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御赐良医 作者:南风歌(上)

字体:[ ]

 
    【文案】
    现代医生在古代。
    精英医生萧御一夕庄周梦蝶,沧海桑田,苏醒在一个古代少年身上。只因自私姑母一已私怨,须眉之身却以闺阁女子身份养大。生父停妻再娶,稚子饱受欺凌。
    一纸圣旨荒唐赐婚,后宅风起云涌,朝堂亦不太平。而万一他的“夫君“得知自己八抬大轿迎娶回来的名媒正妻是男非女……
    从零开始建功立业,他的功业正是他手中所拯救一条条鲜活生命奏响的一曲穿越时空的华美乐章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宅斗 强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御 ┃ 配角: ┃ 其它:
    编辑评价:现代医生萧御重生在古代与自己长相相同的少年身上。少年出身世家大族,一出生就因权势与后宅争斗陷入困境,须眉之身却以闺阁女子身份养大,生母无力相护,生父停妻再娶,稚子饱受欺凌。身为精英医生的萧御设法摆脱困境,行医济世,渐渐赢得众人的尊敬。在快要摆脱“大家闺秀”的身份之前却被一纸圣旨荒唐赐婚,身不由已嫁入高门,那位高岭之花冰山世子成了他法定意义上的“夫君”。
    本文从后宅争端起始,逐渐铺开画卷走向朝堂战场,用朴实的语言和具有专业性的描写塑造了一个医术高超、淡泊睿智的小受,两世为医,他敬畏生命,心怀大爱。看似冷若冰霜的冰山攻在婚后却贴心忠犬。夫夫合心,肃清朝堂,披靡战场。人物个性生动,剧情饱满,精彩的医案描写更令读者大呼过瘾。
    ==================
    
    第1章 深宅秘事
    
    轰隆----天边炸响震耳欲聋的巨大雷声,撕破天幕的耀眼闪电将整个大地照亮了一瞬。
    几个婆子撑着破旧的油纸伞,冒雨穿过京城的几条街巷,匆匆敲开了位于东街罗巷的太医凤府的大门。
    “老爷,大爷,大小姐生了,生了个千金。”婆子走至前院偏厅,向着等在那里的一老一少两个男人禀道。
    两人一听,俱是一怔,既而又现出些惊慌,只没有丝毫迎接新生儿降世的喜悦。
    凤府嫡女凤云宁攀上安国公世子,成为世子平妻。当朝律法本无平妻一说,且安世子本已议亲,对方亦是清贵之家出身的官家小姐,礼部尚书之女路嫣然。
    且凤云宁的出身在京城闺秀之中根本不值一提,只不过是有一个考进太医署当了一名小太医的兄长,举家才搬进京城没几年,却不知为何偏偏得了安国公世子青眼有加,宁可硬扯了一个牵强的平妻之名,也要将她正儿八经地娶进门。
    二女嫁进安国公府没几个月,凤云宁与路嫣然几乎同时有孕。两人因是一起进的门,未分大小,安国公世子允诺,谁先生下长子,谁就是未来名正言顺的世子夫人。
    路嫣然这一日白天时发动,为了先一步生下长子,凤云宁服用了催产的汤药,只是最终也未能如愿。
    “女娃,偏偏是个女娃……”凤明文喃喃道,看向站在一旁的长子,“云飞,世子夫人前些日子让我们养起来的几名孕妇,也差不多可以催产了……若有生下男娃的,即刻让人抱到安国公府交给夫人。”
    凤云飞浑身一抖。
    虽然一早知道嫡妹的计划,但如今真正面临之时,心中的惊恐仍旧一发不可收拾。
    这不是普通的隐瞒欺骗,这是要混乱安国公府的血脉----万一有朝一日东窗事发,作为从犯,他一个小小太医如何能逃脱得了勋贵世家的雷霆之怒?!
    “凤老爷慢着。”一名婆子出声阻道,看向凤云飞,“我们夫人听闻凤大夫人也是今夜产子,可是生下了一个足斤足两的大胖小子?夫人的意思是,何必舍近求远,自家侄子岂不是更好相与。将我们姐儿送回凤府来养着,夫人也好时时见面,更能放心。”
    凤云飞闻言蓦然睁大双眼,窗外轰然而至的银白闪电照亮他冷汗涔涔的半边脸颊。
    此时凤府大夫人方氏正坐在床上,几名媳妇和小丫头子正忙里忙外地收拾着产房里的污糟。
    方氏倚在床边,怀里抱着襁褓中的儿子,低垂的眉眼一片温柔。方氏的身边还有一个包着襁褓的小婴儿,她正用手轻轻地拍抚着。
    竟是生了一对双生子。
    凤云飞忽然跨进房里,方氏的奶母忙叫道:“房里还没有收拾干净,大爷怎么现在进来了?仔细冲撞着大爷。”
    凤云飞摆了摆手,在床边坐下,一脸复杂地看着方氏。
    “夫君。”方氏唇色略白,柔柔一笑更显温和,“夫君看看,我们的两个孩儿多乖。”
    凤云飞望了襁褓中的稚子一眼,动了动唇,还是将凤云宁的要求说了出来。
    “什么?!”方氏如遭雷击,不敢置信地望着凤云飞,“姑奶奶怎么能……夫君,你没有答应吧?!”
    凤云飞无奈地重重叹一口气:“她毕竟是安国公世子心头上的人……”
    方氏望着丈夫无奈的脸,一颗心几乎坠到谷底。
    自她嫁进凤家,她那心高气傲的小姑子向来看不起她商人之女的出身。凤云飞身为凤家长子却是庶出,自然也不被她看在眼里。凤云宁处处刁难,那时候凤云飞往往劝她一句,她毕竟是凤家惟一的嫡女,让方氏能忍则忍。
    如今那个人要来抢她的孩子,还要凭着这样一句话,就要让她将自己的亲生骨肉送到那个女人的身边吗?何况她要干的事如此骇人听闻,凭什么她的孩子一出生就要为了她的荣华富贵铺桥架梁?!
    方氏还没出声,她的奶婆子已经嗷地一声号哭起来,扑跪在凤云飞脚边。
    “大爷,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姑娘啊!当初是你执意上门求娶,我们姑娘才嫁进凤府,并非我们要高攀,可自嫁来之后却处处遭人轻鄙,我们姑娘可曾有过一句怨言?这么多年来我们姑娘奉老抚幼,对凤府上下何曾有过一丝半点怠慢的地方?姑娘当年十里红妆何等风光,却是一分也没留给自己傍身,全都用在了大爷身上。全赖着姑娘的嫁妆银子上下打点,这才打通了官家,拿到同乡京官的印结,让大爷考进太医院得了官身,凤府也才在京城有了立足之地。若非如此,只怕如今凤家还在淮迁老家开着药铺子呢。耕读世家又如何,若进不了京城,姑奶奶就是再才貌双全又有什么资格攀上安国公世子?!我们姑娘不求她感恩图报,她却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方氏听她句句挟恩,凤云飞面上更沉了几分,忙连连喝止。那婆子却是积怨已久更为她抱屈不已,只不管不顾地把想说的话全部叫嚷出来方停了下来,低头跪着不语。
    方氏泪眼盈盈地看着凤云飞:“夫君……”
    凤云飞不敢看方氏,目光落在她怀里的两个小小婴孩的身上,却听方氏道:“夫君,他们不只是妾的儿子,也是夫君的儿子啊----”
    凤云飞浑身一震,猛地站起身来。
    那婆子有一句话说得对,如今凤府是靠着他才能在京城立足。只因他自小身为庶子不得宠爱,在凤家向来惟惟诺诺,对那惟一的嫡妹凤云宁更是从来不敢违逆她的意思。可如今事关他的亲生儿子,若他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周全,他还是个男人吗?!
    “绮文,是我糊涂了。云宁早就做好万全的准备,京外的庄子里养了好几个孕妇,就是为了应付这种状况。无论如何,也不能拿我们的孩子换她的前程。”
    方氏闻言喜极而泣,伸手拉了拉丈夫的衣襟。凤云飞拉住她的手安抚地拍了拍,方氏见他面上仍有为难,沉吟了片刻道:“如今姑奶奶派人立逼,夫君若不好断然拒绝,只说妾生的是女儿,千万莫说妾生的是双生子。就说我们有心无力,无法帮到姑奶奶就是了。”
    方氏想着等到事后一切已成定局,凤云宁就算生气也没有办法再打她孩子的主意。
    凤云飞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安国公府后宅内,路嫣然所住的院子里一片灯火通明,丫鬟婆子们冒着大雨往来忙碌,一盆盆热水送进产房,院里所有人都在屏息等着消息。
    凤云宁那一边却黑灯瞎火,悄无声息,只有一丝淡淡的药味和血腥味传了出来,又眨眼消散在滂沱大雨之中。
    凤云宁披衣靠坐在床边,唇色因失血而显得苍白干涩,她正在黑暗当中焦急地等待着。
    她为了正妻之位,连生孩子都只能偷偷摸摸,如今还要把她怀胎十月的孩儿换出去。
    她受了这么大的苦,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安国公世子夫人之位她势在必得!凤云宁一双凤眼目光灼灼,望着窗外大雨。
    少倾回凤府报信的婆子回转,凤云宁不耐烦地免了她的见礼,急急问道:“怎么样?方氏的儿子呢?抱来了没有?”
    婆子道:“夫人,我们将你的意思说了,大爷和大夫人竟然不同意,还敷衍咱们说她生的是女儿不是儿子。大爷一力拦着,我们也没办法。如今大爷带着沈妈妈去了庄子上等那边的信儿,我先回来报给夫人知道。”
    凤云宁一听,恨得一拳砸在床边,红艳的指甲掐进手心里。
    “方氏,方氏!你这贱人,你怎么敢!”
    婆子忙劝道:“夫人消消气,只要夫人得偿所愿,以后有的是机会处置她,现在却犯不着为她置气。”
    凤云宁冷笑一声,一双厉目阖起,手心却不甘地紧紧握起。
    只是日后她得知那方氏生的竟然是双生子,却一个儿子也不愿意抱来给她,更是在心里恨毒了凤云飞夫妇二人。
    不远处路嫣然的痛呼声穿过风雨传了过来,似乎离生产还有很久。不像她,她是喝了凤云飞配的汤药才立时把孩子生了下来,这药却对身子的损伤不小。如今她的女儿还要被送出府去,离开她的身边。
    她所受的这一切委屈,若不一笔笔讨回来,如何对得起她自己和她的女儿?!
    天亮之前沈婆子终于偷偷地回来了,怀里却没抱着孩子,只向凤云宁道:“那村妇太贼,她一早留了退路,现在非要拿到钱和我们姐儿,才肯将孩子交给我们。”
    凤府如今只有凤云飞一个小小太医有官职在身,凤云宁自己只有安世子宠爱,却无权势在手,她又不敢抬出安国公府的大名来压制别人。毕竟这种事情瞒还瞒不及,如何敢四处嚷嚷?竟这样被一个村妇要胁住了。
    凤云宁几乎将樱唇咬烂,耳里听着那边院里时断时续的阵痛呼声,最后咬着牙一砸床沿:“把钱和大姐儿抱过去,马上将孩子抱来给我!拿到孩子之后,马上把那个恶妇杀了,杀了!”
    轰隆----又是一阵阵响彻天际的雷声,掩盖住这巍巍皇城之中见不得天日的隐私秘事。
    京郊外一处偏僻庄园,一名村妇身披雨蓑,怀里抱着一个襁褓,匆匆忙忙从庄子里奔逃出来,向着山上跑去。
    她原只是京外一个小村子里的寻常农妇,自从嫁给现在的丈夫,十年来已经生了七个孩子,而且全部活了下来。本来她和丈夫都是勤劳能干的庄户人,伺弄着几亩薄田,也能赚个温饱,养活一大家子。
    只是自从前年风雨不调,粮食欠收,日子竟是越过越难了。去年中她又怀上一胎,她当家的日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地里刨食,收成却越来越少,家里已经快要揭不开锅了。
    正在为难的时候,竟然有几个穿戴富贵瞒着身份的人找上门来,说可以将她接走养胎,还给了她十两银子,言道等日后她若生了儿子抱给贵人,还能再得五百两银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