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暴殷+番外 作者:SISIMO(上)

字体:[ ]

 
    【文案】
    曾是长在红旗下的新时代好青年的叶无莺得出一个结论:要怎样在一个变态环绕的变态世界里活下去——
    只有自己也成为一个【正直的人】←你信吗?
    ·这是一个主角【重生】后走向……之路和另一个【^_^】再续前缘的故事。
    ·玄幻背景,设定“宏大”,不过作者水平有限,所以咳咳,纯YY别当真。
    ·主角带空间,金大腿逆天。
    ·一句话解释:主角先穿越后重生。架空背景,狗血天雷汤姆苏,谨慎跳坑。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无莺 ┃ 配角: ┃ 其它:
    编辑评价:穿越者带着金手指外挂穿越就能大杀四方?叶无莺原本也这么觉得的,直到他死得不能再死,谁知道上天又让他重来一次。大殷帝国不仅土地广阔,变态也多,可这一次叶无莺有自信踩着敌人的尸骨往上爬,最后胜利的一定是他,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上辈子那个让他爱过憎恨过的家伙,也跟他一样……重来一次的不止是他。
    行文通畅,主角行事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一路爽爽爽地碾压过去,不给敌人制造麻烦的机会。小伙伴稳重靠谱,小攻变态腹黑宠溺小受,小团队大杀四方。披着传统升级复仇文的外壳,这是一篇正统爽文,主角绝不失败憋屈,看完叫人心情舒畅,值得一读,喜欢小团队升级爽文的千万不要错过。
    ==================
    
    第1章
    
    叶无莺正蹲在院子里无聊地盯着那棵巨大的梧桐树看。
    不得不说,他“巨大”这个词用得十二分地正确,因为这棵树是真的太大了,至少需要二十几人才有可能合抱,但是,在这个诡异的世界,这样庞大的一棵树,一位五级以上的武者,一拳就可以将它打倒。
    叶无莺正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为什么他又回来了。
    没错,是又,他看着自己细白幼嫩的小手,很清楚很明白,这一年,他又是五岁,闭上眼睛,伴随着他的金手指依然存在,隐藏在体内的剑气,还有那熟悉的空间庄园——
    即便是带着这设定俗烂却着实逆天的空间,他也不想再来一次了。
    这个世界,太他妈坑爹了!
    上一次,叶无莺也曾雄心勃勃,噢,带着空间穿越,自带天生剑心,还是个相当以武为尊的世界,天生就是他发光发热王霸之气大放横扫天下的世界啊!可惜,事情永远不会是那么简单,上一次,他只堪堪在这个世界活了二十五年,如果从有记忆开始算,准确地说,是二十年!这还是在他拥有外挂的前提下,如果从第一次遭受致命伤算起,他勉强只在这个世界混十五年,真悲惨,不是吗?
    可是说真的,这世界变态真他妈太多了好吗?!
    上一次他被八位圣者活生生轰成了渣渣,这种情况下再外挂也是没用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恐怕就是他死得够干脆,没让那些恨他恨得想要吃他肉啃他骨头的混蛋感到太舒爽?
    为什么还要再来一次呢……
    又是一年时年五岁,祈南的春天正在来临,暖意融融,这座占地广阔的中型城镇,只是大殷帝国成千上万个城镇中相当不起眼的一个,至于整个大殷帝国有多大——
    叶无莺曾经用阿拉伯数字把这串数据写出来,简直被后面的位数闪瞎了眼睛。
    太大了,大到他根本都没有概念。
    反正,这是一个大到不可思议的世界,单单是祈南,就有数千万的人口,占地换成他熟悉的表达方式,大概是七百多万平方公里,这里有大片的山林,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村落受祈南镇的管辖,祈南镇那巨大的城墙是用坚硬的钢铁浇筑,叶无莺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也颇受震撼。
    不说其他的,单单是这叶家,就有叶无莺记忆中那个他思念的世界一座城市那么大,大大小小的院落足有一千七百多个,还不包括空旷宽阔的演武场和外门弟子居住的外院,以及数百个客院。
    就是这样的祈南叶氏,却已经是大殷帝国的没落世家,吊在二流世家的尾巴上,差一点儿就要落入三流了,别说是和那些一品二品的世家比,就是和六七品的二流中等的世家比,都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可是在祈南,叶氏就是一尊庞然大物,除了它之外,再无其他世家,倒是有七八个大士族,自然比平民要高贵许多,但与叶氏却根本没法相较。
    这,只是祈南叶氏的根基主家所在,各个分支,甚至并不一定在祈南。
    叶无莺忽然嘲讽地笑了笑,不过,叶家又算得上什么呢?在那些一等世家眼里,大约,也比那些士族甚至是平民好不到哪儿去。
    不过,重来一次,他可是很清楚,自己是胎穿,不过五岁前的记忆被人抹去罢了,他才不是叶氏的人——他有一半的血脉来自叶氏没错,可他应该姓赵,而不是姓叶。
    叶家曾有一女,乃是大殷帝国的大巫之一,虽然没法与三大祖巫比,但那也是叶家所有的希望所在,可惜,她并没有活过四十岁。
    没有人知道,叶无莺是她唯一的儿子,身为大殷帝国的巫女,她原本该保持身心的纯洁,所以,叶无莺的存在是个秘密,哪怕他应该姓赵,赵乃国姓,大殷帝国的王族,是为天下第一世家,黑殷赵氏。
    “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吧?”叶无莺很怀疑。
    他无奈地打了个哈欠,开始数树下的蚂蚁。
    “少爷,该去课室了。”
    叶无莺瞥了身后人一眼,他是一点儿脚步声都没能听见,他的身后,是一个样貌清秀,在整个叶氏的侍女中长相绝对居于中下游水准的少女,他今年五岁,青素今年……十九岁,曾经的他不知道,现在他却很清楚,这是一个十九岁的八级武者!
    八级武者是什么概念,眼前二十来人才能合抱的梧桐树,在她那白皙秀气的纤手下,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让它刹那间化作一堆碎柴火,换个更恐怖的说法,祈南镇那厚重巨大的钢铁城墙上,安着两扇数吨重,高上百米厚两米的大门,她只需要轻轻一掌,就能将那两扇铁门给拍飞!
    看着清秀沉稳的侍女青素,事实上是个天品资质的武者,而她,只是叶无莺的侍女,也是坐在万万里之外皇城里的那个男人,给叶无莺的照顾之一。
    在整个叶氏,也就叶家老祖宗叶宝山是一位九级武者,叶家家主叶慎一曾经被称为叶家的天才,但已经知天命的他,也不过和叶无莺身后的少女一样,是一位八级武者罢了,整个叶家,能有七十二位五级以上的武者门客,再加上三十六位五级以上的炼气士,已经足以笑傲附近的几个镇县,甚至在祈南镇隶属的博北城中,都排得上号。
    听着青素的话,叶无莺怏怏地站起来,他很清楚,就算他拒绝,青素也可以像拎小鸡一样,将自己轻松拎到五里外的课室去,与其这样,还不如他自己走出去,至少有家族提供的车可以坐。
    穿过比正常型号大了两大圈的汉白玉拱门,看向停在门口的一辆车,眼神不禁有些复杂。
    他早已经不像第一次看到那样震惊,不过,这个古香古色的园林里,出现这么个颇有点儿“现代化”气息的玩意儿,怎么都要让他惊讶一下的,面前的车,是叶家的专属型号,被命名为“深叶”,它通体都是深青色的,瞧着就好似一片椭圆的树叶,外形相当流畅,全金属的构造,加上透明的玻璃车窗,虽然和叶无莺印象中的“车”长得不大一样,构造上其实已经很相似了,不过这玩意儿比车更厉害,不需要轮子,整个儿是半悬浮的,和磁悬浮那种需要轨道的悬浮可不一样,这种车靠着灵石,就能这样驱动,而且因为车身上刻画了足足四个减少能耗的阵法,使得一颗下品灵石就能让它工作一个月!
    事实上,这整个世界,都有着让叶无莺习惯又不习惯的种种奇异之处,比如他身上穿的衣服,是正统的汉服,深青色,宽衣博带,布料华美,不过他很清楚,他也可以穿衬衫、立领外套、长裤和皮靴,甚至因为是世家子弟的缘故,可以在那笔挺的外套肩部加一道繁复昂贵的装饰——多半是家族的徽章。
    又例如他身后的青素,她穿着宽大的亚麻上衣,盘扣一直延伸到脖颈,配一条结实的白色长裤,脚上倒是套着一双侍女常穿的木屐,可是她和那些受过严苛训练的其他叶家侍女并不一样,那些侍女走起路来优雅轻盈,脚下木屐才能形成一种独特的韵律,要是哪位试图到世家大族里冒充侍女,那她的下场绝对会十分悲惨,因为单单是从足音上,就可以将她同其他侍女分辨开来,青素却很特别,穿着那样的木屐,她走起路来偏偏还能悄无声息,根本听不出任何动静。
    叶无莺上了车,透过车窗,他可以看到叶家对于他而言原本熟悉,现在瞧着却有些陌生的风景。
    这条路很宽,倒是没有像车一样充满现代化,不是用的水泥,而是用巨大的青石铺就,每一块青石都有五米见方,非常大,所以铺在地面上,异常地平整。
    这辆“深叶”上有一位驾驶员,这位瞧着已经有些苍老的驾驶员事实上是一名炼气士,虽然因为资质不够好的缘故,在他这把年纪,不过也只是一名二级的炼气士而已,但别在他腰上的灵气枪,能够让他瞬间开上三枪,即便是三四级的武者对上他,也要吃个大亏,别看他只是个驾驶员,但是他也姓叶,甚至是叶家旁枝血缘不太远的一房,哪怕是个庶子,但也足以让他拥有这把三品的灵气枪了。
    说起来,他应该叫叶慎一一声堂兄,可是现在叶慎一坐在叶家深处那间低调却奢华的书房里,泡着上佳的雪山云尖,读着从京城来的邸报,这位同是叶家子孙的叶慎逾,却只是一辆“深叶”的车夫。
    所谓世家,事实上,没有实力作为保证,就是这么残酷,作为旁枝弟子,更是不可能人人都有享受家族资源的权利。
    叶家家学离叶无莺住的院子只有五里地,身为一名幼童,叶无莺要先读叶家家学,启蒙之后,满十岁就需要去大殷帝国的官学了,只要是世家和士族的学子,不论资质优劣,都能进官学,而平民就需要世家士族的推荐信了,所以,能进官学的平民,不是天资出众,就是走通了关系,而这,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叶家的家学在整个叶府的中心地带,由此可见,叶无莺所住的院落,也在叶家的中心,这是让众多叶家孩童羡慕嫉妒恨的位置。
    “哎呦,瞧瞧这是谁,这不是三房那个短命鬼家的——无莺堂弟嘛!”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也就算了,中间那段充满恶意的话他说得既快又轻,刚从车上下来的叶无莺甚至都听得不是很明晰。
    不用看他都知道这是谁。
    叶无莺甚至有些怀念,真可爱啊,叶家的这些孩子连恶意都表达得这样率真直接,坦荡到让他感动,特别是想到后来碰上的那些家伙,面前的叶无添简直十二分地顺眼。
    于是,叶无莺笑了笑,用称得上温柔腼腆地声音打招呼:“十二哥好。”
    面前满脸稚气的男孩儿看着叶无莺甚至称得上“含情脉脉”的眼神,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寒颤。
    搞什么鬼?
    
    第2章
    
    这一辈,叶无添八岁,排名十二,叶无莺五岁,排名二十二,反正,叶无莺是一点儿不喜欢那两个叠加的二。
    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叶无莺,却见他满脸无辜,只叫人觉得乖巧可爱,仿佛刚才那一瞬间让他起鸡皮疙瘩的眼神只是自己的错觉,这么一打岔,他原本要说什么的也忘了,抬脚就往课室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