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御赐良医 作者:南风歌(下)

字体:[ ]

 
    第130章 他是男人
    
    谢景修站在那里,负手而立。
    他离开的时候天还有些冷,如今已是春夏之交。萧御的脑海里还映着谢景修身披裘毛大氅的冷俊模样,眼前这人一袭轻薄绸衣,深青为底,银丝刺绣,宽肩窄腰长身玉立,萧御竟觉得有一瞬间的陌生。
    谢景修迈步向他行来。萧御想到刚才在院中他与元王妃的对峙多半已经被谢景修听了去,顿时有些心虚。还没厘清自己到底心虚什么,萧御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谢景修脚步一顿,眉间皱出一丝受伤的纹路。
    萧御有些尴尬,先出声道:“谢世子。”
    “修儿。”元王妃已经越过他,站在了谢景修的面前。
    简六小姐盈盈在元王妃身边站定,透过薄如蝉翼的轻纱看了萧御一眼。
    “母妃。”谢景修先向元王妃行了一礼,礼数周到,无懈可击。
    元王妃满意地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一抹难得一见的笑意:“修儿,你先回府去,今日之事母亲自会给你一个交待。”
    简六小姐也蹲身福礼,口中唤道:“表哥。”
    谢景修未看她一眼,也没有理会元王妃的话,只是向着萧御伸出手去。
    “钰儿,过来。”
    元王妃的面色瞬间沉了下去,厌恶地撇了萧御一眼,只是到底没有开口说话。
    她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外人只看到谢景修冷清寡语,似乎对谁都不亲密,但这么多年以来却是谢景修一力支撑起元王府,否则元王府早不是今日这番光景了。
    元王府在谢景修的心里必定占据着极重要的位置,否则他何必连那府里的丁侧妃和他的庶弟都养得好好的。
    屈屈一个凤照钰,如何与整个元王府相比?
    她相信谢景修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萧御看着谢景修,有些犹豫该不该听他的话。
    比起刚才的针锋相对,现在的气氛似乎平静多了。但是在离他几步远的那三人之间分明涌动着看不见的修罗场。
    他跨前一步容易,却将前功尽弃。
    将未来的命运仍旧交托在谢景修的手上,由他来衡量自己与元王妃之间的孰轻孰重,这样的被动局面让萧御望而却步。
    元王妃毕竟是谢景修的生身之母,而他——
    萧御还在犹豫不决,谢景修却突然大步地走了过来,高大的身影当中似乎隐忍了无数的怒火与不甘。他伸手拉过萧御,修长的五指如鹰爪一般用力,捏得萧御手腕生疼,揽住他的动作却又格外温柔。
    萧御吓了一跳,却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谢景修轻轻地揽在怀中。一只手在他的后背来回抚摸着。
    谢景修虽未开口,萧御却感受到了他隐忍着的安抚。
    只是他未能看到,谢景修越过他的肩膀看向二九的冰冷目光直令二九浑身一颤,片刻后垂下头缓缓曲膝跪在地上。
    “景修,有一件事你应该知道一下。”元王妃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萧御看着那美丽高贵的妇人用毫不掩饰的厌恶目光看着他,心中只觉一阵厌倦。
    “秦嬷嬷,告诉世子,他费尽心力求来的世子妃到底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元王妃冷冷道。
    秦嬷嬷应了一声,走上前来,用干瘪的声音说道:“世子离京三月,世子妃数日夜不归府,如今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
    如此简洁明了的几句话,却是字字诛心。
    头一次听到喜脉之论时萧御还觉得好笑,现在却是笑不出来了。
    滑稽的手段却带着阴险的用意,如果真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女子,只怕要被逼得百口莫辩,走投无路了。
    谢景修放开他,走到元王妃面前站定。
    元王妃唇角微微挑起:“修儿——”
    谢景修道:“母妃,您向来自诩清高,为何却不清高到底呢?我唤您一声母妃,并非给您肆意伤害他的底气。您让我……很失望。”
    元王妃神情一僵,不敢置信地看着谢景修,半晌咬牙道:“你什么意思?!”
    谢景修只是淡淡地望着她,那两道视线却令她感到遍体生寒。
    “你、你要为了那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来对付我这个亲生母亲不成?!”元王妃面色苍白地按着胸口,只觉胸膛中瞬间涌起一股莫可名状的怒火。那怒火在她的体内四处冲撞,却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她从未像此刻这般愤怒过。即便是面对那个抢了简柔的地位的凤照钰,她向来也只有鄙弃,只有高高在上的厌恶和轻蔑。
    但此刻谢景修的一句话和一个眼神,却几乎令她煎熬得发狂。
    “你……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元王妃颤着手指指着他,简六小姐慌忙上前搀扶,柔声安抚道:“姨母别生气,您身子素来娇弱,当不得大悲大怒。”她又看向谢景修:“表哥,秦嬷嬷说的都是真的,您便是心中有怨,也万万不该迁怒姨母身上。周太医就在这里,姨母原本担心世子妃的身子才从宫中请来太医,却没想到诊出这样的——”
    “母妃。”谢景修看也未看简六小姐一眼,只是打量着元王妃越发苍白虚弱的面容。
    元王妃看着他的目光如此愤恨,冷得犹如夹带着数九寒天的冰棱。
    “你和你父王一样,是没有心的!”元王妃咬牙低声道。
    谢景修无动于衷。儿时他总想亲近这个美丽的,冷冰冰的高高在上的女人,希望她能像世间最普通的母亲那样,疼爱他,保护他。只是,总未能如愿。
    他以为元王妃是生性清冷,或者是被元王爷伤透了心,只是她对简六小姐却疼爱有加。她不是没有温情,只是没有给他。
    曾经有过再多的不解与意难平,也在二十几年的光景当中渐渐磨灭了,不留一丝余烬。
    “母妃,现在我给您两个选择。”谢景修道,“第一,回到元王府,继续当你富贵悠闲的王妃,从此不得踏出怡然小居半步。这本也是您的心愿。简家与元王府再无任何关联。第二——”
    不等谢景修说完,简六小姐脚下一软。元王妃不敢置信地瞪着谢景修,手中紧抓着简六小姐的手臂,似乎生怕谢景修立刻就将简六小姐从她身边赶走。
    “景修,你怎么能说出这种忘恩负义的话!”元王妃颤声道,简六小姐见她激动得肩膀发抖,忙从荷包里掏出一只小瓷瓶,倒出两粒丸药来喂给元王妃吃下。
    元王妃在简六小姐的拍抚下渐渐顺平了气,额上薄汗浸湿了发丝,她看着谢景修,悲声道:“景修,你如今竟已如此是非不分了么?你是要抛却简家对你的救命之恩,甚至不惜恩将仇报?!”
    谢景修蓦地讥讽一笑:“救命之恩?从来没有什么救命之恩。”
    元王妃连连冷笑:“好,好,如今你连救命之恩也不愿意认了。好,真是好的很!”
    “十年了,母妃口口声声将简家于我有救命之恩挂在嘴边。我只问母亲一句,你是亲眼看见了,还是亲耳听见了?”谢景修淡淡道。
    元王妃气得薄唇微颤,心中痛楚难当。
    “逆子,你住口!简大夫为救你的性命英年早逝,你今日如此忘恩负义,你的良心何在!”
    谢景修冷冷道:“简大夫英年早逝,可并非是为救我。我十二岁那一年外出路遇刺客,匆忙奔逃之时遇上进山采药的简大夫及其弟子。我怕连累于他,并未与他相认。我历经九死一生才活着回来,回来就听到了母妃整日里将简大夫的救命之恩挂在嘴边。我倒也想知道,这救命之恩,从何而来?”
    “逆子,你连证据确凿之事也要矢口否认?你——”元王妃想要争辩,却猛地回想起来,当日那简家弟子带着简大夫的药箱狼狈归来,只说简大夫为救谢世子坠崖而亡,与谢世子一同下落不明,只得他一人逃命回来。他希望元王府看在简大夫舍命相救的份上,多多看顾简家医馆。
    那救命之恩的说法,所有的来源,仅那简家弟子一人……
    “表哥,你……你怎能如此?”简六小姐身形一晃,两手紧紧攥住胸前衣襟,“姨母,父亲的为人您难道还不清楚吗?现在竟要为遮别人的丑事,扰得他老人家英灵不安么?”
    元王妃还努力回想当年之事,一心想找出一丝确凿之证。
    那简家弟子特特寻到元王府的门上,以简大夫的恩情求得元王府为简家医馆的庇护。后来谢景修回来的时候,恍忽也是重伤初愈的模样,与那简家弟子的说法似乎是对得上,所以从来没有任何人怀疑过那件事。谢景修自己也从来不说——
    是了,谢景修从来不说简大夫对他没有救命之恩,却也从未承认过简大夫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只是——什么都不说。
    元王妃惊疑不定地看着谢景修。如果简大夫对他根本没有恩情,这些年来无数人拿着那莫须有的天大恩情要求他为简家医馆遮风挡雨,保驾护航,为什么他从来不向任何人解释?!
    简六小姐伏在元王妃身侧,凄声道:“姨母……”
    “庇护一个小小的简家医馆,原不过举手之劳。”谢景修道,“即便不用那救命之恩为借口,你们要钱,要人,我不是不能给。只是,竟生生养大了某些人的胃口,忘记了自己的斤两。如今竟敢对我的人出手,你难道从未审视过自己,你算个什么东西?”
    简六小姐听着这毫不留情的贬低羞辱,气恼得眼前阵阵发黑。
    她以为这些时日的遭遇已是从云端跌落地面,再不会有更狼狈的时刻。却没想到此时此刻才是真正的无间地狱!
    元王妃到底是心疼着简六小姐,此刻不再纠结那恩情之事,护着简六小姐怒道:“说到底还是为了他!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为庇护这么一个- yín -——”
    谢景修目光一沉,冷声道:“我不希望再从你的口中听到任何抵毁他的话语。母妃,别挑衅我。”
    元王妃骇然睁大了泪眼:“你——他怀了别人的野种,难道你也要包庇他?!这种不知廉耻的人就该将他的丑事召告天下,让世人唾弃!”
    元王妃已经气得快要失去理智。
    这个儿子是她忽视了二十多年的,只因他也是那个男人的儿子,让她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只能无视。
    直到后来他长大了,长成了一个优秀的男人,却从未因她的忽视而有一丝怨忿。他谦恭,孝顺,能力出众。她仍旧对他淡淡的,只因她的心根本不在那个牢笼一样的王府深宅,这个注定要承继元王府孝顺那个负心汉的儿子与她又有什么干系。
    却没想到,这个儿子惟一一次向她露出爪牙,就让元王妃心痛欲裂,几欲发狂。
    如果她原本只是因为简六小姐的缘故对那凤照钰感到厌恶,此时此刻她的心脏当中升腾翻滚着的,却是最浓烈的嫉恨!
    “够了。”谢景修冷声道,又突然向萧御伸出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