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尽之垣 作者:赌徒

字体:[ ]

 
文案
花心大明星沈洛不慎陷入豪门纠纷,面对气势汹汹的王家小姐,他抱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一退再退,终于将自己退进了刘衿青的怀中……
 
而刘衿青,他不断从噩梦中走出,却又不得不走进下一个噩梦。在噩梦里挣扎的他看着怀中腻着不走的沈洛,无奈扶额。
 
 
我去这文案比上一个还不靠谱!
 
主攻。刘衿青是攻攻攻。强强。主角略苏。无限流第一个世界。
 
(之前在贴吧发表,目前已有80多章,但是因为断更时间太长被删贴了=_=练笔之作,文笔青涩,没有大纲,脑洞大开,细节处理不够完美,连环计比较烧脑,但总的来说前后文对照还算工整,故事性较强,感情线可能较弱,剧情可称流畅,人物塑造自己勉强满意。目前第一个世界已完结,第二个世界大体铺垫完成,剧情尚未展开,这里暂且只放第一卷,如果有人喜欢,我就接着往下写,尽量日更……尽量)
 
ps:决定不修文了,时间是个大问题。咳,关键是羞耻感太强烈。
ps:第二卷另开了一个故事,因为除了主角不会出现本世界的人物了,剧情也完全不相关。
内容标签:娱乐圈 恩怨情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衿青 ┃ 配角:沈洛 ┃ 其它:主攻,强强
 
 
 
 
  序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颤抖的手险些将钥匙抖落在地。慌张间拉开房门“呼——”大风扑面。掀起书页纸张,吹落茶杯,刮乱纷飞的白色窗帘,疯狂地卷起一地狼藉。他却只觉此刻万籁俱寂。
  脑中如晴天霹雳,电光闪过后空白蔓延,占据整个大脑——无法理解,无法思考。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亦无法思考其所代表的含义。只觉得窒息,心脏好像难以跳动般窒息。
  脊背一点点弯曲,手指死死扣住前襟,拼命张大双唇,却,好像忘记了呼吸,忘记如何去呼吸。不,或许不是忘记了,而是,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空气——
  像是想通了什么关节般,他“嘭”的跪坐在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戛然而止,跪伏在地上的男人,面容平静却透出狠厉“得到后再失去么……还真像是你的手段……”
  像是在与谁对峙,又似在自言自语“呵呵……你若不这样做,我还当真忘了。三年前,你是怎样对我说的……”像是陷入回忆般沉默着,又蓦的笑起“当真是个绝不退让的人啊!”
  却在感叹的同时看向无名指上的银色指环,唇角微勾,挑起个幸福的弧度“不过,终究还是向我妥协了啊!”
  唇角的微笑再度变得自信而强硬。那是风雨泥泞后的淡定从容,是失败馈赠的坚韧和勇敢,是强者将一切掌握在手的骄傲与威严,是生活给予胜利者的回报。
  他是沈络,不会,也不能在任何情况下失去尊严——四年前是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从容起身,拍掉膝盖手掌上的灰尘,整理衣襟,端正姿容——他从来都是光鲜靓丽,夺人眼球的。
  他缓步向前,像从前无数次那样登上属于他的舞台。从容,冷静,带着岁月沉淀的优雅与成熟,带着几度沉浮后的理智和敏锐,带着对事业的责任与热爱,还有一丝丝的兴奋。
  站定在窗框上。抬头望望那人凝视的天空,神情有些苦涩“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不。已经不重要了。”
  他低头亲吻戒指。再次抬起头来时,眉梢带着点儿无奈与悲伤,话语一贯的强硬“我说过,不会放你离开。”
  张开双臂,就那样直直坠落下去。
 
  第一章 缘起
 
  沈络第一次见到刘衿青是在谭继尧别墅的小花园里。
  当时他正因自己前助理的事憋了一肚子邪火没处发,偏生在经济人忙着给他挑新助理时,被自己公司老板的爹召见——这里头有几个意思经纪人任离任先生表示:请沈大明星自行想象。
  沈络大呼头疼,可别又是哪家没养好养歪了的大小姐哪天看着他的电影一见钟情后准备来个日久生情隐藏身份瞒住家里偷偷摸摸跑来给自己当生活助理,连星空大老板的爹都请出来了,这后台还真是大的不一般……
  不过想想自家老板总不会在事业上跟自己过不去,何况自己跟老爷子也见过几面,不说倍受赞赏但好歹也能说上几句话。
  毕竟谭老爷子自从把公司传给自己儿子后就一直处于隐退状态,轻易不出现。
  沈络能跟人搭上话还是因为人家自己给自己长脸——从小角色做起,一路兢兢业业不断磨练演技,又心思活络社交广泛,对前辈尊敬谦逊,对后辈平易帮衬,极会做人。
  出道以来也一直专注事业不乱搞,最多就是被娱记捕风捉影的编出点儿花边新闻,名气大了也不拿乔跟公司闹事。去年拿了个最佳男演员提名——这样的潜力股,公司前老板当然不会不关注。
  可沈络再怎么说也就一给人打工的,最多算个高级打工仔。他这样有自知之明的人自然也就搞不懂为啥那个据说正颐养天年的天老爷子怎么做起中介的事儿来了。
  保不准人就是看这事儿搞的挺大,把自己叫身边提点几句。毕竟人王家家业给那放着呢,再怎么着也不能弄得太不好看不是?
  他可没想过人谭老爷子会真闲到给他找助理的地步——毕竟人年轻时候也是叱咤风云名震一方的人物。为他这么个算是娱乐圈里后起之秀的小辈——也犯不着是不?
  况且就真算是人闲的蛋疼,真打算做回中介——那那人得啥身份啊!谭老都请得起,还怎么着给他做助理?这不有病吗?
  沈络想了一圈,觉得果然还是这事儿给自己阴影太大了——搞得自己疑神疑鬼的。他平时是挺有心思,但也没到这地步啊!
  不行,这事儿一定得压下去!不压下去难道还等着王家打着自家姑娘清誉的口号上门逼婚啊!虽说人王家重视名声,绝不会容忍事情搞得人尽皆知,但架不住那王小姐一往情深啊!
  万一人家说动了爹娘,给他来这么一手,他可受不了!他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可不能再因为卷到豪门那些破事儿里头毁了!
  不说自己一点儿也不喜欢那个净给自己添乱的大小姐,就算喜欢自己也得是个倒插门儿的。
  不行,这可不划算!还是得找谭老,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这事儿还得是谭老出面。
  想清楚了其中关窍,沈络突然觉着:难不成人谭老就是为了帮自己把这一关给过了?这就把自己叫身边,也是为了让自己先开口,才好插手?
  这么一想,沈络有点儿明白了。这事儿吧,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关键是两边的人都太敏感——一个当红明星,一个富家小姐。
  这事儿要处理不好,不说他前途堪忧,人姑娘名声也坏了。那就不仅仅是他事业上的波折了。你想啊!人王家会放过你么?
  想明白了这一点,给沈络生生惊出一身冷汗——这TM搞不好要人命啊!
  自己平时也不是这么糊涂的人,怎么这节骨眼儿上这么拎不清呢!
  沈络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一段儿自己走的实在太顺了:有个赏识自己的老板、能干的经纪人、演技熟练了不少、粉丝群稳定增长、花边新闻少了不少……可以说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也太过一帆风顺。
  看来这是有人看不惯了来给自己找点儿事儿忙活了。
  沈络暗暗给自己提了个醒。毕竟人怎么说是个姑娘家,怎么着也不会做得这么滴水不漏——连任离那厮先前都一点儿风声没查出来——看来是有人盯上自己了。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娱乐圈又哪是这么好混的。好好反省了自己这一段可以称得上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生活。
  沈络整理神色,跟着管家迈入谭家老太爷的花园。
 
  第二章 初见
 
  转过几个弯,远远地就看见谭家老爷子盘腿坐在个小茶几边上。
  茶几边还坐着个人,距离太远看不清脸,但就单看那沏茶时行云流水的意态就知道这人定非等闲。
  沈络晃了晃神,越过站定在路边的老管家向前走去。
  “小络啊。来,坐。”谭继尧向沈络招了招手,又转向那个正分茶的青年“子衿,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沈络。相信你一定看到过。”说着眨了眨眼睛又看向沈络“小络,这是刘衿青。”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沈络还是伸出手微笑“你好。”
  对面的青年嘴角绽出一丝带着点儿揶揄的微笑——生动又漂亮“沈大明星,久仰久仰。”
  但这鲜活的表情只出现了一瞬,沈络还没来得及回味就被谭继尧一阵抢白。
  “什么大明星,他还差得远呢!”沈络只好尴尬的咳了一声然后眼睁睁看着谭继尧变脸似的一脸慈爱地对刘衿青说:“子衿啊,赶快尝尝,这可是你舜哥给我带的西湖龙井,上次你老师来了我都没舍得拿出来。再不喝就凉了。”
  刘衿青端起茶品了一口,然后看到沈络还站在一边,一脸受挫。偏偏谭继尧没让他坐,他还只能干站着。
  嘴角翘了翘,说了声“沈先生,坐。”
  还没等沈络说话,谭继尧就插了一句“什么沈先生,你就随我叫他小络就行。”
  沈络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那个什么刘衿青竟然沉默了,你是要默认啊!你再怎么看也就二十几岁吧?你叫我一大你七八岁的事业有成的小有名气的男人,小络?
  沈络看着谭继尧笑眯眯的脸,只想把鞋脱了狠狠扔到他脸上。
  所幸刘衿青笑了笑“沈哥,我这么称呼可以吗?”
  “当然。不知怎么称呼?”
  “我小名叫子衿。”
  “是那首‘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是。”刘衿青笑了笑。
  沈络觉得这人笑起来很奇怪,不是说他的笑容奇怪,而是给人的感觉。不是发自内心的那种笑,也并非礼节性的笑容,就是让人觉得隔着一段距离似的,看不清,也看不懂。
  不过他也没空想太多,他现在急着把话题往自己的来意上边引“谭老,您看王小姐那事儿您也听说了,这现在压是压下去了,但王家那边……”
  谭继尧睨了他一眼“你还知道问?我以为你光记着海城的海鲜和不眠的酒了。”
  沈络感觉自己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这老爷子怎么知道的这么清……不对,看来自己这段时间是玩的太狠了。看老爷子从一见面儿就没给自己好脸看,似乎是想借着这事儿敲打敲打自己……
  沈络连忙赔了笑脸“这,您说猛的给我来这么一出,我不是也蒙了么?”
  谭继尧哼了一声“这事儿是挺新鲜的,我活这么大岁数倒也真是头一回见。王家那丫头也真是,没见过这么不长脑子的。”
  “可不是,我知道的时候人都傻了。你说这事儿怎么着说出去也不好听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压下去,可王家那边不知是什么意思……”
  “唉,这事儿你们小辈也不好出面。得,你甭管了。”谭继尧瞪了沈络一眼,意思这事儿就先揭过。
  沈络心下舒了一口气,赶紧把一直没机会拿出来的礼物放桌子上“老爷子,您看:正宗的洞庭碧螺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