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种田之幸福农家 作者:蜂蜜薯片

字体:[ ]

 
文案
 
穿越时空的邂逅,两条不可能的平行线却在此相遇从此一同走向未知的幸福。
一场阴差阳错的事故,让他们互相取暖共步人生。
上一世的褚东在没有遇到真爱时就被打包到异世,这一世的他说什么也要找到那个属于他的人,可是这是个男人国,搅基路长漫漫。
考究党慎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褚东 ┃ 配角:陈清文陈家村群众陆荇 ┃ 其它:穿越种田主角攻互宠
==================
 
  ☆、穿越前
 
  深秋的季节到了晚上多少有些冷,褚东夜跑回到自己的公寓,打开冰箱喝了一罐啤酒,正准备去冲凉的时候一声声机械的电话铃便闯入了他的耳朵。
  “喂?哪位,我是褚东。”
  “那啥,是我东哥,林健健,啥时候休完假回部队啊?兄弟们都想死你了。”
  褚东是一名军人,正值青春年华走向了军旅生涯,屡战奇功,除了性子冷清点外当真是深受爱戴。这次他休假回到自己的家乡是为了自己的亲哥哥褚阳的婚事,说起进部队就不得不说其中的原因,随着年龄的增长身边很多人都有了自己的另一半,然而自己却还是孤家寡人,他多次怀疑自己的性向,可是不管是男是女自己都没有遇到来电的,久而久之越想越麻烦而且家里的父母还一直催婚,无奈褚东真想在部队待到老。
  “恩?你们就不怕郑队罚你们晚上不许睡觉,看看都几点了,谁准你们打电话的?”
  打电话的机会应该留给重要的人,哎。
  褚东有些责备的语气训斥了他们几句。
  “哎,哎,我们不是太想东哥了嘛。”
  林健健撑着自己雷打不穿的厚脸皮,接着答道。
  “好了,我知道,不过我哥明天才结婚,而且我还要孝敬父母,怎么着也要后天能定下归队时间,而且我记得我请了很长的假期。”
  “哈哈,那东哥记得替我们向大哥祝福,东哥好好孝敬父母,我们真是太想你了,主要是那郑队太残忍,啊!”
  话还没说完便听到林健健一声哀嚎,彻底切断了电话。
  听到这里褚东嘴角不由得一弯,再就什么都不想的去了浴室。
  梦里金戈铁马,泣血山河,战士吼声以及厮打声越发响亮,众多将士当中一名首当其冲的将领身着黄金铠甲手持宝剑浴血沙场,身中数箭的他仿佛对痛感毫无所觉,只是拼了命的杀敌,褚东瞬间觉得那人就是自己,浑身无不充斥着兴奋的好战因子,澎湃着。
  “叮咚。”
  门铃声惊扰了在梦中的褚东,原来是梦,褚东迷迷糊糊的起来,去开门看一看到底是谁扰了自己的清梦。
  “爸妈,您们怎么来了。”
  瞌睡全无,看着面带喜色的双亲。
  “小东,你怎么还睡呢?快准备准备参加你哥哥的婚礼。”
  褚母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虽然脾气清冷些,这模样可真是一等一的好,大儿子儒雅,小儿子俊朗。
  不是说哥的婚礼九点开始吗?现在才六点钟,这是怎么回事,算了,不问了,褚东乖乖的走进卧室。
  “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找个对象了。”
  这次开口的是褚父。
  “别总说你不感兴趣,难道一辈子抱着枪杆子?”
  褚父看着正欲开口的褚东说到。
  褚母看着气氛越发僵持的父子俩,用手掐了把褚父,笑着说道。
  “小东,你爸是关心你,你看你哥哥,我们现在都很关心你的终身大事,这不,今天那伴娘是你嫂子的好姐妹宋烟,人长得漂亮个子高还在报社上班,最重要的是那姑娘看了你照片之后就中意你咯,这不就是缘分。”
  “。。。。。。”
  褚东忽然讨厌自己的哥哥了,这个操心的婚礼。
  婚礼上有感动有欢乐,大家都在纷纷祝福那一对新人之后,就开始了酒宴。
  褚东百无聊赖的看着在舞池中男男女女,自己什么时候能知道那其中的乐趣呢?
  “您好,我是宋烟能陪我聊聊吗?”
  眼前的女人身着粉色伴娘礼服,但是那女人身上的干练狠狠的使那套娇羞的礼服大打折扣。
  褚东挑了挑眉,使本身就看痴了的宋烟越发挪不动步,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餐车毫无防备的朝她袭来,褚东看见这种情况本能的将宋烟推了出去,自己为了躲避餐车一不小心跌落到楼下,褚东只知道身边惊呼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嘶,靠!”
  这种疼痛令褚东爆起了粗口,可是在褚东看见眼前的情景之后便没有再想爆粗口的事情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万里沙场除了自己仿佛再无活物。努力敲了敲自己的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宝剑,再仔细看看自己身上的铠甲,想必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身体了,而且自己完全没有原主的记忆,自己该何去何从?看样子是不能待在原地等待救援了,褚东艰难的挪动身体用宝剑当自己的支撑,缓缓的走着。
作者有话要说:  温情提示考究党慎入
 
  ☆、遇人家
 
  第二章
  走到河边,褚东借着清澈的河水得以看清楚自己这具身体的样貌,令褚东惊讶的是,这原主的样貌和自己的样貌很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原主的样貌略显稚嫩,仿佛就是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没想到又要再活一次,褚东摇了摇头,看着现在太阳正当空,这天气比较热,褚东想清理一下身上的伤口,这么多伤他希望晚上不要发热。
  艰难的抬起胳膊将身上的铠甲一一剥落,看着里衣全都被血水和汗水浸的透透的,皱了皱眉继续将里衣褪去,用水轻轻的打在伤口上,可是就当自己把水打在肩膀上时,发现肩膀上有一个类似虎头的纹身,轻轻的摩挲着,可是不一会儿褚东就发现自己头昏眼花下一刻自己身边的景色就变了,这里没有血流成河也没有血腥臭味取而代之的是清爽的草香和不知名的花朵香气,整齐的菜畦种植着各种农作物,继续向里走着褚东便发现这里还有长满山头的果林,自己现在饥肠辘辘想也没想就摘了一颗桃子,味道甚是鲜美。
  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之后,褚东打算继续探索这里,看着远处不远的房子,褚东慢慢的走进,想必这房子的主人便是这片地的主人吧,因为这里虽然广阔无垠层峦叠嶂,但是却没有任何村户,除了这座房子。
  整座房子是用青石砖搭建而成院落里面桃花满园,这令褚东有种误入桃花源的错觉,再次深入这座房子,里面的家具都是精雕细琢,桌面上更是一尘不染,看见桌子上的一封信件,褚东顿了一下便打开了。
  “我的后代欢迎你拥有这个空间,希望这个空间能够帮你渡过难关生活的更加幸福,此空间作为礼物赠给与我有缘的后代们,切记修者修缘且修善缘。”
  看了这封信褚东觉得自己摊上大事了,这么玄幻的事情自己都能遇到,算了以后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处理好伤势才是最重要的。
  走出屋室看着眼前清澈见底的河水,莫名的喉咙发紧蹲下身轻轻的鞠了一捧送进嘴里,瞬间袭来的清凉感仿佛侵蚀了自己身上所有的伤痛,忽然褚东眼里一抹精光,脱了衣服便跳了下去,果然此水消乏去痛,原本肿胀外翻的伤口一个个都消失了,褚东松了一口气。过了一会便去房间里寻找可以穿的衣物,果不其然这里有很多可以用来换洗的衣物。
  在空间里解决完一切问题之后,将脱下的铠甲和宝剑存放在空间里,自己便用意念走出了空间,虽然自己身上的伤都好了,可是这原主的记忆确实一点没有恢复的迹象,无奈连家都不知道在哪的褚东只能流浪于眼前的崇山峻岭了,山林里仿佛没了热气,多了一份清凉,褚东一边谨慎的防着山林猛兽的突袭还有就是担心敌军是否有残留的党羽存在,自己战战兢兢的走了一天,当自己发现时间不早了的时候明月早已高高悬挂于夜空当中。
  从空间里拿出了些水果,将空地清理干净便开始了自己的生火大业,还好空间里有火石不然褚东觉得自己弄一晚上也不会有一丝火星。
  经历了三天三夜的徒步旅行褚东终于走出这片树林,看见远处有一座农户,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走向那正在给兔子剥皮的猎户。
  “这位大哥,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林子里,不知这里是何方,能请兄台略指一二?”
  说完还不忘抱拳感激一番,只见那猎户头不抬眼不睁还是继续着自己的剥皮大业,就在褚东以为对方是聋子的时候,那货开口了。
  “能从这山里走出来我敬你是条汉子!这森林可是南夏与咱大斯铎国的界限,这森林除了土生土长的咱们没有任何人能穿过,你小子运气不赖!”
  说完还不忘赞许的眼神看了看褚东,可是这一抬头这糙汉子愣了没有想到这汉子也有这么俊的,身躯凛凛,眼如寒星璀璨生辉两弯眉浑如漆饰,不怒自威如冬日青松遗世而独立。还有那精致的五官无一不彰显这人的优秀,想着想着这汉子差点给自己一巴掌,自己家瑾哥儿才是最俊的,不能再看了。
  “夫君,谁在外面?”
  一个皮肤很白个子比这大汉稍矮的男人走出房屋,这不是重点那声夫君是怎么回事?这国家这么开明?
  “这是我夫郎,张瑾。这汉子把那森林走穿了!”
  说着便看向一脸菜色的褚东。
  “敢问兄台,当今很兴男风?”
  “什么男风,这汉子就该娶哥儿,哥儿才能生孩子,看见没,我家瑾儿额头那福印儿村里的哥儿每一个比得过他!”
  说完还一脸自豪的和张瑾眉来眼去情深意切。
  自己上一世就觉得自己不喜欢女人,但是万万没想到直接给自己弄了个男风国。
  在原猎户家借宿了一宿了解了这世界的概况之后便起身告辞,打算去这南边寻找适合自己的村落,安家落户,这记忆是不可能瞬间恢复只能走一天算一天。
  而且褚东觉得自己并不讨厌这一对的生活方式,反而有些羡慕,与上一世的打打杀杀相比,这一世怡然自得也是不错的,运气好的话也娶上一个令自己舒心的夫郎,两个人相守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初次发文弄个双更
 
  ☆、到新村
 
  第三章
  褚东本以为自己还要跋山涉水几个日夜,没有想到离自己不远的一个村落出现在自己眼前。
  眼前的村落是个依山傍水乡情浓郁的好地方,这次褚东之所以选这里多少有这些原因。土地肥沃山清水秀以后打个猎什么的也是方便了,褚东想到种田有些苦手毕竟自己前世是个军人具体农活只能慢慢学来。
  “喂,陈清文看了我们怎么也不打声招呼,眼瞎不成?”
  几个哥儿凑在一起,开口的是叫陈秀儿的哥儿。
  陈清文手指泛白差点要扔掉扔掉肩上的扁担去和那陈秀儿理论理论,可是他放弃了,毕竟自己什么都不如他。
  “大概是哑了,呵呵呵。”
  几个哥儿霎时间就笑圆了盘。
  “我让你们欺负我哥哥。”
  陈吉拿起手上的小石子把那几个人都打跑了。
  “哥,你没事吧!”
  陈清文看着这样的陈安既感动又担心,自己的弟弟也知道照顾自己了,担心的便是那几个哥儿娇生惯养怕是会找麻烦,想了想二话不说便带着陈安回家。
  回到家便看到村里的媒婆又来了,无非就是让自己给隔壁村的吴老员外做填房,也是除了老头子谁还会喜欢自己?自小时候自己被相士说成克夫的卦象之后就谁都不敢接近自己了,还有自己的相貌平平没有那陈秀儿一半妩媚,怕是除了做小冲喜没有别的去路了。
  “王媒婆,我说了我家清文不同意做小的。”
  “那老哥不是我说啊,这清文要长相没长相,命格还不好,难不成以后做老哥儿,说出去不让人笑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