一个黑衣人拉住他,从怀里掏出一件法器,说道:“我们一起过去。”
  “休想!”另一个黑衣人跨前一步,呵呵笑道:“凌家法宝谁不想要,自然是……先到先得!”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五六个黑衣人瞬间乱了阵脚,如同嗅到肉味的豺狗,朝着凌骨狂奔而来。
  “呵呵,蠢货。”凌骨嗤笑一声。只见一个圆盘大小的血印从他身下的血泊中飞起,浮在空中,最后一滴血汇入,印成。
  凌骨的双眼顿时精光暴涨,瞳孔一瞬竖成一线,绒羽覆盖了他的皮肤,妖形毕露。他全身散出偏白的金光,金光被血印牵引,一缕缕抽离,汇成一股涌入血印之中。
  “不好,他纹印了!”当头的黑衣人连忙刹住冲势,但后面几人冲得太狠,竟没让他停下来。
  “是灭灵诀!”又有一个黑衣人大叫,顿时几个黑衣人扭头想逃,却各自牵绊,噗通一声绊作一团。
  灭灵诀:以血为媒介,以魂魄肉身为献祭,拖敌人同入地狱。
  “都去死吧!”凌骨大喝一声,怨恨与悲愤变成了鹰啸之声,包围着他的层层结界也出现了裂痕。
  就在这一刹那。
  轰——
  凌骨身上的最后一点光芒也被血印吸走,血印顿时旋转扩大,轰然绽放极亮的白光。白光所到之处,人畜难逃,神魂俱灭。
  那几人甚至都来不及尖叫哀嚎,当光芒散去,这条老旧的巷子里,只余下了一地灰烬,风一吹,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穿越】
 
  
  百慕城。风暴刚过。
  官道解封,城墙的吊桥也重新落下,供人同行。此时,一队轻甲武装的城防军,骑着高头大马,正从吊桥上打马下来。在他们身后,跟着几辆铁皮马车,马车是一圈围栏做成的笼车,里头装着满满的杂物。
  衣裳、背篓、铁皮玩具、锅碗瓢盆,应有尽有。
  “对了,还有个人。”蒙于大手一挥,就有两个城防军从最后头的一辆马车里,拖出一卷草席来。草席外露着一双脚,僵直地挺着,纹丝不动。
  是个死人。
  “都来看看,这是谁家丢的?就这么一个大件啊!”蒙于大声吆喝着,他身后的将士们统统望天——如果待会死者家属要揍将军,他们就当做没看到吧。
  蒙于喊完,手往虚空一挥,那草席就如被一双手牵引着掀开,露出里面的人来。
  有不忌讳死人的,连忙凑过来瞧,一瞧还真有人认出来了:“这不是凌骨吗,是个猎手,家住在福禄街。”
  蒙于逮住那个嘴快的,说道:“你去把他家属叫来,让他们认领回去。”
  “哎,好。”那人倒也干脆,答应一声就转身跑了。
  一刻钟后,便见一个白衣少年匆匆跑了过来,人未到声先至,哭得嚎啕。到了跟前,见着尸身,少年却像是被吓到了,一时间不敢过去,就站在尸身两步远的地方,仰天大哭起来。
  “哥哥!不,不会的,哥哥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呢?”少年眼睛很快肿了,他长得俊俏可爱,哭起来更是我见犹怜。周围不少人动了恻隐之心,纷纷上前安慰劝说。
  “啧。”蒙于却不耐——在他的字典里,超过十岁的男人哭,那就是怂包。
  眼看蒙于又要口无遮拦,他旁边一个书生气质的男人——蒙于的副将卫沄,忙驱马上前一步,扯了扯蒙于的衣袖:“将军,回去了。”
  蒙于撇嘴,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就见地上那僵直的尸体突然张开口鼻,鲸吞长吸一口大气,接着眼皮一翻,‘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人群寂静了一瞬,随即“轰”地炸开了。
  “诈尸啦!”不知谁叫了一声,顿时人群做鸟兽散,却因为有城防军在,又都壮着胆没离开,纷纷退到五尺开外观望起来。就连那少年,也在呆滞过后立马跑开了。
  蒙于眨眨眼,盯着那死而复生的人。死尸脸上的青黑死气正在快速消散,嘴唇已经从紫变回了红润色泽,不消片刻,眼珠灵动,与常人无异。
  “活过来了。”蒙于回过神,大奇。之前这尸体,他们捡到的时候都已经凉透了,百分百没了气才对。
  蒙于想要下去查看,却被卫沄拦下。他们就静静伫立在那“尸身”两尺开外,看着他要做什么。
  “尸身”喘了会气,然后扭动脑袋左右看了看,脸上闪过惊愕和茫然。
  这个“尸身”就是凌骨。他用灭灵诀与那些人同归于尽后,魂魄飘散,不知年月。直到刚才一股强烈的窒息感,才让他猛然清醒过来。而一醒来,就看到眼前兵戈铁马、城门楼阁,以及街边的人群和被驯服过的异兽。
  凌骨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这里是异界,他跨界了。
  对普通人来说,穿越是个神奇而虚幻的词。但对于修士来说,却知道三千世界的玄妙,只要你修为够了,那三千世界任你游走,也是不无可能的。
  不过凌骨的修为显然不够,想来想去,凌骨觉得可能是家传的两件法宝起了作用。
  总之,还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总有一天他能报仇。那些小喽啰到底是谁支使的,他也心里有数。
  “哎哟,奇了,当真起死回生了。”蒙于再三观察,终于下了结论。五尺外的人群听到这一声,又‘哗啦’一下涌了上来。
  之前仓皇逃开的少年也回来了,站在凌骨跟前,还有些惊疑不定的模样,试探叫了一声:“哥哥?”
  凌骨扭头看他,长得挺不错的一个少年,长发束在脑后,白衣胜雪,虽没穿出如仙的飘逸,但也算是纯洁可爱。
  他不认识少年,但少年在叫他“哥哥”。结合他的情况,不难看出——借尸还魂。
  不过凌骨不喜欢少年。凌骨在一堆妖兽和半妖中长大,人类崇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从小到大,凌骨见识过了太多人类的阴暗面。这也让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是人是妖还是鬼,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眼前的少年,在凌骨眼里就属于“人妖”的一种——少年眼中的关切不达眼底,但哭的时候指尖拭泪,十分有精力地维护着自己的形象。这是一个出色的表演者,一个大写的“虚伪”。
  但凌骨也并非没有头脑,如今情况不明,他再厌烦这类人,也不会翻脸。毕竟他还不清楚这个世界的情况,要是被发现是借尸还魂,立刻被拖走烧死怎么办?
  于是凌骨抬头露出迷茫神色来,看着少年,迟疑问道:“你是谁?”
  少年脸色连着几变,最后轻声道:“我是你弟弟凌昭文啊。哥哥,你不记得了?”
  凌骨摇了摇头,然后他手脚僵硬地站起来,血液重新流动有些刺疼,几秒后他才直起身,又看了一圈,继续迷茫:“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
  “离魂症?”蒙于挑眉,扭头看卫沄。
  卫沄却若有所思,他冲蒙于做了个手势,然后翻身下马,走到凌骨跟前:“凌公子。”
  凌骨看向卫沄:“你在叫我?”
  卫沄笑道:“是的,这位是蒙于蒙将军,我叫卫沄。我们在城外发现了凌公子,就带回了城,如今凌公子的弟弟来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不过看凌公子似乎得了离魂症,所以来说一声,如果公子感觉不适,可以直接去神殿找明月祭司,说是我们让你去的就行。我们先行告辞了。”
  “啊,多谢,慢走。”凌骨也学着卫沄拱手相送,心里微微惊讶自己一来竟然就撞上个将军。
  卫沄跟蒙于带着一队城防军浩浩荡荡离开了,走了大概百米远,蒙于按捺不住了,他扭身看向卫沄,奇怪道:“你怎么不告诉他蛋的事情?”
  卫沄闻言,从怀里摸出了个东西,那是个两头椭圆的蛋,鸡蛋大小,月白色,看上去粗糙如岩石。与其说是个动物的蛋,不如说是块鹅卵石。
  这是他们在凌骨身边发现的。准确说是搬动凌骨“尸体”的时候,从凌骨的裤腿里掉出来的,就上面血迹来看,无疑是凌骨刚生下的蛋。
  “这个蛋已经死掉了。”卫沄拿着蛋看了看说道:“能生下这个,说明凌骨被狂兽落种过的。从黑暗日过后,被狂兽落种就被城民视为奇耻大辱,而被落种后生下兽种而没死的,二十多年来,百慕城就凌骨一个吧。反正这个蛋感觉不到一丝生气,与其还给凌骨徒增他的烦恼,不如我们拿着的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