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死而无憾 作者:阿纲纪事

字体:[ ]

 
文案:
此文又名《家有一只傻白甜》
燕思义栽了,栽在了一只傻白甜手里。
别人家的小攻,不是霸气侧漏,就是黑化病娇,但燕思义家的小攻,却是傻白甜,没错傻白甜,连啪啪啪都要教啊!
但是,燕思义很喜欢这只傻白甜。
路人甲:“听说了吗,最近江湖上霸气侧漏的燕思义被猪拱了。”
路人乙:“什么?是谁拱的?”
路人甲:“一个叫岳景臣的人。”
燕思义晚上回家,看到傻白甜一脸受伤的坐在床边,不禁问道:“怎么了?不开心吗?”
傻白甜扑过去,将他抱住,委屈的说道:“玉嵘师叔,有人说,你被猪拱了,拱你的猪,就是我!”
燕思义温柔的摸摸他的头,将他安抚住,眼眸却渐渐深沉。
某一天在一个很繁华的街道上,站着两个人,这两人衣衫褴褛,一人举着一块写着“我是猪”的牌子,同时嘴里也大声喊着:“我是猪,我是猪。”
两人心里流着泪想到:我以后再也不多嘴了。
燕思义也在心中想到:叫你欺负我家傻白甜!
排雷:1,燕思义是受.岳景臣是攻
2,文并没有文案看着轻松欢快。
随着文快要写完了,纪事也准备好了新坑《用颜值征服世界》,这是一部快穿文,希望大家支持哦!
内容标签:重生 江湖恩怨 恩怨情仇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思义 ┃ 配角:岳景臣,燕长乐等 ┃ 其它:司空霁等 
 
==================
 
☆、抛弃
 
  思义静静的看着床顶,可床顶除了白色的蚊帐之外,什么都没有。
  突然他手指动了动,呼吸变得急促了些,身体有些颤抖,好像是要挪动一下身体,但最终他却没能如愿。
  他笑了笑,只是笑中有些苦涩和无奈。他的身体已经残破得,连挪动一下都不能了!
  他有多久没有下过床了?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躺在床上思义什么都做不了,连看书都不行,因为他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昏睡。因为他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他做任何事。
  思义知道他的大限之期已经不远了。
  今年年底,思义才真正进入不惑(四十)之年,可他的身体却像枯木一般,僵死而没有生机。
  在别人的生命走到正繁盛的时候,他的生命却已经走到了尽头。
  死对思义来说不可怕,因为这个世界唯一让思义执着的人,已经抛弃了他。
  对!抛弃了他!这件曾经让思义如噩梦的事实,像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彻底压垮了思义。
  一直以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思义都能撑过去,因为他知道他选的路,有多么的艰难——他爱上了一个男人。
  身为男人的自己,却爱上了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却不会爱上他。
  这条路那么的难,可思义依旧坚定的走着,直到撞得头破血流,却回不了头。
  思义也不奢求那人会爱他,他只奢望可以和那人并肩就行,所以为了这个奢望,思义用尽了他的力量。
  那人武功高强,思义也就拼命练功;那人想要逐鹿天下,思义便争着去为他扫平障碍。
  想要与他并肩,思义就得变强,想要变强,那么就得拼命练武。
  思义每时每刻都在想要变强,因这个原因,让思义能坚持住练武时,那枯燥寂寞的日子。也同样因此让在练武时,急功近利,心浮气躁,不仅武功没有进步,还使他吃了不少苦头,留下许多暗伤。
  好在后来发现了问题所在,又掌握了练武的诀窍。否则恐怕他的武功,永远都不能到达后世,那鲜有敌手的境界。
  他也如意的成为了那人,手上最锋利的一柄剑。
  话虽这么说,思义的身体上留下来的暗疾,因为一直没有时间好好调理又三天两头的受伤,每次受伤也没能将身体养好,日积月累之下,终于将思义的身体拖垮。
  在武功尽失之前,他还能运功压制一下病痛,可现在身体没有一丝真气,缓解不了他的痛,每天都生不如死。
  过去为那人做的一切,对思义来说,都是甘之如饴,尽管那人从来都是有能力,去完成自己的野心。
  他可以二十年如一日的跟在那人身边,卑微的爱着那人,有时候他也会思考,就这么爱下去真的有意义吗?
  可是一想到要离开那人,他就心如刀绞,每到痛得不能自以时,他便不再想,不再纠结,继续握住手中的剑,跟上那人的步伐。
  江湖上的人都叫他“无生飞剑”,因为他将一把铁剑使得出神如画,江湖上的人都会敬他三分。
  不过思义知道,这只是当着自己的面叫的称号,背地里别人都叫他“疯狗”,因为他疯子一样的不要命和狗一样的忠诚。
  但不管怎样,他都成功的引起了那人的注意,成为了那人手上,最锋利最忠实的剑。
  他为那人奠定了在朝云盟的地位,坐上了朝云盟,那至高无上的地位。而思义自己,也终于和那人并肩站在一起,接受属下们的仰望。
  他总是激动得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然后整夜整夜的练武。他害怕如果自己不努力,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变成幻影。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武功有了质的飞跃,江湖上很难再有敌手。
  江湖上惧怕他的程度,远远超过惧怕那人的程度,尽管那人,亦是武功高强心狠手辣。
  思义越来越强,江湖上声望地位越来越高,可思义对那人的心,却从来没变过。
  其实像思义这种不求回报,永远没有尽头的爱,也是会累的。
  可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坚持了那么多年?
  二十多年过去了,思义仍然记得,在十七岁遇上那人时的那种场景,与那人第一次见面时,他便爱上那人了。
  可笑的是一开始思义还不知道,自己对那人的感情,傻傻的跟在那人身后,无论那人多讨厌,他依然执着的跟着,他要跟着他。
  等思义发现自己的心思时,一切都来不及了,他已经爱得太深了!
  思义想,让自己坚持这么多年的原因。
  是想要离开时,那人死寂的眼神?
  是受伤时,那人温柔的眼神?
  是痛苦时,那人怜惜的眼神?
  那些眼神虽然很隐晦,但思义坚信自己看到了,同样看到了那人眼中的动容。
  他以为自己坚持了这么多年,那人终是为他动容了,然后,为了这个可笑的想法,思义继续那永无尽头的坚持和无悔的付出。
  可事实却告诉他,那些让他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信念,其实是他自欺欺人罢了。
  思义一直以为那人不会哭,不会笑,所以思义从不会奢望,那人对他一笑。
  但事实让思义的想法,多么的可笑,当思义无意中看到,那人在对一个人微笑。虽然笑意很淡,但思义却看到了笑里,含着的温柔,那笑容比山崩地裂更让思义震撼,那是思义梦里都不会出现的笑容。
  他以为那人是不会笑,现在才知道,他不是不会笑,他只是只对一个人笑,他的笑从来都只属于一个人——薛铭心,
  真相多么的残酷!
  他犹然记得第一次与那人相见时,那人寒冰一样的眸子,只淡淡瞥你一眼,就有种血肉之躯,被利刃削割的恐怖感觉,那人就是一朵傲然绝世的冰莲,只能远远的观望;是一座耸入云霄的高山,只能卑微的仰望。
  所以思义就只能卑微的不求回报的爱着那人,为他倾尽所有。
  当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嫉妒的火焰差点烧红了思义的眼,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他已经像一个女人一样爱上了男人,爱得如此卑微,怎么能再像个女人一样去嫉妒。
  有一瞬间思义好恨自己不是个女人,那样他就可以纯粹的去爱,单纯的去嫉妒。
  他爱得那么深;那么小心翼翼;他无比珍爱的,梦寐以求的,不敢触碰的爱,为什么别人轻易就得到了?思义胸腔满满的不甘。
  可即使这样,思义也不能去恨,他做的一切都是他自愿的,怨不得别人。
  好在他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留在那人身边。
  只是从此他便如丢了魂一般,终于也不再会笑,不再会哭。
  他每天用十个时辰来练武,直到累得倒在地上睡过去,或者一个人坐着发呆,一坐便是一天,再或者喝上一晚上的酒。
  思义喝酒都不会醉,可是那天他居然喝醉了,再醒来时就发现自己武功尽失了,思义却没有功夫计较是谁害了他。
  他只是害怕,害怕得全身发抖,他知道他再也没有,和那人并肩的资本了。
  也许思义之前可能还有些希翼那人,对他有一丝感情,他甚至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和那人不是只剩下,自己为那人所留下的伤痛,也不是那人对自己的利用,可现实总是这么残酷。
  那人毫不留情的废去了自己副盟主的身份,那眼里的果断和讽刺,深深刺痛了思义的眼睛。
  那一瞬间,思义恨不得刺瞎自己的眼睛,这样就不用看到那人无情的双眼。
  从此前任朝云盟副盟主,开始了他在朝云盟中猪狗不如的生活。
  身体的伤痛永远打不败思义,只有心里的伤,才可以让思义生不如死。
  被废了武功之后,思义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练功留下的暗疾,受伤所留下的暗疾,都在这时爆发了出来。
  到这时思义才发现,他的身体早就只剩下一具空壳子了。
  朝云盟里不养废物,所以当豕(s h i)尊盟主任然,拿出那人一直很想得到的,三个领地交换他时,那人理所应当的答应了,于是盟里的废物,终于发挥完了他的余热
  思义在想那人其实恨他吧?否则怎么会对他那么绝情,仅仅是三个领地他便将自己送给了别人。
  他还记得任然想那人交换他时,说的话,“在下想见识江湖第一美男在床上的风姿。”
  什么江湖第一美男?任然只是想羞辱他,来报几年前的一剑之仇罢了。
  在豕尊盟的时候,思义去了近半年的时间,都没能下床。
  任然总是有无限的精力,想要在他身上发泄,但思义却没有心力,回应他一次。
  他不知任然为什么要这样报复他,他也没有心力去搞懂,因为他早已厌倦了生活,试问心都已经死了,躯体还能活多久呢?
  现在的思义唯一有精力做的事,就是自责,他每天都会梦到他的妹妹思问,还有他的师傅燕长乐,还有一生的挚友司空霁。他们对他有那么多的期望,可他们却带着对他满满的失望死去,思义苦笑,也许只有等死了下去赎罪了。
  思义的心绪渐渐的平和下来,越接近死亡,对过去执着的人和事,也终于有了放下的理由。
  他爱了半生的人,没有了自己之后,那人会怎么样?会过得好吗?
  他从来没有怨恨他,其实他想恨,但却没有脸恨,恨那人的无情吗?
  不能!
  因为思义从来都知道,那人有多无情;恨那人的利用?
  不能!
  因为他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让那人利用,好以此来站在那人的身边。
  如果要恨,就该恨他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放手?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没有出息?
  思义以前每次想到要离开那人,就心如刀绞,可这一次却变得平静了。
  思义之所以难以割舍,只是因为他心里有希望,所以舍不得放弃,可这一次所有的希望都幻灭,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随着死亡的渐进,思义开始祈祷,希望下辈子不要再让自己这么爱一个人,爱而不得的痛苦一次就够了,他也希望下辈子,不要再让自己与那人相遇,他愿与那人从此陌路,因为这一世自己不欠那人任何东西。
  也不要在做那痴心人了,爱而不得,太痛太痛!
  思义觉得自己不恨那人,由此看来,他却是怨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