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网定情 作者:冬刃

字体:[ ]

 
 
 
文案
重活一世咱就好好打球吧,江回表示有一个冠军师兄压力很大。球场上不放过他就算了,可是私下里老想着把他压在身下是做什么?
程逸舟:师弟你又输了,我有什么奖励吗?
江回:发条微博,秀个恩爱,仅此而已。
粉丝:你们真的不考虑来娱乐圈玩玩吗?
这是两个勤奋的娃儿攻略体育与娱乐圈的故事
本文是架空,不要考据考据!
 
内容标签:甜文 重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回/程逸舟 ┃ 配角: ┃ 其它:1V1,竞技,甜文,半娱乐圈
 
 
 
  ☆、重生 再归来
 
  “江回,江回,醒醒,你怎么睡着了?”
  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江回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手上的纸滑落在了地上。他轻轻弯下腰,将落在脚边的白纸捡了起来。醒目的【国家队选拔】五个大字让他微微闭了闭眼。
  “这么重要的会你也能睡着?真是服你了。”
  开会?
  江回稍稍抬起了头。明亮的灯光照的他的眼睛微微发痛,不远处的主席台上一个中年男子正慷慨激扬的说着什么。
  “这次国家队的选拔,一共有两个名额,根据各位运动员以往的排名以及最近的成绩,我们决定推荐江回和程逸舟为国家队成员……”
  话音还未落,报告厅底下却一片哗然。
  “怎么会是江回啊?”
  “他不就是上次全国比赛拿了第七名吗?”
  “那怎么着肖博洋还是第四呢”。
  “估计给协会和教练塞钱了吧。”
  “…………”
  江回眯了眯眼,这个场景……
  为什么这么似曾相识?
  “好,下面我们请两位运动员的教练顾海琼教练上台来说两句!”
  江回闭了闭眼,他的头微微发痛,过往的破碎记忆在他脑海中一点一点拼接,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他叫江回,一名省队的网球运动员。
  可是……
  他突然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
  “江回,你怎么了,是不是知道自己进了国家队,太激动了?你现在还不是正式的队员,马上你和逸舟要去参加一场国家队选拔赛,要和来自其他省的推荐人竞争,最终只有八个人可以进入正式名单……”
  江回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个场景,他站在网球的赛场上,振臂欢呼,程逸舟在观众席中起身微笑着鼓掌……
  可是,这一切,应该都已经结束了才对!
  头突然剧烈的痛了起来,他推开身边的人,在全场的讶异声中跑了出去。
  他停在了跑道上,喘着粗气,看着自己的手,眼里满是不真实。他的手很大,虎口处有着厚厚的茧,小的时候就有教练告诉他,他是练习网球的天才。
  他的确是练习网球的天才,十四岁的时候,就拿到了国内青少年比赛的第一名,早早的被省队挑走了,接着又在去年,拿下了全国网球大赛的第七名。
  后来,他顺利的拿到了进入国家队的名额,在国家队选拔赛上他击败了对手,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被查出服用兴奋剂。
  取消比赛成绩,禁赛十年,遭国家队永远除名,被踢出省队,舆论的一片骂声,这些预料到的结果在接下来的几天接踵而来,甚至连他的父母都遭到了谩骂与攻击。
  他流干了泪水,流尽了泪水,最终在一年后选择了自杀……
  从楼上跃下的那一刻,他甚至还听到了父母的哭泣声。
  可是,现在,他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回到了一年前,手握着参加选拔赛的门票,这一切都要再来一遍吗?
  “你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跑出来了。”程逸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看到江回,一脸的疑惑。
  江回看着他,有很多话堵在喉咙里。
  程逸舟与他同年,他们的最初相识就在江回拿到冠军的全国青少年网球比赛上,当时,原本领先两盘的程逸舟在比赛中为了救球扭伤了脚踝,选择了退赛,而江回就这样不战而胜。
  虽然拿到了冠军,但是江回却是满心的不开心。他宁愿自己当时是输给程逸舟,而不是这样“不光彩”的获得胜利。领奖的时候,程逸舟嘴角的笑容在记者镜头转开后消失的一干二净。
  “对不起。”在选手的通道里,江回拦住了刚刚接受完采访的程逸舟,下意识的道歉:“原本应该你是冠军。”
  程逸舟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一边平静的回答:“受伤,不是我失败的理由,也不是你赢的原因。这个冠军,是你的就是你的。”
  看着程逸舟一瘸一拐的离开,江回知道他以后将是自己强有力的对手。也就如十四岁的他所想的那样,在此后他进入省队的四年后,即使是同一个教练教习,他也再没有以任何形式打败过程逸舟。
  江回微微苦笑,当年自己出事的时候,程逸舟是唯一一个相信自己的人。即使进入了国家队,教练明里暗里都提醒过他不要再与江回接触,但是程逸舟还是每个休息日乘车来A市看他。
  那时候的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敢看电视,不敢上网,换了手机号码,隔绝与外界的一切接触。有很多次,程逸舟甚至都还没有进他家的门,就被他赶了出去。
  他虽然想逃离,但是外界的漩涡始终将他一次又一次的推到风口浪尖。
  “我只是突然有点喘不过气。”江回冲他笑了笑,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
  “别太紧张,你的实力在这,正常发挥就好。”程逸舟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一种鼓励。
  江回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
  一年前江回出事的时候,程逸舟也跟着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甚至为了搞清楚兴奋剂的事,程逸舟还放弃了参加那一年的巡回赛,排名积分更是跌到了世界的五百名之外。
  “哟,两个国家队候补队员在这里聊些什么呢?”从江回的身后转出了一个人,高高的个子,干净利落的短发,一身蓝色的网球服,满头的汗水。
  今晚的会肖博洋压根就没有参加,与其浪费时间听一个早就有结果的会,还不如把时间用在训练上。他刚刚结束了两个小时的体能训练,估摸着大会也该结束了,衣服都没有换就绕到了会场,正碰到自己的师弟。原本洋洋得意的期待着师弟同僚们走过来祝贺自己,却没想到竟被江回抢了自己的位子。
  肖博洋冷冷一笑,江回?他算什么东西?
  全国大赛的时候他虽然没有和江回正面交锋过,但是就凭自己第四名的成绩,要想进国家队,那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在这聊什么没有打扰你吧?”江回站在原地,毫不逊色的反驳回去。
  肖博洋露出了耻笑:“我还真不知道有人可以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怎么抢了我的名额很光荣吗?”
  “你说话最好注意点,江回的实力不比你逊色。”程逸舟抢在江回之前冷冷的开了口。
  肖博洋不屑的摇了摇头:“是啊,全国第四和全国第七之间的差距,能有多大?不过你也不要太过得意……不要在选拔赛里被刷下来,哈哈。”
  “博洋,你怎么说话的呢?”就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不轻不重的呵斥了肖博洋一句。
  “教练。”
  “杨教练。”
  程逸舟微微欠身,以表示对他的礼貌。
  而江回则脸色苍白,咬住嘴唇,脊背挺的笔直。
  来人是肖博洋的主教练,杨振军。他走到肖博洋的身边,懒洋洋的开了口:“博洋,你这个急性子什么时候改改?人家是不是国家队的成员和你有什么关系?国家队,那不就是每个月多几万块钱的事吗?真本事的人会在意吗?”
  程逸舟的身体微僵,杨振军话里有话,不就是想告诉他和江回,肖博洋才不会在意国家队名额。
  “那就请杨教练好好看着自己的爱徒了。几万块钱是没什么事,但是国家队队员说出去总是比一个省队的名头要好听的多。逸舟,我们走。”
  江回拉着有些讶异的程逸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将一脸愕然的杨振军和对着他们竖中指的肖博洋丢在了身后。
  “江回……你刚刚……”程逸舟不解的问。虽然他和江回都不怎么喜欢杨教练,但是一直以来也是客客气气,颇有礼貌,像今天这样的针锋相对,还是第一次。
  “既然上天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我就绝不会再像以前那般……”江回默默在身旁握紧拳头,眼神也不知不觉的冷冽了下来。
  “什么啊?我觉得你以前也不错啊。”程逸舟笑道。
  江回看着他,脑海中渐渐一片迷茫。以前?懦弱,胆小,不知道反抗,傻傻的相信着所有人。
  那个江回,已经死了。
 
  ☆、污名 兴奋剂
 
  第2章
  名单下来后,江回和程逸舟都忙着准备出发去国家队所在的J城国家网球训练中心。由于上一个奥运会刚刚结束,新的奥运周期开始,国家很是注重这四年对于年轻运动员的培养,于是决定在国家队正式训练开始之前,举行这次的国家队选拔赛。
  这次入选的候选球员都是各个省的好手,虽说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运动员选择以个人形式训练打比赛,既能请到技术好经验丰富的教练,又不会影响自己的比赛,但是在国家队,总是能拿到更多的机会。因此,每个省的网协还是拼了命的将优秀的运动员往国家队里塞。
  “我看过名单了。这次一共有14名运动员,采用7对7的方式,获胜的一方直接进入国家队大名单,剩下还有一个名额用于备选。你的对手实力在你之下,正常发挥就好。”程逸舟将手上一份名单递给了还在往行李箱里塞东西的江回。
  “那你呢?”江回不理会那名单,自顾自头也不抬的整理着行李,他手上有一只维尼熊公仔,这是他初次接触网球时,启蒙教练送给他的,在他以后的比赛生涯里,便渐渐的成为了幸运物。一年前的今天,也是这样整理行李时,他嫌公仔有些破旧,箱子又满了,便没有带走它。现在想来,从当时留下了这个幸运物开始,隐隐的就已经预示着自己的噩梦到来了吧。
  江回看了看箱子,取出几件不常穿的衣服,将维尼熊塞了进去,然后合上了行李箱。
  “还用担心我吗?”程逸舟轻笑,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江回。
  江回一愣,随机笑了笑,是啊,他可是程逸舟,他有什么可担心的?
  仅凭着全国大赛冠军这一个头衔,即使输掉了选拔赛,他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拿到那个备用的名额。
  程逸舟的名头就是这样,即使是江回,为了不输掉比赛,也曾经祈祷过不碰上程逸舟。
  “我听说了一件事。”程逸舟低着头,玩弄着手中的纸,淡淡的开口:“说是杨教练去向网协申诉,要为肖博洋申请进入国家队呢。我刚刚路过肖博洋的房间,看他也在收拾行李,想来是成功了。”
  江回面色波澜不惊,将不打算带走的东西留在柜子里。国家队没有集训的时候,他还是要回来的。
  “你好像一点也不吃惊。”程逸舟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在他的大腿上摆弄着纸。
  江回轻轻勾了勾嘴角。
  吃惊,他怎么可能不吃惊。只不过那是在一年前。
  一年前,当他得知肖博洋竟然通过申诉这个方法获得了进入国家队的机会时,他整个人都快惊掉了下巴。
  要是知道是他的教练在我的饮料里动了手脚,我一定会更吃惊的吧。江回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