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重生之萧少 作者:泡面香辣肠

字体:[ ]

 
文案
“ 末世来临,人性泯灭,萧凌挣扎了十二年,依旧死的凄惨。
一睁眼回到了末世前,手指上的空间戒指变成了小P孩,会卖萌、会打滚、还会长大!
于是萧凌过上了疯狂购物的土豪生活!
末世还没降临,以前的痴男怨女,渣朋友却一个个找上门,曾经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是萧凌傻,如今再来一次,萧凌表示玩你们没商量,他要报复,一个都别想跑。
末世来了,以前的萧凌喜欢抱大腿,跟在后面给人当小弟,端茶倒水赔笑脸毫无尊严可言,甚至小P不保。如今却喜欢当个强者,我行我素我张狂。
但是……前世那些毫无关系的强者为什么一个个缠上来?
不理解啊不理解,萧凌表示很头疼,真的可以再相信一次找个人相依为命吗?
四十五度角望天……
(喜欢本文的书友们别忘记收藏留言哦^^作者萌萌哒,打滚中O(∩_∩)O)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重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凌 ┃ 配角:冯向南吴德岂等 ┃ 其它:重生丧尸猪队友破亲属 
 
 
 
  第一章 被害
 
  从末世开始到现在已经第十二个年头了,全球几十亿人口被丧尸啃的就剩两万不到。普通人各个骨瘦如柴面黄多病,目光呆懈,为了一口饼干可以争的头破血流,甚至杀人,毫无人性道德可言,更别提尊严了。
  异能者看似风光,实际上活的也很辛苦,往往出去一趟就再也回不来了。
  就在这种暗无天日的时刻,科学院终于传来好消息,许博士研究出了一种药剂,可以抑制丧尸进化跟传染,也就是说被喷到药剂的丧尸,等同于被拔掉牙齿的老虎,杀一个少一个,再也不会有人变成丧尸了。
  而跟许博士齐名的孙博士也研究出了一种神奇的植物,只要把它种下去,大概需要一个月,就能有效的改善周围土壤。
  今儿一早,科学院为了让大家看见希望,在门口展示了一颗大白菜!
  人声鼎沸!哭声久久不断。
  也许再过个十年、二十年,人类的生活将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变,而丧尸!终究会成为历史尘埃,写入历史教科书。
  萧凌默默的往出走,人群因为他狰狞的面孔不敢靠近,安静的让开路。因为这年头只有异能者才能穿的像个人,萧凌虽然消瘦,个子也不算高,但是他冷冽的气场,跟空洞的眼神还是让人群知道他不好惹。
  “凌哥哥!”
  萧凌回头看去,这个女孩子他认识,漂亮大方喜欢穿粉裙子,是治疗系变异异能者,非常稀有。至从被萧凌救了以后,李妃追了他一年多还没放弃。萧凌是喜欢男人的,所以一开始对她非常忽视,甚至可以说成是冷血。
  不过这丫头心性不错,伤心几天依旧会扑过来。
  李妃宛然一笑,像朵纯洁的白花,小心翼翼的靠近萧凌:“听闻安全区一公里外设立的安全线已经建好了,没有丧尸跟变异动物之类的……我做了便当,咱们出城去逛逛吧。”
  跟平时一样,萧凌转身就要走。
  李妃目光一闪,不甘心的拦在前面:“凌哥哥,今天是我生*你陪陪我好不好?若是今日之后你对我……对我……没有半点好感我就不缠着你了。”
  哎呀?又换招数了?以退为进?
  在这个充满希望的日子说没感觉是假的,在末世前跟末世后萧凌处了好几个,没一个对他真心到底的,相爱时温柔体贴,不爱时恨不得推到丧尸堆里。在末世,人性是最不值钱的,永远都是食物、生存、利益,至于爱情?屁都不算。
  “凌哥哥!”
  看着李妃越来越红的眼眶,泪珠就要滑落,有那么一瞬间萧凌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再试一下,或许,跟女人也不错呢?
  别的女人肮脏、皮包骨,无神的眼睛麻木不已。再看李妃,白嫩嫩的,还很清纯。这样的女孩别人求都求不到,可她喜欢我。
  鬼使神差的,萧凌一摆手一辆军车凭空出现,两人出城了。
  湖边风景很差,这里的变异植物都被清除了,湖里的丧尸鱼也不见了,倒是几百个白球飘在湖面上,不知道有什么用。
  “凌哥哥,你真好,”李妃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毯子,果干跟热乎乎的食物、水,然后羞、涩一笑,小手抓着裙摆:“尝尝看这是我亲手做的。”
  萧凌看着没动,自顾自的也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水,慢慢喝。
  怕有毒?李妃很聪明,拿起三明治吃着,中途还拿起一个果干咬了一口:“这可是好东西,我用棉被换来的。”
  “都什么年代了还顾着口腹之欲,哪有棉被实用呀?”萧凌不悦,居然还想试一试?嫌自己命不够长么?见鬼。心烦意乱的萧凌拿起一份三明治吃着,确实不错,比干的掉渣的面包好吃多了。女人养不起,尤其是爱美的女人。
  萧凌是个穷人,谈恋爱?太奢华了!
  李妃低着头,眼泪流了下来:“我知道,我只是想让你吃。”
  “我这里还有被子,给你了。”
  李妃面对伸过来的手没有接,反而喝了口水,然后倒掉。
  这反常的举动让萧凌狠狠得皱了下眉,直觉告诉他有问题,这种预感是多少次生死关头锻炼出来的,奇准无比!
  将三明治扔在地上,萧凌没想跑,反而往前冲去想要控制住李妃。奈何一点力气都提不出来,直接倒在毯子上,全身颤抖,眼前发黑。就在这时,有人一脚踩在他的背上,只听咔嚓一声,脊骨断了。
  “妃妃,辛苦你了。”
  这个声音非常低沉有磁性,萧凌却瞪大了眼睛,是团长。他为什么?他跟我不是朋友吗?多少次出生入死,为什么?
  男人身材高大,俊美,五官深刻,不笑还好,一笑就有些阴森了:“我的大前锋要死了吗?你不是很厉害很猖狂吗?哈哈哈你倒是起来啊,继续为我打拼啊!”
  李妃一愣,她只知道吴徳岂对萧凌的态度很奇怪,面上交好,实际却恨之入骨,看来,两人之间肯定有恩怨。
  萧凌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吴徳岂上前两步,揪起萧凌的头发将人拎起来,恶狠狠的盯着:“还记得十年前的那个小子吗?苦苦的哀求你带上我,可你呢?一脚把我踢开,”哈哈一笑,吴徳岂的脸都扭曲了:“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正好十年,萧凌,连老天爷都不待见你,被心上人毒死的感觉如何呀?”
  闭上眼,断骨之疼令萧凌呼吸困难。
  “你看着我呀?看着我呀?”吴德岂面孔狰狞无比的大吼着,因为情绪激动额头青筋暴起:“你可以爱女表子爱废物为什么不能爱我?那姓冯的哪里好?让你为他死心塌地?哈哈哈,你已经废了,不能动了,放心吧异能者体质强大只是瘫了而已,我不会让你死的,身为老公的我会好好对你的。”
  什么?
  早已脸白如纸的萧凌睁开眼睛,看了眼要变成乐土的安全区方向……咬舌了。
  对自己残忍的萧凌解脱了,但是他不知道,暴怒的吴徳岂甚至都没放过他的尸体,研究院那种地方可是非常欢迎异能者的。这些年萧凌跟吴徳岂是兄弟,非常信任,所以吴徳岂知道萧凌不是单系异能者,双系异能者的脑核可是稀罕物。
  徐博士脸色很阴沉,目光如炬:“吴少,萧凌的脑核呢?血呢?”
  “啊?”吴徳岂面无表情,心里却傻了,他将人cao了几回后直接带过来的,没让别人经手:“怎么可能?尸体还是热乎的呢!”
  “空间戒指呢?”徐博士的脸彻底黑了。
  “……”吴徳岂也如此:“给我半天时间。”
  出了研究院,吴徳岂找到李妃:“东西呢?”
  “什么?”李妃茫然的歪着头,萧凌一死,她得到了很多好处。如今金主在前,她恨不得早点知道他要来,可以先化化妆、可以洗个澡、甚至穿一件性、感的吊带短裙。不过现在也不晚,这色、男可是很喜欢自己的。
  李妃大胆的靠过去,柔若无骨:“吴少,今夜……啊!”
  吴徳岂气疯了,上手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目露杀气:“说,萧凌的脑核呢?他的空间戒指呢?”戒指中有一颗十级丧尸晶核,他必须拿到!必须。
  “我我……咳咳我……不知道啊!”李妃是真的不知道,可吴少信吗?
  一整夜,李妃都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气。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安全区所有人都睡了个甜美的好觉,而无法对许博士交代的吴徳岂,将李妃这个贪得无厌又不堪的女人交了上去。
  曾几何时,在萧凌眼中清纯有点小迷糊的妹子,在研究院里痛苦的活了两年后被肢、解了……
 
  第二章 老情人
 
  疼……
  全身都疼,尤其是背脊中间那地方,难道我没死吗?
  萧凌挣扎着睁开眼睛,忍着巨疼坐起身,眼前的一幕幕让他傻眼了,穿白大褂的医生,甜美的护士,还有病人家属来来回回奔走着,都很忙碌。
  一位小护士走了过来,很担心的看着萧凌:“你感觉怎么样?快躺下,你的家人呢?为什么还不来看你?”
  医生也来了,检查下萧凌:“你小子命真大,那么重的篮球架子倒下来你怎么不跑呢?”
  护士递过来几片药喂给萧凌,还有水:“既然你醒了就赶紧联系家属吧,哦对了,你的医药费是同学垫付的。”
  医生该去看下一床了,但是他没急着走,一直皱着眉头。这孩子不会傻了吧?一言不吭,眼睛发直,一副受惊不小的样子。难道砸的不是腰而是头?他昏迷两天多,要不要拍个脑CT瞧瞧算了,今天的药费还没给呢。
  萧凌依旧在傻坐,眼珠子左右摆动,警惕的打量环境。房间里有六个床,十个大人一个小孩,分别是病人、孩童、医生……但是不对啊,现在是末世!等等,篮球架!记得那是大三时出的意外。
  然后冯向南支付了医药费,接着提出分手,理由很可笑,他不得不对一个怀孕的学妹负责!
  恋爱两年如胶似漆的时候,冯向南来这一出?
  当时的萧凌根本不接受这种事,一闹二哭三缠的,搞臭了名声不说,还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同、性恋这样的事,甚至差点被开除。萧凌默默的回忆早就忘记的画面,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于是下意识的低头看看双手。
  很白皙、透着红润,仿佛水嫩的豆、腐一样。
  萧凌在末世第九年时被人砍断了两根手指,所以绝对不可能拥有如此完整洁白的手。
  居然重新回到末世前?怎么可能呢?难道是幻境?萧凌从枕头旁拿起手机时,整个人都是发抖的,没错,离末世还有两个月!
  就在这时冯向南来了,医院通知他来交钱,他觉得对不起萧凌,所以在明知人家不缺钱的情况下,依旧咬牙将钱给医院了,那可是奖学金啊,原本打算给佩佩买补品的。
  “凌……萧凌?”冯向南站在萧凌身前有一会儿了,为什么这人依旧傻傻的?因为疼所以委屈吗?可冯向南答应了佩佩跟萧凌说清楚的,长痛不如短痛,不忍心也不行了:“那个,萧凌,我们……分手吧!”
  回神的萧凌坐直身体,目光异常冰冷:“为什么?”
  有些不好意思的冯向南低着头,所以没看见:“至从爸妈发现我们的事后,我的压力一直很大,总试图改变他们的想法可惜天不从人愿。萧凌,前些日子我在同学聚会上因为你的事太烦躁,就多喝几杯……白佩佩有了,所以对不起。”
  跟以前一模一样,萧凌静静的看着爱了两年的人,他说过怕疼就不做,他说过会爱一生一世,无论风雨多么强烈都不会分手,他说过等自己毕业后就出国结婚,所以,把身子给他吧,他会爱惜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