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白药+番外 作者:闻香识美人

字体:[ ]

 
文案:
白药是一名正宗的天朝大学生,中医系大一新生。
他正怀着满心的激情踏入大学校门的时候,左脚绊右脚的倒下,于是他穿了。
穿了之后他发现他有金手指了。
 
  第一章
 
  白药是一名正宗的天朝大学生,中医系大一新生。他正怀着满心的激情踏入大学校门的时候,左脚绊右脚的倒下,于是他穿了。
 
  白药半醒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女子尖着嗓子在教训人:“让你们好好照顾小少爷你们就是这样子照顾的?居然半夜不关窗,在这大冬天的让药儿吹了一夜的风。要是你们多上点心,药儿也不至于到现在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知。”
 
  白药努力地睁开眼睛,眼前都是模模糊糊的重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医院,不知道病人需要的是安静的环境吗?怎么可以有人这样大声喧哗,不知道会影响病人休息的吗?不过在开学的时候自己把自己绊倒到住院也不知道将来大学四年会被同学们怎么嘲笑。
 
  不过很快白药就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在睁开眼睛的那刹,他就看到刚刚尖着嗓子骂人的女子飞扑了过来,并以比刚刚更加尖锐的声音哭喊着:“我可怜的药儿啊!娘不该听你爹的话,让你一个人睡,你还那样小,那些奴才又不尽心的照顾你,可怜你吹了一夜的风,烧成这样都没有人发现,要不是你今儿个没来请安,我儿又一向孝顺,娘心里疑惑来看一眼,竟不知你已病成这般模样。我若来迟一步,说不得我们娘俩就阴阳两隔了,”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夫人说什么傻话,我儿孝顺,定然不会先走让他父母心伤,”一个白衣美青年大步踏进来,温柔地为那女子拭了泪:“夫人快快不要伤心,我儿若是醒来看见他娘哭成泪人儿不是要心疼死。就是为夫我也是心疼的啊。”
 
  白药突然明悟了,他莫不是重生了?面前的就是他今世的父母?在那对工作狂之后,自己又有父母了吗,不知道自己今生有没有可能获得亲情。白药在接受自己因为左脚绊右脚穿越重生后,终于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渴的要命,而自己现在的父亲还在安慰母亲,侍女则因为刚刚被训斥过都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候在两侧,没人注意到自己醒了并且口渴的不行:“咳咳……水。”
 
  那女子一把推开那个美青年:“我儿醒了,闻香,快快倒水。”
 
  话音刚落就有一粉衣婢女手脚麻利地倒了一杯茶水刚要喂给白药,女子接了过去,动作轻柔的舀了一勺放在唇边轻轻地吹凉再喂给白药。白药就着这世娘亲的手喝了整整一大壶的茶水才止住渴,等口不渴了才觉得腹中饥饿。推开娘亲的手示意水已足够,等娘亲把杯子放下后才略略尴尬的模仿幼童的语气开口“娘亲,药儿饿了。”
 
  “闻香,你赶快去厨房叫王大厨给药儿做些好克化的食物,”颜欢听到宝贝儿子说饿急急忙忙地就叫自己的大丫鬟去了厨房。
 
  白余玉替白药把喝水时滑下的被子往上拉了拉:“今次是你命大,才死里逃生。你贪看窗外寒梅,无视侍女劝阻,彻夜开窗染了风寒,使你母亲担忧,可知错?”
 
  “药儿知道错了,今后不敢再犯了。”
 
  “如此,念你大病初愈我便不多加责罚,你便休息吧!”
 
  作者有话要说:
 
  空间
 
  “今儿个天可真冷,”邯郸在廊下抱个手炉窝在怀里,跺跺脚抖落了身上的积雪,对着里屋喊:“赶紧地把窗户关了,冻着少爷仔细你们的皮。”
 
  识墨伶俐的上前帮邯郸把落雪拍下去,嘴里道:“我的好姐姐,你赶紧的劝劝少爷吧!这大冷的天,他竟不让人关窗!”
 
  “识墨姐姐,你也不用向邯郸姐姐告状,爹爹不许娘亲和我一起睡,我一个人无聊看个梅花难不成还要你们管么?”
 
  “少爷千万不要这么说,您就是给奴婢个胆子奴婢们也不敢这么做啊!只是这样的天实在是太凉,还是关了窗户吧!您要是要赏梅,不如让奴婢们去折几枝来?”
 
  识墨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枕头就劈头盖脑的砸了过来,“少爷我就是要这样赏梅才得意趣,你们下去吧!别让本少动火。”
 
  白药用了晚膳便觉得有些疲惫,歇下之后恍若入了一个梦境,看着一个软软的婴孩慢慢长到五岁孩童大小,他知道这是原主的记忆。白药突然觉得自己很坏,如果不是自己,那个可爱的孩子是不是和他爹爹闹完别扭,最多得个风寒,医好之后就可以继续和他娘亲撒娇。原主的父亲如果知道是因为自己不让他和妻子一起睡而闹别扭看梅花最后得了风寒发烧死了的话,肯定会伤心欲绝的。而自己这个占了他孩子的魂魄肯定会被他烧死的,才不会那么嘴硬心软的给自己盖被子。这份温暖不是属于自己的,自己应该离开。可是自己离开了那孩子也回不来,那样子的话,那对夫妻应该会很伤心吧!毕竟是疼宠在手心里的珍宝,就这么没了。而且自己真的很想要这一份亲情,要不然就贪心一次,当他们的孩子。虽然这样子很对不起那个孩子,不过他的魂魄在自己接收记忆的时候就消散了。就这样吧!自己一定会好好孝顺他的父母的,带着他的那份一起。从今天开始。自己就是白药,是那个天朝大学生的白药,也是那个小小的五岁白药。
 
  “少爷,醒醒,该起来喝药了!”识墨端着一盅药汤进来,放在桌上倒出来吹凉了就要喂给白药。白药看着那一碗黑漆漆的药水,一看就很苦的样子,要是让识墨一勺一勺地喂,那岂不是要折腾很多次?
 
  “放那里吧,我自己喝。”一手端起药碗,一手捏着鼻子,白药一扬脖子就灌了下去。苦着脸放下碗接过邯郸递过来的蜜糖水,一口饮尽了才觉得苦味略去了点,喝完药才发觉出了一身的汗,身上黏黏糊糊的,难受的紧,“识墨,叫人准备水,我要沐浴。”
 
  “少爷,你病刚好,不好碰水。”
 
  “没事的,识墨姐姐,你去叫人准备水吧!烫一点就不会着凉了。”
 
  白药打发了想要服侍的人后,褪下因卧床养病而只着的一件单衣,刚要跨进桶里时却意外的发现左脚脚踝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伸手去摸时又感觉不到,刚要弯腰去仔细看时忽然眼前一花,景色就变了。装满了热水的木桶一下子转变成一间摆满了药盒的房间,白药觉得这个房间有点眼熟,就看到自己写的四个大字“治病救人”,那是当时自己报考清大医学院时为了激励自己特地写了挂在自己新开的药店里,那个药店还是当初自己那对工作狂父母为了补偿他们多年因为工作忽视自己,也是他们给自己考上天朝最好的大学的奖励,根据自己的意愿而送给自己的礼物。白药突然有一点明悟,这个该不会是传说中穿越重生必备的随身空间吧!脚踝那里的东西就应该是空间的位置吧!在这个风寒都可以要了人命的古代,这样一个药店的随身空间不是给自己开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金手指?白药想完就立即按小说里的套路对着空间说出去,果然眼前一花就重新出现在浴室的浴桶前,再说一声进去,就回到了药店。
 
  白药来来回回试了好多次,抚着脚踝上银色的神秘图纹,终于相信自己有了一个药店。在这巨大的惊喜下,原本觉得黏腻的身体也没有好好洗,随便进了浴桶里搓两下就出来了。洗完澡才发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了。
 
  “识墨,摆早膳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室内香气袅袅,小几上摆着一樽莲花的香炉,打开莲花的莲蓬盖,闻香小心翼翼地用小镊子夹起一块金丝檀香木放进去,银质的镊子衬着暗色夹杂着金丝的檀香木更加显得尊贵不凡。
 
  “今天的檀香味儿似乎与往日不同。”白余玉穿上外袍抖抖袖子,颜欢上前为他扣上领口的扣子,抚了抚衣服上的皱褶:“是呢,这是娘前儿个刚刚给我的金丝檀香,据说是平常的檀香木在佛前时常受佛气温养生长,每十年长出一道金丝,珍贵无比。娘给的这盒檀香更是每块上都足足有十道金丝,都是百年的,说是去病祛邪的,药儿病刚好,我想着燃一点去去病气总是好的。”
 
  白余玉看着自己妻子清丽的眉眼,因为提起白药更加添了几分慈爱温柔:“药儿今年也有五岁了,该是请个先生正经地学习了。”
 
  颜欢抚着皱褶的手一顿,颇有些为难:“药儿才五岁,妾身实在是担心他吃不消,更何况他才大病初愈。不如还是让妾身继续教他。”
 
  “他已五岁,早该请个先生的,先生教导的总会更加详细,你身子也不很是好,还是少cao劳些好。至于药儿,他身子还虚,暂且让先生减少授课时辰便罢。”
 
  “如此,便这样吧。”
 
  “药儿已然五岁,请先生之事但凭爹娘做主,只是有一点,药儿此番经历大病,让父母担忧,就是祖母远在江南也时时挂心。药儿想这疾病果是最为折磨人的东西,因此,药儿想要找个会医的师傅,将来学有所成,也可以治病救人,让人少受疾病之痛,让其家人也免担忧之苦。”白药在知道自己的随身药店之后就一直想要一个办法可以让里面的药物光明正大的现世,正好白余玉来讲请先生的事情,白药就把想好的借口说了出来。虽然这样以后那些药物可能都会让人以为是自己的发明,不过在这风寒都能要人命的古代它们能救多少人。相信它们的原来的发明者知道了也不会怪罪自己,就是怪罪,自己也要拿出来。自己从现在开始学医,以后把药拿出来时也不会太突兀,幸好自己对医学比较有兴趣,当初考大学时报得也是医学院,有一点基础。
 
  “药儿,你还年幼,先生教的诗书便已十分繁重,再学习医药,会不会精力不足?”颜欢有些担心。
 
  白余玉附和道:“是啊!若我为你请了先生,你又以学业繁忙为由偷懒不好好学,那不管到时候谁为你求情都没用,我必定请上家法。如此,你还是要学吗?”
 
  “爹,我一定会努力学的,不管是诗书还是医药。请您为我请老师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拉下老脸去请林世兄纡尊为你授课,”白余玉见儿子意志极为坚定,颇感欣慰:“不过林世兄肯不肯收你为徒,就要看你自己了。”
 
  白药根据记忆知道白余玉口中的林世兄指的是林重影,那是一个难得的当世大儒,学富五车不说,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更难得的是他医术奇精。只可惜医者不自医,其人貌若清柳却不良于行,只能依靠鲁班的后人鲁艺制造的木轮椅行动,让见过他的人无不惋惜。听到白余玉要请他为自己老师,白药兴奋的都扑到白余玉身上:“爹爹,你真的要请林先生做我老师吗?”
 
  白余玉看着抱着自己大腿还没有自己腰高的小萝卜头,再看看身边温柔贤淑的妻子心里一片柔软:“这是自然,爹爹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食言,所以药儿也要努力让先生认可你才是。”
 
  “爹爹不相信药儿吗?药儿这么聪明,先生一定会喜欢药儿的。”白药脸颊红红的,一想到刚刚自己一高兴做了那么幼稚的举动,想想自己都多大了,现在还要装小孩子的语气说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