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主他会拯救末世 作者:浅川寻

字体:[ ]

 
文案
 
贪生怕死好吃懒做的谢家三公子一睁眼突然来到了末世,没有继承家族压力的他此刻才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学习。
 
如果他以前就好好学习,说不定他现在就能炼丹救人收弟子振兴家族拯救末世了呢!
 
不过现在开始也不晚。
 
【阅读指南】
主受,1v1
双界穿来穿去,男主炼丹师
 
 
内容标签:末世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临竹,凌涧青 ┃ 配角:炼丹 ┃ 其它:末世
==================
 
☆、第一章
 
谢家在天玄大陆的名声很响,他们子孙稀少,但是每一个谢家人都拥有极高的炼丹天赋,因此这个历史悠久的家族早已成为了天玄大陆的一个神话,而那些没有修真天赋的人,都盼望着能够进入谢家,成为他们的子弟,改变自己的命运,毕竟只要是谢家教出来的炼丹师,都能够成为那些大门派拉拢的对象。
    更何况依靠着谢家独有的那些丹方,即使没有那些修真者漫长的生命,将寿命延长两三倍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时间一长,即使原本的天赋不够,努力的苦修也足够他们追赶上那些普通的修真者了。
    因此谢家在修真界的地位是非常特殊的,他们几乎和修真界的每一个门派都交好,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突然有一天需要谢家的帮助。
    这一代谢家的小辈出乎意料地多,豪爽的谢家家主谢如渊在三儿子谢临竹出生的时候简直恨不得开祠堂拜谢先祖了,要知道,从族谱有记载到现在,这还是第二次出现生了三个儿子的情况,第一次的时候,老三没活到10岁就意外死亡了。
    而谢家三公子虽然好吃懒做了一些、胖了一些,但好歹健健康康地活到了20岁,也就成为谢家从未有过的三公子了。
    谢临竹觉得自己很好命,首先,谢家是一个很厉害的家族,不缺钱,其次,比他大十多岁的大哥早已被定为了下一个家主,他和二哥都不需要为了继承而奋斗,第三,作为老幺,他在家备受宠爱,简直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除了小时候被逼着学了一些谢家人必学的炼丹基础和各种配方之外,他活到现在的人生就是在混吃等死。
    而他的理想就是这么混吃等死一辈子,反正大哥这么英明神武,谢家也不可能在他手中堕落下去,白养他一个人是完全没问题的,二哥可能还需要学一些经营店铺和教授学徒的事情,他就只需要吃一点丹药延长寿命,然后吃喝玩乐一辈子就行了。
    谢临竹对于自己的未来都已经规划好了,甚至连自己和未来的大侄子玩些什么都已经想好了——由于寿命长,谢大公子现在连成亲的打算都还没有呢。
    可惜计划得再好,也没法阻止意外的出现。
    他20岁生日过去之后没几天的早上,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自己的卧房里,身下有点硌得慌,谢临竹下意识地翻了个身。
    ——然后他重重地掉在了地上。
    “嗷……疼。”谢家三公子除了小时候丹方背不出被父亲打过一次手心之外,平时哪怕连磕着碰着都很少有,身上一旦出现什么小小的淤青,就能让伺候他的侍女们像天塌下来一样惊慌。
    这会儿从两米多高的墙上摔下来,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肥肉都疼得发颤,这比打手心疼多了啊!他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
    他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哀嚎了两声,却还是没有听见自己的侍女惊慌的脚步声,这下他终于知道,这一定不是他二哥的恶作剧了,从小都不知道“意外”两个字怎么写的谢临竹这会儿才有点慌了,忍着疼扶着墙站了起来,观察起这里的情况来。
    这显然是一个院子,但是院子前的建筑物风格非常奇怪——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建筑,而且建筑材料也很奇怪,他刚刚摔下来的那个墙摸着并不是天玄大陆上常用的青石,显然更不是什么木头或是土了。
    周围全是陌生的东西,让原本胆子就不大的谢临竹越发慌张了,他将肉滚滚的右手握成了拳头,努力地给自己一点鼓励,做了好一会儿思想准备之后才去敲了院子前一扇透明的门——这东西他也没见过,只是敲上去咣咣作响的,没敲两下他的关节就疼了。
    “谢家谢临竹无意拜访此处,请问有没有人啊?”他揉了揉自己有点发红的手背关节,扯开嗓子叫,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人来开门,他用力地退了推门,没有推开,转头捂着鼻子打了个喷嚏。
    来之前他正躺在床上睡觉,这会儿身上只穿了一件长衫,院子里温度又不高,他全身的肥肉在这种时候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能努力地把自己缩成一个球,蹲在墙角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
    谢临竹觉得自己真是委屈得要哭出来了啊!莫名其妙就到了这种奇怪的地方来,还没有人理他,身上只有单薄的衣服,天冷得他快要感冒了。
    他锁着脖子像只鹌鹑一样地缩在角落里,不时地转过头去打个喷嚏,一边思念着他卧房里的那张温暖柔软的床,一边委屈得掉眼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子里总算有了动静,他赶紧站起来,扯着嗓子叫:“有没有人啊!快来开门啊!”
    里面的脚步声停顿了一下,然后很快朝着这边跑了过来,谢临竹吸了吸鼻子,终于看见那扇透明的门里面出现了人影,他哭唧唧地缩着脖子对着那个人影说:“快开门吧,我快冻死了。”
    谢临竹自己觉得可委屈了,可是他这幅尊容看在凌涧青眼里就没那么可爱了——自己出去跑个步,回来就看见自家院子里多了个胖子,穿得还这么奇怪,谁的心情会好?毕竟又不是天降了个美女。
    他嫌弃地看着玻璃门外面那个一脸不知道是鼻涕还是眼泪的死胖子,皱着眉头发出了一声咋舌的声音,看对方都已经在瑟瑟发抖地捶门了,他还是没有打开门,只是隔着玻璃朝他抬了抬下巴:“你是谁?”
    谢临竹整个人都趴在了玻璃上,看起来简直弱得不行了:“我叫谢临竹,麻烦让我进去吧,我快冻死了。”
    凌涧青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似乎在评判他的战斗力,过了一会儿才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按下了门边的按键,解锁放他进来了。
    由于有恒温系统,室温和外面的温度简直天差地别,谢临竹被冷风吹得都已经僵掉的脸过了不到一分钟就开始发痒,他用同样有些麻痒的手挠了挠脸颊,刚才塞住的鼻子这会儿就像是冰河解冻一样,不受控制地想要往下-流,他赶紧用力吸了吸鼻子。
    “兄台你好,我是谢临竹,这是哪里啊?”谢临竹感觉鼻子有点发痒,一直往外淌水,只能一边吸鼻子一边说话,他也看见了对方嫌弃的表情,但是他这个谢家三公子还是非常能屈能伸的。
    凌涧青没有说话,从旁边的鞋架上抽出了两张纸巾递了过去,看着这个死胖子捧着纸巾就像是捧着什么绝世珍宝的样子,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偷偷翻进我家,你还问我这是哪里?”
    谢临竹完全没在意对方这嫌弃的口吻,只是盯着手上的纸巾看,这东西的材料他也从没有见过!洁白而柔软,还非常轻巧,质地和纸有些相似,但是却又比那纸要柔软得多,他小心地用纸巾擦了擦脸,然后将他折好,递给了面前这个鼻梁上架着个东西的白净青年:“多谢了。”
    把自己打理干净的谢临竹看起来就没有刚才那么面目可憎了,谢家的基因一向很不错,他大哥二哥甚至他的父亲谢如渊都是出了名的美男子,虽然他因为不爱运动整天吃吃吃而长了一身肉,但看起来也算是一个可爱的胖子。
    青年皱着眉盯着那两张用过的纸巾,又看了看面前这个打理干净之后看起来还挺可爱的长发胖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问:“你哪儿的人?”
    谢临竹乖乖回答,还带上了笑容,脸颊上露出了两个深深的酒窝,看起来非常无害:“天玄大陆天青城谢家,谢临竹,还想请问这是哪里?”
    青年眉头皱得更紧了,虽然他觉得穿越这种事情实在是有点扯,但是放在这个奇怪的胖子身上,好像也没有别的解释得通的理由了,而且他相信这个胖子打不过他,因此也没有把他拒之门外备:“我叫凌涧青,这里是a国的z城,我从没听过什么天玄大陆。”
    谢临竹也有了自己不在天玄大陆的心理准备,但是听见青年亲口承认还是觉得有点手足无措,他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凌涧青从鞋架上拿下了一双拖鞋,扔在了地上,示意他穿上,然后走进了房间里。
    “凌兄……”谢临竹套上鞋子往里走了两步,声音就陡然停住了,猛地转头透过那扇玻璃门看向了外面的天空,一阵他从未体会过的庞大能量突然从空中炸开!浓郁的能量让他的心脏在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他睁大了眼睛,缺氧一样地张开了嘴,浑身像是被什么重物碾压了一般,脸上渐渐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膝盖因为这股压力而弯曲,他噗通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浑身抽搐了两下,不动了。
    身处同一个房间的凌涧青却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看见这个古怪的胖子突然间脸色发白地倒在地上,他也只是下意识地盯着他的表情看了一会儿,在确认了这痛苦并不是作伪,这才蹲下来摸了摸他的脖子,发现只是这么几秒的功夫,这个胖子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了,脉搏有点乱,但是心跳却十分强劲,看来不像是有大事的样子。
    他给谢临竹稍微松了松衣领,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搬动他,毕竟有些急病是不能移动的,他现在能做的只有拿起电话机打给他的医生。
    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电话居然没有任何的声音,就好像被人切除了电源一样,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的屏幕亮着,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信号——这非常奇怪,要知道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因此各种通讯信号都非常好,他从住进来到现在就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外面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惊雷声,他隔着玻璃门看着天空,一道道红色的不明物体划过了天空,在天上留下了红色的痕迹,就像飞机留下的飞机拉烟一样,只是这些不明物体留下的是红色的,过了不到半分钟,这些红色的烟雾就被吹散了。
    他再低头看看手机,发现信号已经恢复了,但他电话还没有打出去,地上的那个胖子就坐了起来,甚至连刚才苍白的脸色都恢复了红润。
 
☆、第二章
 
谢临竹坐起来晃了晃脑袋,他还记得自己昏迷前感受到的那股庞大的能量,但是现在却一点都感受不到了,就好像刚才是他的幻觉一样,凌涧青拿着手机转头看他,从门口坐回了沙发上,将手机扔在了一边,伸出双指夹起了茶几上的眼镜架在自己的鼻梁上:“你究竟有什么病?”
    “啊?”谢临竹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他刚才从墙上摔下来身上就已经有点疼了,在加上刚才那个能量,现在他觉得自己骨头缝里都在酸痛,他慢吞吞地挪到了沙发边上,一屁股坐了下去,舒服得叹息了一声,“好软啊……”
    他这时才扭过脸看着凌涧青,这个长得挺斯文的青年正眯着眼睛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这严肃的表情简直像他的大哥,嘴唇微微抿起,和他大哥训人之前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不过那眼神透过眼镜之后威慑力似乎没有这么大了,他赶紧傻笑了两声,露出了嘴边的酒窝来:“我刚才感受到了天上传来浓郁的能量,有点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所以我晕过去了,不是什么病症。”
    他说的话凌涧青一个字都不相信,这话怎么听怎么扯淡,他就像是听了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一样,扯了扯嘴角,也不继续问下去了,随手把手边的电视机遥控器扔给了谢临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自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