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不弃疗的男配 作者:沈兮和

字体:[ ]

 
文案:
白苏有病,但他不打算放弃治疗。
 
注意事项:
1.文笔渣,剧情烂,萌宝们多多海涵。
2.《综穿之逆袭吧,男配》《综穿之男配逆袭记》的后续,但各单元剧情互不牵涉,请放心阅读。
3.延续兮和一贯的风格,画风清奇多变,各周目包括且不仅限于温馨、搞笑、傻白甜、反虐心、撕X、微恐怖、微悬疑等元素,如有不适,尽快吃药。
4.想到了再说。
 
 
 
内容标签: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苏 ┃ 配角:窝还没想好O(∩_∩)O ┃ 其它:逆袭
 
 
==================
 
  ☆、第1章 穿越之前
 
  “啊啊啊,要疯了要疯了!”白苏抱着剧本,窝在地毯上打滚,奶黄色的t恤因他的动作而变得凌乱起来。
  苏战的目光不受控制地从手中的笔记本上移开,盯着对方露出来的一小截白皙纤细的腰肢,“怎么这么暴躁?”
  白苏顶着一头鸡窝似的乱发坐起来,瞪着他说道:“这不是刚开学嘛,学姐说为了欢迎大一新生,我们话剧社要出一个节目,每个人都必须参演。”
  “唔,我记得你以前也经常演话剧,效果很不错。”想到之前看过的那些话剧内容,苏战微微眯起狭长上挑的眸子,表情有些怀念。
  “那当然不一样啊。”白苏捶地,“这次我们要演的是《白雪公主》。”
  苏战了然点头:“所以你要演王子?”
  “不。”
  “国王?”
  “呃,还差一点。”
  “该不会是白雪公主吧?”
  “……谢谢,并不是。”
  苏战走过去,动作轻柔地将白苏的衣服整理好,柔软温暖的指腹缓缓从少年腰间滑过,他的声音不由暗哑下来:“到底演什么?”
  又吃我豆腐,还真是魂淡,白苏将苏战的咸猪手打落,恹恹地说:“是恶毒的王后啊。”
  苏战呆滞了一瞬霍然笑开:“那国王由谁演?”
  白苏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是学姐。”可恶的身高差。
  苏战赞叹:“你们大学生真会玩。”
  “不要再幸灾乐祸了啊。”白苏亮出一口小白牙,没什么威胁性地说道:“快点给我想办法,不然我就要穿上公主裙,陪着学姐跳舞了,那样的话还不如让我去死一死。”
  “办法嘛倒是有,只不过……”苏战纤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自己的薄唇,视线赤|裸|裸地胶在白苏嘴唇处,明显是在讨要报酬。
  白苏撅起嘴巴,大大咧咧地凑上去啊呜一口,然后砸吧砸吧嘴,自言自语道:“感觉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苏战的脸色立刻就黑了下去,将人扑倒在地,邪气一笑:“那是因为你吻的方式不对。”
  一阵缠绵而温柔的热吻,直到身下之人气息不稳,脸颊因缺氧而染上绯色,苏战才意犹未尽地放过他。
  白苏表情呆滞地坐了起来,片刻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拍桌道:“爽!”
  苏战:“……”
 
  ☆、第2章 城堡旧事(一)
 
  战马嘶鸣,硝烟弥漫,不远处还有身着铠甲,手持长刀的骑士奋勇厮杀。
  白苏再次醒来的时候,隐隐听到不远处传来杂乱的声响,他坐起身来,惊恐地发现自己似乎正置身于一辆窄小的马车内,而且浑身上下不着寸缕,只脑后拖着瀑布般的长发。
  那头发及至膝间,丝滑柔软,随着白苏的动作而飘动着,看起来格外秀美。
  白苏顶着一脸血,悄悄掀开帘幕一角朝外望去,恰好看到有人将冰冷的长枪捅进敌人的身体内,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地喷涌而出,染红了天空。
  “(⊙o⊙)我特么一定是在做梦……”白苏小声呢喃着。
  马车处于战斗圈的边缘地带,此时两方人马激斗正酣,倒是没人顾得上白苏,原本是千载难逢的逃跑机会,可偏偏他又没穿衣服,为了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裸|奔,只好先静观其变。
  幸好那些人并没有让白苏等太久,随着一个穿着银色护甲,披着猩红色长袍的男人的出现,战局很快就被扭转,簇拥在那男人身边的骑士神情振奋,士气高涨,以破竹之势迅速将敌人尽数诛杀。
  男人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举起佩刀,迎着阳光,振臂高呼道:“格尔兰万岁!”
  士兵们跟着欢呼起来:“格尔兰万岁!”
  白苏坐在马车里,静悄悄地看着,心里不知是喜是忧。
  短暂的放松过后,男人冷静地吩咐下属们带着各自的小队收拾残局,镇压胆敢反抗的残余敌军,众人领命而去,俱都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看得出来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说并非是第一次。
  男人握着缰绳,抬头的瞬间恰好看到不远处陷入泥泞的马车,于是问道:“那里面装着什么?”
  侍从官摇头,显然也并不清楚状况。
  亚瑟·格尔兰不以为意,扬鞭策马:“那就过去看看吧。”
  锋利的刀尖挑起帷幕,慢慢露出里面缩成一团的少年,对方抱膝蹲坐在角落里,黑发散开,像一领斗篷,将人密密地遮住。
  亚瑟的目光落在那人不小心露出来的雪白精致的双足上,眸色渐渐起了变化,他恋恋不舍地移开视线,开口道:“抬起头来。”
  男人的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白苏听得心头微微一颤,这人说出来的话感觉像是英语,但吐字发音却又有些奇怪,白苏只能勉强听懂几个简单的单词,却也大概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忐忑不安地望了过去。
  “wow……”亚瑟无意识地惊叹出声,这人黑发黑眸,雪肤红唇,全然是东方人的长相,小小的一团,也辨不清性别,似乎还未成年的样子,至少亚瑟确信自己十二岁的时候就比这人现在要健壮的多。
  “拉里。”亚瑟偏首看向侍从官。
  拉里疑惑:“发什么了什么事?我的陛下。”亚瑟连人带马地堵在那里,他并没有看到马车内的情景。
  亚瑟琥珀色的眸子闪烁着耀眼的忙光,表情很兴奋:“我打败了他们,所以,这个国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你说对吗?”
  “噢,这是当然,陛下。”拉里虽然不知亚瑟为什么要这么问,却还是毕恭毕敬地予以回答,“无论是金银珠宝,战马,还是人,他们都是您的战利品。”
  “战利品吗?”亚瑟爽朗地大笑出声,“我喜欢这个名词。”他说着忽然解下自己的披风,搭在左手手臂上,弯下身子,长臂一捞,便将白苏牢牢地禁锢在自己怀里。
  拉里惊呼:“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他是天使吗?”
  亚瑟声音愉悦地说道:“对我来说,他是。”
  白苏听得一知半解,不适地抓住亚瑟的衣襟,努力用自己半吊子英语费劲地表述道:“别这样,请放我下来……”
  “他在说些什么?”亚瑟带着笑意注视着白苏,然而嘴里的话却是对拉里说的。
  拉里耸了耸肩:“谁知道呢,也许是饿了吧。”
  亚瑟一本正经地点头:“原来如此,也是时候回去了。”一手护住白苏,将人摁到自己胸前,一踢马肚,朝着自己的城堡飞奔而去。
  “国王回来了!”“国王回来啦!”
  见到亚瑟的身影,活泼可爱的侍女们开心不已,纷纷奔走相告,陛下又打了胜仗,今年肯定不会有别的国家敢来冒犯格尔兰了。
  只不过,那个被陛下紧紧抱在怀里的人是谁呢?
  富丽堂皇的宫殿,精致奢华的摆设,繁复华丽的衣着,一切的一切组成这个繁荣富饶却又充满西方风情的国家。
  白苏探出头来四处打量,双眼瞬间被周围的景色给吸引住,再也分不出一丁点注意力给别人,以至于他连自己什么时候被身旁这个危险又强大的男人抱进卧室的都不知道。
  绣着鸢尾花的披风被人粗鲁地解开,乌黑长发铺散开,映衬着少年玉白无暇的肌肤,说不出的诱惑。
  亚瑟眸色一深,整个人的表情立刻变了,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湿热的鼻息喷洒在脸颊处,白苏惊醒回神,手忙脚乱地去扯被子,嘴里叫道:“别,等一下……”
  亚瑟毕竟是万人之上的国王,平常还从未遇到过敢忤逆他的人,顿时不高兴地眯起眼睛,霸道地握住白苏的双肩,宣称道:“为什么不?你是我的。”
  白苏一直知道西方人开放,但没想到他们开放到这种程度,顿时有些吃不消,磕磕巴巴地解释道:“我十七,哦,不,十六,未成年,如果你亲我,是变态,恋|童……”
  亚瑟连蒙带猜地听懂了一半,表情微妙,理直气壮地说道:“可是,我们这里很多人十五岁的时候都已经……”一边说,一边还不死心地去拨弄白苏的头发。
  “停!”白苏做出一个打住的手势,摆出一副贞|洁烈|妇的姿态,眼含热泪的威胁道:“你继续,我狗带!”
  亚瑟停了下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床上的少年,皱起眉头,神情有些苦恼,末了一言不发地转身往外走去。
  不多时便有两名穿着侍女走了进来,屈膝行了一礼,然后便一脸兴奋和期待地走到床边,扶着白苏起身,不顾对方的挣扎,服侍他洗漱更衣。
 
  ☆、第3章 城堡旧事(二)
 
  夜幕悄悄降临,笼罩了大地。
  白苏像是初次进城的乡巴佬似的,亦步亦趋地跟在领路侍女的身后,他穿着精致华美的裙子,下摆撑成一个蓬松的圆,腰肢被束带紧紧捆缚,越发显得身形纤细,真如女子般美好。
  餐厅里布满音质烛台,映照得这一方天地亮如白昼,当中摆放着一张长长的餐桌,亚瑟坐在遥远的彼端,背靠着一副精描细画的乡村风景图,笑容含蓄而撩人。
  看到白苏,亚瑟用一种十分旖旎的语调说道:“过来。”
  “no!”白苏坚定摇头,快步走到餐桌的另一端,拉开椅子坐下。
  亚瑟皱了皱眉头,英挺俊朗的脸上露出不赞同的神情,但是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下头,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刀叉,慢条斯理地吃着细心烤制的小羊排,动作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那是一种经过漫长岁月而沉淀下来的浸到骨子里的优雅。
  两人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用柠檬水净了手,然后侍从才端上来奶茶。
  “现在。”亚瑟端起洁白的瓷杯,轻轻抿了一口,“也许是时候谈一下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了。”他说着抬起头来冲着侍女们使了个眼色。
  站在白苏身后的两个小姑娘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上前扶着白苏的手臂,态度强硬地将人架到亚瑟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亚瑟问道。
  感谢以前教授英语的老师们锲而不舍的精神,白苏好歹把这句话给弄明白了,然后便下意识地回答道:“白苏。”
  “bai——su——”亚瑟费力地念着这两个字,模样像极了当初刚开始接触英语的白苏。
  白苏被自己脑海中联想的内容逗笑了,一时竟然不再紧张了,“是白、苏。”
  “ok,苏。”亚瑟点头表示明白,接着说道:“你看起来很像东方人,我知道埃德加那个混蛋一直跟海盗们关系亲厚,私下里恐怕也没少做贩|卖人口的勾当,所以你一定不是出于自愿的,但是,现在你已经成了我的所有物,所以必须听从我的命令,明白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