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暴殷+番外 作者:SISIMO(下)

字体:[ ]

 
    第81章
    
    安斯洛被面前的情况搞得哭笑不得,同时也警醒起来,这几个人如果不是格外有底气,恐怕是做不出这样的事的,他让他们一起上,会不会太自信了一些?
    他毕竟是剑圣呢,看到几个年轻人吵了起来,平静地说,“你们会不会太不将我放在眼中了?”
    叶无莺赶紧上前一步,“不,正因十分尊敬你,我们才会有这样的争吵,身为武者,只有在面对真正的强者时,才会生出兴奋的感觉,现在我们就是如此。”
    “围攻这种事我们是做不出来的,”顾轻锋认真道,“但若是一个个上,怕又要被当成车轮战,正因为心有尊敬,才会抢着要当你的对手,并不想占你的便宜。”
    安斯洛一怔,却发现面前的两个年轻人说的是实话。
    其实如果不是他并没有趁着叶无莺对瑟利赛动手的时候偷袭叶无莺,反而光明正大地站出来了,而且目光清正并不傲慢,一身朴素的布衣都掩盖不住通身的气质,而且,他的身上有种独属于武者的纯粹感,使得他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令人一见就心折的魅力。
    正因为这样,叶无莺和顾轻锋几乎对他生不出多少敌意,他们也是重武道的人,对安斯洛这样气质的练武之人几乎是发自内心地欣赏。
    “我是剑圣,根本不惧车轮战的说法,”安斯洛反倒笑了笑,“剑圣气息悠长,斗气长久不衰,你们愿意一个个来,我就与你们都比试一番。”听到这里,他也起了爱才之心,用的是比试这个词,本来他就不愿意听那个没用的侄子的话,真的要了这位年轻领主的性命,这会儿更是不会伤及他们的性命,只想着点到为止。
    既然安斯洛都这样说了,他们几人互相看了一眼,还真跑过去石头剪子布了,弄得安斯洛整个都有些风中凌乱。
    最后,叶无莺胜了,得意洋洋地跑过来,安斯洛对他们的幼稚已经无言以为。
    可是,当这个年轻人一出剑,安斯洛立刻放下了刚才的心思,因为他发现,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用的是和现在的剑士之道截然不同的法门。
    与那蓬勃的斗气不一样,他在出剑之前,安斯洛甚至感觉不到他气息的变化,若不是之前看他对那个刺杀他的骑士一指点出,安斯洛其实也看不清这年轻领主的底细,这本来就是一件很古怪的事。
    那把剑霸道、锋利,甚至充满一种强大到刺破苍穹的锐意。
    其他人早已经远远退开,他们在兰卡城城主府后的空地上动的手,那青年持剑而立,与方才几乎变成了两个人。刚刚那个他还是有些年轻人的青涩气质的,甚至因为带着温柔的微笑,显得有些秀丽腼腆,可是这会儿,那种柔和的、亲切的、温然的假象被揭去,露出青年冷酷霸气锐不可当的一面,若是换过瑟利赛站在这时的他面前,恐怕会立刻失去出剑的勇气。
    那是一双寒星般明亮却冰冷的眼睛,进入这种状态之后,安斯洛甚至觉得眼前这个青年绝不会有半分收手的余地,他会全力以赴,因为他并没有什么比试之心,只要认了真,那他的对面站着的只有敌人。
    既然如此,安斯洛也觉得若是留了手,是对这个青年不尊重,“小心了!”
    转瞬之间,他的斗气已经彻底暴涨开来,覆盖了这片天地,恐怖的威压让偷偷跑来看热闹的几个普通士兵差点无法呼吸,顾轻锋抬手将他们丢了出去,才算是拯救了他们。
    “那人是谁?实在太厉害了。”
    “领主不会有事吧?”
    “肯定不会,没看到统领大人也站在这里看?”
    不得不说,这些士兵对叶无莺都有盲目的自信,不过如果让他们知道叶无莺面对的是剑圣,恐怕这会儿早就吓破了胆子。
    对于这些艾尔沃德荒原的平民来说,别说是剑圣了,连高阶剑士都很少见的,那些强大的骑士看他们的时候总是带着某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直到他们参了军,拿上了领主发放的魔法枪,才有了对抗那些骑士的勇气。
    即便如此,剑圣对于他们来说仍是遥远的传说中的人物。
    叶无莺身在场中,感触更是强烈,安斯洛不愧是剑圣,不管他在剑圣中属不属于强者,至少这个剑圣的位置名副其实,没有半点水分,与大殷的圣者也相差仿佛了。他面对过圣者,还不止一次,上辈子他是九级武者的时候,就和不止一个圣者交过手。黑殷赵氏的功法擅长越阶杀人,但是身为九级武者想要越阶去杀圣者那纯属痴人说梦,可也足够让他在面对圣者的时候不至于毫无反抗之力。
    这种透支自身强行提高功力的法门经常为人诟病,但是赵家多的是这样咬人起来不计代价的疯子,早年赵家能打下这份基业,还亏得都是这样的疯子,没人敢跟他们硬抗。
    剑气纵横,叶无莺还是这几年来第一次全力出手,长剑出鞘的时候,那剑仿佛有灵性一般发出一声尖锐的嗡鸣,煞气冲天,直叫人打冷颤。
    顾轻锋赞赏说,“莺莺这几年的功夫没有白费,厚积薄发,累积地足够了,突破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她也跟着谢玉叫莺莺,反正叶无莺反抗无果,她们照叫不误。
    谈凯江是简直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了,他跟在顾轻锋身边太多年了,眼见着他以妖孽一般的速度成长起来,听到顾轻锋的话,只能叹了口气。
    相比较而言,只有阿泽眼睛紧紧盯着叶无莺和安斯洛交手的场面,连眨眼都舍不得。
    比起上辈子,阿泽此生被叶无莺保护得很不错,几乎称得上纯粹,他师承那隐姓埋名的炼气士,之后一路征战,几乎是在战场上磨炼出的本事,看着再单纯天真,实则手段十分果断酷辣。
    越是心思少的人,越是可以像他这样反倒走出一条全无顾忌的路来,可以说他不择手段,但是在战场上只有生死没有输赢,他当然也不不在乎那些个劳什子的规矩。
    所以,他喜欢的就是叶无莺那种一往无前的锋锐,这不是一场比试,而是一场战斗。
    今夜无月,却有漫天星光,与那劈天的剑意相映衬,看得顾轻锋阿泽几人如痴如醉,哪怕不是亲自上场,在这种高规格的比斗之中,他们一样能够受益匪浅。
    但那些偷看的普通士兵,就是一头雾水了,因为他们根本看不清场中两人的身影,两人的移动速度太快了,完全超过了正常人眼睛能够承受的程度。
    “好厉害……”
    这已经是他们能够发出的全部感叹词。
    同样是夜,大殷此时也是秋天,在那深深的宫墙里,一个小小女童盘膝而坐,面前一张棋盘,正在独自下棋,一手执黑一手执白,竟是自己与自己相争。她的对面,一个十五六的半大少年垂着脑袋正在打瞌睡。
    两人皆是一般秀丽出众的容貌,女童见少年睡着了,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命婢女拿来一条毯子给他盖上,这一盖,就将他惊醒了。
    他一睁开眼睛似乎颇有些茫然,然后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女童,天真地笑起来,“妹妹、妹妹!”
    女童笑了笑,“哥哥先回去睡吧,不用等我。”
    少年却摇摇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等妹妹。”
    女童有些感动,“那哥哥就在这里的软塌上先睡吧。”
    看着这对兄妹兄友弟恭的模样,站在旁边的一位老嬷嬷忍不住抹了抹眼泪,看着那少年的目光既心疼又痛惜。
    真的可惜啊,若是、若是他是完好的,见七公主这样聪慧,必然也是个不差的孩子,谁知道上天如此不公,竟然、竟然让好好的殿下成了傻子……嬷嬷依稀想起殿下幼时,明明也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绝不痴傻,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有了变化呢?
    想着想着,她的眼里就有了深沉的寒意,旁人猜不到,她这个从殿下生下来就在他身边的老人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殿下啊,必然是被人害了!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提早知道了殿下的资质,怕正因为这招眼的金雷真武体,才使得殿下落了这么个下场。
    这痴傻的皇子,自然就是赵弘毓,而这个下棋的少女,是他的亲生妹妹赵弘琰,作为上辈子就活到成年的赵申屠最小的女儿,没有赵弘毓护着,似乎过得也不差,只因她那些哥哥姐姐们没有一个将她放在眼中。
    赵弘琰的资质太差了,只有天七品,在上上等的天一品到天三品扎堆产生的赵家,她这样几乎可以算得上末等的资质,只会叫人耻笑。于是,她和她的傻哥哥反倒成了皇宫里的透明人,母亲虽出身卑微,但不论是他们兄妹还是他们的母亲,过得都还算不错,并没有人来刻意为难他们。但这也与赵弘琰的聪明不无关系,她虽然资质不好,头脑却佳,过目不忘不说,看什么都能举一反三,自小早慧,又有这样需要人保护的哥哥和母亲,她不早熟也不行。在赵弘琰的刻意低调之下,他们才能维持着这样安稳的生活。
    “嬷嬷,明日里你带哥哥去庄子里暂住一阵子吧。”
    那嬷嬷一惊,“殿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赵弘毓在皇子中排行第七,赵弘琰在皇女中排行第四,今上的七子四女,活到现在的只有七个,大皇女赵弘霜、三皇女赵弘语,二皇子赵弘申,三皇子赵弘旻,四皇子赵弘冲和六皇子赵弘启,再加上赵弘毓兄妹,恰好是七个,其中现在在宫中最有权势的无非就是有生母为靠山的赵弘语,以及珍妃之子赵弘旻。
    “今日里我见了三皇姐,再过几天就是大皇姐的生辰了,我去和皇姐商讨送寿礼的事,皇姐似乎心情颇好,就想留我吃晚饭。”赵弘琰在宫中的皇子皇女中年纪最小,生母卑微,兄长痴傻,资质低下,赵弘语却也愿意与她亲近一些向赵申屠表示她友爱妹妹的善良之心,“父皇傍晚的时候勃然大怒,消息传到皇后娘娘那里的时候,恰好我还没走,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先带着哥哥出宫避一避,我稍稍打听一些消息,回头就赶来。“嬷嬷犹豫了一下,才叹了口气,“殿下你也要小心些。”
    “我省得。”赵弘琰点点头。
    她知道,这几年父皇愈加喜怒无常,宫中的兄弟姐妹谁也不敢惹他,日子过得着实不大舒坦,原因她也知道一些,多半是为了那个任性叛逆的“哥哥”。对于赵申屠在外还有个儿子的事,在宫中根本就是个公开的秘密,哪怕赵弘琰年纪还小,却也听说过这位的“丰功伟绩”。
    说句实话,赵弘琰都有些佩服他了,哪怕是身为嫡女的赵弘语,都绝不敢与她那位脾气不好的父皇这样对着干。
    不听话也就算了,偶尔有信回来,经常将父皇气得仰倒,宫中偶尔悄悄说起来,大家都是带着笑的,只说竟然有人能制得住父皇了,真是奇迹。
    赵弘琰读过的书已经足以堆满一整个书房了,她早熟聪慧,也能从其中看出更多东西。她那位父皇,本来是凉薄的性子,哪个子女都不见他多上心,自己身为幺女,却也没能得他几分怜惜,他对于后宫更是不大热情,虽也有这么些个女人,端看她的母亲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十年前是选侍,到现在还是选侍,就知道他的性情。想起宫人们八卦的时候说过昔日那位王贵妃多么得宠,几乎敢和皇后叫板呢,她那位父皇有多少日都歇在王贵妃那里——直到王贵妃死的时候,他对她的死没有半分伤心,想来就叫人心寒不已。
    可这样一位令她绝对生不出孺慕之心的父亲,却绝对不能说不是一位好君王。
    他在位的时间也不短了,或许就因为这份凉薄,还有丝毫不会感情用事的冷静,国事在他手里都能得到相当理智且客观地处理,若非有过人的能力,他也坐不上现在的位置。那些跟着他日头久了的大臣,也不敢有什么恃宠而骄的心思,反正这位帝王,从不会真正“宠信”哪个大臣,他只看谁能帮他做事做得好,只看能力,不讲感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