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拒做渣受(重生) 作者:黑猫睨睨

字体:[ ]

 
文案:
从衣来伸手的娇贵少爷,到高级订制时装设计的掌门人,牙尖嘴毒、一身王子病的徐子洵偏偏一路顺风顺水。只因为身边有个人时时刻刻宠着他、护着他。
然而他却把多年的守护当成了习惯,直到家逢巨变,被人追杀之时那人为了护他惨死,他才追悔莫及。
重生后徐子洵依旧活的肆意张扬毫不收敛,潇洒的踹开身边所有阿谀奉承的人:他只要他的忠犬!
本文讲述了一个有话直说的毒嘴美人受,在重生之后虐渣报仇,并和宠妻狂魔的霸道腹黑竹马攻,苏、爽、傻、白、甜的甜蜜生活!
PS:本人受控晚期,受都是亲妈,当然攻也不是领养的,想看虐受或者想看受跪舔攻的,我们不约不约~~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强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子洵 ┃ 配角:邵铭瑄 ┃ 其它:重生,甜文
 
编辑银牌评价:
从衣来伸手的娇贵少爷,到高级订制时装设计的掌门人,牙尖嘴毒、一身王子病的徐子洵偏偏一路顺风顺水。只因为身边有个人时时刻刻宠着他、护着他。然而他却把多年的守护当成了习惯,直到家逢巨变,被人追杀之时那人为了护他惨死,他才追悔莫及。重生后徐子洵依旧活的肆意张扬毫不收敛,潇洒的踹开身边所有阿谀奉承的人:他只要他的忠犬! 
本文讲述了一个有话直说的毒嘴美人受,在重生之后虐渣报仇,并和宠妻狂魔的霸道腹黑竹马攻,苏、爽、傻、白、甜的甜蜜生活!作者文笔轻松有趣,情节紧凑,攻受之间甜蜜互宠的日常生活往往令人会心一笑,看完这篇文,你会觉得:我又相信爱情了! 
==================
 
  第1章 这辈子要好好爱
  
  凌晨三点,A市北区码头。
  “我们千尊万贵的徐三少爷也有这么一天,”来人挑起徐子洵的下巴,微微弯下腰,饶有兴趣的看着徐子洵苍白的脸色,指甲刮过徐子洵眼角那颗迷人的泪痣,不由得啧啧两声,“怪不得有这么多人为你着迷,即使知道你冷情没心,依旧上赶着为你提鞋,你说你这命,为什么这么好?”
  徐子洵背靠着一个集装箱,冷冷的睨了徐向安一眼,垂眸,嘴角勾出一丝冷笑来,嘴巴依旧像以往一样不讨人喜欢:“人啊,分贵贱,比如你,狗尾巴草就是狗尾巴草,长不残都成不了水仙,何况早就被大粪埋了脸。”
  微寒的夜风从海面吹过,夹着湿气和腥气,灌进早已干涸的喉咙。徐子洵被呛的咳嗽了几声,抬手,轻轻擦掉嘴角的血迹,即使满身血污,动作也有些狼狈,可依旧遮不住一身儒雅的贵气。眉眼间浑然天成的高傲仿佛在提醒着对面的人:我就是死,也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徐三少爷,而你,依旧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
  这个动作无疑刺激了对面的人,徐向安站直了身体,狠狠一脚把徐子洵踹倒,紧接着一脚接一脚的狠狠踹在徐子洵的肚子上,面目狰狞的发泄自己多年来积压的恨意。
  “为什么都是那个老东西的儿子,你却高高在上,我却永远被人看低!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宠着你,却对我的努力不屑一顾!为什么你能用五年的时间就得到这么多的成就!为什么你是他们口中的天才!而我怎么努力都追不上!为什么他这么宠着你!从小就宠着你!他爱了你二十八年!你呢?你把他对你的好都当成了理所应当!为什么!为什么!!”
  在起初闷哼了几声之后,徐子洵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身体已经麻木,在失去了邵铭瑄的这一年中,他已经忘记了痛是什么滋味。
  只记得那个男人把他抱在怀里,被人一枪打中后心,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手一路蔓延,染红了他以往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衫。满目都是刺眼的红,它形成了一个魔咒,仿佛在嘲讽着他曾经的无知和冷漠。
  那个无所不能的男人,从小就护着他,到死都没有一句抱怨,只说了一句:没了我,别人欺负你怎么办?
  人啊,不失去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
  徐子洵早就活够了,却因为答应了邵铭瑄要好好活着,这才苟延残喘。死了的人永远是这么的残忍,留下活着的人背负着一切,生不如死。
  眼看着徐子洵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徐向安打的也没劲,看着徐子洵这一脸淡漠的模样他眼底的恶毒不加掩饰,从徐子洵身上擦了擦带血的皮鞋,徐向安冷笑着对身边的保镖提议:“你们有没有兴趣尝尝三少爷的滋味?这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却又不敢肖想的。”
  徐向安边说边紧紧盯着徐子洵的眼神,希望能从里面看出害怕或者紧张的情绪,可惜,徐子洵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笑了。
  毫无血色的薄唇勾起一道性感的弧,精致的桃花眼灼灼生辉,就连眼尾那颗朱红的泪痣都鲜活了几分。徐向安被这个笑容勾的有些愣神,好久都没见徐子洵这么笑过了,最起码在邵明瑄死了之后,徐子洵从没开心过。哪怕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他依旧一脸淡漠的看着众人,无喜无悲。
  徐向安早就知道,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有着让人为之倾倒的资本,不止才情,还有容貌。所以他不忿,从小不满命运的不公,暗恨徐子洵的出色。
  在他心中,徐子洵就是一轮皎白的明月,每次见到都让生在暗处的自己相形见绌。
  都是徐家的种,他徐子洵凭什么就比他强这么多?!
  徐子洵却是笑着说:“我要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可以去见他的借口,他那么霸道,心眼儿比肚脐儿还小,怎么舍得我被别人碰?”
  徐向安一时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你喜欢他,从小就喜欢,可他的眼里全是我,你惦记也没用,他可以为了我去死,却不记得你的名字。”徐向安脸色惨白,徐子洵这张嘴到了这个地步都不知道收敛,说出来的话句句诛心,这是他心中最深的秘密,无法言语的痛。
  “徐、子、洵!”徐向安的表情已经失控,恨不能扑上来撕了徐子洵这张嘴。
  徐子洵就在对方不能克制的这一瞬,一把夺过对方腰上的枪,就地一滚,毫不犹豫的把枪口抵在自己的脑门上。
  “你要干什么?!”徐向安被撞了个踉跄,看着徐子洵的动作瞳孔猛然缩起,徐子洵是他们的护身符,只要徐子洵还活着徐子远做事就会畏手畏脚。如果知道他死了,徐子远绝对会陷入疯狂,到时候他们的计划就会全部落空。
  徐子洵冷笑着,声音带着解脱,“想用我威胁大哥?呵,你和你背后的人,就等着被大哥撕碎了喂狗吧!下辈子,我依旧赢你!”
  一声枪响在满是波涛声的海边响起,徐子洵嘴角带着笑,闭上了眼睛。
  良久,徐向安颤抖着站起来,愣了几秒钟之后突然像个疯子一样踩向徐子洵的胸膛,歇斯底里又带着绝望的口气反复的骂道:“你这个疯子!你算计我我!你他妈的早就活够了!连死你都算计我,你这个疯子!疯子!!”
  ……
  阳春四月,春暖花开。
  徐子洵静静的坐在病床上,任医生把药膏涂在他肿的像馒头一般的左脚踝上,轻轻揉捏着。
  这里是徐家所属的私人医院,徐子洵所在的病房位置又是最好的一间,坐在床上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夕阳。迎着光,仿佛能看到他的眼中有泪光闪烁,透彻晶莹。
  徐子洵不信邪,不信命,实在没想到小说里犹如神迹一般的重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重生回23岁,可以肆无忌惮挥霍自己的张扬和青春,开始自己梦想的那一年。
  徐子洵的主治医生是个二十六七岁的俊美青年,穿着利落的白大褂,胸口的口袋上挂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一身的亲和力。发现徐子洵走神他也有些意外,“小洵,疼吗?”
  徐子洵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心思放在脚上,立马疼的脸色发白,不碰都疼,何况往上面揉药?
  看他这个表情顾云阳才松了口气的样子,“就说你伤的是脚腕子,这脑袋只是擦破了点皮,又没傻,平日里应该一边疼的脸色扭曲,一边装的无所畏惧才对。”
  徐子洵听了这话之后扬了扬下巴,咬着牙忍疼不说话。即使头上包着纱布依旧傲气凛然,这种模样不仅没让人觉得讨厌,反而会觉得像一只永远昂首挺胸的大公鸡,好笑又无奈,还有几分可爱。
  我疼,但我不说,就是这么坚强!
  顾云阳无奈的笑了笑,这才是他所熟悉的徐子洵,那个从小就被两个男人细心呵护的小天才。如果一直这么反常,他就该给他做个脑CT了。
  徐子洵的心思却再次放空,他记得这个时候,是他自己不小心从楼梯上踩空了摔了下来,扭伤了脚踝。上辈子好像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他记得那时候邵明瑄下了班之后匆忙赶来看他,因为对方说他笨,他发脾气把对方赶了出去,一个月没搭理对方。
  徐向安说的没错,说他冷情没心,可不就是没心么,邵铭瑄那个脾气,怎么可能像旁人那么没骨气的讨好自己?每次教训他的时候也都是为了他好。上辈子他傻,一颗真心捧在他面前他都熟视无睹,不是吵架就是闹性子,等人死了他才知道后悔。
  想到这里徐子洵就激动的有些颤抖,懊恼与悔恨,在邵明瑄死后折磨了他整整一年。那生不如死的滋味太难受,现在想起来心脏就搅得生疼,没想到自己会重生回五年前。
  这个时候邵明瑄这个蠢男人还在,徐允良还没和刘家勾结在一起,家里那个私生子还在装他的懦弱小白莲。而他徐子洵,依旧会成为众人望尘莫及的高级订制服装设计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事业没了他可以再拼,只要身边的人还在,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顾云阳看他又是颤抖又是皱眉的,还以为是疼的受不了,知道徐子洵从小娇惯着养,偏偏性格倔强不知道服软,就是不知道喊疼。他也不再让他继续受罪,把药膏收起来递给徐子洵,嘱咐他:“晚上让护士给你上药,我去给你哥打个电话让他放心,你好好休息。”
  徐子洵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邵铭瑄应该在来看他的路上,快了,就快到了!
  
  第2章 说翻脸就翻脸才是常态
  
  徐子洵看见顾云阳想走,突然来了句:“顾哥,你喜欢我大哥吗?”
  顾云阳迈出去的脚步一顿,身子一下子绷直,知道徐子洵是有话直说懒得掩藏的性子,没想到他连这个都说,这让顾云阳脸色渐红,有些不知所措。本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想到……
  “你别看我大哥凶的跟哥斯拉一样,其实都是被逼的,他二十岁就撑起这么大个家,一边照顾我和姐姐,一边应付家里那几个不死不烂的老丧尸,其实他特别温柔如水,笑起来也是阳光明媚。”
  “……小洵,你的说话方式,果然很特别。”顾云阳嘴角直抽,每次听徐子洵一脸认真的把徐子远比作哥斯拉,把不让人省心的那几个叔伯长辈比作不死不烂的老丧尸,他就想把这孩子的脑壳撬开,看看他在想什么,搞艺术的脑子果然都不怎么正常。
  再想想徐子远生人勿近的锐利气势,温柔如水?笑?那个冰山面瘫?顾云阳浑身一抖,一身鸡皮疙瘩,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给徐子洵做个脑CT。
  徐子洵不时的看看表,邵明瑄快到了,他有些紧张,不知道自己看到邵明瑄是什么表情,有期待,更多的是无言面对。他食言了,与其说是被逼死,倒不如说他一心寻死。
  他不好意思对顾云阳说你留下陪我,所以干脆找话题把人绊住,以此缓解自己的紧张。
  可是顾云阳扭曲的表情告诉他:这个话题好像谈的有些早,对方扭身就走,走的特别干脆。
  徐子洵微微有些意外,难道他们之间这时候还没发展出女干情?这可不行!女干情必须要有!上辈子的惨剧决不能再发生!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顾医生,小花怎么样?”
  徐子洵就觉得头顶轰隆一声,心跳都变得不正常,他紧紧抓着自己胸口处的衣襟,脑子一片空白,听不到后面他们说了什么。
  有胆子因为他的长相给他起外号,并且叫了二十多年被打的鼻青脸肿都不改的英雄人物,只有这么一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