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学院派穿越 作者:御锦鲤

字体:[ ]

 
文案
“我的知识在这里英雄无用武之地,勉强就业就是做军火了……”
“种地喂猪养花怎么了,别看不起学农的好吗?”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做以前最想做的事。”
几个来到古代的学生的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若飞 ┃ 配角:萧渊韩禹赵宁乐云昭云晏 ┃ 其它:学院派
==================
 
☆、大难不死必穿越
 
  第一章大难不死必穿越
  从小到大,几乎每一个中国学生都会自愿或者不自愿地去上各种补习班。奥数、英语、作文、物理、美术……什么补习班最该上?温若飞的答案是:游泳班。
  因为你好不容易利用数学语文英语一大堆技能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名校,却在快毕业前的五一假期乘船和同学们高高兴兴出来去鄱阳湖旅游时翻了船要被淹死,那实在是很亏的一件事啊。
  温若飞在沁凉的湖水里费劲扑腾了两下,然而意识很快就被灌进来的湖水泡得模模糊糊。最后回忆了一遍爸爸妈妈和几个好友的脸,心里酸涩,下辈子投胎,再来找你们好了。
  醒来的时候,温若飞先咳了几声,把还留在呼吸道里的水沫清出去,然后准备感谢一下妙手回春救了他的医生护士,但是,未遂。
  温若飞表示眼睛进了水看不清东西,这面前一个束着发穿着古装眉清目秀温和可亲的大叔的是哪个剧组的,我怎么找不到你们导演摄像灯光师?还有,你们组里没有常服了么,怎么也给我换了一身交领的衣服?我不是群演啊!
  大叔脸带迷茫地道:“在下是此地郎中,出诊回来见客人孤身一人昏倒在路边,仅着半臂中裤,故把客人带回家中医治。不知客人方才所言古装剧组为何物,还请不吝赐教。”他的口音有点奇怪,有点像粤语,温若飞听的有点费劲,不过还能听懂。
  温若飞盯着他真诚无辜的脸看了半天,问他:“大叔,请问这里是哪里?”
  江西鄱阳湖,江西鄱阳湖!
  “宁州,陈家屯。”
  “大叔,现在是什么年月?”
  201X年5月2号,201X年5月2号!!
  “……大玄昭明六年四月廿三。”
  “大叔,我想静静。”
  快问我静静是谁,静静是谁!!!
  “客人自便,只管静心休养,有何需要唤我一声即可。”大叔冲他微微一笑,起身出去了,还体贴地把那扇小破木门关上了。
  温若飞掀起袖子开始掐自己,在自己白皙的小胳膊上掐出来了一幅秘鲁地图,疼的后槽牙都咧了出来,终于放弃了挣扎,接受了现实。再看看身上,还带着熟悉的护身玉,胸口也有着熟悉的胎记,床头,他的双肩包静静地坐在那里。
  他瘫倒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枕着荞麦皮枕头,看着青砖垒成的墙壁,用粗棉布缝的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仔细回想着这短短一日中急剧变化着的一切。晴天丽日……风云突变……船翻落水……睁眼看到这一个大夫……
  空间虫洞。这是最先闯进他脑海的想法。
  他之前有所耳闻,鄱阳湖入长江附近的老爷庙水域,曾是小有名气的神秘之地,很多船只、人员,都会在这里莫名其妙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落入湖中,带着原来的身体,原来的物品,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很可能是因为鄱阳湖底某些未知原因,产生了扭曲空间的虫洞,将他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同时,改变了他原本的时间轴,倒回了百年甚至千年。温若飞一直相信有平行世界存在,这个世界,可能就是相对于原来世界的平行世界,有着相似的人民相似的衣冠,却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起码“大玄”这个朝代,就不属于□□历史。
  温若飞拍拍自己的脸,还以为自己要死了,结果虽然没死,却到了这样一个地方。虽然不算因祸得福,好歹也是大难不死,可喜可贺。
  温若飞安慰着自己,不禁又想起来自己同船出行的同学校友们,不知他们是否还有这般幸运?说不准只有自己一个得了这上天眷顾……还有父亲母亲,那些亲人们,不知此生是否还有缘再见?想到父母好友,心中又是一阵酸楚。
  他苦笑一声,死里逃生已属不易,哪还敢奢求更多。事已至此,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唯有倍加珍惜地好好活下去才是正途。他伸手拉过放在床头的双肩包,拉开拉链翻看着自己的家当。
  笔记本,手机,数据线,充电宝,几根火腿肠,一本中英对照泰戈尔诗选,望远镜,手表,玻璃杯,纸巾,雨伞,钱包……
  左看右看,似乎都卖不上价钱?温若飞苦笑,他连刚才那个大夫的治疗费都付不起,又该怎么安身立命?他抓着自己一头短发,本科学的机械工程,现在能干毛!要不要去找个算账之类的工作?温若飞心中沧海横流天翻地覆,别人穿越了都是有身份的人,轮到自己就剩钱包里的身份证!
  正在纠结,小破门一开,大叔端着一碗粥进来:“客人,可要用晚饭?”温若飞一愣,吞了吞口水:“不、不用了。”再吃您的真的要卖肾了,不对要卖肾这里也没人收啊!
  大叔笑道:“不吃怎么行?”说罢把碗放到床头。喷香的米粥,还有看着清新可口的小葱拌豆腐。温若飞沉痛地拒绝:“大夫,其实我付不起诊金。”
  大夫愣了愣,随即笑道:“那也无妨。客人本也没费我多少药材,只不过把你带回来了而已。”
  温若飞顿时热泪盈眶:果然医者仁心!“大夫,真的谢谢您。”温若飞跳下床,就是一个九十度大躬。
  “……不必,医者本分。”大夫把他按回床上:“客人是遭遇了何事?竟会昏倒在路旁,连外衣都没了。”
  温若飞脸上一热,自己来时穿的短袖衫和短裤在他们看来应该就跟内衣差不多,一头短毛别提多奇怪了,难为大夫还敢把他捡回家。
  他用最快的脑速编了一个故事,自称是出门游历,不幸遭遇火灾烧了头发于是剃成现在的短毛,走到附近又遭遇了劫匪,被抢去了身上衣服财物,好不容易逃出来只带出了一个双肩包,最后体力不支就晕在路边了。
  大夫一脸同情地看着他,最后长叹一声红了眼眶:“年纪轻轻在外闯荡不易啊……我的儿子就是出门采买药材,在路上没了……他生得特别像你……”温若飞慌了神儿:“大夫,大叔你不要伤心啊,那个人死不能复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还年轻,再生一个一样孝顺你啊……”
  大夫揉眼睛:“抱歉,失礼了……拙荆在孩子去了以后,受不住打击也跟着走了,这些年就剩我孤零零在这村里做郎中。”
  温若飞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没了老婆儿子的善良中年大叔,好可怜……
  “不说这些了。在下姓丁名一,还没问年轻人你的名姓?”
  “我叫温若飞,杜若的若,飞翔的飞。”
  “若飞……好名字。你的父母想必希望你活泼开朗,若飞若扬。”丁大夫道。温若飞低下头:“我的爹娘不在这世上了。”丁大夫一愣,随即又抹起了眼睛:“苦命孩子。难怪年纪轻轻就离家闯荡,父母在不远游,想不到,唉。”
  “大叔,不要难过了。”温若飞拍拍他:“我已经二十二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爹妈一定不希望我老是因为他们哭,您的夫人和儿子也肯定不想看见您伤心。”
  丁大夫也没有太失态,稍微缓一缓也就过来了,看看粥要凉了,连忙招呼温若飞吃饭。经过一番交流,温若飞觉得两个人之间距离也没那么远了,正好也饿了,就不客气地把粥喝光了。
  喝完粥,他把心里的盘算告诉了丁大夫:“大叔,您可不可以带我去一趟城里?我想找个工作,先挣点银子。”至于什么工作都不打紧,反正也找不到对口的工作。
  丁大夫犹豫了一会儿:“若飞,其实,我身边还缺一个学徒。”
  温若飞睁大眼睛。
  丁大夫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就是平日里帮我整理药材,捣捣药之类的,活儿有些多,要学的东西也不少……周围村子里的娃娃认字不多,说到要背医书之类都学不下来。你如果愿意,可以先跟着我。工钱虽然不多,但是可以包吃住……”
  “我做我做!”温若飞眼泪都快下来了,包吃包住,这就够了啊!学什么都不要紧,他会好好学的!他之前迷过一段时间香港武侠片,繁体字大略都认得,不会太受罪,更何况丁大夫这么善良,一定不会对他不好的!
  丁大夫看着眼睛闪闪亮的温若飞,一瞬间觉得看到了隔壁老王家看门的二黄,还是看见主人来喂食时候的状态。
  “我会好好学的,也会好好陪着大叔!”改行学中医算什么,只要能混口饭吃就成啊。温若飞觉得自己还不够真诚,于是赶紧表决心表诚意,那劲头比小学时候少先队宣誓还足。
  “好好好。”丁夫子开开心心地笑了。越看温若飞越乖……“不要叫我大叔了,既然是学徒,就叫师傅吧。”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温若飞开心地给丁大夫磕了个头,起身后又说:“师傅,我也不清楚拜师的礼节,这个头先磕了该没错吧?”丁大夫失笑:“没错是没错,不过正式收学徒还要敬茶什么的,现在也都免了吧。那些个虚礼都不必在意,你好好学才是最主要的。”温若飞用力点头:“那是自然的!”
  温若飞就这样跟着丁大夫留了下来。每天学习辨认药材,背诵一堆一堆的病症和药方,还要整理药材,捣药,偶尔还出门采药。好在他本来就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静得下心,又有丁大夫认真指导,学习的进度也不慢。只是温若飞有一种感觉,丁大夫最在意的还不是他的医术,可能真的是因为自己长相有点像他那个过世的儿子,丁大夫对他十分宽容,有时候小小的偷懒也不计较,反而经常关心他的身体。
  关于这个世界,温若飞也认识了不少。虽然是相似的人情风俗,如今的朝代国号却是他所没有听说过的,名为玄,是个新建不久的王朝。开国□□是前朝不满腐朽统治的武将,仿佛赵匡胤那般黄袍加身,枪杆子里夺来了皇权。可惜他励精图治初初稳定下来了国内局面,便驾崩了。如今的皇帝是他的儿子,三十来岁一个年轻人,刚刚继位六年多,做事倒也稳当。只是邻近的游牧民族势力不断壮大,边境战火一直未息。宁州,位于玄国的西北边疆,气候比较干燥,是草原牧区和农耕平原的缓冲区,也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冲突区,可谓是兵家必争之地。不过玄朝是新得的天下,当年跟随老皇帝开疆拓土的一批虎将和他们的传人,打仗还是很靠谱的,比如宁州的总兵官萧渊,父辈就是跟着老皇帝的将领,自小儿就戎马长大,打仗少有败绩。这么多年来丁大夫他们能安静地过日子,这位将军可谓功不可没。
  温若飞就这样在陈家屯安顿了下来。他打算先跟着丁大夫,攒一攒钱,之后开个小店做生意,再慢慢发展壮大。虽然没有穿越人士普遍具备的主角光环和各种金手指,虽然粗茶淡饭粗布麻衣,虽然每天要面对厚如字典的医书和千奇百怪(他自以为)的药材,但是有饭吃有衣穿有人关心。他告诉自己,日子还长,慢慢过下来,他会有属于自己的舞台。无论是在21世纪,还是在这个未曾耳闻的封建王朝,他都会好好努力,去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
 
☆、采药路上的血案
 
  “丁大夫,忙着呢?”黑红脸膛的壮汉手里提着一篮子鸡蛋,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正在指导温若飞晒药材的丁夫子迎上去:“不忙。大栓,你儿子好了?”“嗯,二柱子烧全退了,多亏您了。”大栓把一篮子鸡蛋塞给丁大夫:“家里没什么钱,这一篮子鸡蛋是自家鸡下的,您可得收下。”丁大夫笑笑:“行。”转身把鸡蛋拿进厨房。温若飞吞口口水……明天炖鸡蛋羹还是煮茶叶蛋?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