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少爷初长成 作者:鎏影仙君

字体:[ ]

 
文案
上一世,骄纵狂傲的大少爷被自己堂哥利用得彻彻底底,渣都不剩,还丢了小命;
 
重活一次,他看到了温润有礼堂哥眼里的怨毒嫉恨;
 
也看到了身边默默守护之人眼里的深情。
 
他决定:
 
要好好答~谢下亲爱的堂哥,
 
顺便,调戏下身后那个小心翼翼暗恋着自己的男人,
 
调着调着就不小心滚到一起啦,矮油【捂脸】~~
 
架空,架得很空,金手指壮壮的。
 
1V1,主受,HE<。
 
br> 有神马bug都不要大意的抽打吧。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强强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追月,陆景 ┃ 配角:易诗,南宫侦,念云 ┃ 其它:重生情有独钟天之骄子
==================
 
☆、重生1(已修)
 
  
  和外面灰暗沉闷的气息不同,东南部第一大安全基地“赤龙”里,处于基地中心,有一处别墅群,里面,竟然是树木林立,郁郁葱葱,空气里,带着有几分清新。
  清晨,基地还比较宁静,不知何时,已下起蒙蒙细雨,诉说着春的到来。
  要知道,末世里,要么很久不下雨,要么,就是污染性极强的倾盆大雨,这样的润物细无声,还真是极为少见。
  在环形山路最上边,一幢红白相间的小楼毫不起眼。但如果有人走到里面一看,一定震惊不已,大厅里,奢侈的用干净的水养着鱼,旁边,有几盆花开得正好,茶几上,竟然是新鲜的水果...
  这一切,已经在昭示着,这栋楼的主人该是何等的不凡,何等的地位 ,才能还过着末世前一样的生活。
  一个面容精致的少年正静静坐在二楼的阳台,望着远方,除去那双眼里涣散的眼神,一定是幅美丽的画作。
  少年一身简单的灰色运动装,裤腿稍稍长了些,正好盖住脚踝,轮椅上的身子显得清瘦单薄。
  追月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景物,熟悉的住处,已经出神的坐了一整夜——
  昨天晚上,他在一阵剧痛中醒来,窗外的雨淅沥淅沥的还在下,床头灯开着的,微弱的灯光在深夜有些朦胧。
  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他住了好几年的地方,他睁大眼睛,一把掀开了被子,看向自己的双腿——
  纤瘦的小腿和脚背有些黑青,脚踝往下,脚后跟一块黑色结疤的地方特别显眼,剧痛正是从那里穿来,让他几近晕厥。
  不过,此刻他怔怔的望着被自己嫌弃了两年的双腿,一股一股钻心的痛提醒着他,他的腿还在!
  不!是他居然活过来了......
  毕竟,死人,是感觉不到疼痛的,灵魂,也是感觉不到痛的。
  明明,他已经...用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异能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虽然,他也觉得挺丢人的。
  追月闭了闭眼,抓紧了被子,有些不敢相信,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腿从脚踝处开始,到整条腿慢慢变成青黑色。
  撕心裂肺的痛比以往任何一次毒发都来得强烈,让他晕过去都做不到,只能就那样清醒而绝望地等待着死亡。
  因为,毒素已经开始侵到了上身,马上,就要接近心脏了,他用尽最后一点力量,攻击了自己的心脏。结束了苟延残喘的人生,他再也不想,忍受那非人的折磨;再也不想,去期待奇迹 ;再也不想,作为一名废人活下去;再也不想,去面对他逃避许久却血淋淋存在的现实。
  两年压在心底的愧疚,自责,悲伤,悔恨,绝望已经压得他几近崩溃。崩溃到,他觉得他连自杀的资格没有,要活着,受尽折磨,才算赎罪。
  感受到生命一点点的流逝,终于,一切,就这样,解脱吧,结束吧......我这就来给你们偿命了。
  在他意识消散之际,放佛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接着,他看到几人急切地闯了进来,是的,看到。
  为首之人面上有汗水,泥巴,甚至还有血,已有些看不清面容,但那张脸,那个挺拔的身姿,追月太熟悉。
  他从那双眼里看到了担忧焦急之色,在他微微愣怔之际,那人已快步走向床边,抱起他准备往外走。
  这个动作,那个人做了两年,无比熟悉,很快,就发现了怀里的人不对劲。以往,那张脸虽然也是这样苍白,但总会眉心轻蹙,不像此时的平静,平静得让高大的男人停下了步子。
  追月也跟着停下了,他发现自己和身体已经分开了,还,站了起来。他已经好久,都没体验到站立起来的感觉,哪怕,只是一缕魂魄,也让他呆呆站在原地,看向自己的脚,当然,什么也没看到就是了。
  “阿月。”一个很轻的声音响起,追月听得出来 ,那是很久没喝过水甚至进食的嗓子才会发出这样嘶哑的音色。
  不过,他叫自己“阿月”?
  他不由得靠近了那个发出声音的身影,这才发现,一身深色的衣服已血迹斑斑,让他一惊,能让眼前的人伤到如此的情况,只可能是高阶丧尸或是丧尸潮......他好像有些为对方担心。
  “阿月?”追月看着那人慢慢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确定怀里的人的气息,但,又不敢靠近,不敢面对那个可怕的结果。
  追月有些怔然,如果,他对0号和小狐狸是愧疚和自责,那对这个人,便是亏欠,永远还不了的亏欠。
  那个一直高大挺拔的身姿跪倒在地,紧紧抱着他,明明看不到表情,却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那漫天窒息的悲伤。
  “阿月。”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对不起,我的阿月。”
  “阿月。”
  “阿月。”
  ……
  从试探到惶恐,到悲痛,到绝望,低哑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在了追月心上,不,是灵魂上,让他的心跟着那声音揪了起来。
  随后,他看见那人从手里拿出一物,白色的圆状,拇指大小,微微泛着光芒,追月一惊,如果他没认错,那是佛教圣物:舍利子。
  别说末世里,诸多寺庙早已毁坏,僧人不是死在丧尸嘴下就是已经成为丧尸,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舍利子,就连一本佛经都难得见到,因为,珍贵的佛经还比不过一个馒头实用。
  现在,眼前的人竟然拿出了一颗,而且还是最好的那种。追月怎么知道的,他只听过传说,自然不知道,只是,当那东西拿出来后,让他灵魂都觉得舒适安逸至极。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那人小心翼翼将那颗舍利子放进了自己嘴里,准确的说,是他尸体嘴里。
  追月有些茫然,这是做什么?
  尤其是,他看着那个身影晃了一下,又固执的要一直抱着他,最后,对方在他额头落下一吻时,追月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还来不及多想,便听到一声嘶哑到轻不可闻的“别怕,我来了。”
  这句话,他太熟悉,每次毒发的夜晚,他痛得快要发疯时,这个人都会赶来,紧紧抱着他,对他说这句话。
  但,现在听到,却让他害怕不已,“陆景,不要!”他用最快的速度扑过去,这个人的情,他已经还不清了,这份情突然明白的情意,他也回应不了,如果,再加上一条命,他怎么能承受!他怎么配!
  在绝望地穿过了那人的身体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随后,他再次被痛醒,眼前还没恶化的双腿依旧毒发。
  费力伸手划过床头的手机屏幕: 
  2213年2月8号。
  竟然是,半年前的时间,半年前一个下雨的夜晚。
  每次下雨,都是他生不如死的时候,那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让他无比沮丧。
  一个从来便是天之骄子的人,突然从天堂跌入地狱,他怎么能接受!他怎么能允许自己如此狼狈,怎么允许自己以弱者的身份出现在人前,怎么允许任何人轻视于他!这是他一直以来想要保持的自尊和骄傲!
  更何况,0号,小狐狸是因他而牺牲,因为他一时大意,好胜自负,这种愧疚和悔恨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所以,刚开始,哪怕是酒精粗暴地浸入伤口,哪怕是清醒地感受到手术刀在一片一片割自己的肉,哪怕是缝合的针线穿过皮肉,他也任由自己晕过去,再醒过来,再晕过.....如此反复 ,一直熬到结束。
  后来,终于熬到了满身伤口愈合,但侵染了几十种毒素的匕首划过的脚后跟,每到雨天,便让他受尽折磨。但,他毫不在意,更拒绝配合治疗,因为他觉得,这是他应该受的惩罚。
  后来,那个人竟以强势之态闯进他苟延残喘的人生,在他清醒过来时,那个人就坐在了床边。
  后来,不管他如何强硬地拒绝和冷脸恶语相待,都没将他赶走,反而更加细心仔细地照顾好他生活的点点滴滴。准备的饭菜,买来的东西,屋子的布置,竟都是按他的喜好。
  他和那个人之间,刚开始只是这种模式
  【小月,记得吃早餐。】
  【知道啦!要你管!烦人。】
  【小月,这次消息还不是很准确,晚点再出发吧。】
  【你自己怕了就好好在家里待着,晚点晚点,你每次只知道让我晚点,结果呢!哪次不是被我干掉了。】
  【小月,把这枚玉佩带着,或许能帮到你。】
  【我不需要不相信我的人帮助。】
  【小月,一切小心。】
  【你是我爸还是我妈!管得比太平洋还宽!】
  ……
  后来,那人不再经常在嘴上说什么了,因为,没机会了。
  那次,一个简单的激将法,让他天真出城,结果......就算过去了两年,想起那时的自己,追月还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昨天晚上,是今年的第一场雨,也是那个人极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
  他回到过去,是老天爷觉得不够,还得再受半年折磨,再经历一次死亡?半年的时间,让他明白那人的感情同时多一份内疚?如果是这样,他认了。
  良久,少年收回了目光,慢慢转动轮椅回了屋,留下轻声的喃呢,“又下雨了”。
  关上门瞬间,少年秀眉紧皱,微微躬身,似在隐忍着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有一只蠢作者把自己作死了.......
现在,有一只蠢萌蠢萌的作者在求收收,收收,来嘛&gt3&lt
 
☆、重生2(已修)
 
  
  楼下传来开门声,走路声,放东西的声音,水龙头忽大忽小的的流水声,油炸开了的声音,炒菜声,电话声.....
  这大概是转移注意力的一种了,少年仔细听着,双手紧紧抓着轮椅两侧,疼痛又加剧了...敲门声传来,“少爷,晚饭做好了。”
  “端进来吧。”皱了下眉,好像对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不满。
  几个简单的家常小炒,却都是自己喜欢的,看起来就很有食欲,又端来一个汤,那人说,“少爷,这是上午他们带回来的蘑菇,已经检查过了,你尝尝,”顿了顿,又说,“刚从山里采的,这个时候做汤可是最好的。”
  “李嫂,你先回吧。”
  略显低哑的声音响起,却是不容拒绝的语气。李嫂张了张口,终是没说什么,眼里有些担忧,还是依言退了出去,出了门,边走边叹气。
  李嫂的担忧追月当然看到了,看了看桌上飘着香味的蘑菇汤,心里淌过一丝暖流,不知是因为李嫂,还是因为那个人。
  忍不住拿过一个小碗盛起一些,往嘴边送,“啪!”外面的雨突然加大,追月
  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卧室,豆大的汗珠已经冒了出来,那张脸已惨白如纸,用手死死抓住脚踝,咬住了被子不让自己叫出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