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人设崩了+番外 作者:九月潮汐

字体:[ ]

 
【文案】
什么,重生了?!没事,就当是捡了个金手指。什么,前世死因成迷?!没事,正好有个当侦探的业余爱好。什么,基友画风变了?!没事……等等,没事个鬼呀!重生大神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看着长大的小表弟是朵黑莲花,腼腆的竹马是幕后黑手,就连强大的父亲也可以算是吃软饭的。最重要的是……谢晟睿看着紧盯着自己的基友,欲哭无泪。难道他重生的意义就是为了见证这完全颠覆的人设?
 
又名:#黑化基友霸上我##是我重生的方式不对##如何寻回当年的小傲娇?#
主攻,cp顾卓阳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晟睿,顾卓阳 ┃ 配角:阮昊宇 ┃ 其它:主攻,受暗恋攻
 
==================
 
  ☆、 重生【修】
 
      “轰隆”伴随着震耳的雷声,天空中劈下一道闪电,恍若白日。
  “快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了,他此时重伤跑不远。快点!大人已经等不及了。”
  “汪…汪…汪汪汪”
  短暂的光明让地面上的情景显露了出来。
  衣衫褴褛的男子在前面跌跌撞撞的跑着,几个黑衣人在后面追赶。饥寒交迫使得男子体力急剧下降,逃跑的速度逐渐减缓,最终只得脱力的躲在巷子深处,以期得到一线生机。
  失去目标的黑衣人停住脚步,欲在这倾盆大雨中发现目标留下的痕迹。
  可惜雨水将一切都冲刷的干净,除了雨水打在地上的声音,黑衣人什么都听不到。无奈之下,领头的那个发话了。“快点,分散找。一号你去这边,二号你去那边,三号那边……”
  “是”  “是”…
  黑衣人每人牵着一只大型犬四散开来,不过一会就走到了男子藏身的角落。
  …………
  谢晟睿漂浮在空中,一次次的重温着他死前的经历。
  谢晟睿知道,自己这是又做梦了。重生回到四年前已经快到一个月了,但他仍未拜托之前的心理阴影。
  梦已经到了那些黑衣人发现他的时候。
  谢晟睿麻木的闭上双眼,不想看到接下来的事情。可是恶狗的吠声以及黑衣人的讥笑声还是不住的传入了他的耳朵,一声又一声的刺激着他的耳膜。
  一瞬间,谢晟睿以为他又回到了那个绝望的时刻。
  冰冷的雨水抽走了身上最后一丝力气,血液止不住的从伤口处渗出。凶残的黑衣人冲着自己狰狞的笑着,恶犬那贪婪的叫声近在耳侧,每只都妄图从自己身上咬一口下来。
  接下来的一切都按照记忆里那样发展,谢晟睿也放弃了之前的逃避行为,重新睁开了眼睛。
  弱者被记忆打败,强者却蔑视痛苦。一个人如果无法战胜自己,那么他将永远活在回忆的桎梏中,无法解脱。
  果然,在谢晟睿真正想明白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幕如同镜面破碎般,一瞬间便消失了。
  画面消失之后,谢晟睿便醒了过来。
  借着明亮的月光欣赏着窗外未经雕琢的自然美景,谢晟睿知道,那些梦再也无法困扰他了。
  正如他之前所想,只要真正战胜了那些痛苦的记忆,你就会发现,其实那些没什么大不了的。
  即使现在让他重面当初那场虐杀,谢晟睿也能确定,他不会再有任何恐惧。
  害怕解决不了问题,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找出是谁在针对他们家,并且将这个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才是正事。
  重生一场,谢晟睿不希望留下任何遗憾。
  如果奋力一搏之后还是那样的结局,那么谢晟睿也认了。只要不再牵连那些无辜的人,那么即使再次体味那种被畜生活活咬死的痛苦谢晟睿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
  想到这,谢晟睿的眼神暗了暗。
  前世亏欠过的人,他会尽力去补偿。但是那些前世欠他的,他也会毫不留情的讨回来。
  该解决的重生后遗症已经解决,是时候该回去了结那些事了。谢晟睿唇角勾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似阴狠,似温柔。
  第二天清晨,谢晟睿早早的起身准备离开。
  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宁静之所呆了一个月,重生后一直盘旋在谢晟睿脸上的戾气已经消散,若不仔细看,谁也不会发现长相这么俊秀的一个小伙子眼中竟然没有一丝波澜。
  谢晟睿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因此他一大早变打电话给他父亲的助理,让他帮忙提他定制一副平光镜。
  当然,用的理由肯定不是真实的。
  谢晟睿之前也想过直接伪装,可惜他眼里如何也不能表现出高兴或是不喜的情绪。
  对此,谢晟睿毫不意外。
  若是不能找到害他沈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在此之前谢晟睿不觉得他能真正笑的出来。
  当然,后来谢晟睿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这里就暂且不提了。至少最近一段时间,他是无法真正笑出来的。
  …………
  徒步走到山下,谢晟睿走来到了一个小区门口,在离开之前他还需要先和在这里认识后的朋友打个招呼。
  从通讯录中调出一个电话拨通,很快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便从里面走出。
  人未到声先至,夏清歌的声音如同她人一般充满朝气。“小睿子,你终于打算挪窝了?”
  谢晟睿对于这样火辣的夏清歌很看不顺眼,更是违背了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十分随意的对着夏清歌说到。“夏小子,我想通了,今天就是来和你道别的。”
  虽然夏清歌外表看起来是个柔弱的淑女,但谢晟睿一点也不敢小看她。
  普通弱女子能自己开家小公司?普通弱女子能同时单挑几个壮汉?普通弱女子能将自己的男朋友吃的死死的,有点不满意就闹着要分手?
  见识过夏清歌真面目的谢晟睿一点也没有将她看成一个需要人保护的角色。真要遇到什么事,还不知道是谁保护谁呢。
  而夏清歌显然没有在意谢晟睿的态度,依旧十分豪爽的拍了拍谢晟睿的肩膀。“你想通了就好,回去了可不要再像之前那样被欺负了只能自己憋着。到时候有谁欺负你就和姐说,姐替你报复回去。”
  谢晟睿听了夏清歌的话,有些哭笑不得。
  这姑娘的想象力太强了,竟然以为他是被欺负了又不敢报复,只能自己默默躲开。她究竟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虽说这样,但谢晟睿依旧很珍惜这个不是因为身份而交到的朋友,因此也没有特意解释以自己的身份是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欺负他的。
  所以听到夏清歌的话,谢晟睿只是笑了笑,轻轻的抱了一下夏清歌,然后在她发飙之前走退回了安全距离。“到时候我会和你联系的,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再吃亏的。”
  是的,重生一世,这一次只能是自己让别人吃亏。
  夏清歌不知道谢晟睿话中的隐藏含义,只得无奈的撇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到。“你呀……算了,懒得管你。反正你要记得,不要让自己受委屈!”
  “好好好,我保证!”谢晟睿冲着夏清歌挥了挥手。“我走了,你多保重。”
  说完,谢晟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夏清歌的视线,向着大路走去。
  安逸的日子已经过了一个月,是时候该回到那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了。
 
  ☆、 父亲【修】
 
      难忘的毕业旅行已经结束,谢晟睿回到了他最熟悉的那个圈子。
  回家后,谢晟睿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相机里的照片考到电脑里,然后发了条围脖向朋友们汇报行踪。
  虽然这其中很多人谢晟睿都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但他还是很友好的回复了他们的评论。
  良好的人脉是成功必不可缺的条件,在谢晟睿记忆中,他的高中同学里有几个混的还不错。以前他太高冷,人际交流匮乏,这才使得当初谢家败落的时候,除了从小长大的基友外再无一人帮忙。既然现在已经发现了这个缺点,那么谢晟睿不介意分出一点心思改变自己的形象。
  好不容易将那些评论回复完,谢晟睿这才有空将放置在一旁的相机好生打理一番。
  这个相机是前世高考完出分后父亲送给他的礼物,也是他那个表面严肃内心别扭的父亲亲自挑选的。
  前世谢晟睿以为那是父亲让助理随便挑选的,所以在旅游完后就将它随手丢在了储物室。虽然后来偶然间发现了真相,但那时这个相机自己找不到了。
  因此,在发现这部相机后,谢晟睿便打定了主意要好好保存它。
  这个相机的存在能时刻提醒他,他的父亲是多么的别扭。亲自挑选了礼物却又不愿亲手送出,还禁止秘书说出真相。
  真真是……可爱极了!
  …………
  回家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谢晟睿没有刻意改变着什么,而是努力适应着自己曾经的生活节奏。
  虽然重生是件好事,但是若让其他人发现不对就不好了。
  经过了一个星期的调整,谢晟睿确定不会让其他人觉得不对劲后,这才同意了之前父亲提议的,让他找个公司实习的事情。
  谢家涉及的行业很多,除了主要的智能设备领域,其他项目也是多不胜数。
  与前世一样,谢晟睿选择了“承安地产”。
  不同于前世野心勃勃的想要独自闯出一片天地,这一次谢晟睿的目标是里面的人——一个没有任何势力归属的商业天才林溪。
  重生后谢晟睿就发誓要报答那些对谢家付出过善意的人,林溪表示其中一个。
  前世林溪原本是承安总裁,却被他空降抢走了位置。谢晟睿原本以为他会怀恨在心,却不料就是这么一个被他硬生生逼走了的人,竟然在谢家最落魄的时候帮了他一把。
  虽说最后他还是死了,但谢晟睿始终都记得,是这个人给了当初家破人亡后的他活下来的勇气。
  虽然那人嘴巴毒了点。
  一想到这,谢晟睿的表情有些抽搐。像林溪这种嘴炮技能点满的人,也不知道谁才有勇气和他一起走下去。
  虽然对于林溪那张嘴有些愤恨,但是谢晟睿还是自虐一般想要将他留下。
  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谢晟睿一边想着,一边顺着蜿蜒的楼梯走向父亲所在的三楼。
  虽然自己愿意当个小员工学点经验,但谢晟睿不确定父亲会不会同意。
  虽然加上重生前的那几年,谢晟睿已经有很久没于父亲交流过了。但谢晟睿还记得,身为谢家大家长的父亲脾气有多么固执。这种固执使得他不愿意让其他人忤逆他的决定,但凡是质疑过他决定的人,最后都会死的很惨。
  在到谢父的书房门口,谢晟睿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哪怕重来一世,谢晟睿对于自家那个总爱板着一张脸,给自己带来极大心理压力的父亲,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敬畏。
  深呼吸了一口,谢晟睿在心里安慰自己。“父亲还活着,他还没有因为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丢了性命。所以不要悲伤,你已经回来了,你可以改变一切。”
  做好思想准备后,谢晟睿这才轻轻敲响书房的门。“扣扣扣…”
  “谁?”
  门内传来的父亲久违的严肃声音,哪怕已经做好准备,谢晟睿也险些落下泪来。
  快速收敛好那些不可思议的情绪,谢晟睿这才开口说到。“父亲,是我”
  门内的谢父听到是儿子声音,微微皱有些眉,但还是说到。“进来吧,门没锁。”
  勉强从快要被淹没的文件中抬起头来看了眼儿子,谢父直接了当的问到。“找我什么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