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枣儿沟发家记 作者:南侠小展(下)

字体:[ ]

 
  第100章 小客人
  
  江逸拉过那个孩子,想要仔细看看。可是孩子似乎有些抗拒,他挣脱江逸的手,紧张地躲到了另一个孩子身后。
  江逸蹲下身,尽量温和地说:“别害怕,让我看看好不好?”
  孩子细长的眼睛里露出懵懂的神色,显然是听不懂江逸在说什么。
  苏云起转头看向小川,小川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交给苏云起,“老大,这是福子的信。”
  那边,苏云起坐在太师椅上看信,这边,江逸和两个孩子大眼瞪小眼。
  “@#¥%&*……”前面那个高高壮壮的小少年突然对后面白白胖胖的孩子说了句什么。
  白白胖胖的孩子犹豫了两秒钟,有些忐忑地走到了江逸跟前。
  江逸知道,这是孩子愿意让自己检查了。他感激地对高高壮壮的小少年笑笑,然后才伸手解开孩子的衣襟。
  “让我看看你的脖子哦,不会疼的。”江逸温声安抚着。
  白胖孩子似乎是感受到江逸的善意,明显放松了很多。
  江逸按压着孩子脖颈处肿大的部位,并没有发现硬块。他一边按压一边观察着孩子的表情,并没有从他脸上看到痛苦的神色。
  “好了,没事了。”江逸对孩子笑笑,帮他把衣襟系好。
  大山在一旁问道:“逸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我亲眼看见了,那边有许多牧民都得了这样的病,有些严重的边饭都吃不下去,让人看着怪难受的。”
  江逸点点头,说道:“应该是缺碘引起的,不算大病,早点治就行,不能拖着。”
  大山憨憨地说:“逸哥,你说缺啥?我没听懂……”
  其他人也全都看着江逸,一脸的“求解释”。
  江逸抓抓脑袋,思考着要怎么说才不会暴露。
  苏云起把信收起来,刻意岔开话题,“福子在信上说,这位是朵颜卫指挥同知脱鲁忽察尔最疼爱的幼子,脱鲁忽察尔对其疼爱有加,希望咱们能想办法治治。”
  小川和大山之前并没有看信,听到苏云起的转述后都有些疑惑。不过,当着两个小客人的面,谁都没说出来。
  这时候夏荷和梅子正好端着两碗面进来,还有几碟清口的小菜。
  夏荷温婉又不失大方地说:“先吃饭吧,等了这么久,估计两位小客人也该饿了。”
  果然,白白胖胖的小孩子视线直直地黏在了冒着香气的面碗上,一边偷瞄一边吞口水。
  江逸忍不住笑了,“先吃饭吧,有什么事吃完再说。下午好好睡一觉,晚上杀只鸭子,再让小六去肉铺割几斤肉,咱们吃大餐!”
  “那敢情好,早就想逸哥的饭了!”大山坐到桌子旁,呼噜呼噜地开始吃面条。
  小川话都不说,只一味地埋着头吃。
  两个孩子虽然用不惯筷子,却也吃得不慢。
  江逸叹了口气,出门在外的,真是苦了他们。
  ******
  晚上,吃饱喝足之后,江逸和苏云起沿着河堤一边散步消食,一边谈论着白天发生的事。
  苏云起问道:“你白天说的‘缺碘’是什么意思?”
  “就是缺少一种叫‘碘’的东西,这种东西就像盖房子的材料一样,对我们的身体非常重要。你看,房子如果少了瓦片就会漏雨吧,我们的身体如果缺了碘就会得那种‘大脖子病’。”
  “大脖子病?”
  “这是一种通俗的叫法,学名应该是叫‘地方性甲状腺肿’——甲状腺,就是这里……”江逸仰起头,捏着自己的脖子两侧给苏云起看。
  苏云起伸手摸了摸,触碰到滑嫩的肌肤,便舍不得放手。
  江逸把他的手拍开,佯怒道:“说正事呢!”
  苏云起搓了搓手指,脸上带着可惜的表情。
  江逸斜了他一眼,继续道:“正常情况下碘应该是从食物和饮水里获得,比如我们吃的盐里就有。内陆地区缺碘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是如果这个地方缺的话会从一开始就缺,不应该突然有人得这种病。”
  苏云起抓住一个字眼,“你是说,盐里有碘?”
  江逸点点头,“尤其是海盐里,碘的含量特别丰富。”
  苏云起面色凝重地点点头,“应该就是这个缘故。”
  江逸不名所以,“什么缘故?我怎么没明白?”
  苏云起拉着他在堤坝上坐下,解释道:“福子在信里说建文帝中断了朵颜三卫和东南几省的海盐交易,这种病就是从那时候起开始出现的。先是一些普通的牧民人家,现在开始漫延到蒙古贵族。”
  江逸有些吃惊,“那他们现在都没盐可吃吗?”
  苏云起摇摇头,回道:“有,不过是自产的盐井,或许就是缺少你说的碘。”
  江逸这才明白过来。
  以前辽东地区也是吃海盐的,所以一直没什么状况发生,如今朵颜三卫投靠燕王朱棣,建文帝盛怒之下中断了辽东部分地区和中原的贸易。虽然朱棣派人帮助朵颜三卫找到了盐井,但是内陆自古碘含量低,于是这种地方性病症便很快显露出来。
  苏云起问道:“小逸,这病能治不?”
  江逸点点头:“不难治,只要每天都能吃到碘盐就行,或者含碘量高的海产品,比如海带、紫菜,或者海里产的鱼虾。必须时常吃,一旦停了再犯的可能性很大。”
  苏云起听到这话,脸色不仅没变好,反而更加为难,“盐,恰恰是最难的。”
  江逸有些不解,“咱们把方法告诉福子,让三卫的首领直接找朱棣帮忙不行吗?”
  苏云起摇摇头,“湖广江浙的盐路向来掌握在朝廷手中,这方面燕王半点优势都不占,贩卖私盐是死罪,没有哪个商队肯冒这个险。就算我们把解决方法告诉了福子,对朵颜三卫来说也是无济于是。”
  江逸的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那就没办法了吗?那么多牧民,还有戍边的兵士……”
  苏云起揉揉他的脑袋,安慰道:“再想想办法吧,天无绝人之路。如果说燕王是大明的雄鹰,朵颜三卫就是雄鹰的羽翼,不会轻易折在这里。”
  对呀!燕王可是要继承大统的人,朵颜三卫在靖难之役中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肯定不会这样轻易垮掉。
  想到这里,江逸的心情又变得轻松起来。
  “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江逸看着苏云起,问道,“你之前说那个小孩是什么同知的儿子,那个人应该本事挺大呀,为什么要找咱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帮忙?”
  “朵颜卫指挥同知,脱鲁忽察尔。”苏云起重复了一遍,“福子和脱鲁忽察尔有几分私交,这件事是他亲自托负的。如今朵颜三卫把宝押在朱棣身上,成则青云直上,败则九死一生。脱鲁忽察尔瞒着朝廷把孩子送到这里,未必没有存一分留根的心思。”
  江逸点点头,“这样一说就解释得通了。不过,那个高高壮壮的少年是什么身份?他并没有生病啊!”
  苏云起答道:“福子在信里说他是那个孩子的仆从。”
  江逸“咦”了一声,道:“我觉得不像啊,白天那会儿你注意到没?明明是那个孩子比较听少年的话。”
  苏云起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愈加凝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江逸拍拍他的手臂,笑道:“想不通就先别想呗,反正你的兄弟也不会害咱们。两个孩子而已,还能引发民族冲突不成?吃饭的时候我看着咱们家的孩子一直在偷偷观察两位小客人,兴许今晚睡一宿,明天就能成为朋友!”
  江逸兴致勃勃地说着,苏云起目光柔和地看着他。
  晚霞映红了天空,落日的余晖洒在江逸的脸上,使得他整个人都沐浴在的柔光中。
  苏云起看着这张精致而温暖的脸,心一下子变得柔软。
  “回家吧!”苏云起揽着江逸的肩膀把人拖起来。
  “在外面呢,别动手动脚的。”江逸扭了扭身子,甩开苏云起的手,率先走到了前面。
  苏云起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细细欣赏着心上人好看的背影。
  在夕阳的映照下,两道影子慢慢交叠到一起,难舍难分。
  ******
  第二天,孩子们果然和两位小客人玩到了一起。
  阿大看起来挺喜欢那个小胖孩子,他一边劈柴一边连说带比划地跟孩子介绍家里的情况。
  “现在咱们待的这个是旧院子,旧,你知道不?那边——”阿大用手指了指月亮门,“那边是今年刚盖的新院子,就是昨晚咱们睡觉的地方……”
  小胖孩看看阿大,看看月亮门,拍拍脑袋,似乎明白了什么。只见他弯下腰,艰难地抱起一大捧柴禾,跌跌撞撞地朝着月亮门跑去。
  阿大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赶紧追在后面,边追边喊:“你抱着柴跑什么?那些是没劈好的!”
  另一边,小宝拉着小黑熊的爪子,仰头看着几乎比他高两个头少年,“乌木哥哥,这是我的好朋友,它叫小黑哦,你要不要抱抱它?”
  乌木摸了摸小黑毛乎乎的脑袋,从怀里掏出一块奶酪塞到小宝嘴里。
  “唔……是什么?好甜哦,乌木哥哥真好!”小宝乐得眼睛都眯到了一起,拿小手捂着嘴咀嚼着。
  “*&……%¥####@……”乌木说了一串话。
  小宝一边躲避着小黑熊的嗅闻,一边含含浑浑地说:“乌木哥哥你能不能也给小黑一块?它也想吃。”
  乌木想了想,伸出手臂把小宝抱起来,抱走了。
  小黑熊在原地呆呆地立着,有点懵。
  “哈哈……”江逸拍着大腿,笑倒在炕上。
  苏云起放下手中的书信,奇怪地看着他,“在笑什么?”
  “语言不通什么的,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江逸想到阿大提着斧头追在后面以及小黑熊被撇下后一脸懵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云起看他笑得开心,也不由地勾起唇角,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世伯和小叔快要回来了。”
  江逸闻言,一骨碌从炕上坐起来,惊喜道:“大海来信了?怎么说的?”
  苏云起把信递给他,说:“余文俊捎回来的,他先前带人去保定府查账,正好遇到了世伯和小叔,现下他们正结伴往回走。余文俊怕家里担心,就让商队的伙计提前送了封信回来。”
  江逸看完信后,撇了撇嘴,“他也算做了件好事。”
  苏云起笑笑,没说话。
  江逸看着苏云起,突然说道:“你有没有觉得他有点太殷勤了?他有钱有势的,如今又搭上了燕王,为啥要费这么大力气讨好咱们家?苏云起,你有没有觉得……唔……我这儿说事呢,你干嘛?”
  吃醋的小媳妇什么的,最可爱了……苏云起把人按到怀里,好好地温存了一番。
  
  第101章 笨法子
  
  村子里的情况越来越坏。
  村头大槐树下的水井已经打不出水了,北边的河床也干了,出现了一道道令人压抑的裂纹,原本布满杂草的土坡如今也是一片枯黄。
  越来越多的人家开始杀鸡宰鹅卖猪肉,尽可能把这些张嘴物儿在它们最肥嫩的时候处理掉。
  江春材家的鸡也杀了不少,给江逸家送了几只,江逸拿贮藏的菠菜回了礼,英花欢喜得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