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兄不友,弟也攻(我弟弟是小老虎) 作者:Meaningful

字体:[ ]

 
文案
孙小伟的妈妈要再婚了,不但多了一个新爸爸,还附带赠送一个弟弟——于晋
 
准继父要孙小伟“收留”于晋去他公司历练。第一天,孙小伟就算计了于晋一把,想让他知难而退自己滚蛋
 
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人开始了一场激烈竞逐,谁都不愿意退让,都想把对方压在身下
 
在好基友何大宝的建议下,于晋搬进了孙小伟家里,鸡飞狗跳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让两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摩擦不断的日子里,他们居然滚了床单
 
是做兄弟,还是做炮.友,还是做恋人?孙小伟头疼不已......
 
这是一个直男被掰弯变忠犬,腹黑攻转为受的故事(*^__^*)
 
PS:本文正文已完结,番外篇会陆续更新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欢喜冤家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小伟,于晋 ┃ 配角:洛文,董健,Kavin,何大宝 ┃ 其它:兄弟文,年下攻,直男变弯
 
 
 
  第一章
 
  “孙总,刚才您母亲打电话过来了,说等您开完会后给她去个电话。”孙小伟刚从会议室出来,秘书Cindy就追了上来。
  “好的,我知道了。”孙小伟笑着说。
  他又转身跟市场部和品牌部的负责人交代了一下工作,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母亲拨打了电话。
  “喂,妈。刚才你给我打电话了?”
  “嗯,是啊。你下班后来品轩吃个饭吧。”孙妈妈听上去既兴奋又带着一丝紧张。
  “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吗。”要去那么高档的酒楼吃饭,不像是家常聚餐。孙小伟本来还打算下班后去G吧放松下,顺带找找艳遇呢。
  “是你于叔叔想见见你。哦,对了,还有他的儿子,今天一起见面大家认识下。”孙妈妈语气中的渴求已经很明显了。
  “好吧,那我下班后赶过去。”孙小伟挂上电话后轻轻叹了口气。
  父亲过世已经快10年了,母亲这时候找个合适人的再婚,他倒是可以接受。而且这个于叔叔是鼎天地产的一把手,是个在A市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在这里几乎没人不知道于荣光的名字。
  不过,要和那个未来的继父还有他儿子见面吃饭,孙小伟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别扭。毕竟把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家庭凑到一起,对哪一方来说都需要一个逐步适应的过程。
  下班后,孙小伟开车去了品轩酒楼,一路上他心里都在哀叹今晚告吹的猎艳之夜。
  虽然孙小伟还没有公开出柜,但他在gay圈里却是个情场老手,交往过的小鲜肉和名媛不在少数。不过最近因为公事繁忙,他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释放了。要知道,他孙小伟从不缺高质量的床伴,空窗期从未超过一周,更遑论守身如玉一个月呢。
  到了品轩的时候,孙妈妈和于家父子早已点好了菜。
  “于叔叔好。”孙小伟一进包房就先向于荣光打招呼,“真是不好意思,下班后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待会我要自罚三杯才行。”
  “哎呀,小伟你太客气了。”于荣光起身笑着和孙小伟握了握手,“知道你是个大忙人,兰馨现在的事业蒸蒸日上,你年纪轻轻就这么大有可为,真是难得啊。”
  于荣光这话倒也不算是纯客气。孙小伟在父亲过世后接受了兰馨陶艺,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把兰馨从一个制陶作坊发展到今天,除了有一个核心的设计所外,还有五间烧制陶器的作坊,不仅生产、出售陶器,还开设了陶艺体验馆和培训班。
  “哪里,哪里。于叔叔您真是过奖了,鼎天能有今天,您才让我们这些小辈们望尘莫及啊。”孙小伟微笑着说道。
  这一通恭维的话把于荣光说得是眉开眼笑,他是白手起家的,当年从乡下老家来到城里打拼,他在工地赚了点钱后先是做包工头,后来逐渐发展壮大,最后成立了集项目开发、楼盘设计、地产销售等业务于一身的鼎天地产。
  当然,孙妈妈也是喜不自胜的,谁让她的未婚夫和亲儿子都是这么能干呢。而且看情况,这两个人大有英雄惜英雄,相见很晚的样子。
  不过,另一个被众人冷落的年轻人则不然,他显然对于这种客套话不屑一顾。此人正是于晋,年方21,是鼎天地产的太子爷,于荣光的小儿子。离婚后,大女儿于霞跟着于荣光的前妻,小儿子一直跟着父亲。
  于晋轻蔑地“哼”了一声。虽然声调不高,但在场的三人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你又怎么了?”于荣光看向自己的儿子,此刻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还不起来跟人打招呼!你是小辈,怎么这么没礼貌。”
  被自己的父亲训斥了一顿,于晋不情愿的起身向孙小伟挥了下手,“嗨,我是于晋。”说完,就又坐下继续玩他的手游。
  孙小伟打量了下这个鼎天的少爷。这人的眉毛又浓又黑,眼睛不算大,还是单眼皮。凌厉的五官,再配上毛寸,整个人显得有些痞气。不过说实话,这小子长得实在是帅,饶是见惯了各色美男的孙小伟也有一时的晃神。
  “于叔叔,这位就是您的小儿子吧。”孙小伟边落座边客套地问道,心想这孩子脾气看起来挺臭的。
  “可不是嘛。”于荣光扭头看了下于晋,轻叹道,“从小就浑惯了,整天不学无术,要是跟你一样这么勤奋上进那我就省心了。”跟眼前这个成熟稳重的孙小伟比起来,于荣光更觉得自己儿子简直就是块朽木。
  孙小伟但笑不语。
  这时多嘴说一句都有可能会惹对面那个男人,换谁也不乐意被自己的父亲这么贬损吧,更何况是当着外人的面,还要像残次品一样被拿着跟人做对比。这时,最好是可以换个话题,孙小伟正想请教下于荣光有关地产行业的问题,于晋先开口了。
  “我怎么就不学无术了?我要跟朋友合伙开酒吧,不好吗?你不支持就算了,还见天地损我,有意思么。”于晋撇着嘴说。
  于晋对房地产行业不怎么感兴趣,他的理想就是开个酒吧,赚多少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过得开心。他不想和自己老爸一样,整天不是跟同行勾心斗角,就是跟合作伙伴狼狈为女干。他想过的是一种简单的生活。
  于荣光被自己儿子当着别人面这么回呛,心头的怒火立马就被点着了。
  他刚要发作,孙妈妈就客气道:“哎,老于啊,你也别总夸小伟了。他事业上倒是勤快,可忙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给我领回来一个女朋友。眼瞅着都30了,还是孤零零一个人呢。”听别人这么夸奖自己儿子,她心里也美得跟涂了蜜一样,不过她不想表露的太明显。
  说完,孙妈妈还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很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儿子早点成家生子,虽说男人当以事业为重,可到底年岁也不小了不是。
  孙小伟则是一脸尴尬,但还是维持着谦逊有礼的笑容。
  “这个你就不用心急了,小伟还年轻嘛。看他这一表人才的模样,那小姑娘还不乌泱乌泱地往上凑啊。”
  因为担心母亲会继续唠叨他的终身大事,孙小伟马上打岔道:“于叔叔你们都点好菜了吗?”
  “哦,点好了,这是菜单,你看看还需要加菜么。”
  “好,我看看。”孙小伟双手接过菜单,他趁人不注意给于晋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别惹你爸不高兴了。
  孙小伟本来是一番好意,但是于晋却不领情。
  打从他第一眼看到孙小伟,就对这个始终面带着微笑,长相斯文、儒雅的男子没什么好感。当他跟自己父亲客套寒暄的时候,于晋更是觉得有些嫌恶。他偷偷打量了下,这个孙小伟长了一双桃花眼,一笑起来眯成两道月牙儿,对面不管是男是女都会被他迷惑。
  不过,他于晋可不是一般人,对这种虚伪的面孔他向来免疫。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些,于晋还不至于对孙小伟如此态度冷淡。毕竟他也是个成年人,再不喜欢那种场面上的虚伪做作,该有的礼貌也还是有的。谁让这个孙小伟长得像谁不好,偏偏身形、举止都像似了董健,那个令他深恶痛绝的男人呢!
  于晋靠在椅子上,直视着孙小伟的双眼,轻蔑地嗤笑了下。
  艹,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孙小伟心里暗骂。
  席间,于荣光和孙小伟就像一对老朋友一样,从商场上的事到国家大事,两人都聊得热火朝天。孙妈妈一直嘴角挂着笑,时不时插两句嘴。而于晋就像个木头人一样,只顾径自吃着餐桌上的美食,只有孙妈妈或老爸问他问题时才勉强吭两声。
  “哎呀,小伟啊。于叔叔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啊。”于荣光笑着跟孙小伟碰了下酒杯。
  “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孙小伟仰头一口干了杯里的酒。
  “是这样,你看我们于晋这刚毕业,整天游手好闲的也不是个事儿。鼎天那边呢,我也不太放心让他过去,当然啦,他现在什么都不懂也帮不上忙。所以,我想让他先跟着你历练历练。你就把他当成你们兰馨的员工可劲使唤,不要有任何顾虑,帮我摔打摔打他。”于荣光说得是口沫横飞。
  孙小伟也不傻。心想,好嘛,怕你儿子在你那捣乱就推给别人,自己管怕他逆反影响父子感情,就找我来枪使。还美其名曰是因为我能干,看好我对吧。
  他可不想接这个烫手山芋,谁爱当冤大头谁当去。
  “哎呀,于叔叔,我们兰馨就是个小公司,而且跟房地产行业一点关联都没有,我真怕教不了于晋什么东西。”孙小伟笑着委婉拒绝道。
  “哈哈,小伟啊,你是怕于晋给你添乱吧。”于荣光也是个老狐狸,怎么能不懂孙小伟的心思呢。“放心,有我呢。他但凡不老实,你就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就是啊小伟,你看你于叔叔都这么说了,你就答应吧。让于晋先去你那干一段时间,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好处,可以多学多做,上手快啊。”孙妈妈也在一边打边鼓,看来是早就和于荣光通过气了。
  孙小伟眼瞅着不能拒绝这个要求了,他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于晋身上了。只要他不同意,那于荣光和老妈也就没辙了。从他刚才对自己的态度来看,这个于晋百分百会拒绝的,谁会甘愿在一个不喜欢的人手下干事呢!
  “于晋啊,你看呢?想来我们兰馨做段时间看看么。”孙小伟把手榴弹丢给了当事人,希望他可以果断拒绝。
  “我啊?”于晋摩挲着下巴思索了片刻,不假思索地说道,“好啊!那以后就要劳烦孙总多多关照啦。”
  孙小伟愣了一下,没想到于晋会这么说,不过他马上就转换了表情,笑道:“客气客气,我一定会好好‘关照’你的。”
  于晋笑着把酒杯凑到嘴边喝了一口,回道:“多谢。”
  于晋本来也是万般不乐意。
  他堂堂鼎天的少爷,凭什么去给一个小老板打下手!自己心心念念着要跟哥们开酒吧去呢。再说了,那个兰馨又是什么鬼东西?什么陶艺啊、瓷器啊,这不都是老年人鼓捣的玩意么。
  可是,当他看到孙小伟用冠冕堂皇的借口拒绝老爸的提议,就好像自己是什么可怕的瘟疫一样,令他避之唯恐不及。于晋的心里就升起一阵怒意,你当老子稀罕去你那干啊?行啊,你不是不想我去你们公司吗,老子就偏不让你如愿,我就是要看看你吃瘪的样子。
  这顿饭后边孙小伟吃得是味同嚼蜡,本来还想和这个“弟弟”井水不犯河水呢,现在勉为其难答应了于荣光,以后就要在公司里跟于晋面对面了。
  想到于晋正式闯入了自己的生活,孙小伟就觉得一阵头疼。
 
  第二章
 
  家庭聚餐结束后,几个人一起去了停车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