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子有毒/强上藩王世子 作者:简书(下)

字体:[ ]

 
  ☆、第81章  还没找到
 
凤知秋听他这么说,倒也没甚表情。只是看着眼前这越来越狭小,密室的坡度也越来越大,心底渐渐地也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只希望前方的路莫要再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就在这时,前方那些人的声音似乎变得更加清晰了。
“属下拜见主上!主上千岁——”
“你给我闭嘴!我说左安斌你他妈是驴脑子啊!说多少次了,在外边儿能少称呼王爷千岁吗?你这一叫唤,王爷的身份岂不是全都暴露了?!还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记得啊!”
“退下!”
“殿下!”一阵狐媚的男音夹杂着些许讨好之意,连忙闭了嘴。
漆黑的四周仿佛将整个世界都掩藏起来了,虽然这些人离他们二人还有很远一道距离,可那群人此刻呆的地方似乎是相对开阔的平台,不然也不可能将那些声音传的如此之远。
就仿佛被闷在了一口酒坛子里,即便你只是轻轻说一句话,外人也能听见清晰的回音。虽然坛中之人未必能听得到。
凤知秋回头看向身后的柳彦卿,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叫不也加快了许多。
而密道尽头的那些人后面说了些什么,面面相觑的两人都没去在意,反而是这些人的身份倒是再清楚不过了。
凤知秋眼底一沉,素来儒雅淡定的脸庞此刻腾升出一阵凝重。
宁王殿下!您怎么会在凤京!
“不好!怎么会是他们?”
柳彦卿就在凤知秋身后,又怎么会听不见。可那朝廷长久以来一直忌惮着的宁王此刻为何会出现在外公的家中?!
“彦卿认识他们?”
凤知秋微微敛了敛眉,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也不算是认识吧,只不过见过几面而已。”何况那人还每次都与爹爹吵得不可开交的那几次。真是想忘记都难啊!
柳彦卿拽了拽两人交握着的手,面上严肃道,“小柳,咱们这次可得小心了!前头的那伙人想来定是宁王和他的手下了。只是不知,他为何将外公的家人掳来此处。”
“嗯!”凤知秋也不含糊,既然都进来了,自是想到了会是那宁王搞的鬼的,只是他却没想到结尾。
原来,那老女干巨猾的王爷竟然此刻便在京中!
两人又顺着这狭窄的密道走了一里多路。方才见到,原本狭长的甬道变得渐渐可以容纳两人并排而行了。
柳彦卿跟在后面,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还没稳住身形,眼前便是一抹黑,身子更是直直的朝前方的凤知秋扑了过去。
“彦卿!彦卿你怎么了?”
凤知秋一把稳住趴在自己肩膀上的人,心底更是担心得紧了。他从正面将柳彦卿抱在怀里,顺着他的头发轻轻的抚摸而下。
揽着那人的腰的手臂更加用力的收紧。
凤知秋也不敢叫出声,就只是在柳彦卿的耳边轻轻的低唤了两声。好在他抚摸的那两下还是有效果的。没多一会儿,柳彦卿搭在他肩窝里的脑袋便轻轻的拱了拱,似有些好起来的征兆。
凤知秋连忙将人扶起,拖着他的肩膀,将人揽到了自己的胸前,看着他此刻堪比白纸的脸色,心下顿时疼的一揪!
“彦卿,你还好吧?好好地怎么会晕倒?”
“我没、没事!小柳,咱们快进去!我想起来了!我全部都想起来!这个地方明面上虽是外祖母素日里拜金礼佛的佛堂,可内里却是上官家族的墓穴所在啊!”
“怎么会?!”凤知秋眼底一沉,这地方位于东南方向,按理说上官宅邸之下不应该是另一道通往凤京腹地的地宫门之所在吗?!怎么又成了上官家族的墓穴所在?!
凤知秋此刻更是不解了!但他还没忘了,此刻他们两人离密道尽头那群人只剩面前这一道石室之门的距离了。若是失了态。那情况可就不好收拾了!
“不、不会记错的!”柳彦卿此刻还虚弱着,话都说的断断续续的,“我一直觉得这密道之内的味道是如此的熟悉,想不到到此处才回想起来,这里本就是上官家族的墓穴所在,小时候曾跟着娘亲来过。因为是秘密,外公似乎还专门请了人将我那段映像给磨灭了。可他们却不知道,即便是没了那段记忆,可身体的反应还是会存在的。那股熟悉的味道,本就是上官家的儿女生来便一直沿袭的骨香!”
什么?!骨香?!
凤知秋立马就傻了眼,听过滴血验亲,可没听过,原来一家子人还可以闻香寻宗的!
柳彦卿知他不解,伏在他耳边细语道,“对,骨香!上官家族虽然世代为将,可却不像我柳家这般看重行军打仗和武功修为。许是骨子里便带出了一份精贵吧。我娘也是这样。本来还没人发现这些,直到先代相继去世,待他们的身体腐朽之后,即便是再浓郁的味道也不能掩盖这些留下来的骨质之上。奇怪的是,这份味道,也只有上官家的子嗣才能闻得到。”
“所以我才一直都没有闻到?”凤知秋瞬间了然于胸。
“嗯!”
“那你又是为何会晕倒的?”
“这,这里的味道太可怕了!”好多!真的好多!柳彦卿一想到前方那处石室里存在的东西,胸口便又是一阵憋闷。
柳彦卿没说的是,这上官家族的前辈们,每人所遗留的骨香又各不相同。每隔二十年,骨香才会彻底消散。而这些,也只有嫡系的上官族人方能辨识的出来。上官无忧,正是上官宇飞的嫡长女!
柳彦卿眯着眸子朝那间石室看去,这石室之内的香气浓郁的让人晕眩,只怕,里面的人定是没有死的太久!
不要!外公!你不会有事的!娘亲还没回府呢,您可要坚持住!
柳彦卿努力的撑了撑手臂,虚掩着擦去了眼角的湿润。从凤知秋怀里爬了出来。真是的!为什么每次的窘态全被这人给看了去?!
“喂,咱们怎么办?!”
柳彦卿还没缓过神,耳边便吹来一阵凉风。惊得他顿时浑身打起了颤。好在回头看时反应过来,此刻的两人还压制着声音,彼此低低私语呢。他回望着凤知秋善解人意的眸子,心底也渐渐回了暖。
心下一软,还没细想,整个人便扑进了凤知秋此刻面朝自己的怀抱里,趴在他肩窝里细语呢喃道,“你以为,凭咱们两个能把里面那伙人处置了?”
说到‘伙’的时候还忍不住轻轻蹭了蹭凤知秋此刻直竖着的耳朵。语气里呆了些许顽皮。
直挠的抱着他的人浑身一颤。
他在做什么?!
凤知秋眸子一暗,呼吸也沉重了些许。彦卿的身子此刻还瘫软的紧,没办法,自己只得紧紧将他重新揽进怀里。
结果经他这么一闹,该死的浑身都开始不对劲儿了!
呼——
“喂,你倒是说话啊!”
“说、说什么?!”快把你打在我胸前的手拿开啊,妖精!
“当然是,说你行不行啊!”
噗通噗通——
四周安静的吓人,只有怀里这人此刻慵懒的声音刺激着耳膜发出阵阵回想,凤知秋的心也跟着奏起了美妙的乐章!
明明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可凤知秋心底还是很别扭!
什么叫行不行啊?!老子行不行,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虽然想归这样想,他还是凝眸看了一眼紧闭的石室大门。听这动静,里面绝对不会少于三十来人。他们到底在做什么?这上官家的墓穴到底有何秘密?为何会出现在位于东南方向的地宫之门必经之路上?宁王到底搞的什么鬼?
凤知秋越想越不对劲儿,他拧着眉头细细揣测着,美好的俊颜之上此刻认真的沉思着,粉嫩的薄唇更是不自觉的微微紧抿着。
若是只凭自己和彦卿这样闯进去的话,胜算实在不多。
可要是就这样回去了,他们万一转移了藏匿的地点那可如何是好?!
都说,认真起来的男人身上的魅力即便是想挡也挡不住的!柳彦卿此刻便见识到了。自己身下这个凝眉沉思的青年还是不久前那个带了一丝羞涩,一丝胆怯的冲自己告白的人吗?!
要不要试试呢?!这么静的距离,这么静谧的密道里,还有那人此刻溢满认真的脸。柳彦卿嘴角微扬,心底也渐渐有了着落。
纠结了自己一天一夜的问题似乎也并不是很难,只需迈出去一小步,感觉似乎也不赖呢。
小柳的身体暖暖的,环着自己的手臂也异常的有力。他虽然比自己小上一岁,可认真起来,尽然会是那么的成熟。他的皮肤很白,即便是在这乌黑的密道之内,也能让人一下子就看见。
柳彦卿撇了撇嘴角,真想看看这小子此刻的面部表情。
手下意识的摸了上去,等触及到一片温暖之时,柳彦卿才猛地回过神来,连带着静心沉思的凤知秋也浑身一僵。
真是的!怎么就摸上去了呢?!
柳彦卿忽的面上一热,指尖那两片温热之处,似乎是小柳的那里——
仿佛触电一般,伸出去的手又下意识的准备猛地缩回。可才收到一半,便被身下的人激动的拽住回去。黑暗的空间里,除了一门之隔里的搬运东西的声音和偶尔传来的几句交谈声便再也没有其他了。
柳彦卿只感到,本是微凉的手此刻被包进了一个温热的大手里。手背上突然落下了一串串湿热到让人面红耳赤的亲吻。
 
 
 
  ☆、第82章  你先走,我断后
 
他本就是窝在小柳的腿上,头还枕在小柳的肩窝里,此刻的两人鼻息离得极近,被他这般攥着手,柳彦卿竟有些指尖发麻了!尤其是当他感受到,那人时不时伸出舌尖顽皮的轻触着自己的手背时,一股温热的电流顷刻间便顺着手臂盘旋而上。
可恶!明明是自己先摸上去的!为何会落得这般窘迫的田地!
柳彦卿轻轻扭动了一下身子,脸上也染上了血一般的红。若是凤知秋能看清楚的话,他早该知道,此刻两人的独处到底给怀里心心念念之人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而他一直想要的花果似乎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有了着落了!
可凤知秋并没有往那方面想!
许是喜欢的心情真的压抑太久了,也约束自己太久了!他只是紧紧的圈着怀里的人,从没贴的如此之近过,从没与他这般浅浅交谈过。
没有语言,就是抱着他,然后轻轻的舔舐着他手心的每一处。感受着彦卿因为自己而浑身轻颤的样子。
心底不禁升起阵阵窃喜:尽管此刻两人的姿势有多么暧昧,可彦卿并未推开自己。
即便他知道自己的心意,也没有!
这远比自己跟他告白那晚,那个倾心缠绵的吻的味道来的还要暖心。
即便是这般轻轻的亲吻!凤知秋也能甘之如饴!
等两人都有些气喘之时,凤知秋轻轻伏在他耳边温柔的浅笑,“你说,行不行?”
什么行不行?
柳彦卿一听这话,明显一愣!素日里冰冷的面庞此刻本就难得的染上了一片红霞,再听到这句话,竟有些呆愣的不知所措。他只是仰着头,看着那人脸的位置,心跳的却越发清晰了!
呵呵!原来这人尽然这么不经逗啊!
凤知秋莞尔一笑,照着预测的位置倾身吻了下去。
正好仰头的那人薄唇微启,直愣愣的瞧着凤知秋这边,无需费力,凤知秋便轻易的寻到了那片属于他的温暖。
唇齿轻擦而过时,柳彦卿也只是轻轻往后一挣,记起这人是谁时,方才脑海里的那股念想便全数都跑了回来。
既然已经有了答案,这样好像也不错!
他伸出双手,紧紧环住了黑暗中那人的颈子。动作笨拙而坚定的迎合了上去。
“唔!彦卿,你!”
凤知秋感受到那人的动作之时,整个人都忍不住浑身悸动起来,心口的位置更是高兴的难以言喻!
“嘘!别-说-话!”
谁知那人却不给自己打岔的机会,揽着自己的颈子便附了来上来。不带一丝的迟疑。
暗自欢喜的不能自已的人早已心花怒放,摆在面前的美食更是不想错过品尝机会。
凤知秋也伸出手将那人抱着坐了起来,黑暗中传来一阵阵衣衫摩擦所带出的稀疏声响。凤知秋动情的吻着怀里的人,不同与往日,此刻的彦卿似乎也格外的热情。从最开始的甜蜜的亲吻,到最后的湿热交缠。灵活的舌,再也分不清是谁的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