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王作死日常[娱乐圈] 作者:秋凌

字体:[ ]

 
文案
 
  不小心睡了,再不小心被抓包。
  问题来了,这需不需要负责?
 
  曾经有一个魔头他穿越了,但是穿越的第一个晚上就被上神给睡了,问他的阴影面积有多大。
  有个魔头,他一心想挑起三界大战,奈何各界和平相处。
  魔头:拿起你们的武器,反……
  上神:该睡了。
  魔头被上神拖走。
 
  魔头:仙魔不两立,我们一定……
  上神:是时候生个小神魔了。
  魔头被上神压倒。
 
  魔头:人呢?魔呢?啊喂,说好的是我的粉丝呢,都跑去哪儿了?
  小包子(神魔):爹地,爸爸让你回家生小二神魔。
  得,哪怕魔头是巨星,但也架不住上神是他金主啊,摔。
  凭什么上神就是霸道总裁,他这个魔就得从小明星奋斗?凭什么还得被人爬床!
 
此文:
  1、苏苏苏,双洁,不喜误入,可以直接点叉叉,O(∩_∩)O谢谢~
  2、主受,蠢作者只会写主受;
 
内容标签:生子 豪门世家 娱乐圈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彦淮,冷一铭 ┃ 配角:路铮海 ┃ 其它:酱油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98921
 
 
 
 
    第1章 睡了
    
    揉着腰,路彦淮咬着牙看着淡定地坐在一旁的俊美男子。魔和神就是不应该呆在同一个地方,就应该把对方灭了。再回头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尼玛,明明他前一天晚上还在自己的宫殿计划着要攻上神界,结果一眨眼自己就躺在另外一个人的床铺上。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竟然是被压的那一个。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坐在他对面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神气,再瞧瞧那一张脸,不就是自己的死对头莲华上神么。
    呵呵 ,堂堂一代魔王竟然死对头压在身下。路彦淮咽不下去这口气,偏偏身体里就只剩下一丁点魔力,他打不过对方啊。
    “尾巴,”冷一铭淡定道。
    路彦淮睁大眼睛,连忙看向身后,MD,他的尾巴竟然真的露出来了,“你知道!”
    要不是此刻身上不着一缕,他一定冲上去揪住对方的衣服。明知道他们是死敌,还敢这么做!路彦淮大为火光。
    冷一铭叹息,走到路彦淮的身边,轻轻地揉了揉路彦淮的头,“乖。”
    乖毛线啊,魔王从来就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高兴就发泄。这一会儿,路彦淮对冷一铭的举动十分火大,“TMD,你不是上神吗?”
    “这是和平社会,”冷一铭看向路彦淮妖艳的脸庞,微微转移视线,“不大战。”
    “你当我傻,我还不知道么,”路彦淮表示不就是眨巴下眼睛,不知道过去多少年而已。就算多少年过去,他就记得这个死敌,不去想那些年到底怎么过去的。愤怒地站起来,这一站,被子一滑,大片地肌肤又露出来。路彦淮忙又坐下,拉上被子,卧槽,他堂堂一代魔王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等地步了。现在跟对方打,自己只有输的份。
    冷一铭瞧见一片雪白的肌肤,再看向路彦淮绝丽的雌雄不分的脸,转而坐在床边。伸手抓住路彦淮的一条尾巴,轻轻一捏,“魔族已经把你送给我了。”
    “魔……等等,”路彦淮不明白,明明自己才是魔王,谁敢把自己当做奴隶送给别人,还是送给神界的人,“那些该死的魔。”一条尾巴被冷一铭握在手中,路彦淮只觉得身体的温度又升高,该死的,对方摸哪儿,“那是我的尾巴。”
    路彦淮是狐族最为高等的九尾灵狐,不然当年也不可能轻易就成为魔界的王。但与此同时,他的尾巴也变得格外敏感,从来就不敢让别人随便乱碰,这个脑袋有毛病的上神竟然抓自己的尾巴。
    “睡了那么多年,睡迷糊了?”冷一铭嘴角微扯,故意凑到路彦淮的耳边,“你是我的了。”
    “你有毛病吧,”被死敌紧紧地搂着说这话,路彦淮表示自己没吐就已经非常给对方面子。那些年来,路彦淮的目标就是打败这位上神,当年,他们好歹是势均力敌,结果自己现在竟然魔力不足,打不过对方。
    抓住路彦淮的手,冷一铭道,“还是老样子。”
    路彦淮炸毛,“放开!”
    作为一名酷帅狂霸拽的魔王竟然沦落到被上神欺负的地步,路彦淮表示这也是够了。
    冷一铭无奈,“等一会儿,我让人把衣服送回来,你吃点东西,再安静安静。”
    等冷一铭走后,路彦淮才披着被子起身,打开窗户看向窗外。看到外面的高楼大厦,路彦淮懵逼了,这人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再低头,下面行驶的东西是车吗?说好的马车去哪儿了?路彦淮头疼。
    再一次躺到床铺上,路彦淮咬牙,他现在应该怎么恢复之前的实力。这里的灵气那么稀薄,跟之前的压根就不能比,也没魔气,他这是要作死,还是要作死。回想昨晚的情景,路彦淮就红了眼睛,他一定要把那只上神灭了。总不能为了快速恢复实力,再跟那只上神睡吧。
    冷一铭已然走到隔壁的房间,眸光微闪。其实也不算是那些魔送路彦淮给他的,只是路彦淮一直处于昏睡状态,魔界的王族也一直守着路彦淮,可还是被魔钻了空子,竟然有魔给路彦淮灌了药,幸好遇上自己。
    冷一铭冷脸,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寻找路彦淮,偏偏魔界王族把路彦淮藏得很好。捂着胸口,他感觉自己的心又有了跳动,不再那么沉寂。拿出手机,冷一铭打电话,现在最重要的是给路彦淮安排一个身份,还不能让魔界的王族这么快就察觉到,相信那些魔也不会想到路彦淮竟然会在神的身旁。
    一个小时后,懵逼的魔王终于清醒,穿好衣服,准备出去。不就是暂时失去魔力,打不过莲华上神那个死敌嘛,没关系,他总能找到办法恢复实力。
    只是路彦淮刚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人拉住手,“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还在这儿啊?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一个男二号的角色,再不去,等着被封杀啊。”
    路彦淮皱眉,“你是谁?”
    “昨晚撞到脑袋失忆了?”柏航瞪着路彦淮,“别说,装得真像,要是到片场,你还能演得这么好,那就不愁没有通告。”
    “通告?那是什么?”魔王表示自己知道什么是封杀,就是分分钟杀了那个人。但他一点都不怕对方说的封杀,切,这些愚蠢的人类杀不了自己的。
    “装,还给我装,”柏航直接拽着路彦淮离开,“时间来不及了,得赶快去片场。”
    大魔王正忧愁以后怎么生活,没有实力就不能打开界门,那他就没有办法去魔界。他现在必须先在人类社会生存下来,至于今早的那个上神,别让他遇见他!
    就在柏航拉着路彦淮走进电梯后,冷一铭这才从隔壁的房间走出来,希望彦淮喜欢现在的身份。
    握紧手机,冷一铭清楚地知道要是现在让魔界的魔知道路彦淮在人界,他们一定立马过来接走路彦淮。别看那些魔平时喜欢打打杀杀,但他们还是非常团结的,至于那把路彦淮偷出来的魔估计还不知道路彦淮的真实身份吧,谁让路彦淮的魔气一下子弱了那么多。
    唇角路出一抹淡笑,这一次,他不会再放着他在自己的面前晃悠,一定紧紧地握在手里,藏进心胸。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我回来了!
    魔王:为什么是我被压,不是他被我压?
    上神:实力说话。
    魔王:……
    你以为我打不过你么,我未来一定打死你!
    
    第2章 看光
    
    被拽到剧组,路彦淮懵逼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刚刚坐在所谓的车里,他已经极其忍耐,不能让愚蠢的人类看出自己竟然不懂得那是车,说好的马呢,都去哪儿了。来到剧组后,又看见人穿着古装,然后身边的柏航又告诉自己他们在演戏。
    路彦淮抬头望天,这比跟莲华那个经常装B的上神干架还要难。
    “看什么,还不上场,”陈导是一个脾气比较暴躁的导演,对大牌明星的态度也不是特别好,更别说对路彦淮了。
    剧组里面的人都知道路彦淮是投资方硬塞过来的人,路彦淮本身长得非常妖娆,这也挺符合男二的设定,于是陈导就欣然接受对方来剧组,特么地不让对方来,那自己去哪里找资金拍戏。
    冷眼瞥了一眼导演,路彦淮冷哼一声,愚蠢地人类,自己迟早有一天要灭了他们!魔王又在思考什么时候展开神魔大战,至于这些无知的人类就只能成为炮灰。
    恰巧路彦淮演的角色就是邪教人物,要的就是邪魅又霸气,因此,路彦淮一上场,气场一开,弄得女主角傻了。女主角原本就是演傻白甜的演员,没有多好的演技,原本还以为路彦淮就是个花瓶,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
    “白馨,你白痴了啊,台词呢?”陈导又开始吼,“傻B地站在那里,你以为你是背景板啊,重来。”
    女一号白馨就不敢顶陈导,陈导在圈子里非常有名,白馨恳求金主许久,才得来的机会。于是转头瞪了一眼路彦淮,“配合一点。”
    卧槽,这个女人竟然敢瞪自己!路彦淮不屑,她以为她是谁啊。
    “蠢物!”于是在重新拍摄的时候,路彦淮又直接霸气地道,吓得白馨又忘记台词。
    “白馨,你又在做什么?”陈导直接走到白馨的面前,原本还以为路彦淮演技不好,怕对方搞砸自己的戏,现在看来真正不行的就是这个女一号。亏自己之前还觉得白馨适合演女主角,“不想演就去交违约金!”
    “咳咳,”白馨故作咳嗽,“我想我是昨晚着了凉,嗓子不太好。”
    “你傻啊,又不要你发出多大的声音,有个嘴型,后期配音啊,蠢!”陈导非常愤怒,这到底还要不要拍摄下去的。
    路彦淮默默地看着陈导骂白馨,不说话。谁让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敢瞪自己,自己可是堂堂地魔王。
    终于在NG多次后,这一场戏过来。其实陈导还是不满意这一场戏,奈何白馨的演技就那样,那就靠后期剪辑吧,MD,这些人都是什么玩意儿,有没有职业素养。
    路彦淮可不知道导演是怎么想的,他只知道这个角色还行,本色出演。再说,魔王怎么可能不懂得演戏,九尾灵狐向来都聪明绝顶,再说活了那么多万年,要是不懂得演戏,早就被人烧成狐狸肉吃了。
    到了傍晚,拍摄结束后,柏航带着路彦淮上保姆车。
    “干得漂亮,”柏航赞扬,“别瞧见白馨是女人,就心软,这个圈子谁心狠,谁脱得了衣……咳,才可能上位。”
    “脱衣服做什么?”路彦淮皱眉,大魔王想到魔界那些想爬上自己床铺的人,难道演戏也要这样?脑中又浮现被莲华上神压倒的画面,路彦淮的脸色又黑了,该死的,自己才不需要去爬别人的床,“那个白馨瞧不起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