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平平淡淡才是福 作者:水墨清薇

字体:[ ]

 
    文案:
    姬晓辉死了,在生父哭天摸泪的求他给弟弟捐肾后,死了。
    姬晓辉活了,因为死亡又重生回到了小时候,那个还不知道生父的年代,只有他,还有一个“家”
    趴地~文案无能,此文慢热,有狗血,有天雷,有让人看了咬牙切齿,有……
    此文为小说,纯属虚构,如果和谁现实相同,那个……我是不会负法律责任地……
 
    内容标签: 天作之和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姬晓辉 ┃ 配角:纪铭晖,姬家,纪家,朋友,兄弟等 ┃ 其它:薇薇,耽美,重生,种田
 
    第1章 幕
    
    医院的走廊里,人流穿行,手术室外更是人聚集最多的地方。谁也没注意到一道白影在空中飘来飘去,听到手术室里,有几个护士坐在一起聊天的内容,白影停下飘动,像是想要找什么答案一般。
    “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极品了。”
    “又发生什么事了?”另一位护士好奇的问道,医院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也是为什么外人总是说医院里的故事多的原因。
    “昨天有做肾活体移植的手术,是同父异母的哥哥给弟弟做移植,手术开始时挺成功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哥哥没有求生的信念,突然血压不稳,心跳缓慢,结果抢救无效死了。纪医生还担心家属会闹,出去向家属说的时候,家属只是问了一句,小的有没有事。”连大班的护士讲着昨天发生的事,“纪医生说了没事之后,你们猜怎么着?”
    “家属闹了?应该不是吧!”
    “闹?要闹的话,今天医院能这么安静?亲生父亲啊!连问都没问大儿子,而是跪下来感激纪医生,把纪医生弄得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父亲也真够可以的,后来呢?”
    “最最最让人无语的是,纪医生让对方给哥哥处理后事,对方像是没听到一般,奔着小儿子就去了。继母被纪医生扯住,很不耐烦的开口,‘你们医院不是有什么尸体捐献吗?那尸体就捐了。’”
    “不是吧!怎么说也是给她儿子捐了个肾啊!”
    “这不算什么,昨天晚上那个爸爸去找纪医生,问能不能把哥哥之前所花的费用退了,你们都猜不到人家是怎么说的。”
    “呃?无非是因为手术失败什么的。”
    一直想八卦的护士摇了摇头,撇了下嘴。“哪是,那个爸爸说哥哥的尸体还有一个肾,一个肝,还有眼角膜,心脏等器官可以卖。”
    “我的天,怎么有这样的人。拿儿子的尸体卖钱,这是亲生父亲吗?”
    “估计纪医生也被那个JP爸爸气得够呛,只是回了一句,不是中介机构,让他把尸体拉回去。”
    聊天的几个护士没注意飘在半空中的白影晃了晃,如果鬼有表情,那么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你们在讲什么?”推门进来的医生看着几位护士,“外面又有手术了,还不快些去准备。”
    “纪医生,我们在讲昨天那个超极品的爸爸。”
    “他们啊!有什么可说的,现在正闹着呢!”纪医生脸上明显带着鄙夷,死的那个也可够可悲的,遇到这样的父亲,同样是亲生的孩子,待遇差这么多,那孩子也够傻的居然给那样的弟弟捐肾。
    “又闹,为哪般?”护士看着纪医生像是没有事的人一般,有些奇怪,如果要闹,纪医生怎么会坐在这里。
    “你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纪医生明显不想多提,“赶紧干活,还有两个手术,我就可以下班了。”纪医生转身走出手术室里的护士休息室。
    几个护士互相看了看,其中的一位想到自己有一位老同学在那个极品的楼层,立刻打电话过去。打完之后,护士一脸黑。“死的那个,怎么活到现在的,其实他是没有求生的心理了吧!有这样的父母我也不想活。”
    “发生什么事了?”
    “死的那个亲生妈妈过来,问死者的爸爸要钱,说是他害死了她的儿子。”
    “这不挺正常吗?”几人觉得挺奇怪的。
    “她没去看死者的尸体,对尸体的处理也没有反驳只是要钱。”
    “够……可以的了。”几个护士对这家人连鄙视都懒得给了,“死的那个,真是够可怜的。他亲生母亲从他入院到手术一直没出现过啊!”
    “不知道,别在这儿猜了,都去工作。”
    几个护士离开后,飘在半空中的白影跟在护士的身后飘了出去,寻找弟弟的病房,他不相信刚刚那些护士讲的话,或许已经相信却不愿意承认。飘着的白影就是护士口中说的那个可怜哥哥,飘到病房所处的楼层,就听到非常吵闹的声音。白影看着非常陌生的女人,这,就是他的妈妈吗?
    白影对妈妈的印象非常的模糊,他不清楚爸爸和妈妈为什么分开,只是知道爸爸和妈妈是没有结过婚的,他也说不清是妈妈先跟人跑了,还是爸爸先娶的别人。总之两人互相没有往来,他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一直说都是她的错,不让他怪爸爸。所以当奶奶去世的很多年后,爸爸找到他时,他相信了他的话,相信了之前他过得很不好,相信了爸爸说奶奶骗了他说他和妈妈都死了,相信了他布下的所有的局,落了如此的下场……
    走廊里争吵的人群分成两帮,看起来一帮像是妈妈带来的,另一边是爸爸的。白影飘看着看女人的丑陋,男人的无耻,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已经成了鬼,还能有什么反应。转身,白影飘走,他其实从出生就是多余的人吧!或者说,他本就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不然,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白影飘出医院,有些漫无目的地飘着,一直飘到了他居住了二十几年的房子,这是一个很有特色小院子,前后两院,后院的房后有一片地。这块地已经吵着动迁很多年了,却一直被耽搁了下来,附近的小院都把前面的房子改成了门市,加盖了一层,以饭店居多。飘进房里,白影坐不能坐,想要哭出来发泄自己一生的悲凉,没有身躯的鬼魂哪里有眼泪的存在。
    白影站在一只留了很多年的碗上,他发现这个碗能让他停下,白影非常认真的看着这里的一切,以后,这里也会被人占了去吧!白影突然觉得四肢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感觉到身体非常的痛,好像是有谁在切割他的身体一般,很快白影释然了,他的身体不是已经被人捐出去了吗,他,现在是真正的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吧……
    姬晓辉猛的睁开眼睛,混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看着熟悉的环境,再伸出手,姬晓辉呆呆的望着不再是透明的手,他,不是应该死了吗?为什么他还在这里。抬手掐了一下自己,姬晓辉感觉到身上的疼痛,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有感觉?
    
    第2章 重生了……
    
    眼里带着满满的不置信,姬晓辉坐在桌子上很久,久到以为时间就会这样的静止了一般。眼睛不停的盯着,不停的握紧张开的手,指甲接触到手心中的疼痛,是那么的真实,难道他真的活了过来?双脚着地的一瞬间,姬晓辉有着从未感觉过的脚踏实地,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房子还是以前住的房子,前后两院,是奶奶的祖产,奶奶去世之前过户给了他。姬晓辉在房间里转,前院被奶奶用来堆放杂物,奶奶去世后没多久,姬晓辉便把前院清了出来,租了出去。前后都是两层的小楼,在一般以一层高为主平房里,姬家的房子有些显得鹤立鸡群。姬晓辉愣了一下,周围怎么都成了平房,他记得当年有人组织统一加盖的房子,怎么现在只有他家是两层小楼?这,这是怎么回事?
    姬晓辉忙跑回了房子,还没等进去,就听到院子外面有人说话,“晓辉,你在不在?婶子给你送些菜过来。”
    姬晓辉认得这个声音,是老邻居李婶子的声音。从奶奶去世后,李婶子对他一直很照顾,姬晓辉忙跑过去给李婶子开门,“李婶。”
    “哎,刚刚就听到你家有动静,怎么起的这么早。”李婶手里端着一个盆,里面装了一碗汤,几个菜包子,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
    “谢谢李婶。”姬晓辉倒也没客气,忙接过李婶子手里的盆,往屋里走。
    李婶子有些惊讶,昨天给姬晓辉送东西,他还往外推,今天怎么这么痛快的收下了?李婶子虽然惊讶,却没表现出来,这孩子够可怜的,两家是老邻居,对姬家的事太了解了。姬家的唯一的那根苗讨了个媳妇后,没多久就去了大城市,因为没登记,媳妇生下孩子后跟别人跑了,这些年从来没回来过,而姬家的那根苗更是音信全无,这对父母就给儿子留下了两张相片。姬晓辉是被奶奶带大的,好在姬家老太太会持家,现在的家底还算丰厚。只是,老太太到底还是没陪着孙子走到成年,就过去了。现在姬晓辉成了彻彻底底的孤儿。李婶子在心里心疼姬晓辉,她能做的,也就是给他带一份饭过来。
    姬晓辉不知李婶子心里想的是什么,到厨房把盆里的东西捡出来,“婶子,碗一会儿我洗了再给你送去。”
    “好,好,好!”李婶子怕说了不用后,姬晓辉连汤和菜包子都不要了,忙应着声。“晓辉啊!现在就你一个人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可别总是伤心,老太太走的就不安心了。”
    “我知道了。”姬晓辉点头,现在真的就只是他一个人了,那样的父母,姬晓辉想想就觉得痛,身体忍不住的轻颤,奶奶为什么说是她的错,为什么说不要怪爸爸,那样的人,配做爸爸吗?
    “嗳,怎么哭了,别哭别哭。”李婶子哪想自己的话勾起了姬晓辉对父母的恨,还以为姬晓辉是因为奶奶去世而心里难受,忙过来把姬晓辉抱在怀里,轻拍着。
    姬晓辉在李婶子怀里放声大哭,一直哭到失了声,才清明了一些。哭完之后,姬晓辉才惊讶的发现,他怎么还没有李婶子高。姬晓辉从睁开眼睛到现在,一直没有注意自己的身高,也没注意现在是哪年,姬晓辉以为是他死之后,虽然有一些不同,但,姬晓辉还没来得及细想。现在姬晓辉不得不多想一些,以他现在的身高看,应该不大,可是家里的摆设明明是他去医院之前的,包括前后两层小楼的外层都是他去医院之前新刷的涂料颜色。
    “晓辉,可别哭了,婶子看着心疼,以后只要有婶子在,别人就不能欺了你。”李婶子看着晓辉呆呆的,眼泪却还是往下流,自己的眼角也湿了。“你快些趁热吃了包子。”
    “李婶,我没事,您先回去吧!等我收拾了,再给您把碗送过去。”姬晓辉平复心情,他现在很茫然,心里有很多的疑惑需要找到答案。
    “你……有什么事可得告诉婶子。”李婶子有些不放心,“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小辉,你可不能让奶奶失望,她才过去,你别失了志向。”
    过去?才过去。姬晓辉心里又是一疼,却又突然想要发笑,真是,真是太好笑了。上天在玩弄他吗?让他活过来,还是在奶奶刚刚过去的时候,让他连质问奶奶的机会都没有。姬晓辉心里乱乱的,“李婶,我知道了。”咬着舌头,嘴里被甜腥味充斥着,姬晓辉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