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逆袭穿越人生[快穿]+番外 作者:暮死朝生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名穿越者,何异最大的梦想就是摆脱系统,而在摆脱系统的过程中,总是要龙傲天的。
    得罪过我的?摁死你!
    压迫过我的?摁死你!
    侮辱过我的?摁死你!
    咦,这个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不,你认错人了,我们没有见过,没有见过!
    #为什么总有人想要攻略我#
    #系统总是能给我各种脑残身份#
    #为什么我总是被找到系列#
    ……
    何异:谢谢系统,我现在成功的弯成了方便面^_^
    内容标签: 系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异 ┃ 配角:李劲枫、任明睿等等 ┃ 其它:快穿,逆袭,系统
 
 
    第1章 修仙世界
    
    【叮!数据传输完毕,所有资料生成完毕,祝一切顺利。】
    【叮!程序错乱,系统修复中。】
    当何异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张石头之上,周围一片黑暗,唯独上方留下一丝光亮,双手还被锁链捆在墙壁之上。
    何异闭了闭眼睛,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那锁链便“哗哗”的作响,何异抬了抬头,然后慢慢消化着传入脑内的资料。
    这是一个修真的世界,他这次成功的穿成了一个苦逼的炮灰。
    当然,也叫何异,原本是天穹派中主峰的一个内门弟子,因为无意发现了师兄跟极乐峰大弟子的女干情,因此被两人联手陷害,先是在秘境里面偷袭主角嫁祸给何异,然后回门派又诬陷他与魔修勾结,而当时主角也站出来说在秘境之中曾被何异偷袭。
    两条罪名一下,何异便进了天牢,就连辩解也没有,就等着最后的审讯。
    而按照原本的剧情,何异是要被审讯后给砍掉经脉废除修为赶出天穹派的,然后不久就被那极乐峰的大弟子给暗杀了,成功的成为了一个悲催的炮灰人物,何其无辜。
    明白了自己穿的是多么悲催的人物时,何异也没由来的嘴角抽了抽,真是一次能比一次更坑,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何异原本是个穿越者,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为穿越者的,记忆太久远的后果就是对什么都没太强烈的记忆,反正他以前每个世界都得按照系统的安排,事事都得按照系统的剧情走,活得那叫一个行尸走肉,不过大概是资历久了,多年媳妇熬成婆,咳不是,何异终于靠自己的实力从系统那里争取到了相对于的利益,相当于会员跟vip会员的区别,成功的不用再受系统的控制。
    在这种形式上面,何异可以完全改写他所穿越的所有人物的命运,不过有个缺陷就是每个穿越人物都是个悲催的人物,都被什么所谓的男主女主给压得苦不堪言,或者被什么男配女配给压得惨绝人寰,也因此,何异基本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跟各种主角斗,斗完男主斗女主,斗完男配斗女配,唯一可惜的是,至今为止每一个,都死在了他手上。
    不过也怪不得他,以前每个世界何异都在系统的安排之下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男主女主混的风生水起的,每次他倒是最悲催的那个,久而久之,何异就养成了一种不怎么好的习惯,看见主角就想弄死他,他之前那些世界的主角都是这么被他弄死的。
    当然,这也只是无聊中的兴趣而已;毕竟何异虽然如今已经在系统中争取了最大利润,可到底还是事事不如意,不能完全的自由自在,因此何异也在自己摸索怎样才能摆脱系统,系统就像一部精密运行的机器,但是每个世界却并非是它的零件,更像是无用的装饰品,哪怕何异毁灭了这个世界,系统最多是把这个世界当做废品处理,对系统半丝影响都没有。
    不过也并非没有破绽,只不过如今何异还并不能完全确定,因此每个世界,对于何异来说都相当于实验世界一般。
    想到此,何异闭上了眼睛,开始等待着那场审讯,无论如何,他得先翻身才行。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何异无聊得快要强行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这里终于进来了一行人。
    也不知道运用了什么机关,那墙壁突然突兀的开了一扇门,一行穿着玄衣的弟子从外面进来,当头的那个看了何异一眼,高声说道:“罪徒何异,长老传你审问。”
    何异懒洋洋的睁开眼睛瞥了那个男子一眼,那个男子只觉得何异那一眼莫名的有点……勾人,细眼看去,何异的相貌也是算得上俊俏的,大概是长年体弱的原因,皮肤比一般人要白皙许多,之前整个人看着瘦瘦弱弱的,但今日不知为何,那衣袍被他撑得有菱有角的,看着竟然有股莫名其妙的邪气。
    那男子皱了皱眉,心想何异定是与魔修有所勾结,不然为何如今看着活生生的生出几分邪气。
    然而何异是半点都不知道这男子心里想的,如果知道估计脸皮都能抽半天。
    因此何异也只是起身理了理衣服,然后伸出手让他们将自己的手锁打开,然后安顺的走到这行人中间,跟着他们去了大殿之中。
    何异一进大殿就迅速的寻找着主角,这都已经快是职业习惯了,然后看到一身正气的主角站在大殿一旁的时候,何异差点就忍不住过去掐死他!
    这真怪不了何异,之前弄死主角弄成职业习惯了,现在一看到主角何异就忍不住的……手痒!
    而李劲枫,也就是主角看到何异看到他的时候也看向他,视线一对上何异就朝着他忍不住的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出来,李劲枫没由来有些发冷,幸好就在这时坐在上方的长老发话了。
    “何异!老夫问你,在秘境之中偷袭李劲枫这事你可承认,后来又与魔修勾结试图暗杀派内弟子这事你可承认?!”
    何异将目光移向大殿上面坐着的三个老者,三人都是鹤发童颜,看着就有些脱俗,不过何异却觉得有些碍眼,他最讨厌这种仙风道骨的人,装什么正经!
    “对此。”何异开口,看着上面的三人高声说道。“我全部否认。”
    “你还敢狡辩,李劲枫,你将那日秘境被偷袭一事细细说来。”其中有个老者看着何异怒道,指着李劲枫喝道。
    李劲枫出来一步,对着那三位老者行了一礼,然后才慢慢的开口道,声音低沉好听的紧:“那日在秘境之中我运气不错得了一株灵药,在途中遇到何异师兄便寒暄了几句,谁知就在我离去不久,便被一人偷袭将灵药夺去,那人还想置我于死地,幸好当时有苏师兄路过,那贼人才不得不离去,却被我夺下了一枚玉佩,而那玉佩正是何异师兄的。”
    李劲枫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整个大殿里面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一说完,上方那三个老者又开口了:“对此,何异你可有辩解?”
    何异似笑非笑的看了李劲枫一眼,然后抬起下巴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么说,那日偷袭我的不是师兄了?可那玉佩,师兄又作何解释?”李劲枫朝着何异说道,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日何异有些奇怪,尤其是当何异看着他的时候,莫名的让他微微有几分失神。
    何异也看向李劲风,然后勾起嘴角微微笑着,道:“师弟,你可知我从不佩戴玉佩之类,只要能潜进我府邸的,随手便能拿走我的佩戴之物,我虽不知师弟你为何要这般冤枉我,不过师弟你怕不能只靠一块玉佩就定事的吧。”
    “可那灵药在进秘境之前便曾听师兄想要得到,师兄一时之间萌发杀意也并非无不可能的吧。”其实李劲枫一开始有所怀疑,只不过他与何异向来并无交际,再加上何异与魔修有所勾结,因此后来李劲枫便认定了此事是何异所为。
    “那师弟你可知我要那灵药所为何事?”何异扬长了音调,尾音拉得极长,听着倒不像为自己辩解了,倒像是透着几分狡猾跟任性。
    李劲枫听着何异的声音微微又有几分失神,当下抱拳道:“师兄请说。”
    “那灵药本是日月灵芝,其功效便是能够助人清除真气中的杂质,听闻师尊由于百年前突破失败便一直郁郁寡欢,我等身为弟子自然要为师尊排忧解难,便想寻着那灵芝献给师尊,纵使我何异再怎么想要,难不成为了这份孝心便要杀人不成?如此,即便得到了灵芝,我何异怕是也拿不出手。”说到此,何异冷眼的看了众人一圈,发现某位师兄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忍不住的露出几分讥笑出来。
    “再者,不过一个玉佩,若我得了陆师兄的玉佩放到另一位师兄房间去,难不成还能冤枉陆师兄与那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对吧,陆师兄?”何异看着旁边的陆任说道,陆任正是诬陷他并且与极乐峰大弟子有一腿的人。
    因此,此话一出,陆任脸色微微僵硬了一下,然后打着哈哈说道:“师弟说笑了,不过一块玉佩,倒的确不能证实什么,就是不知道李师弟还有什么证据没有?”
    李劲枫皱了皱眉,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倒也想不出什么‘证据’出来,突然,李劲风双眉展开,急道:“我记得与我交手之人实力不弱,不过他似乎对左手略有顾忌,想来定是左手有些伤。”
    听到李劲枫的话,何异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这他妈的也能算线索?!
    而那三位长老想必也是这么想的,因此微微沉吟了一下,便说道:“此事先放一边,何异,有人说你与魔修勾结,这事你又作何辩解?”
    何异挑了挑眉,然后对着大殿众人讥笑的说道:“简直是无稽之谈。”
    “是吗,那传证人,让秦风进来。”长老想来也不是轻易就相信何异话的人。
    不过片刻,大殿里面就进来一人,这人坐在轮椅上,似乎受了重伤,隔着远远的,何异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与药味,这两股味道让他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当即,何异就不舒服的皱了皱眉。
    而秦风一进来就忍不住的对着三位长老,指着何异就喊道:“长老替我做主啊!何异勾结魔修打伤弟子我,还试图残杀同门弟子,请长老替我做主啊!
    
    第2章 修仙世界
    
    这一声叫得,何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那三位长老却是半丝影响都没,也难怪能做到长老这个位置了,而其中一个长老对着秦风说道:“放心,你且将那日之事细细道来,若是事实,自会有人替你做主。”
    “是,谢谢长老,谢谢长老。”秦风急忙着点头说道,然后看向何异,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何异,道:“那日我从山下回来,路过银树林的时候的感受到有魔修的气息,那里本就已经属于天穹派了,魔修又怎会突然造次,于是便屏气准备一探究竟,谁知就看到何异与一个魔修正亲密之间,简直败坏门风!
    “当时我脑袋一热就跳出来准备将他捉住交给长老们处置,谁知我竟不是那个魔修的对手,然后何异就说‘斩草除根’,要动手杀了我,幸好李原师兄下山有事碰巧遇到我,才发送信号使得魔修有得顾忌赶紧离去,而何异也跟着跑了,谁知回来何异竟当此事没有发生过,还望长老替我做主,清理门中败类!”
    话音刚落,便有一串讥笑传来,众人看去,却见何异捂着肚子忍不住的笑着。
    “何异,你笑什么!你敢说那日不是你想对我下杀手!”秦风脸色一下就胀红了,指着何异喊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