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成老攻的影子 作者:小木疙瘩

字体:[ ]

 
 简介:
 
莫景宣一直以为全世界最让他憎恨的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萧影,因为那个人在他二十岁后用尽手段强行囚禁了他。
 
莫景宣一直以为全世界最让他厌恶的是那个囚禁他的萧影,因为那个人在将他囚禁的日子里,日日夜夜强行占有他。
 
可真正离开那个人以后的莫景宣才明白,原来最爱自己,最珍惜自己的那个人,重来都只有那个他一直恨着厌着的萧影而已。
 
所以在被同父异母的弟弟欺骗陷害并抛尸荒野的时候,最让莫景宣怨念的不是自己信任有加的弟弟,而是没能见萧影最后一面......
 
可能是怨念过重,也可能是他死得太冤枉,老天慈悲的给了莫景宣一个重生的机会......或者也可以说两个?
 
莫景宣扭动了一下黑黑一团的身躯表示:“如果让他重生成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某人影子的话会更好......
 
食用指南:
 
狂躁占有强到变态攻VS包容阴狠受
 
甜文,双洁,强强互宠
 
作者属性:
 
喜甜,有看虐文,写虐文会抑郁属性(所以俺只写互宠甜文)
 
无三观,无节cao的暴力狂(所以我写的文会比较暴力,而且很有可能三观不正)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报仇雪恨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景宣VS萧影 ┃ 配角:莫恒于虹孜薄夏启帆任悦等 ┃ 其它:狂躁占有强到变态攻VS包容阴狠受
 
 
 
 
 
  第一章 尸骨已寒
 
  阴暗潮湿的森林里 ,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下,莫景宣飘荡在半空中,看着下方抱着一具白骨,颓废跪坐在腐烂树叶上的男人。
  好久不见的男人还是同从前一样沉默,只是面容却已经不是莫景宣记忆中的样子,男人身形消瘦,眼眶凹陷,满脸胡渣,哪里还有从前的意气风发……虽然是个活人,可此刻男人的气息却如同死人般,没有了活人该有的波动。
  这样的男人看的莫景宣心中一阵难以言喻的酸涩,此刻他多想灵魂可以流泪……
  多么希望灵魂可以哭泣,哪怕他是男人,只要,只要能让心中的酸涩与悔意得到一丝纾解……让他做什么都行。
  将近三年了,没有投胎,也没有消散,他以灵魂状态被困在这荒无人烟到如同原始森林般的地方近三年了,可男人依然找到了他,哪怕仅剩一具白骨,男人依旧凭着那一点点蛛丝马迹认出了他。
  “萧……”莫景宣缓缓飘向男人,剧烈起伏的情绪让处于灵魂状态的身体产生了长久以来的第一次波动。
  伸手触碰男人消瘦的脸颊,意料中的穿透而过,即使如此莫景宣依旧一遍一遍轻抚着男人的脸,哪怕彼此都不会有任何实质的触感“萧……回去……回去…… ”
  微风拂过树叶,带起一片沙沙声,夹杂着莫景宣内心的呼唤,悠远如回声最后的余音,似梦,似幻觉。
  低着头的男人猛然抬起头,怔楞的看向天空,眼里闪过一丝不确定“景宣是你吗?”
  站在远处没有靠近的几人见男人抬头喊那人的名字时眼里皆透着伤感。
  “他已经死了啊……”几人中唯一的女性呢喃出声。
  “景宣……”得不到回答男人失望的低下头,再次将自己淹没进黑暗里。
  “回去……好好活着……回去……”莫景宣一遍一遍的在内心呼唤着,期望奇迹再一次出现。
  风如他所愿的再次悠悠拂过,沙沙声帮莫景宣带去他要传达给男人的话“回去……好好活着……”
  男人再一次抬头,这一次他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景宣,你在对吗?”男人嗓音嘶哑,语气里透着小心,仿佛稍微大声一点就会吓跑什么。
  “回去……回去……好好活着……”悠远的声音一次次响起。
  这一次所有人听见了,只是比起男人猛然发亮的眼神,他们搓了搓汗毛直竖的胳膊。
  男人对着天空轻轻摇了摇头,一如死人般静漠的眼底这一刻揉进了点点水光“景宣,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不关着你了,我去吃药,吃了药我就会安静了,只要你还好好的,我不关着你了,我可以将自己锁起,锁起来我就不会控制不住了,之后你想去哪里都行,想去哪里都行,只要……只要你保证还会回到我身边……想……去哪里都行吗?不,不,你只能呆在我身边,你不可以离开我身边,不行,你不能离开,不能离开,我不准你离开,听见没有!!”
  林间静静的,只有树叶的沙沙声偶尔响起,再没有人回应男人的话,仿佛刚刚所听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萧影言语反复,情绪激动的开始不断自说自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近乎呢喃的缓缓低下头,眼神空洞的看着怀里的白骨,猛然间仿佛意识到什么,神情间的苦痛仿佛化为实质“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说着说着男人再也控制不住,将脸埋进怀里的白骨中,喉间发出如野兽般痛苦的嘶吼声,一滴一滴透明的液体划过脸颊,浸润着怀里的白骨。
  “萧……原谅你了,原谅你……”男人痛苦嘶吼的样子,让莫景宣回过神来,他只能一遍一遍的说着原谅,企图唤回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男人。
  如果灵魂可以拥抱……
  多么希望灵魂可以拥抱,哪怕一秒都好,让他安抚那个处于崩溃边缘的男人,哪怕就此灰飞烟灭也是……也是心甘的。
  嘶吼声渐小,萧影抬起头看着怀里的白骨,指尖缓缓划过白骨冰冷的脸颊,嘴角扯出一个苦涩又癫狂的弧度:“呵……景宣,你看,即使你变成了这样我依然想将你带回家关起来,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你锁在身边的执念,你说我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嗯?”得不到怀里白骨的回应,萧影也毫不在意:“也许还是少年的时候我就病了……你该是最讨厌我这种行为的吧?没事,像从前一样,你可以揍我,狠狠的揍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想做什么都可以。”
  静默了片刻,萧影猛的抓起怀里白骨的手,狠狠的向自己消瘦的脸颊捅去,脸部的皮肉接触到尖利手骨的瞬间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可见力度之大,可男人仿佛感觉不到痛般,依旧一下一下的将白骨狠狠朝脸上捅去.
  “镇定剂!!快点,快点,他已经失控了”看跪在那里的人状态不对,一直静静站在远处的孜薄焦急的催促正在背包里翻找的夏启帆。
  “找到了!”夏启帆抖着手,拿着针筒□□小小的透明玻璃瓶内,细小的注射器瞬间被填满,又将注射器往前推了推,然后呼出一口气,快速靠近还在自虐的人。
  “啊……”男人的样子刺激得灵魂状态的莫景宣抱着头痛苦的在空中翻滚着,曾经的一幕幕在脑中不断重复,脾气暴躁的男人关着他,占有他,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却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他,寡言沉默的男人总是任由疯狂反抗的他拳打脚踢,直到精疲力竭……
  被囚禁的这些年除了那难以启齿的地方,他永远都是完好无损的,而男人身上却从来没有一块好皮肉,严重的时候甚至伤筋断骨,从前他恨,所以从来不去看男人的心,逃出来以后面对没有他的世界他懂了,可晚了,一切都晚了“啊……”莫景宣哀嚎,空中翻滚着的灵魂剧烈颤动着,直到那抹灵魂策底消散在空气中……就像从未存在过。
  而下方抱着白骨的男人神智在同一时间彻底癫狂,脸上血肉模糊的他依旧一下一下的重复着手里的动作,直到脖子上被被扎进一根细长的针管,男人才缓缓闭上眼睛,身体倾斜倒在身后一直准备着的人身上,只是抱在怀里的白骨却丝毫没有滑落,紧紧的贴在胸口,仿佛原本就长在那里。
  而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男人滴落在白骨上的鲜血正一点一点的融进白骨中,那一片白森森的骨头被染上鲜艳又诡异的红色,并不因为衣服的摩擦而褪色丝毫。
 
  第二章 尸骨未寒
 
  莫景宣是在无尽的黑暗中恢复意识的,此刻他觉得全身重重的,如同鬼压床一般的感觉让他觉得特别违和,以灵魂状态漂浮了近三年,突然能感受到自身重量让莫景宣有些反应不能。
  无法搞清状况莫景宣也不再纠结,他更在意的是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眼所看到的,那个血肉模糊的萧影,最后那画面让他急切的想要拨开眼前的黑暗,他要确认他还好好的。
  “啪嗒”铁与铁相碰的声音打断了在黑暗中挣扎的莫景宣,他安静下来。
  “吱呀——”房门开启的声音响起,接着是轻而又轻的凌乱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莫景宣觉得声音就在自己耳边的时候脚步声才停下。
  夏起凡等人静静的站在床边皱眉看着抱着一具骷髅昏睡的男人“孜薄,方医生怎么说?”
  孜薄同样眉头紧锁“再这么下去BOSS最后可能会和……萧伯父呆在同一个地方。”
  在场的人皆浑身一震“你说什么?!!”任悦颤抖着双手,揪着孜薄的衣领不可置信的大声确认。
  孜薄并未理会抓在脖颈处的手,只是神情坚定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所以我打算违背BOSS的意愿,给BOSS催眠,让他忘了和那个人有关的一切,只有这样才能把BOSS从边缘拉回来,否则……”否则会怎样孜薄不想重复第二遍,也不愿意重复第二遍。
  任悦无力的松开抓在手里的衣领,踉跄的走到床边,一直以火爆铁血精明著称的女人此刻满眼苦涩的盯着躺在床上的一人一枯骨“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他爱了那么多年,互相折磨了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磨难,现在却是落得这个下场,一个死了,一个也快疯了,何不干脆忘了,忘了就不苦了,忘了他就不苦了……”
  深吸一口气,孜薄抬手看了看表“我已经让方医生联系了最好的催眠师,一会应该就能到了。”
  任悦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弯腰正了正萧影的衣领“丰袁,你去弄盆热水来,我给他擦擦。”
  一直站在最后满眼担忧的青年闻言点了点头,转身走出房间。
  “这么做真的好吗?”夏起凡有些不确定“BOSS爱了他这么多年……我们就这么硬生生的将那人从他心里驱逐……”
  孜薄捏了捏夏起凡的肩膀“只要BOSS不步上萧伯父的后尘。”
  抹了把脸,夏启凡走到床前“那就这样吧。”说着弯腰准备抱走萧影怀里的白骨。
  “咦?”在触碰到白骨前夏启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悦悦,孜薄,我们似乎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你们不觉这白骨很……很奇怪吗?它竟然一直没有散架。”
  孜薄,任悦同时点头“早就发现了,今天在林子里听到的声音就已经超出了人的正常认知范围。”
  夏启凡瞬间联想到鬼神论,搓了搓胳膊看着两人道“那骨骸……”
  孜薄叹气,他不信那些鬼神论“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不管今天的事情有多么不可思议,这骨骸有多怪异,它都不能在放在BOSS身边,那只会刺激他。BOSS很早以前就在墓园买了块地,说是等百年以后他们两人要葬在一起,现在……就将他安葬在那里吧……”说完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