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子有毒/强上藩王世子 作者:简书(上)

字体:[ ]

 
     简介
 
如果知道会被城管追,钱明明绝对不会大半夜跑到地铁站卖首饰!天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推了他一下,好死不死的踏进了黄线里。。。。。伴随着地铁呼啸而来的声音,他想“完了,我今天贴膜挣的600多块还没请自己大吃一顿了!” 
  醒来,他是朝凤国襄王“备受宠爱”的独子,当今圣上的嫡长孙。奈何身子弱的跟林妹妹似的!歹命! 
  被母亲下药,叔父陷害,朝廷大臣更是多番弹劾,北边的藩王们不安生,就连邻国的小皇帝也要来搀和一脚! 
  什么?什么?还要当皇帝?泥垢!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直到碰上了他,方才觉得,生活如此多娇! 
 
曾名《强上藩王世子》
 
标签:架空 宠文 专情 王爷 纯爱 
==================
 
  ☆、第1章  他妈的穿越了
 
熙朝五十年,朝凤国。襄王府。
时值金秋九月,秋霜阁内种了成片的金桂。大簇大簇的花儿在皎洁的月色下泛着黄光,像是俏皮的少女在丛丛灌木间翩然起舞,美丽动人。晚风轻抚,香气袭人,
如此撩人的夜色却没人有那个心情来赏玩了。
此时的秋霜阁院门外一群身着锦衣官服的人鱼贯而入,他们行色匆匆,肩上还挎着木箱。不一会儿便进了秋霜阁寝殿。
……好疼啊……不能喘气了……
“咳咳……咳咳。”想要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奈何胸口像是压了一块沉重的巨石,反而呛了自己一大口。浑身像是被碾压过似的,四肢钻心的疼着,一点儿力气也没有。钱明明下意识的蜷起小指,他还活着?!哈!老天果然待他不薄!草民命贱呐!
TMD如果知道会被城管追,钱明明绝对不会大半夜跑到地铁站卖首饰!天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推了他一下,害他好死不死的扑进了黄线里…。
现在看这伤势,钱明明肉疼的想:我赚的那点钱还不够付医药费的吧?!
懊恼的转了转眼珠,掀开了眼帘。
“王爷快来!殿下醒了!”
“少爷!少爷你吓死小九了!”
“秋儿!我的儿!”
殿下?少爷?还有秋儿?
随着意识渐渐清晰,钱明明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围在床边的众人,床上坐着一位四十来岁长满胡须的大叔,床边还围了一票满脸焦急的人,只是!谁来告诉他,这、这、这些人为什么全都挽着发髻!身着长衫?!
他瞬间雷到了!他不是被地铁碾了吗?地铁呢?城管呢?还有那乌殃乌央的乘客呢?!还有这面前这群穿着古装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混账!秋儿这不是好了吗!何故骗本王?!”端坐在床边的大叔沉声责问道。他眼圈微红,俨然一副哭过的样子。他胡须轻颤着怒瞪着跪了一地的太医。
为首的老太医吓得乌纱差点掉了,颤抖着扶了扶,跪爬到床边。摸过床上人的手腕。围着床边的下人们纷纷自觉退让开来。
“这不可能!老夫行医多年还从没——”
咚——
怎会如此?!老太医徐仟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了,之前还一派死寂!可这脉象!
“怎的?我儿可还有不适?!”
“回禀王爷,殿下他,他已无大碍了。只需照常调理即可!”
“哼!徐太医,看来你也是老眼昏花了。不过念在你为本朝尽忠多年从未出过差错,本王也不再追究了。可殿下以后的医疗——”
徐仟慌忙扣下脑袋坚定道“王爷请放心!臣自当效犬马之劳,好好为长孙殿下医治!”
“知道就——”
“好吵!”钱明明本来就很浑身难受,现在更觉得头痛难耐。不满的嘟喃道。
“……”众人低眉偷瞧着自家的王爷,见他并没不喜之色,纷纷吐了口气。天哪!这天下还有谁能如此打断王爷的话的?!
“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提着药箱回去吧,杏儿,你跟徐太医去取药。小九你在这儿照顾少爷,其他人都下去吧!”襄王凤锦鸿厉声道。
“是!”
“臣等告退!”
等众人走得差不多了,襄王爷轻轻帮他掩好被子。眼光温柔似水,“秋儿,你先歇着吧,爹这就去告诉你娘亲你好了!她都守你两天了,本来身子就不好,我劝了半天才回房小憩。这回可得高兴坏了!”
原来大胡子大叔还挺帅的!一双眼睛精明透亮。钱明明被他这副样子看的小脸微红,别扭的“嗯”了一声,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也许身子真的太虚了,还没来得及细想发生的一切。没多久,钱明明便失去了意识睡了过去。
“小九,好生照顾少爷!”
“是!”
 
 
 
  ☆、第2章  钱明明
 
襄王见儿子睡的小脸红红的,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踱步朝颐寿阁。
等钱明明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却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晚霞烧红了整片天空,躺在被窝里的人不安的盯着床顶的帷帐,将之前的事情全部串在一起,他该是死了吧?看这些人的着装打扮,倒是很像电视里的古代。难不成诈尸了?
别人若是诈尸,钱明明可能还会害怕一下,可到了自己,他心里却小小激动了一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想来原来的那个身子应该是一点都不剩了吧,他不想死。特别是在赚了大把大把毛主席之后还没来及花就死了!那多冤啊!
不过现在看来,这被上身的倒霉见的主儿身份非同一般呐!钱明明大致扫视了一圈屋里,瞧这身上温暖滑润的丝绸云锦被子,还有帷帐上用来勾帐帘的玉如意。有钱银呐!昨天来看他的那个大胡子貌似身份显贵的很,而且还是自己这个身体的爹!
天哪!
钱明明突然觉得铺在自己前方的道路是平坦滴!自己的钱途更是光明滴了!只是还不知道这幅身子长什么样呢!
钱明明下意识摸上了自己的脸颊,手指所碰之处触手光滑细腻,皮肤紧致又有弹性!心里一动,瞥见床头安置着一副梳妆台!
刚爬起半边身子,胸腔便传来一阵抽痛,疼得钱明明本就白如纸的脸更加惨白。额角冒出了一片冷汗。直至跌了回去——卧槽!这是怎样的身子啊!特么怎么那么疼啊?!轻轻挪了挪手脚,感觉全身酥软的没有半点力气。尤其是隐隐作痛的胸口疼的钱明明额上倒出了大把大把汗珠子!
手臂隐约碰到了一条线。伴随着一阵悦耳的铜铃声响,紧闭的雕花木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
“少爷可是醒了?太好了!”
一声酥软稚嫩的男音传来,他的身后跟着洒进来一地晚霞。照亮了昏暗的里间。
钱明明抬头一看,少年十二三岁模样,头发半扎着在头上窝成一个揪。很有一种书童的感觉。
可不就是那个负责照顾自己的小九吗?
“咳咳!”闷疼的后作用,钱明明突然一阵猛咳。吓得小九猛地往前跑了两步,
“少爷!你怎么能起来呢!现在虽是九月,可也转凉了不是,况且您这次旧病复发着实言重了些。府里上上下下都吓坏了!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多为王妃想想啊!”小九蹲在床边,轻轻抚摸着钱明明巨颤的胸口,端过一杯麦茶小心翼翼的喂他喝了,然后小嘴不停的唠叨着。
“那个,小九——我——”钱明明很想打断他的话,可这孩子仿佛打开的话匣子,怎么也关不上了。
“少爷您知道吗?王妃知道您醒了之后整整哭了一宿,今儿天亮时才睡过去。”为钱明明穿上护心的袄子,扶着他半坐起身。王爷交代了,少爷醒了多少得让他吃点儿东西。
“娘亲……”
一声青涩沙哑的声音响起,钱明明瞬间愣住了。这声音怎么会从自己的嘴巴里冒出来?心口隐隐酸涩开来,仿佛在心疼什么人一样。
他愣愣的擦掉眼角不受控制的落下的泪,神情恍惚着。嘴里嘟喃着娘亲,身子就自觉地爬起往外挪去。
“哎呦,我的少爷!您这是要去哪里啊?粥还没喝呢!”
小九慌忙搁下手里的粥碗,扶着他,侧过头却见自家少爷哭的不成样子了,嘴里还嘟囔着叫王妃,想来是担心娘亲了吧?小九抚了抚他的背,让他放松下来。自己眼底也是抹不去的焦急。刚想说点什么,却见虚弱的男孩惊悚的注视着前方,杏目圆瞪。苍白的脸上竟激动的涨红起来。坏了——
小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镜子?怎么了吗?
钱明明愣怔怔的看着前面的镜子,里面映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童,墨发垂髫,额间是一道紫红印子,衬得他脸上蜡黄,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光是这些还不足以让他害怕!这房间里仅有他和小九两人,那这孩子是他诈尸的身子没错了吧!可是镜中的孩子为什么能一边躺着眼泪,一边大咧着嘴巴笑着?!
等等!更重要的是,自己都注意到了,为什么小九这孩子却一副淡然的样子?难道他看不见他家少爷这幅诡异的样子吗?
钱明明还没来及细想,便晕倒在地。失去知觉的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也跟着一并离去了。又有什么东西留了下来。
 
 
 
  ☆、第3章  认命呗
 
再次醒来已经是深夜了,耳畔隐约传来一阵走来走去的脚步声还伴着女人的抽泣。钱明明突的打了个寒颤,这大半夜的——
“王爷,真的要这么做吗?秋儿他还那么的小!”温婉抽泣的声音响起,听得钱明明心里微酸。好熟悉!
不停徘徊的脚步声总算静了下来,“芙儿,你以为我想吗?秋儿他才十三岁!怪我当初没能保护好你,你才会被武夷国的女干人撸去。这孩子的病怕是多少和你当年中的毒有关。现在父皇已经明示了,这次我儿复发,恐怕凶多吉少。总该让他去之前留下点儿烟火!况且徐太医也禀奏,他的脉象——”
突然,扑通一声响。
女人的哭泣声更大了,“不!王爷!不会的!秋儿绝不会是回光返照的,臣妾不信!王爷,臣妾嫁入皇家近二十年,盛得王爷宠爱。足矣!臣妾已经痛失两子了,不能再失去秋儿了!”女音嘶哑起来。
“芙儿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男人紧抿着唇,沉思半响。扶起地上的人“也罢,但我们能等,父皇那边也不好交代!这事不能抗旨,芙儿你先别哭。咱们等过段时间再说可好?”
他终究不忍见妻子如此伤心。攥着她的手往回走去。
很快外面便想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并且渐行渐远。漆黑的屋里,钱明明,哦,不!应该是凤知秋了。
他眼眶通红,手里攥着床单搓揉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凤知秋,今年十三岁,是当今圣上的嫡长孙。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人,奈何老天作弄,打娘胎里出来便带了一身顽疾。从小便体弱多病,吃的药比饭还多。前不久部署周密的襄王府竟遭了刺客!病弱的孩子还没来及呼救便被一脚踹翻在地。等被救回来,终是没扛过这入秋后的第一场雨。
他钱明明是个孤儿,如果没死的话也该十九岁了。从小嬉皮捣蛋,是孤儿院里最闹腾的孩子。十五岁被骗去照了身份证后便被刻薄的院长一脚踢出了大院。
好在这孩子心还是好的。通过自己努力学得一手贴膜的手艺,现代数码产品更新换代那么快。手机平板更是数不胜数。只要钱明明勤快一点,在小商品市场门口多蹲点,贴一个手机也能净赚二十几块。这样一天下来,三百多块进账那是小事。
出世的那天是他这两年来赚的最多的一天,整整六百多块钱呐!可还没来得急犒劳双手麻木的自己,钱明明便丧生了!
大脑像是中了一记闷棍,隐隐作痛之后,脑海里浮现了繁多的记忆。有穿着各式各样的人在叫自己,秋儿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