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友们同时求婚怎么破!+番外 作者:龙柒

字体:[ ]

 
    【文案】
    宁羽飞穿到了银河时代,机甲遍地,星舰满空,他自个儿还是肩抗两颗星的帝国少将。
    这么棒的条件,宁羽飞却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他手里有三枚戒指。
    脚踏两条船算什么?他这身体脚踏三条船,还特么同时接受了三个男人【重读】的求婚!
    一个是手掌兵权的军统元帅,一个是即将继位的帝国储君,一个是掌握财政命脉的内阁大臣!
    ……救命,先甩哪个他才不会死得太难看!!
    简单来说就是小受穿越后接手一个烂摊子,为了不穿帮努力在三个吊炸天的‘男友’之间周旋求生的欢(鸡)乐(飞)活(狗)泼(跳)的逗比故事!
    好多妹子纠结小受是不是原主的问题,好吧,反正已经写出来了,文案剧透下,从头到尾一个人,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星际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羽飞 ┃ 配角:谢璟、沈凌煜、霍北宸 ┃ 其它:
    编辑评价:宁羽飞穿到了两千年后,机甲遍地,星舰满空,他自个儿还是响当当一将军。这么好康的条件,宁羽飞却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他手里有三枚戒指!脚踏两条船算什么?他这身体脚踏三条船,还特么同时接受了三个男人【重读】的求婚!一个是手掌兵权的军统元帅,一个是即将继位的帝国储君,一个是掌握财政命脉的内阁议长!……救命,先甩哪个他才不会死得太难看!
    本文设定新颖有趣,男主一觉醒来答应了三位男神的求婚,为此过上了鸡飞狗跳的生活。作者文笔轻松有趣,情节紧凑抓人心,跌宕起伏间有欢乐有逗比也有不可言说的一往情深。非常适合在闲暇之余阅读,能获得一份轻松一抹会心一笑也能品味出对于爱情这两个字更独特的解读。
    ==================
    
    第1章
    
    等身高的穿衣镜前是一位白皙秀气的青年,黑色短发,微弯的眉,墨色的瞳孔透亮,显得整个人都十分精神,再向下是挺翘的鼻梁,弧度好看的唇瓣,还有尖尖的下巴以及劲瘦的身体。
    总的来说是很不错的身体。
    宁羽飞眼睛不眨地盯着看,心情却十分复杂。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救了那个过马路的小男孩之后虽然嗝屁了,但却意外穿越到了一个刚死翘翘的鲜活身体里。
    命不该绝,没想到这词还能落到他身上。
    坏消息很复杂,得从头认真捋一捋。
    这身体的样貌和他有七八分像,连名字都一模一样。只是同样的宁羽飞,这生活境遇却真是天差地别。
    穿来的宁羽飞是一位二十一世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硬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打小无父无母,孤儿院长大,被社会资助着念书,脑袋算不上太灵光,但好在勤奋努力,考上了名牌大学并顺利毕业,认真绸缪着今后的日子,努力让自己对得起社会。
    只是命运向来狗血,出门买个菜看到那疯狗一样的跑车轰轰冲来,再扭头发现那吓懵的小男孩,宁羽飞想都没想,冲上去把男孩推开,自己成了疯狗的口粮,死的那叫一个血肉模糊。
    飘到空中的宁羽飞还挺淡定,他无牵无挂,成了一堆烂泥虽然有碍市容,但总好过让那小男孩挂掉,毕竟那孩子还有爹妈,这会儿死死抱着他的女人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用他的命换一个家庭的美满,宁羽飞觉得挺值,只是唯一遗憾的是,他辛辛苦苦攒下的积蓄只能埋在银行里了,早知道死这么早,他该赶紧捐到福利院……
    他的一生就这么简单,再看这位比他大了两岁的宁羽飞,可真是波澜壮阔到让人咋舌!
    生在机甲遍地,星舰满空的银河时代,还好运的是伯爵府上的二公子,爹娘恩爱,长兄维护,他自个儿也十分出息,二十岁从银河军事院校毕业,同年参军,如今才二十四岁已经头顶少将军衔,肩扛两颗星,简直是年少有为到不要不要的了。
    可就这么一个年轻英才的私生活却混乱到了让人无言以对的地步。
    同性恋不算啥,宁羽飞也是个天生的同,只是他略怂,活到二十二岁也没敢暴露性取向,更不要说谈恋爱了,连多看室友几眼都怕被人发现。
    而这位宁羽飞却吊炸天到没朋友了!
    一个男朋友算啥?两个男朋友算啥?同时交了三个男朋友还能在不穿帮的情况下接受三个人的婚戒,才是真牛!
    更牛的是,这三个男朋友还一个比一个吊,一个比一个溜,一个比一个惹不起!
    执掌银河战队,整个帝国唯一的六星大元帅是宁羽飞的第一个男朋友。
    银河帝国的储君,当今的太子殿下是他的第二个男朋友。
    出身侯府,世代峥嵘,掌控着司法命脉和财政大权的内阁议长是他的第三个男朋友。
    宁羽飞初来乍到,还不太懂这个世界的规则,但只是听听名头已经吓哭了好嘛!他一个平民老百姓,连镇长都没亲眼见过,却一下子有了军委主席、国家下任接班人、财政兼司法部长这样三位男盆友……
    这到底是该死呢还是该死呢还是果然该死呢?
    宁羽飞觉得自己真不如死透了,捡到这么个烂摊子,简直比死还闹心好嘛!
    话说回来,其实这位宁羽飞也真不是自己想死,实在是一场意外。
    他脚踏三条船后也是心塞得不行,慢慢有些招架不住,便起了出去散散心的念头。
    只是这心还没开始散呢,便出了意外事故,虽然被救援队及时捡到,但本尊却已经一命呜呼,撒手西去了。
    于是,宁羽飞成了宁羽飞。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宁羽飞觉得,后福是看不到了,后患却是一大摞一大摞的,只等着他出门之后扑面而来了!
    宁羽飞前前后后思索了一遍,身为一个怂货的怂魂开始冉冉升起,果然……还是再死一次吧,死了之后……
    “小飞!你可算醒了,吓死妈妈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妈妈也不要活了!”
    自动门滑开,还不等宁羽飞转头,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扑了过来,一把将他抱个满怀,眼泪扑簌簌的直往下落,瞬间将宁羽飞单薄的睡衣湿透。
    这辈子都没和任何女人这么亲近过的宁羽飞瞬间懵逼。
    杨若云浑然不觉,依旧在抖着嗓子喊:“小飞,妈妈不求你多能干,也不想你争军功,只要你安安稳稳地留在爸妈身边,健健康康的,妈妈就知足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身上的气息也非常好闻,只是那透过衣衫传过来的眼泪有些烫,烫的宁羽飞不知所措。
    这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成了那个小男孩,而这个抱着他的女人就是那个失而复得的母亲。
    其实宁羽飞知道,在死的那一刻,他是非常羡慕的,羡慕那个有人牵挂的孩子,羡慕那个有家的孩子……
    只是从未想到,他也会有这样被人在意的一天。
    ——也许这个烂摊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烂。
    宁羽飞脑中关于杨若云的记忆涌动而来……这位死掉的宁羽飞真的有非常幸福的家庭,慈祥的父亲,坚强的母亲,虽然生在爵府,但一家人却和睦温暖,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事,彼此都是真情实意。
    杨若云哭得很凶,宁羽飞心中一揪,刺痛的厉害,也许是原主的情绪还没彻底消散,他感觉到了浓浓的愧疚之情。
    宁羽飞有一个弟弟,名叫宁羽洛。他们只相差了一岁,但这个弟弟却因为自小的缺陷而不受宠爱,十岁的时候甚至被送了出去。
    具体情况宁羽飞记不清楚,但他能够肯定的是,父母是非常疼爱这个小儿子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才会对他又是冷待又是送走……
    而被这样对待的弟弟在五年前却意外失踪,从此杳无音讯。
    他的父母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对幼子的愧疚,因为某些原因而一直没能给予的父爱母爱,孩子的生死不明……全都像一块重石砸在了他们的心头,直至今日也无法释怀分毫。
    丧子之痛有多绝望,体会过一次的人是绝对承受不住第二次的。
    宁羽飞忽然有些庆幸,还好他醒来了,否则杨若云开门看到儿子冰冷的身体,到底该多么绝望?
    活着吧,宁羽飞稳下心来,上一世他死了,但值得庆幸的是保全了一个家庭;这一世他活着,希望也能护住这个家。
    “没事,我哪儿都没受伤,好好地站在这儿。”他轻声安慰着怀中的女人。
    杨若云总算情绪稳定下来,抬头看他,视线里全是一个母亲的爱子心切:“好孩子,不要再吓妈妈了,妈妈真的很怕。”
    宁羽飞想到真正的宁羽飞还是死了,不禁眸色微黯,但很快他便调整情绪,开口安慰她:“不会了……”略微犹豫了一下他才笨拙的喊了出来,“妈,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杨若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这时有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好了,孩子没事,你别又哭坏了身体。”
    宁羽飞转头,看到了站在门边的男子,他个子不高,眉眼间同自己有四五分相似,同想象中巍峨如山的父亲不同,他似乎有些孱弱,但眉眼间的温柔却让人莫名觉得十分舒服。
    感觉到宁羽飞看他,宁子安也转头看向儿子,他不至于像妻子一样落泪,但眼眶却也在微微泛红,小声重复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宁羽飞张口,不是很自在的喊了一声:“爸。”
    宁子安眸子陡然一亮,嘴角上扬,笑意收都收不住:“快来吃饭吧,我让人做了你爱吃的红烧素竹肉、糖酥立岚鱼还有苁丸汤……”
    杨若云也赶紧擦干了泪,挽着儿子的胳膊说道:“走,去餐厅,你哥也快回来了,先去吃饭。”
    宁羽飞应了一声,跟着他们走出了卧室。
    伯爵府很大,他住在三楼左侧的房间,而餐厅在一楼,乘坐升降梯下楼,这一路宁羽飞都看得目不暇接。
    虽然有部分记忆,但切实看到这些奇葩的高科技,宁羽飞这个远古地球人还是觉得十分新鲜。
    餐厅是暖黄间白的色调,保姆机器人已经把餐桌摆好,饭菜上桌,只等着一家人享用了。
    只是还没等到宁羽飞的大哥回来,却迎来了一个异常尊贵的访客。
    管家向着宁子安躬身行礼后说道:“伯爵大人,太子殿下来访。”
    
    第2章
    
    太子殿下?二号男友?
    宁羽飞脸上一个大写懵逼,真是万万没想到,他连一顿饭都没吃上,烂摊子就拉开序幕了!
    听到管家的话,杨若云柳眉微蹙,倒是宁子安连忙站起来,说道:“若云,快随我上楼换身衣服。”
    银河帝国等级森严,太子是储君,品阶犹在亲王之上。宁子安只是个空头衔伯爵,按礼制,见皇室是必须着正装的。哪怕是太子突然来访,宁子安这一袭月白居家服也太不合宜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