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文里的反派重生之后 作者:宝典

字体:[ ]

 
文案 
 
死前,肖重之听到一声机械音:“恭喜宿主,反派肖重之好感度百分之百,请宿主再接再厉,攻略男主!”
肖重之呕出一口血,死不瞑目……
 
应大家建议写明攻受:
无情道剑修攻(玄墨)&重生反派受(肖重之)
 
之前名字叫《反派重生把歌唱》,听其他人反应这个名字听上去像是主角是唱歌的,(?ˇ?ˇ?),但是我的主角他啥都会就是不会唱歌,遂改名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重之 ┃ 配角:玄墨,陈凡,简云裳 ┃ 其它:修真,穿书,原著,系统,炮灰重生 
==================
 
  ☆、第1章 重生
 
  肖重之是被冻醒的,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恰逢大雪纷飞的季节,周围寒风凛冽,一片素白,肖重之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寒冷的感觉了,此刻冷不丁打个寒颤,有些愣然,一时分不清自己身处何地。
  肖重之记得自己死了,死在了一个女人怀里,想到那个女人肖重之不免皱了皱眉头。因为身份特殊,肖重之行事谨慎的很,为人也十分低调,但不知何故,那个女人仿佛十分了解他似的,总是能够摸清楚他的喜好,甚至对他的目的也有几分了解。
  因为对那个女人有许多疑惑,他便默许了那个女人跟前跟后的行为,但不知为何,他竟为那个女人做了许多平日里不会做的事情,他心中十分清楚自己并不喜欢那个女人,正因为清楚,心中才惶恐,他从未听说过修、真界有这种能够影响人行为的法宝或者丹药,就在他想要继续探究的时候,他竟然为了救那个女人而死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他一向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更不会说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的性命。不过在死前,肖重之在那个女人身上捕捉到了一个异常的波动,并听到一声机械音:“恭喜宿主,反派肖重之好感度百分之百,请宿主再接再厉,攻略男主!”
  虽然并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肖重之隐隐约约有所明悟,这正是她能够影响自己的根源所在了。
  一阵寒风吹过,夹杂着雪花飞进他的嘴里,肖重之将关于那个女人猜测放在一边,思索起自己的处境来。因为种族的特殊性,肖重之确定自己这是在无意间重生了,摸了摸仍然僵硬的手臂,肖重之叹了口气,已经猜出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冻死的。
  周围是一片荒地,因为没有原主的记忆,肖重之并不清楚现在的处境如何,但他知道,如果再不采取什么措施的话,他马上就要像原主一样被冻死了。
  这是一个小树林,因为季节的关系,树林里的树木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此时万籁俱静,让肖重之觉得整个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调动了体内的灵气,肖重之感受到了灵气的稀薄程度,瞬间明了这具身体大概只有炼气三层左右的实力,肖重之皱了皱眉,随即又释然地舒缓开来,能够重获新生就已经是足够幸运的事了,实在不应该奢求太多。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怎么活下去才是他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
  因为原身是被冻死的,所以肖重之浑身上下充满了僵硬之感,尤其是两条腿,站起来的时候一直在打颤,凭借着毅力慢慢挪到最近的枯树边上,扶着树站直了身体。
  就在肖重之琢磨着怎么生火取暖之际,一片寂静的树林里传来一声巨响,一些原本不知躲在何处的动物猛地从洞中逃窜出来。
  肖重之大惊,观这些动物的形态必定是有令它们惊恐的东西出现,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跑不远。肖重之艰难转身,却不料正巧被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石块砸中,倒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而此时,令那些动物惊恐的东西终于来到了肖重之的近前,是一个裹着阴风的人,他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黑袍,脸色发青,肖重之倚靠在树根边,已经猜出这是一个魔修,而且还是一个受了伤的魔修。
  那魔修显然受了重伤,在他身后流了一路的血,那血并不如常人那样是鲜红色,而是暗沉的黑色,透着一股诡异,血液流过之处,雪地上那零星的绿色也纷纷枯萎。
  那魔修见到边上的肖重之,先是一惊,随即双眼放光面露喜色,向着肖重之快步而来。肖重之心道不好,刚要有所动作便被魔修扣住了脖子。
  魔修似乎想要咧嘴笑一笑,不过这一笑触动了身上的伤势,五官再度狰狞起来:“哈哈哈,小子,你是松山派的吧?”
  肖重之刚刚醒来,并没有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听魔修说松山派,面上虽装作没什么大表情的样子,心中却一片茫然。
  见肖重之只皱着眉头不说话,他冷笑一声,手上加大了力道,“你不说也没关系,松山派的假正经们最喜欢用的就是这种道袍,就连弟子的衣物也必须是这种青色的袍子!”魔修眼珠转了转,手上抓着肖重之的动作不放松,自己却如同肖重之先前般倚在了身边的枯树上。
  肖重之被他控制着,目光却一直定在魔修的身上,见他倚在树上的那刹那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已然明白这魔修怕是已经是强掳之末了,此刻抓着他似乎也并不是为了杀他。肖重之一向不是什么坐以待毙的人,心中有了猜测之后暗暗地调动起身上仅剩的灵力来。虽然刚刚接手这具身体,但修士灵力运转的方式都是大同小异的。
  感受到灵气的运转,肖重之毫不犹豫地向魔修拍去一掌,肖重之能够调动的灵力并不多,因此这一掌的威力也不大,但肖重之看准了魔修身上受伤最严重的那一处拍去。
  魔修吃痛,喷出一口血来,怒喝道:“小子尔敢!”随手将肖重之扔飞出去,撞断了旁边的一棵老树。
  肖重之经此重击,只觉得头晕脑胀,浑身的骨头似乎都碎了,栽倒在地上,不过那魔修也好不到哪里去,伤口被再度重创,也没有力气再施展什么法术了。
  就在这时,远远的又有声音传来,肖重之和魔修的脸色都变了,不同的是,魔修脸上浮上的是惊恐的表情,他不顾自己的伤势,动作僵硬地向肖重之爬去。
  就在他枯瘦的手即将要伸到肖重之身上时,一个金环隔空飞来砸在他的身上,同时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魔头,休得伤害我派弟子!”
  就在说话间,一群人御使着飞剑从天而降,金环一击击中达到目的之后飞回了其中一个少女的身边,少女穿着一身碧绿色的衣裙,此刻怒目圆睁也十分得可爱。
  魔修先前脸上还有惊恐之色,见到他们来了之后倒是平静了下来,冷笑数声:“不过是仗着人多势众……罢了,不过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么说着,他对着少女“呸”了一声,吐出一口黑血,那黑血仿佛有生命似的,竟直直地向着少女而去,眨眼就到了碧衣少女的眼前。
  “小心!”为首的中年人看到这个情景,脸色微微一变,立即将少女拉到了一边,对着喷射而来的黑血挥了挥袖子,只片刻那袖子上冒出一阵黑烟,化成黑飞随风而去,中年人的脸瞬间黑了,显然想到了这黑血射到少女脸上的后果,一边的少女脸上也白了,只张口讷讷地叫了一声“邱师叔”,便待在一边不再开口说话,明显吓得不轻。
  “冥顽不灵!”邱师叔对魔修的心狠手辣深恶痛绝,不过他似乎顾忌着什么并没有立即要了魔修的命,只对着魔修的胳膊处虚虚地划了一下,那魔修的胳膊就从他的身体上脱落下来,流了一地黑血。
  魔修僵着一张脸,痛急,不过却硬起地没有多说什么,只慢慢地蠕动了下嘴唇,之后离他极近的肖重之才看清楚了他所说的话:“我死也不会便宜你这个伪君子……”说完之后整个人猛地一震,黑血不停地从他的七窍中喷射而出,刚好有一股黑血溅到肖重之的眉心,肖重之身体打颤,只觉得有什么东西顺着那股黑血进入到了他的体内。
  “不好,竟然想元神逃逸!”见此异状,邱师叔顾不得其他立即纵身向着魔修这边奔来,伸手虚握,一个淡黑色的虚影被他捏在了手里,却在刚抓到这虚影时表情大变,狠狠地将手中的虚影向着远处掷去。
  那被扔出的虚影周围空间微微地扭曲了一下,随即便不见了踪影,仿佛从未出现过似的。原来是那魔修自知逃脱不过便自毁了元神,可惜他的元神早已经受损严重,即使是自毁也没有多大威力。
  而邱师叔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蹲下身在魔修的衣物内翻找起来,魔修的尸体在他元神自毁的那一刻就化作一滩血水,不过魔修的储物袋倒是好好的。因为原主人已死,邱师叔不费丝毫力气就打开了储物袋,不过他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这储物袋里并没有他要找的东西。
  一边的碧衣少女显然没有体会到邱师叔这种糟糕的心情,见魔修已经被消灭,马上恢复了先前跳脱的性子,脚步轻快地走到肖重之面前,面带疑惑地问道:“这位……师弟,你还好吗?”无怪乎碧衣少女迟疑,她是门内长老的女儿,资质出众,小小年纪就已经有炼气八层层的实力,自然是没见过修为平平的原身的。
  肖重之只觉得眉心处火辣辣地,仿佛火烧似的,诡异得很,不过他却不敢过多地表现出来,毕竟这魔修明显有猫腻,说不得那股黑血也暗藏玄机,那一瞬间他清晰地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体内。
  此刻听到碧衣少女的问题,只淡淡地摇了摇头,实在分不出心力来应付她。
  “不过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竟敢对付师妹如此无礼!”
  
 
  ☆、第2章 矛盾
 
  说话的是一个背着长剑的少年,他看上去与少女一般大小,眉目俊朗,正横眉冷对着肖重之,对他如此敷衍的行为十分不满。
  倒是付师妹对肖重之的行为没什么太大意见,反而十分可怜肖重之如今的惨状,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掏出一枚丹药递给了肖重之。这丹药是回元丹,对受伤的修士有很好的恢复作用。
  回元丹是常见的疗伤丹药,肖重之重生前用过,因此一眼就判断出这个丹药是真的,当下道了谢,将丹药服下,而付师妹给的丹药品阶颇高,肖重之的伤势确实有很大的好转。
  “付师妹,你何必在这种外门弟子身上浪费丹药。”背剑少年见付师妹将回元丹送给肖重之,再度开启嘲讽模式。付师妹摆了摆手,劝少年不要再说下去,毕竟外门弟子也是松山派的弟子。
  而一直沉着脸的邱师叔听到这边吵闹的声音,终于将目光放到肖重之的身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邱师叔将魔修的储物袋收好,大步跨至肖重之的面前,打量了肖重之一番,开口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这次采灵药的行动只有内门弟子可以参加吧?你一个外门弟子……”
  肖重之当然不知道原身一个外门弟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被这么多人盯着他依旧不慌不忙,眨了眨眼,脸上就带上了些许可怜的神色:“我……我的修为一直是炼气三层,所以我就想出来找些灵草提升修为,早日为门派做贡献。”
  肖重之现在这具身体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样貌清秀,皮肤白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顿时添了几分无辜,望着他黑白分明的双眼,就连一直对他颇有微词的背剑少年都说不出什么重话。
  不过邱师叔却不为所动,只冷淡地说道:“这并不是你不遵守门规的理由。”说道这,他目光转了转,不经意划过地上那摊黑血,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这魔修一向作恶多端又颇有诡计,在我们来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比如……将什么东**起来?”
  被邱师叔盯着,肖重之只觉得双眼被死死地固定住,只能看向邱师叔的双眸,自己丝毫移不开目光,识海处压力陡增,肖重之明白这是邱师叔在用神识压迫他,不让他说谎话。
  肖重之的神识强大,在这种压力之下依然淡定地摇了摇头,恭敬地表示自己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也没有见到魔修拿出什么特殊物品来。
  邱师叔虽然觉得一个只有炼气三层的外门弟子不敢欺骗他,但他对于魔修身上陡然消失的东西仍然存在疑虑,毕竟魔修是自毁元神而亡的,那个东西理应在储物袋中,但他翻遍了储物袋也没见到它的踪影,很显然是被魔修转移了,而他们一路追随魔修而来,只一段路和魔修分开,而分开的那段时间恰好是魔修与肖重之在一起的时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