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阁主有病 作者:时微月上(上)

字体:[ ]

 
    文案
 
    前世顾流惜眼盲心盲认错了人,为了假冒的冉清影背弃一切,却害的她真正牵挂之人,为她命丧黄泉! 绝望之下引颈自刎的她,却回到了四年前。这次她发誓,一定不惜一切陪着她!
    可谁能告诉她,上辈子名动天下的闻大阁主,怎么是个病秧子!名副其实的是个走几步就喘,碰几下就晕的病美人!
    冉清影:顾姑娘,可否赏脸同游?
    闻墨弦:惜儿,看到她我心口疼。 顾流惜:怎么又疼了,那我们回去。(无视某人)
    顾流惜:闻墨弦,你不要胡来!(害羞挣扎)
    闻墨弦:惜儿,你挣扎地我心口疼。 顾流惜:唔…(放弃)
    闻墨弦:惜儿… 顾流惜:你有病! 闻墨弦:我知道。 顾流惜:有病就去吃药。 闻墨弦:嗯! 顾流惜:唔……我让你吃药! 闻墨弦:惜儿,你就是我的药啊。
    忠犬温柔重生受(?)X腹黑病弱攻(?) 不要扒榜,不要考据,谢谢! 此文专一甜宠!绝对不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江湖恩怨
    主角:顾流惜,闻墨弦 ┃ 配角:冉清影,苏若君,肖梦锦 ┃ 其它:HE,甜文
 
 
 
 
    第1章 序
    
    庆历五年十二月,姑苏城外—横山。
    寒风凛冽阵阵席卷着光秃的树木,发出阵阵呜咽之声。地上干透了的残叶,随着流风回旋翻转,无所依托。天幕阴沉低垂,整个山间萧瑟而枯败。这场寒冬,已然湮灭了一片生机。
    就在阵阵风声中,一阵刀剑急速碰撞的声音划破寒风,断断续续回荡在山间。在横山山腰,两个身穿墨色衣服的男女正围攻一名灰衣女子。两人眼中冒火,手里的招式极为凌厉,恨不得即刻将那略显狼狈的灰衣女子,斩于剑下!
    三人过招带起阵阵疾风,卷起漫天残叶,白色的剑影带着寒气萦绕周围。他们出招快且狠,却都时不时瞥向他们身后不远处的空地。
    在那里一位蓝衣女子跪在地上,怀里死死地抱着一个人,对于这边的打斗充耳不闻。
    顾流惜此时浑身发抖,哆哆嗦嗦地按住怀里人的胸口,可那透着诡异紫色的血液,仍旧源源不断地溢出,一点点带走这人的生命,也带走她身上的热度。冰冷地风刮在她一片潮湿地脸上,冷得得刺骨入心。
    她哑着嗓子,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和恐惧:“不……不,怎么会这样!闻墨弦,你撑住,你不要死,我求你,你不要死!”
    怀里的人脸上带着一面银色面具,只露出眼睛以下半边精致的面孔,此时却是一片惨白。她勉强睁开眼,嘴角血渍不断朝外溢出,弄脏了那白玉般的脸。她嘴角勾起一个苍白的弧度,低低道:“惜儿……”
    顾流惜听到这个称呼,身子抖得越发厉害,眼里痛苦更是难以抑制。这个称呼,她等了十四年,如今听到,却是犹如一把刀子,狠狠插进她心里!她拼了命的将仅剩的内力灌入她体内,只为能替她续命。
    “惜儿,你……你莫哭,这与你……无关,我……我原本也……活不了多久了。能与你相认,用这条残命救你,我……我很欢喜。”
    顾流惜哪里听得进去,眼泪颗颗落下,砸在闻墨弦脸上,“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可你……你之前为何不认我,为何不认我!”
    她的泪水落在闻墨弦嘴角,苦涩莫名。闻言,闻墨弦嘴角泛起苦笑,看了眼那边打斗中的灰衣人,涩声道:“你为她不顾一切,我……我却与她不共戴天,我不愿你痛苦。”
    顾流惜再也忍不住,崩溃地埋下头,再抬起时,她又哭又笑:“你个笨蛋,你个笨蛋……不,是我蠢,是我愚不可及。闻墨弦,我……我如此对她,是因着,我把她认做你了,是因为她有你的信物,我把她认做你了啊!”话说完,她顾不得她浑身血渍,埋在她脖颈,哭地绝望悔恨。
    闻墨弦闻言一怔,片刻后眼里闪过一丝惊喜,随即被苦痛淹没。她费力地抬起手却猛地咳了起来,身子也开始抽搐,一口口带着紫色的血随着她的咳嗽,不断吐出来。
    顾流惜脸色惨白,将她抱紧,徒劳地擦着她口里吐出的血,绝望哀求道:“闻墨弦,你不可以丢下我!我错了,我求你,求你给我一个机会!我想了你十年,错过了你四年,你不要再扔下我,你不要再扔下我,我承受不住!”
    闻墨弦眼里满是酸涩,她免力抬手,想擦去她脸上的泪,可体内的毒让她意识越来越模糊,她嘴唇开合着,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伸出的手,最终无力垂下。
    顾流惜只觉得怀里一沉,眼睁睁看着她的手落在冰冷的地上,那摔在枯叶上破碎的声音,似乎是她的心跟着碎了。
    她眼神空洞地看着地上的枯叶,半晌后她将开始冷去的闻墨弦,整个抱在怀里,许久后那撕心裂肺地哭声终究爆发了出来。
    正在激斗中的黑衣男女顿时僵了一下,甚至顾不得对手,痛喊了声:“阁主!!”
    两人扔下冉清影,双目赤红,猛地跪在地上,随即具是落下泪来。那女子看了眼闻墨弦,随即狠狠地瞪着顾流惜,眼里甚至滑过一丝杀意,却终究被压了下去。而一旁得以脱身的冉清影,回头复杂地看了眼顾流惜,随即几个起落消失无踪。
    三人都只是看着闻墨弦,不曾理会冉清影的离开,具都维持着各自的状态,仿佛时间已然静止。
    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冷,不到片刻,稀稀落落的雪花开始落下,到了最后一片片如鹅毛一般纷纷落下,在寒风中飞旋舞出一支冰冷苍凉的舞。
    顾流惜看着雪花落在闻墨弦脸上,不曾融化的雪花很快覆了一层,顾流惜伸手拂去,看着遮住她半张脸的面具,手指颤抖着想拿开。
    那黑衣女子察觉到她的动作,抬手凌然将剑指在了顾流惜喉间,咬牙道:“你若敢动,我取你性命!”
    一旁的男子看了眼顾流惜,伸手将女子的剑压下,沉声说道:“廖月,她对阁主很重要。”
    廖月拧了拧眉,悲愤道:“重要?那阁主呢?若非她,阁主怎会……怎会……”她喉头一滞,最终还是红着眼,恨恨地收了剑。
    顾流惜心里阵阵绞痛,手下轻柔地解开了她的面具,银制面具冰冷的触感传入指尖。看着与那久远记忆中仍有几分相似,却美得让人心颤的脸,顾流惜嘴里抑制不住发出低低的呜咽。怀里的人脸色犹如白纸,却丝毫不损她的风华,眉眼堆雪,肤如白玉,一分一毫恰到好处,此时却是让顾流惜痛彻心扉,为何她们的缘分总是差了一分。
    伸手握住闻墨弦那冰冷的手,寒意直接窜进了心底,她好冰!顾流惜将她拢了拢,随后竟是抬手脱了身上的外衫。
    廖月和苏望有些惊讶,苏望更是偏过头,免得失礼。
    顾流惜却是丝毫不顾,用外衫将闻墨弦裹住,似乎是怕冻着她。她抬头看着眼睛通红的苏望和廖月,平静地让人心慌。
    “我晓得我对不住她,你们恨我也是应当。只是我仍是有个妄念,让我陪着她,别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地下。若你们真得厌我至极,那看在你们阁主的份上,将我的骨灰撒在她常经过的地方,让我也能寻着她。”
    苏望和廖月听得心里一凉,暗道不好,却只听得“铮”的一声剑鸣,闻墨弦的剑已被顾流惜握在手中!
    苏望连忙扑过去拦,顾流惜倒转剑柄将他撞开,手中剑快得吓人,带起一道寒光。
    待苏望和廖月回过神,只看到那把闻墨弦那把剑染上了鲜红,悄无声息地跌落在雪中。一股滚烫的鲜红洒在地上,将雪融开一片,在一片洁白中晕开。雪花的洁白将血的赤红,衬得格外鲜艳夺目。
    他两怔怔地看着伏在他们阁主身上的女子,久久无言……
    她二人亲密地靠在一起,顾流惜眼角带着泪,嘴边却勾了一抹笑意。
    闻墨弦,对不起,我终究没办法听你的话,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当年是你将我带回了家,那如今,用你的剑再次把我带到你身侧吧。我发誓,再不离你,再不错过你……
    
    第2章
    
    黑暗,无尽的黑暗,仿佛再无尽头,将所有的光和温度全部吞噬殆尽。
    顾流惜心里一片惊惶,她不晓得自己身在何处,只是慌乱的在这黑暗中仓皇迈步,不知道如何逃离。胸口急促地起伏,大口地喘着气,却依旧无法缓解胸口那股窒息的闷痛。突然她听得黑暗中传来一阵缥缈的唤声,模糊不清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她挣扎着朝那声音的源头走去,突然看到一股微弱的光芒,随即越来越亮,破开无边的黑暗,将她猛地扯了进去。
    她想要叫,喉咙里刺刺地疼意却让她怎么都发不出声音,胸口那闷痛也越发清晰。她陡然发现自己眼前一有片模糊地光影,随即越来越清晰,而耳边的呼唤也逐渐凝实,不再是缥缈幽远。入目是一个蓄着白胡子的老头,眼里满是担忧,很快便化为惊喜,嘴里急急叫到:“惜丫头,你醒了!”
    旁边一个绿衫女子和玄衣少年也惊喜地靠了过来,开心道:“师妹(师姐)!”
    顾流惜怔怔地看着本不可能出现的人,心里顿时一片翻涌,她觉得自己疯了,看着活生生的师姐师弟,精神矍铄的师傅,她身子都开始遏制不住发抖,这……这可是梦!
    楚远山看着自己的三徒弟如此模样,心里更是着急,他紧张道:“惜丫头,你怎么了?可哪里不舒服,你同师傅说!”
    “师姐,师姐,你认得我么?我是施棣啊!”
    “流惜,你莫要吓师姐,你说话啊?”
    三人具都一脸惊惶,围着顾流惜着急问道。
    顾流惜看着面前的三人,已然意识到这不是她做梦,这一切都真实得她无法自欺。她死死咬着牙,各种情绪齐齐涌上心头,莫非……莫非是老天有眼,真的给了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看着这场景,她分明是回到了十六岁那年,被施棣失手推进寒潭的时候!她手指狠狠掐进掌心,才控制住她几欲崩溃的情绪。
    扫视着眼前的三人,往日一幕幕记忆袭上心头,师姐师弟的枉死,师傅苍老决绝的模样,让她眼泪彻底绝堤。她如受伤的小兽般悲鸣一声,抱住身前的楚远山,凄哀地唤了声:“师傅……”后面除了哭声,什么也说不出来。想到之前种种,想到亲眼见到闻墨弦身死的画面,想到自己之前眼盲心瞎的一切,她的哭声越发悲凉凄哀。
    楚远山被自己的徒弟如此悲戚欲绝的哭声惊了一跳,心疼地不行,以为她吓坏了,连连拍着她的背:“惜丫头莫哭,没事了,没事了,不怕不怕。你别哭,为师定会狠狠教训那个混小子,让他去那深潭里泡个一天一夜!”说着狠狠瞪了施棣一眼。
    施棣身子抖了抖,眼里却满是愧疚,低着头道:“三师姐,对不住,我,我不该胡来,我没料到你……你真的会掉下去。”
    顾流惜哪里会埋怨他,埋在楚远山怀里摇头,但哭声还是止不住。
    一旁的柳紫絮连忙靠了过去,柔声道:“流惜乖,我去给你做吃的,烧了这些天都没吃什么,就做你最爱的云吞面可好?”见顾流惜哭地说不出话,她转身抬手提着施棣的耳朵,不顾他龇牙咧嘴的怪叫,将他拎出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