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花中精魂( 彼岸花开开彼岸) 作者:今9夕

字体:[ ]

 
 
文案
路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附在了一个人类少年的身上,这个人类少年的长相,与前世的自己容貌竟还有七分相似。
随手算了算,路遥发现,这个少年的魂魄,竟然是被人生生摄取的。
千年之前,有人强行借助他的千年修为渡过天劫,千年之后,又有人想要通过这种歪门邪道来躲避天劫直接升仙吗?
路遥以为,上天让他重生在一个人类少年的身上,是为了解决千年之前他和修元道人之间结下的恩怨。却原来,千年之前,自己被毁去肉身之后,竟还欠下了另一个人类一笔永生都无法偿还的情债。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原来,早在自己为自己取名路遥之时,就已经与你结下了永世之缘了啊!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前世今生 三教九流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陌宸,路遥 ┃ 配角:唐文杰 ┃ 其它:强强,重生,现代
 
 
 
 
 
  ☆、重生
 
  前言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教会了我这句常言,我依此取名为路遥,原以为此后我两桥归桥,路归路,却原来,早在我为自己取名路遥之时,就已与你定下了不解之缘。
  我魂飞魄散,你用自己的一魄,换我永生魂灵完整,那你呢?大好的修行,就这样白白浪费?
  既然前世我无法偿还你的情债,今生,就让我拿生命来守护你。此后,永生永世,只要有我路遥存在,三生石上,奈何桥旁,彼岸花,永远都会为你绽放。
  章一重生
  路遥站在一片黑色的浓雾中,身体十分困顿,思想也有些疲乏。周围看不到任何的风景,也没有任何的光亮,有的,只是一大片一大片让人压抑到看不到尽头的厚重雾霾。
  有些奇怪自己明明待的是明亮洁净的净瓶,怎么突然之间就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耳边,原本清静的地盘也在突然之间多出了许多嘈杂的声音,里面隐约还夹着几许听不真切的说话声。
  费力的动了动手脚,路遥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自己手足僵硬的厉害,根本无法移动半分。有些吃惊自己身体的这种奇怪状况,路遥努力的眨了眨眼睛,想要看清自己到底身在何方,才发现连眼皮都沉重的厉害,原来竟是…完全的…身不由己!
  慢慢的沉心静气,路遥努力的凝聚着自己的灵识。过了许久,当周边的一切都变的安静的时候,路遥终于发觉束缚在自己身上的枷锁完全的消失了,周边也是一片明亮。
  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路遥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洁白的床上,床的周围,是一堆自己连见都没见过的现代仪器。
  看到这个情形,路遥有些奇怪。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当看到自己的手上还插着根细细的针管,针管的另一端,一种不知名的纯净液体正通过连接针管的那根长长的透明塑料管道缓缓流入自己的体内时,路遥想也不想的顺手就将它拔了下来。
  路遥刚拔下针头,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岁的陌生少年,看到路遥醒来,少年愣了愣。当看到路遥手上的针管时,少年眉头紧皱了皱,冷声道:“伊少爷,虽然您醒了,您的身体却是完全没有恢复好,这个时候拔下针头,伊少爷是觉得您现在正当年轻,所以不必调养吗?”
  “…抱歉,因为这个东西它对我并不适用,所以…”有些惊讶于少年恶劣的态度,路遥低声抱歉道。随即,想到对方对自己的称呼,路遥有些疑惑的问道:“还有…伊少爷…那是谁?
  路遥有些奇怪,自己无论是成形之前还是成形之后,所用的名字都与伊字无关,对方怎么会称呼自己为伊少爷。
  听到路遥的询问,少年愣了愣,眼里闪过一丝讶异,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少年语气不善道:“伊少爷,您不会是想要告诉我,您只是溺个水而已,醒来后就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吧?”
  “我?溺水?”越是听到少年的解释,路遥越是不解。路遥记得很清楚,他的名字叫路遥,取自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句常言。路遥也很确信,自己在遇见这个少年之前,并没有去任何的江边湖旁。而且,自己明明应该是一缕没有身体的魂魄,为什么现在却感觉自己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想到这里,路遥有些奇怪的抬起了自己的胳膊仔细看了看,又用手摸了摸。手下的触感温热而真实,这让路遥终于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抬头看着少年,路遥问的轻声:“请问,你能帮我拿一面镜子来吗?”
  “伊少爷要镜子干什么?您的脸没受什么损伤,这点您放心!”再次听到路遥如此有礼貌的对自己说话,不知道伊源肚子里在卖什么药的少年忍不住皱了皱眉。
  伊源的个性少年很清楚,诡谲善变,骄纵任性,酷爱耍心机,还不知天高地厚。现在这会儿伊源刚醒来就表现的一副温和有礼乖巧懂事的样子,在少年看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伊源这次在游泳池中躺太久脑子进水成傻子了;二则是伊源想通过示软装可怜的方式来博取自家大少爷的同情。而依据少年对伊源的了解,后一种的可能性占了百分之九十九。
  想到伊源一醒过来就打这种让人十分不耻的悲情算盘,少年忍不住眉头皱的更深,语气严厉道:“伊少爷您现在最好打消您脑子里的那些把戏!您知道的,大少爷最讨厌的就是满嘴谎话不诚实的人!”
  对于少年的喝斥,路遥有些莫名,自己只是想要照下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恢复了肉身,还是只是因为其它不知道的原因而让自己附体在了一个凡人的身上而已。不过听眼前这个少年的话,路遥很确信自己的情况是后一种。
  “我…”张了张嘴,路遥刚想组织语言解释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对方就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路遥还未说出口的话,冷声道:“既然伊少爷您醒了,我这就去通知大少爷让他过来。大少爷这几天因为生意上的事,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了,希望伊少爷您待会儿见到大少爷之后可以稍微知趣点,不要再让大少爷操更多的心了。”说到“知趣”时少年还刻意加重了语调,似是生怕路遥听不懂其中的不满。说完少年转过身就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身后,看到少年转身就要离开,知道少年弄错了一些事情的路遥忍不住出声唤道:“你等等!”
  “伊少爷您还有事?”听到路遥的喊声,少年停下了脚步,转身询问道。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微的不耐烦。
  对于少年脸上的表情,路遥并没有太在意。少年对自己的恶意,应该是来自于对原本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厌恶,而这,自己也无可奈何。想到自己目前的情况,路遥平静的看着少年的眼睛,直言道:“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一些什么东西,我…并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伊少爷!”
  “您不是伊少爷?”听到路遥的说法,有些反应不过来其中意思的少年重复了一遍,之后才理解了路遥想要表述的内容,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不可思议。
  少年没想到,伊源跳到游泳池里醒来后装失忆居然还装出瘾了。想到这次因为大少爷说要让伊源自己出去住,伊源赌气之下就纵身跳入了前院的露天游泳池中,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在水中突然昏迷,从而导致大少爷住处整个上下都鸡飞狗跳时,千怡就觉得自己的怒气在抑制不住的上扬。
  千怡就无法理解,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脸皮那么厚?大少爷当初不过是一片好心,恰好遇上伊源在荣城最大的声色场所“秋水伊人”中接待变态顾客,一时看不过眼,才心软花大价钱将伊源买了下来,结果自那之后伊源就赖上大少爷不肯离开了。
  如果早知道是现在这种结果的话,依千怡的看法,还不如当初直接让伊源在“秋水伊人”那种地方被人折腾死算了,省的现在跑来祸害他家少爷。
  想到他家少爷本来就是个睡眠质量很不好的人,自从有了伊源后情况更是变本加厉,晚上没有安眠药就无法入睡,就算吃了安眠药也只是浅眠,千怡就忍不住对伊源更加厌恶。
  见伊源听到自己的反问后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千怡就觉得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无礼的打断了路遥的话,千怡十分不耻的道:“伊少爷!如果您不是伊少爷的话,那在大少爷住处跳游泳池闹自杀的人是谁?被大少爷送到医院躺在病床上的人又是谁?伊少爷!既然您身为男人,那就要有身为男人敢作敢当的勇气,就算您自己不把自己当男人看,那也改变不了您身为男人的事实!”
  对于伊源所说的不是本人,千怡是完全不信的。伊源被送医院前跳入的是游泳池中,在游泳池中待得时间也不长,大少爷一发现不对劲就立即下去救人了。送入医院之后伊源也一直待的是这间高级病房,这期间门外一直都有保镖守护,也不存在有人偷换身体的情形发生。这种情况下,对方却说自己不是伊源,这种骗三岁小孩的鬼话说出来谁信。
  何况,千怡还从没听说过有谁被水淹个几分钟就失忆了的,尤其对方还是个会水的人。
  床上,看到少年脸上的表情,知道对方并不相信的路遥开口道“我确实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伊少爷,我叫…叫…”路遥想说自己叫路遥,可是话语临到了嘴边,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头也变的疼痛不已。
  那种疼痛,就像是突然间有人用尖锐的利器切割着自己的脑袋,让路遥不得不止住了嘴,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气息以此来缓和着这种突然的剧痛。
  一边,见路遥话说了一半就没了下文,少年有些不耐烦的道:“叫什么?”。
  “叫…叫…啊——!”路遥越是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头就痛的越发厉害,脑袋几乎像是要炸开来一样。双手紧紧捂住了脑袋,路遥倔强的强行抵抗着这种疼痛,最后终于忍不住尖叫出了声。当再想说出什么时,突然眼前一黑,路遥立即就昏迷了过去。
  看到路遥昏迷,千怡愣了愣,随即脸色变了变,立即朝着床边奔了过去。
  
 
  ☆、苏醒
 
  路遥晕过去后,很快病房里就围了一群医生和护士。仔细的替路遥检查完,医生给出的结果是伊源的身体状况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其它一切良好。而之所以会出现突然昏迷的情况,应该是伊源醒过来后情绪有些激动所致的暂时性休克,并无大碍。
  至于千怡所说的伊源并不认为自己名叫伊源的问题,医生们则无法理解。因为拍出的CT显示伊源的脑袋并没有受任何损伤,对方送医也送的颇为及时,不应该会出现失忆这种情况。
  对于医生的解释,千怡很是认同。千怡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伊源落个水就能导致失忆,现在则更加的确信伊源根本就是在装失忆想要骗取大少爷的同情。不过想到伊源最后头痛的样子,看起来似乎…真的很痛苦,并不像是作假,心里对伊源的怀疑又有些不确定。无法给伊源下肯定结论的千怡最后还是决定将所有情况都报告给自家少爷,由自家少爷来做定夺。
  等到路遥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除了坐在自己床边的之前那个叫做千怡的少年外,在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上还坐了另一个神色有些冷漠的男人。
  看到路遥醒过来,床边的千怡凉凉道:“伊少爷您终于醒了?还记得您自己是谁吗?”声音中满满的都是嘲讽。
  听到千怡的话,沙发上的男人皱了皱眉,沉声道:“千怡!”
  “…是,少爷!”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恭敬的朝那个男人躬了躬身,被警告了的千怡很是不满的瞪了眼躺在床上的路遥,之后才乖巧的道:“那我去把医生叫过来。”说完转身快步离开了病房。
  等到千怡完全离开,男人才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路遥的床边,询问道:“伊源,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淡漠的语气明明是冰冷无情的,听起来却是低沉而悦耳,无端端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看到那个男人,路遥有些惊讶,那个男人的魂魄,看起来似乎…有一些不对劲。仔细的眨了眨眼,路遥发现,自己眼前这个被称为大少爷的男人的魂魄,竟然是残缺的:三魂七魄中的一魄,不知去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