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打造虚拟世界 作者:夏夜鬼话(一)

字体:[ ]

 
    文案
    科学是灵魂,技术是骨架。
    而想象力,是未来。
    这是属于我们的虚拟时代。
 
    高智商温润冷静受VS精分痴情傲娇攻,略傻白甜,攻正常情况面对受智商下降两百个点,但是他的智商总值并未达到280,所以……
 
    主角由于是从单机游戏和原创游戏独立平台一路做到虚拟网游,和虚拟交易平台,所以故事带有一定的微科幻性,比如可能涉及的三维打印,立体投影,神经接驳等内容。因为故事定位,还会有一些专业的商业和游戏术语,特此提醒。
 
    内容标签:重生 现代架空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舒,居铭丰 ┃ 配角: ┃ 其它: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一场意外让林舒回到少年时,那时早逝的母亲还在,父亲出轨的事实还没有被揭穿,幸福家庭的假象也还未破碎。林舒需要做的,只是携带着未来二十年被时光磨砺出的智慧与锋芒,勇往直前,打破一切艰难坎坷,虚伪懦弱,斩碎悲剧,抓住幸福,再创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王朝……本文作为一个双重生的故事,两位男主的性格刻画得相当生动,各有特色。小说因为对于商业和游戏的描述过多而略显生涩,但是如果能够接受这样的风格,读起来就会别有乐趣。故事中展现的各种关于未来科技的设定看上去有趣又让人心动,忍不住让人怀疑,我们的未来真的会出现这样的游戏,这样的平台,以及这样的技术吗?
    ==================
    
    第1章 死亡的瞬间
    
    爆炸发生的时候,最后出现在林舒脑子里的念头是——这个剧本不太对。
    居铭丰重重地落在林舒的怀里,血肉隐隐已经被炸得糊了,和林舒紧抱住他的那双手黏糊在一起,却是分不清焦糊的是谁的血肉。
    他的手臂紧紧抱住了林舒的腰身,就像每一次的亲吻做爱,恨不得把林舒嵌进血肉里面去,而这一次,却是真的快要嵌进去了。
    可惜,两人也快挂了。
    爆炸还在连续不断地出现,溅飞的火星和碎渣喷溅得到处都是,可是射进血肉里面却也已经不能让林舒感到更疼。居铭丰的动作越来越少,慢慢再也没有动弹……只有手上的力道一点也没放松,好像就要这样抱着林舒死去。
    临到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林舒想的是:算了,一起死就一起死吧。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整件事要从头说起。
    其实这天早上爬起来,林舒准备去赶场的剧本还是“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这是废话,因为新郎根本就是他“爱人”。
    如果两人的关系算是恋爱的话。
    林舒和居铭丰的关系很复杂,读书时候算是宿敌。两人都是A大信息技术系同期比较有能力的人物,在林舒没开窍之前他一直以为居铭丰没事找他麻烦是因为看不惯他,直到那年他遭遇了诺大的变故,家破人亡,继母卷款潜逃,父亲因身负巨债自杀身亡。
    林舒的父亲是个一言难尽的人物,因为已经过世,所以他也不喜欢多说。但是对方留给他的烂摊子却是要命的。
    旧社会过去几十年,法律早就不讲究父债子偿。按照限定继承的规矩,林舒他爹一分钱都没留给他,林舒照理说是不需要为其背债的。
    可是他继母逃得快,还卷走了大部分的流动资金,黑社会找不到人讨债,可不管你是不是有这个责任——他们只认定了你是债务人的子女。
    所以对方就来找林舒的麻烦,要他替他父亲偿还债务。林舒被骚扰得焦头烂额——他导师倒是强硬,知道这件事之后,想了很多法子,又找警局又找校长的,就为了护住学生。
    但是毕竟能力有限,百密终有一疏。
    林舒被人抓到的时候,还是比较有胆气的,愣是强作冷静,试图与对方进行谈判。他还年轻,自信满满,坚信凭借自己的能力肯定能创造出一个辉煌的未来,所以面对一堆放高利贷的,还能有理有据地试图说服对方对自己进行时间投资。
    如果遇到个IT或者金融企业,他说不定就成功了。
    偏偏他遇到的是个倒款公司。
    要知道这年头,IT或金融行业,才信奉“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是人才”——而实业信奉的是资本,黑社会信奉的是拳头。
    林舒很光棍,反正打死他他也还不出钱,而只有让他继续活着,他才能创造价值。他坚信就算是黑社会,也不能都是蠢货,必然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更有利。
    可是当时的他却没意识到,一个人创造价值的方式能有很多种。
    林舒有一张很漂亮的脸蛋——男人的长相,用漂亮来形容似乎有点不适合,但偏偏这就是事实。林舒过世的母亲长得很美,父亲如果不论性格品行的话,其实也是个美男子,否则必然不能勾搭上那么多女人。林舒本人却是挑了两人的优点长——那长相不要太勾引小姑娘。他当时才读到大二,已经交过三个女朋友,全部都是倒贴,一个赛一个的聪明漂亮温柔体贴,虽然后来因为他本人的被动全都崩了,但是至少已经足够能说明问题。
    林舒再怎么宣扬自己的才华能力,都没一张脸竖在那高利贷头子面前来得直观。何况除了这张脸,他的性格也并不木,对着一群黑社会还能冷静流畅,条理分明地侃侃而谈,自信的人总是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那头子自觉本人并不是节cao掉得刺啦刺啦荤素不忌男女通吃的人,但是有那么一瞬间也觉得对方实在是气质惊艳。
    所以他给了林舒三个选择。这头子名下除了倒款公司,其实还有夜总会之类的产业,所以他简单粗暴地打断了林舒的所有谈判,直接让他选择是陪女人睡觉,陪男人睡觉,还是让人拆了器官去卖钱抵债。
    智商再高,也怕菜刀;三寸不烂之舌,说不服初中辍学之流氓。
    所谓秀才遇到兵,不过就是这样。
    后来的事情证明林舒确实是有本事的,并不只是自夸。可是当时那流氓头子不知道啊,眼看就要把堂堂未来的IT业新秀逼得卖身偿债了,结果这个时候,居铭丰却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
    他身边带的是临时雇佣的保镖,手上提了一箱子的现金,气势汹汹地出现在那老大的面前,软硬皆施地硬是替林舒还了债。
    说真的,那可能是居铭丰这辈子在林舒面前表现出来双Q最高的一次,在那之前和那之后,他好像都再没有表现出过正常人的智商和情商……萧悦说那是恋爱中的人智商会被削掉一截,但是林舒一直觉得,这实在是削得有点过分了。
    其过分之处在于,在那一天之前,林舒一直以为居铭丰是非常非常讨厌他的。如果不是几百万的现金堆在眼前,林舒都不会相信居铭丰对他是没有恶意的——学生会的工作,每次居铭丰都会耍手段增加林舒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林舒的前女友以前还笑着跟林舒讲过一个笑话,说是居铭丰的小弟曾经举着一叠子钞票要她陪着出去玩,结果被她用经济学的课本拍了个抱头鼠窜。
    ……但是谁会拿几百万给讨厌的人解围?就算居铭丰家里家财万贯,他有这些钱干什么不好?吃喝玩乐还能玩好些时间呢,何必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居铭丰带着林舒离开之后,很是舒了一口气。林舒一开始还不知道居铭丰为什么帮他,后来才发现居铭丰每每出现在他面前就智商暴跌,和传闻中的评价自我冲突的原因。
    然后他知道了,居铭丰想睡他。
    基佬。同性恋。
    居铭丰并没有把自己的欲望直接说出来,但是相处之间,一个人有怎么样的想法,就算嘴上不说,行为中也会隐隐约约地表现出来。
    林舒欠了他的债,虽然心里是想还钱的,无奈他当时连学费都愁得慌,光是攒钱维持学业和日常生活的必须就很累了,这笔债数目不小,他确实还不出来。
    居铭丰虽然也没有催,但是林舒知道人家那是别有想法,指望着他肉偿呢。
    关于这个问题,林舒还是考虑了几个晚上的。
    他那时已经变回单身狗几个月,倒是没什么特别的道德压力。林舒没什么节cao,当时那高利贷头子逼他的时候,居铭丰要是再晚来半个小时,估计他就真的松口答应陪睡了。
    当然,同是陪睡,陪女人睡觉和陪男人睡觉还是有点区别的。而陪很多人睡觉和陪一个人睡觉也有些不一样。林舒对男人没什么兴趣,非要做那档子事的话还是比较希望对象是妹子。但是他又不想真的和很多人做……容易得病。
    其实对于林舒来说,最大的区别还在于,陪居铭丰睡觉,不会影响他进修学业。
    林舒长着张精致漂亮得不像个糙汉子的脸,性格却理智强悍得很。在他心里,根本没把这种事情当一回事儿——这点和他老爹有几分像,都没什么节cao。但是林舒有一点比他老爹强的地方,就是他神经够坚韧,够理智,责任心和自控能力都不缺少。
    所以三任女朋友,固然一任比一任漂亮,他都没有丧心病狂任由着兽性本能主使把她们往床上带——林舒要真想那么做,这成功率绝对是百分百不打折的,但他没那么干。
    人小姑娘喜欢他,他也不讨厌对方,光就这点情分,他就不能太肆无忌惮,总要为人家的未来幸福着想几分。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容易搞出人命的事情还是不能干。
    可他也没把这事儿看得太严重。
    男子汉大丈夫,反正又不会怀孕,就算对象是男人,做这事儿就当是肉搏了。人家帮你付了几百万的债,你隔个几天陪人家赤膊打上几场还个情,能算什么大事儿?
    那高利贷头子逼林舒去卖这事,最困扰他的绝对不是贞cao问题,而是做这行影响他的学业,弄不好一辈子就毁了——和人睡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辈子只能陪人睡。
    当时林舒想得好,就算陪居铭丰睡吧,总不能让他陪一辈子。就算居铭丰比他前女友们缠人点,长情点,陪个半年十个月的,也就差不多了。谈恋爱还有热情冷却的时候,他觉得搞基这事儿应该也差不多。
    结果林舒却不知道,居铭丰的热情比起他的三任前女友来却不是长情了一点,而是长情了太多太多。
    两人这一睡,就是十年时间过去了。
    
    第2章 爱的不等式
    
    林舒和居铭丰睡了十年。
    这十年睡下去,林舒钱也有了,还债也不算压力了——虽然居铭丰没肯让他还。睡着睡着,两人还有感情了。中途林舒起过那么三四六八次分手的念头,但都无疾而终。他开头还觉得居铭丰比不上软软的妹子,后来两人的事业和生活搅和得深了,林舒就也不提这个话题了。
    这人向来现实得令人发指,居铭丰从两手不沾阳春水到一年为他做几十顿烛光晚餐,虽说做了十年还是做得不太好吃吧,但是那心意还不如签下一份股份优先转让合同让林舒觉得安心,也是够呛。
    其实在那事儿发生之前,林舒隐隐约约还是承认了,自己是爱居铭丰的。
    但不是那种爱。
    林舒这个人,和个男人睡了十年还是笔直笔直的。虽说他作风挺正派,还和居铭丰睡着就从来不招惹妹子,但这还是不妨碍他继续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