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娱乐圈]重生系统之男配不作死 作者:夜阑珊V(下)

字体:[ ]

 
  ☆、第61章 激凸
 
照着半死不活的淮翔身上就是好一通拳打脚踢。
    可不要以为严子是个女人所以手底下就会绵软没有力气,实际上沐晨逸曾经数次不过是被她打招呼时象征性的拍了几次肩膀罢了,所以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沐晨逸就很可以断定,这姑娘如果真心想要下死手的话,那对方身上的疼痛度绝对是非常可观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因为严子的大力捶打,没见抬着淮翔的好几个大男人都开始跟着吃不消,而把手里的淮翔又给摔了下去吗?
    “贱人,你个贱男人。本姑奶奶也是你能随便想摸就摸的?你他妈还敢隔着衣服顶老娘!还顶了老娘好几次?”
    边打还边不停歇咒骂,“马丹,恶心不恶心了?老娘敬业中间不跟你计较,你特么居然还敢给老娘蹬鼻子上脸了?简直不想混了!”
    “个贱人,居然还想伸手打老娘?找死?究竟谁尼玛找死?本姑奶奶今天非得打残你个烂货不可,让你特么再给老娘嚣张!嚣张!”
    一边手脚并用的连打带踹,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没完。
    一会儿一个老娘,一会儿一个本姑奶奶,这辈分差的可真不止一星半点。
    不过就她骂出来的这些内|幕,让身边一众围靠过来的人还是听的略带感。
    大家眼中都是那种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你给我一个“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大小姐发飙啦!”我回你一个“艾玛,这可是现场激凸啊,围观围观,火速围观!”
    沐晨逸听严子这么个叫骂法觉得甚为头疼。
    真是没见过哪家的名门淑媛会像她这样,能将这样的辛秘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随随便便给脱口而出的。能不能稍微顾忌一点自己的大小姐形象了?
    本来一开始沐晨逸没管她也不过是想让她打几下泄愤罢了,可是看现在这种情况...
    沐晨逸上前伸手将严子的两只手都拉住,劝她,“好了严姐,够了。”
    还处于激动亢奋中的严子被人抓住后一时间难以回过神来,张嘴就喷一句,“谁尼玛敢拦老娘?”
    沐晨逸一听,眉头就是一跳。
    等严子好不容易回过头来终于看清了身后的人时,本来还要张嘴再来几句骂腔的,却硬是给生生止住了。
    而后憋屈的向沐晨逸抱怨,“你是不知道这贱货有多脏!所以说你拦着我干吗?”
    沐晨逸无奈,“没见人都已经快被你们一个两个的给整晕过去了吗?怎么,想上明天的头条了?”
    严子却满不在乎,“上就上!反正现在也没差了。”
    沐晨逸恨铁不成钢,怎么这位大小姐就这么拎不清呢?
    虽然之前就已经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可沐晨逸如果当时要知道严子居然会是因为这种事情而发飙的话,一开始一准就会将她好好劝住的。
    一个姑娘家吃了亏当然是要找回来场子的,可私下里的办法多了去了,何必非要拿到明面上来说道呢?
    再者,你这打也打了,气也有地方出了,也不看看自己脚下现在站的是什么地方了。人多嘴杂的也不说识时务的知晓些避讳,就这么开始竹筒倒豆子一样给通通往外蹦跶了?傻不傻?
    感情非得继续闹大了闹开了,然后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这位秋家的表小姐居然在拍戏过程中被演对手戏的男演员给非礼了?
    什么顶不顶的,里子面子都是彻底不想要了罢?
    见严子还想动作,沐晨逸紧紧拉住好歹给将她拽了过来,“严姐,真别闹了。”
    这里面他能动手,华冷轩能动手,唯一不能再跟淮翔继续牵扯上的就是她这个当事人了。
    他和华冷轩万一被媒体爆出来,顶多也就是不咸不淡的几句“剧组男演员之间彼此不合”什么的,连个浪花花都激不起来。
    可严子再扯进去算什么?
    各大媒体一准会拉着她的身家背景来说事,“什么秋家唯一的表小姐被当场猥亵”,看戏的众人只有嫌事儿小没有嫌事儿大的。
    甚至还会给了龙家腾盛一个大肆口诛笔伐的好机会。不仅能够直接以此为契机跟他们辉虞还有华泰公然呛声,说什么他们两家联合起来挤兑腾盛一家,各种卖惨卖衰。
    更甚者,恐怕到时候连现在《江山谋》这个剧组也会陷入舆论的洪流,炒什么内部管理松懈、欺压事件、权势压人等等等等,随便想想都能给你编一箩筐出来。
    如果到时候他们这个剧组真的负|面新闻一大堆的话,那他们辉虞拍这部片子还赚不赚钱了?
    虽说负|面新闻的炒作有时候利用好了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广告效应,可诸如以上的那些不利言论明显就没有什么运作可能不是吗?
    当然如果他们辉虞和秋家能不顾严子这位名门淑媛的声誉而进行有力反击的话,也必会引出不小的话题关注度。可事实是他们能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严子被沐晨逸一句话说的看样子还是挺憋屈的。怎么说她都算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了,沐晨逸还是比较体谅她的。
    说实话,这种事情搁哪个好人家姑娘的身上都非得膈应死个人不可。
    将她半拉半扶到任空身前,无视任空乌云翻滚的沉沉双眼,安抚她,“呐,别说我不仗义啊!任空我可就交给你随意使唤了。”
    然后又抬起头朝任空挤眉弄眼。最后任空即便有几分不满他这样的祸水东引,不过到底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也就顺手将她接了过来。
    低头见至今为止,严子湿哒哒的身上也只不过就是套着一件刚从温泉浴池中出来后随手抓起的薄衫罢了。
    任空皱皱眉,叹口气还是很迅速的将她拉离这里,安顿到沐晨逸之前坐着的椅子上后,又抽手拿过来一件毯子给她裹上。
    “你助理呢?都是怎么照顾的?”
    一边其实早就已经及时赶过来的一个娃娃脸小助理听到这话以后,呐呐不敢言。
    虽然是因为她家大小姐耍起脾气来一般人根本难以近的她身,但是毕竟小姑娘觉得这确实属于她的失职,也就不敢反驳乖乖就当受训了。
    羞窘的严子却是开心的满脸红霞,外加满眼的直往外冒红心。
    沐晨逸还适时的插科打诨一番,“哟,任哥可真是有风度啊!”
    引得刚才还暴跳如雷的严子立刻露出十分的小女儿状,口中“咯咯”笑声不断。
    任空见罪魁祸首还在自己面前晃悠,横眼瞪他,沐晨逸才赶紧识相的闪边了。
    这时候淮翔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淮翔眼见就已经直翻白眼出气多进气少了,虽然肯定死不了就是了,顶多卧床躺上个三两天的。
    但这样的乱子放在他们这种艺人的身上,一旦被传扬出去,可就不再会是简单一两个人的事情了。
    即便淮翔再怎么是个祸害,作为一名还算成功的男演员,他的粉丝基础还是不容小觑的,并且还背靠腾盛那么一家搅屎棍。
    今天淮翔的经纪人并没有亲自跟过来。实际上像沐晨逸和华冷轩这样身边时时刻刻都紧跟着彼此经纪人这种情况,才是极少数个别的例外存在。
    毕竟僧多粥少。经纪人每家公司数来数去上得了台面的也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可艺人却不然,简直多如牛毛了。
    所以淮翔那位经纪人自然还是同时手底下带着好几个其他大小艺人的。
    因为现在《江山谋》剧组的拍摄已经渐入佳境了,所以对方经纪人看他这边已经确实稳定了下来,前两天就已经没有再来,而是去带其他人了。
    所以目前淮翔身边跟着的也就是两个女助理罢了。不是多年轻,但也不老,都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不过已经很有些风尘味了,妆容还有打扮上比沐晨逸原来身边的那个罗美美还要更加艳俗上几分。
    并且这二人在衣品上还没有罗美美那么高规格,所以整体看起来就有些廉价了。
    据说这两人是腾盛安排在淮翔身边专供他随时发泄的床伴罢了。为的就是随取随用,让淮翔不要在外面随便乱搞惹出什么事端来。
    当然龙家腾盛不仅仅对淮翔是这样的安排,基本上他们公司能排的上号的男艺人身边听闻都是如此。所以说这也算是腾盛的标配吗?
    说这两人艳俗还真是不过分,也不愧是腾盛培养出来的人,从上到下都跟他们公司一贯的手段这么臭味相投。
    这两女人在严子走后才飞速的冲了过来,不说赶紧打电话送医院或是其他,居然奇葩到直接将上前来想要将淮翔抬起的几个剧组工作人员又给挤开了,然后...然后就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给直接扯着嗓子嚎上了。
    沐晨逸也是挺佩服这两女人的,嚎的声嘶力竭真跟死了她们爹妈似的。
    “哎哟我们淮哥啊,这可真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被人给打成这样了!”
 
  ☆、第62章 被辞演
 
另一人,“哎哟我们淮哥命苦啊,你说说都是一个剧组的人,有什么话大家不能说开了居然直接上手就打人?哎哟我们淮哥啊...”
    让沐晨逸听的眉头一抽一抽。
    嘴角讽笑,看着还真像是些泼皮无赖来干嚎着欲要讹人的。
    话说刚才淮翔不管是被华冷轩钳制的时候,还是后来被严子乱打的时候,这两女人可是光在边上看着连声都没敢吱的。
    好嘛,现在看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她们的人身安全没有威胁了,才开始出来这么装疯卖傻。
    沐晨逸摇头,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你们家门口的菜市场?
    大概华冷轩听她们嗷嗷的也烦了,张口就来一句,“闭嘴!”
    虽然声音并不是由多么响亮吧,但是淮翔那位刚才得罪他的前车之鉴还近在眼前呢,所以这两女人闻声立刻乖觉的收声了。
    即便张着嘴都能明智的把即将要吐出的字眼给生生卡了回去,那形象说实话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沐晨逸也不管他们这边,而是走到一旁徐导的身边,“徐导您看?”
    徐锐横眉冷竖。他虽然平日里为人也很圆滑势力,但对于自己作品的口碑还是很看重的。
    因此在拍戏过程中难免还是有很多自己不能忍受的忌讳之处。其中尤其是像这种组内的男演员因为行为上的不检点而对其他女艺人做出某些不尊重的行为,一旦闹将起来,像什么样子!
    之前在拍那条共浴戏的时候,因为她们二人身体的下半部分被浴池宽大的石台挡着,而过程中严子的脸上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所以如果不是之后她主动说出来的话,徐导等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淮翔居然那么下流的。
    徐锐倒是不会怀疑是严子在瞎说,因为以她的身份,这样被猥亵的论调如果一传扬出去的话,对她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况且再拿淮翔的秉性来说,如果他真没做这档子事的话,在之前严子那样一说之后,以他的性格肯定是会立刻顶回去的。他那样的人,又哪里容许的了别人冤枉他?
    徐锐沉默不语正在考虑着什么。
    这个淮翔,本来就是他们辉虞大度才给了他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但是还不知收敛,行为上颇有几分得寸进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