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复婚+番外 作者:莫如归

字体:[ ]

 
文案:
后来沈瑢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乔瑜的初恋。
那个人从十六岁开始暗恋,到二十二岁告白。
在二十三岁那一年嫁到沈家,只过了半年就离婚。
因为沈瑢太无情,从来不知道疼他。
 
温润迟钝攻VS偏执深情受
 
主攻文,离婚后小受因爱生恨把小攻整得很惨。 
小攻被小受折腾怕了,重生后立刻复婚把这只蛇精病快速顺毛,HE!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瑢,乔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只毒蛇受
  
  啪地一声,一记耳光扇到沈瑢脸上:“你是怎么做事的,这么大的纰漏也没注意到?要不是我重新检查一次,公司要损失多少你懂吗?”乔瑜当着办公室好几个人的面,对着沈瑢劈头盖脸地怒骂。
  他那打人的劲道,看得旁边的人心惊胆战,更别说挨打的本人。
  “对不起,是我的失误。”沈瑢因为痛而皱了皱眉,他低着头承认了错误,语气态度算得上诚恳,让人无可挑剔。
  “滚出去!”乔瑜把那份错误的文件摔在他身上。
  沈瑢叹了口气,弯腰捡起文件出去了。现在的他满脸疲惫,两只大大的黑圆圈跟熊猫似的,因为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休息好。
  医院那边每天晚上需要他去守夜,还要交手术费医药费,每个月还给乔瑜的债,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压得沈瑢喘不过气来。
  昔日高挑俊秀的男人,还不到三十而已,现在的他身形消瘦,形容憔悴,已经快残了。
  “沈部长,我拿了点冰,你拿去敷敷脸吧。”同事小林好心拿了点冰过来,脸上带着关心的神情。他们都是公司的老员工了,一路看着沈瑢进公司,看着他每天受折腾,明知道不应该对沈瑢好,却还是忍不住同情心泛滥。
  沈瑢是一点都不敢收,他连忙跟小林道谢:“谢谢,不过不需要,我的脸没事。”被乔瑜扇巴掌又不是第一次,记得有一次被打之后接受了女同事的好意,后来下场更惨。
  想到以前的事,沈瑢又叹了口气,摸摸自己火辣辣的脸颊,心里五味陈杂。
  曾经沈瑢也是天之骄子,家里有钱有权那种。他的前途一片光明,要不是后来娶了乔瑜又离了婚,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从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变成身负重债的出气筒,沈瑢不知道应该怪谁。一开始是怪自己,眼瞎了当初才会答应娶乔瑜,后来是怪乔瑜,这个人心太狠毒,简直是一条毒蛇,谁碰谁死。
  “沈部长,总裁让我通知你,准备下周一欧洲出差。对了,这次最好别出错了,你的年终奖已经没得扣了。”说话的是乔瑜的秘书,叫做绮丽,跟乔瑜一样是个眼高于顶嘴巴刻薄的人,不过她只针对沈瑢。
  “谢谢。”沈瑢毫无火气,低着头默默说。他现在快断气了,根本没有火气而言。所以后来也不怪乔瑜,沈瑢只怪自己没用。
  跟乔瑜离婚后,那个丧心病狂的男人,好像疯了一样,用尽各种手段对沈家落井下石。当时沈瑢的爷爷刚去世,父亲又不中用,全部压力扛在沈瑢自己肩膀上。他所处的位置本来就很危险,加上乔瑜不要命的打击,沈家就这样垮了。
  一家七口人的生计,全部压在沈瑢自己身上,这样过了两年沈瑢就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最近沈奶奶生病住院了更是雪上加霜,沈瑢连三分之一的手术费都拿不出来。
  这笔钱到头来还是要找乔瑜借,沈瑢完全可以想象到,自己去借钱的时候乔瑜会是什么嘴脸。对方高兴点的话,也许是讽刺几句,奚落一下,要是碰上他心情不好,缺胳膊少腿都是轻的……
  “……”沈瑢哆嗦了一下,伸手抹了一把脸,他怎么就惹上了一条毒蛇。
  “大哥,你回来了?拿到钱了吗?”沈瑄看见沈瑢进来,连忙关心钱的事,结果看到沈瑢两手空空,脸色也不好,就臭着脸了:“奶奶马上就要动手术了,你一点都不着急?”
  沈瑢很累,他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声音虚弱地说:“她也是我奶奶,我能不着急吗?”
  沈瑄肯定不知道,自己的大哥已经两顿没吃饭了,他想得很简单:“着急就去找乔瑜要啊,反正沈家欠他的已经够多了,他应该不在乎多一笔。”
  “按理说是这样。”抬了抬沉重的眼皮,沈瑢有些颓废地嘲笑弟弟:“你忘了奶奶当初是怎么对他的,他事后又是怎么报复的?这笔手术费他会出吗?”声音很轻,却说到了沈瑄心里去,让他打了个寒颤。
  沈瑢看他怕了,才想起来:“哦,你当初对他也不好。”
  沈瑄立刻炸毛地说:“你对他就好了?要不是你,他怎么会报复沈家?说来说去都是你的错,是你把沈家害成这样的!”要是沈家没有倒,大家都还好好地过着有钱人的日子,根本不用像现在一样,吃了上顿没下顿,连生病了看医生的钱都凑不齐。
  说句难听的话,过得连猪狗都不如。
  “呵呵呵……”沈瑢低低笑了起来,他也没有过去看沈奶奶,起身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
  凭着一股血脉亲情撑了两年多,有时候真的很累,很想放弃。可是沈瑢没有,他至今行尸走肉一样地活着,身上背着一辈子都不可能还清的债务,还要面对一条随时会勒死自己的毒蛇。
  乔瑜让沈瑢周一一早在门口等,沈瑢就一分钟都不敢迟到,只会比约定的时间早。
  因为起得太早,沈瑢没有吃早餐,他整个人显得精神不是很好。以前站在街上引人注目的男人,现在憔悴得令人嫌弃。
  同样快三十岁却年轻气盛的乔瑜,一身时尚的打扮走出来,身后还跟着穿着性感的绮丽。
  “绮丽,你去开车。”乔瑜走到门前,他斜眼看了看从垃圾堆里走出来一样的沈瑢,眼神发冷:“我们公司的福利很差?你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
  沈瑢摇头说不是:“我的钱比较紧,家里人多要开支。”
  “嗤!”听到他这样说,乔瑜马上想起了那些恶心的人,心情似乎一下子降到冰点:“也对,你还养着一群饭桶。”只会吃饭不会做事,还要指手画脚的那种。
  “乔瑜。”看到绮丽还没来,沈瑢踌躇了一下,他硬着头皮低声说:“能不能借我一点钱?”曾经在乔瑜面前高不可攀的人,活得形容狼狈,毫无尊严。
  “借钱?”沈瑢低声下气的模样,看得乔瑜冷笑,他伸手就是一巴掌:“你还好意思问我借钱?你欠我多少你算过吗?这辈子还得起吗?”
  而且乔瑜知道,沈瑢借的钱肯定不是花在自己身上,而是花在沈家人身上!
  “……”沈瑢刚想开口,绮丽就开车过来了,他只好把话咽下去。
  绮丽在前面开车,沈瑢和乔瑜坐在后排,气氛有点僵硬。沈瑢并不希望在绮丽面前丢脸,偏偏乔瑜在车里问他:“借钱干什么?要借多少?”
  沈瑢虽然丢脸,但是不可能错过这次机会,他低声说:“二十万块。”
  “多少?”乔瑜又问一次。
  “二十万。”沈瑢加大了一点声音。
  “沈瑢。”乔瑜掐着沈瑢的下巴粗鲁地掰过来,他没趣地说:“为了二十万块你跟条狗一样摇头摆尾,好没意思你知道吗?”
  折磨了沈瑢两年多,乔瑜渐渐觉得没意思了。
  沈瑢垂着眼睑不语,他以前还会羞怒,但是现在已经不会了。也许是习惯,也许是麻木。但不管怎么样都好,乔瑜会看在他丢脸的份上放过他。
  “好,我给你钱。”乔瑜单手解开自己西裤的暗扣,掐着沈瑢的下巴往下摁:“来,让我满意了,别说二十万,四十万都给你。”
  沈瑢古井无波的眼神终于波动了,他羞恼地抿着唇角,那一霎的闪躲,依旧看得乔瑜心慌意乱。他还是该死地在意这个人,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会被他偶尔一个生动的表情所影响。
  “算了,不愿意拉倒!”乔瑜一把推开他,狼狈地说:“钱我不会给你,你休想白白拿我的钱。”
  沈瑢的背撞到椅子上,他沉重地呼了两声,接着向乔瑜靠了过来。因为这个动作,车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这份紧张里头,掺杂着说不清的暧昧。
  “cao,贱货!”乔瑜一边咬着牙,一边骂,然而他整个后背都汗湿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前面的绮丽发觉不对,她转了一下头。
  “看个屁!转过去!”乔瑜马上劈头盖脸地骂她,顺便用手摁住沈瑢的后脑勺,遮挡了一下这边春光。正在做的内容,只有乔瑜自己能看到,他边看边骂,却把人家按得紧紧地,不许离开。
  过了许久。
  “唔……”沈瑢紧紧眯着水汽氤氲的双眼,推开乔瑜,抽出几张纸巾捂住了嘴巴。
  “……”乔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眼不错,眼神又渗人又吓人。
  默默把自己的嘴擦干净后,沈瑢垂眼看着脚尖,安静地坐着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钱我明天会给你。”过了很久,乔瑜开口说。
  “嗯。”沈瑢不想说话,甚至不想动一下嘴,因为嘴里总是怪异。
  一路沉默到了机场,乔瑜吩咐绮丽回去。绮丽看起来很有意见,但是不敢出声,她只是不理解,明明决定是三个人一起去的,没有她这个秘书怎么行?
  绮丽应该庆幸自己没去成,因为这班飞机最终失事了。起初只是失联,后来传来坠毁的消息,飞机上的一百四十多名乘客全部死亡。
  飞机确认失联之后,乘客们一片惊慌。他们慌张后来,纷纷给自己的亲人写遗嘱,就算这些有可能不会被人看到。
  面临死亡,乔瑜什么都不想做,他唯一做的就是掰着沈瑢的脸庞用力地吻他:“你给我听清楚,我喜欢你!”乔瑜对着沈瑢错愕的双眼说:“我从十六岁开始暗恋你,你知不知道?你大学毕业那天我还跟你告白了,但是你一点都不记得!我跟你结婚那天,你还傻乎乎地问我为什么,你个傻逼!”
  直到死,沈瑢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傻逼两个字。他觉得乔瑜说的没错,自己就是个傻逼,要不怎么活到这个份上?
  还有,乔瑜爱自己?
  沈瑢不敢置信,原来爱一个人就是把对方往死里折腾?他讷讷地想,这种爱也太让人痛苦了。
  
  第2章 :重生再相遇
  
  身下的被褥,松软干爽,曾经是沈瑢很熟悉的触感。可是后来生活拮据,就再也没有睡过这么好的床,顶多是有一张质量差劲的床垫,最开始睡得沈瑢腰酸背疼。后来习惯之后,倒也觉得没什么,只是有点怀念做大少爷的日子。
  不对……沈瑢摸摸身上的被子,这个触感绝对不是自己那张半旧的棉被,而是质量上乘的丝绵空调被。
  他霍地睁开眼睛,然后就愣了神,整个人陷入惊呆的状态:“……”这整个房间是自己熟悉的房间,曾经沈家还没破产,爷爷还没过世,自己还是沈家大少爷的时候居住的。
  那些摆设,物品,全部都很熟悉!
  “爷爷……”沈瑢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墙上的镜子,里面倒影出一张年轻朝气的脸庞。
  这是沈瑢自己的脸,他有张偏向鹅蛋脸的脸型,轮廓柔和,五官细致。
  沈家老爷子沈晤曾经这样形容自己的大孙子,冷眉冷眼,平淡如水。
  他说沈瑢冷心冷肺,却总有人不信邪,偏要上赶着倒贴他。那时候沈瑢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想起来,自己的爷爷应该是恨自己的。因为爷爷沈晤最偏爱乔瑜,就好像乔瑜才是他的亲孙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