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朕怀了皇后的包子 作者:一叶菩提

字体:[ ]

 
文案:
朕做了个好皇帝,没做一个好良人;皇后是朕强娶进宫的,最终偏选了投井自尽;朕朝思暮想、魂牵梦绕,只盼能与皇后再见。
重生后朕成了娱乐圈三流艺人,身边突然多了位疑似皇后的金主。
攻先穿到古代,再跟受一起穿回现代;有生子;无虐。
 
注意事项:1:攻今穿古再穿今,受古穿今。
2:变态占有欲强攻VS霸气侧漏皇帝受
3:1vs1,结局HE,有生子,无虐。
 
内容标签:重生 娱乐圈 豪门世家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衡 ┃ 配角:赵戈 ┃ 其它:
    
【作品简评】
穆衡是古代的皇帝,穿越到现代成了娱乐圈三流艺人,身边突然多了位疑似皇后的金主。皇后转身就变成金主,穆衡表示他甚为惶恐;但这并不能阻碍他跟皇后换个地方继续谈谈情说说爱,偶尔再来几场床头打架床尾和。这就是一个皇上爱皇后,皇后也爱皇上,两人顺便再养养儿子的温馨甜文。本文设定庞大,既有温馨甜蜜,又有夫夫携手共渡难关。随着剧情的不断推进,赵戈跟穆衡之间的感情变得愈加深厚,皇上更会在娱乐圈中大放异彩,成为当之无愧的演艺界“帝王”。文章语言流畅娴熟,角色性格把握准确鲜明,故事曲折精彩。                                                      
 
    第1章 招魂
    
    尧元六年,大瀛仪华宫。
    朔夜,巍峨宫殿掩在漆黑不透光亮的夜色里,看起来阴森可怖,狂风呼啸刮得树枝咿呀作响,乍听仿佛冤魂在哭诉哀嚎。通往仪华宫的廊道远远传来脚步声,穿着淡蓝色衣衫的宫女瑟瑟发抖挤成一团,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提着放置香烛、纸钱的篮子。
    “听说尚书大人今儿又挨板子了。”
    “哎,快说说。”
    “听太和殿那边说,尚书大人今儿奏请陛下选妃,还说了先皇后的不是,陛下大发雷霆,当朝便叫人拖了下去。”
    “陛下难不成要虚设后宫?”
    “如今陛下只有一子,大臣们能不急吗,先皇后在世时得陛下专宠,太子生母也早已薨逝,后宫剩个空架子,谁能为陛下再诞下皇子,今后东宫之位可就……““雯姐姐,你入宫早,可有幸见过先皇后?”
    被尊称雯姐姐的微扬下颌,傲慢道:“何止见过,我还服侍过先皇后。”
    “先皇后可如传言般贤良淑德、倾国倾城?”
    雯姐姐怔了怔,好似难以找到措辞,“……先皇后是男子,怎会贤良淑德,能入陛下的眼,当然气宇轩昂、英俊非凡,但论及容貌,听说倒是陛下更好看些,那位可不像能屈居他人身下的,连陛下也不敢轻易招惹呢。““既如此,陛下为何会下旨赐死先皇后?”
    仪华宫不见看守侍卫,几名宫女合力推开紧闭的朱红色实木殿门,凿有深色纹路的殿门奢侈华美,足见先皇后在世受恩宠之深。
    但先皇后逝世后,陛下便下旨封禁仪华宫,每日除打扫、祭拜外一律禁止入内,往日殿外也总有侍卫把守。仪华宫生前极其奢华,如今只不过一座死殿,空荡荡听不见半点声音,因此衬得那檐下几盏灯笼犹如往外渗着死气,阴森恐怖。
    雯姐姐仗着胆子打量殿内,正要答小宫女的话,却猛然间瞥见内殿外有道黑影,那影子似飘在半空,衣摆被风鼓动如同鬼魅。
    “啊!!有鬼啊啊啊啊——!”
    雯姐姐跳起来便要往外冲,身旁宫女也跟着惊声尖叫,几人相互推搡碰撞,逃命似的想冲出这煞气浓厚的宫殿,撞落在地的灯笼、香烛弄得一片狼藉。
    她们还没冲出殿门,便听内殿处传来一声怒喝:“放肆!陛下在此,何人胆敢装神弄鬼!”那人话音未落,便从各处猛地冲出十几名禁军,气势汹汹将吓得跪趴在地、瑟瑟发抖的宫女们包围起来。
    禁军魁梧凶悍,手中利器冷冽慑人。宫女们何尝见过这仗势,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只顾拼命求饶。
    总管太监亲自来询问情况,又谦卑地躬着腰回话,“陛下,是太后想念先皇后,特遣宫里人来此祭拜的,不知陛下亲临,因此无礼冲撞了陛下。”
    “母后有心了,都退下吧——让她们在此处祭拜,不得入内殿。”一道饱含威严的声音响起,低哑听不出多余情绪。
    雯姐姐斗胆微抬起头颅,从指间缝隙隐隐瞧见大瀛九五至尊的皇帝。她目光刚触及陛下真容,便恍然觉得所有呼吸被骤然抽空,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传言大瀛皇帝凶神恶煞、薄情寡义,是残杀先皇登基称帝的,他称帝一年内,便疯狂肃清所有先皇余党,更迫使先皇生母自缢于樊岚宫,后樊岚宫日夜还能听见冤魂哭泣声,吓疯了好几位入住的后妃。
    但面前的皇帝既不青面獠牙,也不凶神恶煞,若真要找词语来形容,大概是惊为天人最为合适。陛下正值壮年,一身明黄绣金龙袍,帝王威仪足以镇压龙袍上的五爪金龙,很难想象这位帝王竟有堪称瘦削的身材,他漠然的脸上有唯我独尊的气势,五官轮廓分明,烛火映出的侧脸显得略微苍白,下颌弧度冷冽,给人难以亲近拒之千里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名禁军从内殿慌张冲过来,总管太监朝陛下微微欠身,小步走近问那禁军因何事慌乱,听完禁军叙述也变了脸色,赶紧告罪朝陛下耳语道。
    “禀陛下,太子殿下来了。”
    陛下那张惯常冷漠的脸终于变了,他极烦躁的拧紧眉头,转身快步赶往内殿。
    内殿门口,太子殿下领着侍卫正跟禁军僵持不下,空气中硝烟弥漫,眼看双方就要动手打起来了。禁军统领七尺男儿,武艺高超,又是皇帝跟前红人,满朝文武谁见着不礼让三分,偏偏只拿这位太子殿下没辙,垂首立在一旁就差没哭出来。
    皇帝陛下远远走来,禁军连着殿下侍卫齐刷刷跪了一地。太子殿下身着杏黄色龙缎常服,有些懊恼的行礼,“见过父皇。”
    陛下——穆衡瞪着太子殿下,冷哼一声,“胡闹!”
    “今日是父君祭日,儿臣理应前来祭拜,何谈胡闹?”小太子挺直腰杆,理直气壮的辩解。太子年方九岁,但浑身已隐有储君风范,他板着小脸负手而立,还是很能唬人的。
    穆衡侧头望了眼内殿内,侍卫手里举的九龙灯映衬出他苍白颓然的侧脸。太子殿下怔怔注视着他父皇,想起父君在世时,父皇又是何等的恣意盎然。
    穆衡不怒自威淡道:“珣儿心中有父君足矣,祭拜乃虚礼,仪华宫你另择他处,但内殿绝不能进。”
    太子殿下梗着脖子,“父君生前住在内殿,儿臣得进殿祭拜方显诚意。”
    “就非内殿不可?”
    穆珣毫不退让,“非内殿不可。”
    穆衡低头对视着太子,久居高位使他有着帝王的通病——唯我独尊,两人目光相撞,太子便感觉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铺天盖地般袭来,太子拳头攥得指骨泛白,仍执拗不肯稍退半步。
    穆衡走到太子面前,微微弯腰注视自己的儿子,“在朝堂,朕是皇帝你是太子,在家里,朕是父皇你是儿臣,太子身为储君,连君臣之道、父子伦常也要罔视吗?”
    他们站得极近,太子顺手抓住穆衡胳膊,用跟年龄毫不相符的语气道:“父皇不必瞒儿臣,您想渡回父君魂魄是吧?”
    穆衡脸色冷了下来,紧皱的眉头拧得更紧。
    穆珣又道:“父皇既然下旨赐父君死罪,又何必渡回他的魂魄,如此父君想必死也不得安宁。”
    “放肆!”穆衡一声怒喝。
    穆珣抿唇,仗着胆子低声道:“父皇自小将儿臣交由父君抚养,可知父君如何教导儿臣?”
    穆衡神情肃穆,头也不回的朝禁军统领发令,“陈骏,护送太子回宫,没朕命令不许踏出东宫一步!”
    陈骏领旨,朝太子殿下告罪道:“太子殿下,臣得罪了。”几名禁军听命上前,态度强硬堵住太子退路,但太子身份尊贵,他们并不敢上前抓人。
    穆珣手指用力抓紧穆衡胳膊,继续道:“父君教导儿臣如何夺帝位,父君想剥夺您的帝位,他会将您幽禁起来,让您不能再见除他以外的任何人。”
    穆衡恍若未闻,只语气更强硬了几分,“送太子回宫!”
    陈骏顿觉后背直冒冷汗,暗道这算什么事,他夹在皇帝跟太子间两头不是人,然而皇命不可违,太子殿下眼神再凶狠骇人,他也只能遵旨蹲下身,轻轻松松将太子殿下抱了起来。
    身体突然腾空气得穆珣脖子通红,他猛地扬手给了陈骏一巴掌,怒气冲冲呵斥道:“大胆!放肆!胆敢触犯太子殿下!放我下来,你想找死吗混蛋!”
    陈骏这巴掌挨得冤,但打人的是太子殿下,因此一声也不敢吭。穆衡不满盯着太子殿下粗野行径,既无奈又头疼,“快抱走,别让他再烦朕了。”熊孩子真能折腾人,随谁呢!
    太子殿下显然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他双脚被陈骏紧紧抱住,上身便使劲想从陈骏肩膀越出,目光近乎炙热的死死盯着穆衡,伸长手臂大喊大闹道。
    “狠过一次就再多狠几次啊,你还找他干嘛!”
    “你以为我不知道有多危险,放开本王!否则本王要你们全都人头落地!”
    “儿臣已经没了父君,父皇难道要儿臣沦作遗孤吗!”
    “——此岂是父母所为!”
    穆衡浑身剧震,烛火映衬下脸颊几无血色,一股眩晕猛地袭上脑海,他震得身体晃了晃,被伺候在一旁的总管太监搀扶住。
    总管太监侍奉新帝六年,极了解皇帝脾性,连躬着腰为太子殿下说话,“陛下,太子年幼,性情又直率坦诚,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穆衡摆手,转身走入内殿,看起来仍有些走神,“你也觉得皇后是因朕而死?”
    “这……”总管太监应付憨笑,不敢轻易评判这宫廷内外人人忌讳的事情。
    禁军死死守在内殿门外,只有总管太监随穆衡进入内殿。内殿跟外殿截然不同,映入眼帘的便是摆放在各方位的红烛,每根红烛都用串着铜币的红绳连接,朔夜本就一片漆黑,燃烧的红烛光芒更映衬出阴森鬼色,总管太监不禁拢了拢衣服,总觉得内殿阴森森的让人心悸。
    世间难道真有鬼神之说?
    内殿作法的院中摆满了红烛,越到内圈红烛摆得越少,但每根都用红绳、铜币连接,形成类似蜘蛛网的结构。红烛最中央砌了法坛,法坛外围分开插着九根招魂幡,招魂幡随风摆动,发出撕拉刺耳的响声。法坛中央摆放着一具水晶棺,棺壁刻着繁复古老的咒文,棺内躺着一名刚逝世没两天的少年,生辰八字皆与先皇后一致。
    在水晶棺一米远的正前方,还放置着一尊招魂鼎,鼎身极为古老沉重,外壁有些青铜脱落,更凭添承载千年的古老痕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