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神欠我一条命[星际] 作者:弄清风(下)

字体:[ ]

 
    第161章 公投
 
  “来,孩子,坐到这儿来,爷爷有话跟你说。”
  “我们有一个东西,想要拜托你帮我们保管。这也是你的爸爸妈妈一心想要守护的东西,但是我们现在太弱小了,你明白吗?所以你能帮我们把它藏起来,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好吗?孩子。”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定能为我们保守秘密的,是吗?”
  风吹动窗外的红树林,树叶沙沙地响,带来一股海水的咸湿。
  半大的孩子总是对外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唐川从来没见过海,所以很想去外面看一看。对面的人以为他没听见,张嘴想重述一遍,却见这孩子转过头来,用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你想让我保管什么?”
  没有立刻回答是或者不是,也没追着问爸爸妈妈去哪儿了,思路清晰,遇事冷静。
  很聪明。
  张海洋抬眼,透过门上的窗口跟林玄交换了一个眼神——就是他了。
  “孩子,你看着我。”
  “你放心,不会很痛。你是小男子汉,睡一觉就过去了,睡吧……”
  再睁眼时,唐川躺在一张病床上,手脚都被固定着,眼前朦胧一片。有人伸手在他眼前晃,“这是几?”
  唐川眯着眼,觉得脑子里有点刺痛,但还是很快就辨认出来,“四。”
  “你是谁?”
  “唐……川。”
  那人顿时露出狂喜,“他没傻!没傻!手术成功了!”
  当时的唐川躺在病床上想——你才是傻逼老子当然不傻。
  不过他后来知道自己脑子里被强行塞了个东西之后,差点想把这群傻逼的脸给抓花。但是没过多久父母死讯传来,那种生气和愤怒,自然而然就转移了对象。
  “是了,我当时是知道我爸妈的真实死因的。”唐川紧抓着贺兰的衣服,“我知道,我那时年纪小,爸妈又不在,所以就算被动了个莫名其妙的手术也没敢跟他们翻脸,而且除了这点,那些人确实对我很好。我爸妈是被人杀害的,他们因为无意中窥探到的圣苏里的秘密,被灭口了!”
  “但是,你父母当时并没有出现在圣苏里。”贺兰说道。
  “是信号!麒麟的信号!”唐川一下子把所有的事情都串上了,“在圣苏里爆炸之前,麒麟向外发送过求救信号,随机发送,而我父母是情报员,当时正在接收来自华京方面的信息,所以阴差阳错,他们接收到了来自麒麟的信号。所以……军部一定有内女干!”
  贺兰也瞬间领悟其中的意思,“而且这个人,地位不低。”
  道理很简单,从林玄他们后来的举动一步步反推回去,可以显而易见地发现一个事实——无论是林玄还是谢宁,在最初都没有选择向军部求助。
  或者说,求助了,结果就是——唐川的父母被灭口。
  “我爸妈只是军衔不高的普通军人,而且常年在外,跟林玄和肃峰都不大可能有什么私交,所以在他们无意中接收到麒麟的求救讯号时,身为军人,第一反应必定是上报!可是就是现在,军部对于当年圣苏里的事情,还是一知半解,也就是说——当年我爸妈上报的内容,被半路拦截了。他们是搞情报的,对于这种事情有着异于常人的警惕,所以当年才会匆忙带我离开,怕我因此受到牵连。”
  唐川越说,脸色就越沉,“把情报拦截下来的人,多半就是杀我爸妈的人。正如你所说,这个人职位一定不低,否则不可能把这件事掩盖得滴水不漏。”
  “这也是一直以来困扰我们的问题,林玄对我们,表现得毫无信任。”话锋一转,贺兰又蹙眉道:“然而当年整个军部只有肃峰这一只小队参与了圣苏里事件,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痕迹留下。”
  “现在有了。”唐川的眸中闪过一丝冷光,“只要查出我爸妈的上峰是谁,那一条情报链上,一定有叛徒的存在。有极大的可能,这个叛徒,现在还坐在军部大楼里。”
  “先不要声张,这件事得从长计议。”
  叛徒的事情,无疑给肃峰校队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然而时光仍然在无情流逝,8月14日,公投剩下最后一天,到今晚午夜十二点整,投票通道就会关闭,改变历史的一刻即将到来。
  秦正如今在议会里已经举步维艰,原本支持他的人几乎倒戈了一半,而还剩下的那些人,也岌岌可危。
  议会的叛徒,贵族的耻辱,这样的词每每被套用在他身上,议长的威严遭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秦正这时才看清,很多原来站在他身边的,他以为的志同道合的人,也只不过是在维持自己基本利益的前提下,对普通人施予一些微薄的尊重而已。
  秦正为此雷霆震怒,用他刚从唐川那儿学来的话,叫——老子那么多年的真心都他妈喂狗了。
  老议长却又慢悠悠地在棋盘上教他一个道理——人总要先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去帮助别人。有自私、有贪欲,这才是许许多多人的本性,本来也没什么好置喙的,只是关键在于——有些人待在了不适合他的位置上。
  秦正的脾气又被说没了,于是他每天都风雨无阻地去双棱大厦闹一肚子火气,又回家被说教一顿消气。
  不可退,不可退,退一步没有海阔天空,进一步却可以打得你连你妈妈都不认识。
  晚上七点,还在观望着、犹豫着的,仿佛已经听到了催促的钟声。
  华京北区的一家小酒馆里,很多下了班的人都没有回家,聚在一起大口地喝着啤酒。酒馆老板坐在吧台后面的高脚椅上嗑着瓜子,整个酒馆热闹至极,但是这热闹又跟平时不太一样。
  酒馆中央那块显示屏上,平时播放球赛的地方,此刻在实时更新着公投情况。
  一些好事的、热血的、激进的,自己搭了个演播室,就开始讲解现在的票数。
  “就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们的票数就实现了一次反超,现在是49比51,咬得很紧,我觉得我们完全有希望在十二点的时候再度反超过去!”
  “现在的投票数已经超过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一了!百分之八十一!比隔壁国总统大选的投票率都高!这证明了什么?证明这件事情势在必行!”
  “但是剩下的百分之十九呢?你们为什么不投票,你们还在等什么?!”
  ……
  “妈的。”一个穿着白衬衫上班族扯了扯领带,把眼镜一摘,在上司面前恭维讨好的笑脸顿时变得横气十足,拿过啤酒杯先灌个几口,“百分之五十一的票数都他妈是在放屁!我周围几乎所有朋友和亲戚全投了‘开’的选项,哪里来的百分之五十一?!”
  旁边立马有人反驳,“怎么没有?我听说有个公司,老板亲自下要求,几千个人,全部投否决票!你亲戚朋友才几个人啊?”
  “你怎么知道?不是什么小道消息吧?是的话也太混帐了……”
  那人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老子今天刚因为这个被开了,你说是不是真的?我老板还是什么商业代表呢,一个人顶十票!”
  “艹,哥敬你是条汉子,来来来,喝酒!”
  “干!”
  干了这杯华京啤,来世依旧做好汉。
  “啊啊啊啊反超了!反超了兄弟们!”讲解一声喊,实力破音,不知道的还以为足球队今天终于踢进了一个球。
  酒馆里顿时欢呼声一片,酒杯碰撞声此起彼伏。
  但是很快,好景不长,票数胶着的情况下,被反超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的上帝他们那边怎么还有那么多人没投票?这么多票数究竟哪儿来的?!”
  此时时针转动,指向八点。
  娜塔莎在寝宫外的走廊里来回地走着,红色的高跟鞋在冷硬的石砖上踏出哒哒的回响,就像她此刻的心,一点都平静不下来。
  怎么办?
  该做什么选择?
  到底哪条路才是正确的?
  人在思考的时候,时间往往过得很快。
  暮宫里古老的钟声敲响,娜塔莎愕然回首,夜幕下那头金发随风飘动——已经九点了。钟声好像敲打着她的心脏,回首时她瞥见外面矗立着的先祖雕像,愣怔了几秒。
  那是提出全民法庭这条铁律的那一位。
  忽然她就下定了决心,银牙紧咬,提起裙摆就往外面冲。
  “父皇!”
  迦西刚刚处理完政务,正从书房回寝室,闻言笑着向她招手,“娜塔莎,什么事那么急?”
  娜塔莎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父皇,今晚就是公投截止的日子了,我可以问一问您,您投了什么票吗?”
  “这很重要吗?”迦西反问。
  娜塔莎重重地点头,“这对我很重要。”
  “我弃权。”迦西微微一笑,“我亲爱的小娜塔莎,你也想投票吗?”
  “我想投这个票,父皇。”娜塔莎说着,语气越发坚定起来,“我想召开全民法庭,这是我身为王储,深思熟虑之后才下的判断。”
  夜风微凉,老皇帝的眸光深邃莫名。
  尚且年幼的皇储握紧了抓着裙摆的手,脊背绷直,但已然有了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
  半晌,老皇帝终于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去吧,你长大了,娜塔莎。以后就不必什么事都来跟我报备了,你也要学着独当一面,知道吗?”
  不出半个小时,票数再度反超。
  小酒馆里已经组起了啦啦队,麦霸唱起来,那鬼哭狼嚎似的欢呼声,好像要掀翻屋顶、刺破夜空。
  “反超了反超了!奇迹就在前方!”
  “嗷嗷嗷嗷嗷我全身的细胞都兴奋起来了!”
  ……
  唐川也在华京的繁华街市里。
  跟谢宁背对背坐在街心花园的两排靠背长椅上,像是偶然遇见的陌生人。
  “贺兰呢?他怎么不陪你一起?”谢宁问着,相处久了,他们时常也能进行这样日常的对话。
  唐川抬头望天,“他啊,在军营里组织最后一轮投票呢。”
  一定要压着最后一刻投票,打脸大反击,这绝对是唐川的恶趣味。
  像是迟疑了一会儿,谢宁问:“你有把握吗?”
  “你什么时候这么不自信了?”唐川反问。
  “我只是有点紧张。”
  “要我给你唱首歌吗?”唐川打趣。
  谢宁顿了顿,“你唱吧。”
  唐川乐了,于是对着头顶的灿烂星空,忍不住高歌一曲,“你可曾记得紫藤花架下的誓言,我的战友。昨日的枯骨,今日的荣光。我们曾并肩战斗……”
  五秒。
  十秒。
  十一秒。
  十二秒……
  谢宁腾地站起来,转身捂住唐川的嘴,“别唱了!”
  谢宁虽然没听过原曲,但这世上绝对不存在这么难听的歌!
  唐川肆意地笑,热气喷吐在谢宁掌心,害得谢宁赶紧收回来——一手口水。而这时,路过的行人嘴里忽然爆出一声激动地高喊,让他们都不禁回过头去看,“哎哟怎么那么让人着急呢?超超超!快超啊!超!”
  此时,是十一点四十九分。
  贺兰单手背在身后,微微附身撑在话筒前,墨眉如峰,“开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