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作者:徐徐图之

字体:[ ]

 
文案:
王锦在路边捡到一个醉酒的混血美少年,夜色里越看越好看,没忍住带回家把人睡了。第二天醒了才发现,美人是发小的儿子。
讲一讲偶然相遇的两株水仙,从自恋自私到爱上对方的鸡毛蒜皮和鸡飞狗跳。
还是年上,医生攻X混血受【注意:攻受年龄相差17岁】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锦,彦容 ┃ 配角: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混血少年彦容因一场意外沦为孤儿,被领养后来到中国,机缘巧合之下与养父的朋友王锦相识相爱,有了一段从不美好到美好的恋情,然而巨大的年龄差距也使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未知的波折与荆棘。 
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采取了先抑后扬的手法,两个看似除了颜值一无是处的人,通过感情的升温和日常的相处,渐渐展现出了彼此隐藏在敏感多疑、自私冷漠外表之下的真实灵魂,一个纯真火热,一个温柔包容,他们今后的故事也更加令人期待。
==================
 
  第一章、成年了吗
  
  平安夜的傍晚,医院里送来一个交通意外的重伤员,肋骨断了四根,两根插进了肺里,送进来的时候两眼翻白,只呼不吸。
  幸亏外科主任王医生妙手回春,这倒霉蛋才转危为安。
  家属自然对医护人员千恩万谢,特别是伤员的老母亲,拉着王医生的手,夸了几百遍“华佗在世,年轻有为,一表人才”。
  老太太越看这大夫越喜欢,有模样有个头,工作好技术高,年纪轻轻就做了外科主任,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小王,你结婚了吗?”
  王医生笑眯眯道:“没有。”
  老太太一喜,脑子里把亲朋好友家的单身姑娘们筛选了个遍,试探着说:“哎呀,也不要太挑了。”
  王医生还是笑眯眯,“不挑不挑,我不是单身。”
  老太太心头的小火苗“嘶”一下灭了。
  她知道儿子已经没大碍,也不怎么惦记,出来后就向几个小护士打听:“王主任他对象也是个大夫?”
  几个护士妹妹大惊道:“wuli锦锦什么时候有了对象?”
  这个八卦迅速传遍了医院,王医生下班时走过长廊,脚下踩的全是碎掉的少女心。
  王医生单名锦,老爸是开矿的,一个矿二代,出身残废但志向远大,没有不良嗜好,不爱玩车、不爱玩表、也不爱玩婊,从小立志做医生,努力学习天天向上,走过漫漫求学路,最终实现了理想。
  要说专业好就算了,他还是一把职场交际好手,进这家三甲医院几年,全院从领导到临时工没人不喜欢他,年初外科主任退休,他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分分钟直接补了位。专业好又懂交际也就算了,人还长得帅,浓眉星目鼻梁高,下巴棱角分明,唇线曲折有型,看着颀长精瘦,一个人就能抱得动一百八十斤的病人,不穿白大褂时是行走的荷尔蒙,穿上白大褂简直就是天使在犯规,笑眯眯的问上一句“哪儿不舒服”、“躺下我看看”,换谁谁受得了?他的病人里痊愈了还赖在医院好几天不肯出院回家的,少说也有两位数。
  然而这样一个堪称极品的男人,是个不婚族。
  不过不结婚和不谈恋爱之间并不能划等号,王医生的迷妹们还是在心里怀着小小期待,就算不能步入婚姻殿堂,只和他谈个恋爱,这辈子也很值了啊!
  恋爱的前提得是王医生没有对象,他怎么能有对象呢!是哪个小妖精?
  几个小时后,她们锦锦还真遇到一个小妖精。
  因为手术加班到十一点,本来的约会也只能泡汤,王锦离开医院后,独自来到最喜欢的西餐厅,选了靠窗的位置,手术太消耗体力,他一个人吃了两客牛排,才终于满意的放下刀叉。
  餐厅里的客人已经不多,但窗外还是有许多两两成双的年轻人在街边或玩耍嬉闹或你侬我侬,不远处的小广场上热闹喧嚣,有商家在举办倒计时狂欢活动。
  看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就到零点了,王锦决定去凑个热闹。
  热闹没凑成,反而捡了个麻烦。
  他刚在人群外站定,就见他斜前方的人身子一歪,眼看要摔倒,医者父母心的王医生下意识伸手去扶,那个人便整个跌进他怀里。
  有酒气,脸蛋醺红,眼神迷离,体温微高,脉搏微快,没病,是个醉鬼。
  王锦试图让这醉鬼站直,谁知对方毫无征兆的一把抱住他,还把脸埋在他胸前,嘤嘤嘤的哭了起来,说不尽的深情,道不完的委屈。
  ……WTF?
  周围群众自动自发的向旁边退缩,和这对正在闹别扭的“情侣”保持了安全距离。
  看了一圈,好像还真没人认识这家伙。
  喝醉的人都不怎么讲理,细胳膊细腿儿偏偏力气还挺大,像被一块牛皮糖粘住的王锦十分无奈,只好连拖带抱的把这家伙带到了离人群稍远的地方。
  这人还在小声哭泣,两手环着王锦的腰不肯撒开。
  倒计时已经数到了“九”,四周没人在看他们,王锦失去了耐心,并不温柔的把腰上的手扒拉开来,不耐烦道:“你倒是不瞎,喝醉了还知道挑最帅的碰瓷儿。”
  醉鬼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
  广场上:“四!三!二!一!”
  砰——LED屏幕骤然亮起,“Jingle bells,jingle bells”的背景音乐里烟花四散,照亮夜色,一时宛如白昼。
  王锦:“……”
  他看清楚了这小醉鬼的脸。
  碧蓝色双眸似波光海面,淡粉的唇瓣如初春樱花,白到发亮的皮肤像剥了壳的水鸡蛋。
  这人长得也太他妈好看了。
  王锦是个颜性恋,男女都行,只要好看。
  但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特别好看的人,今晚本来约的那位,在他眼里有七分,算是最近几年遇到的人里颜值数一数二的,可和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混血美人比起来,七分那位,OUT。
  “失恋了?”他问。
  “嗯。”红着眼圈的美少年又偎过来抱紧他。
  太好了,王锦想。
  他本来想带男孩去酒店,可平安夜不太可能有空房,便把人带回了家里。
  男孩在路上就睡着了,到家以后,他把人抱下车,又一路抱上了楼,男孩像只小猫咪一样无比配合的窝在他的怀里,还用漂亮的脸蛋蹭了他的胸膛几下。
  长得这么好看,撒娇技能也几乎满分,就是床上稍微差了点。
  该怎么评价呢?太干了,看反应也没什么经验。
  美少年为了前任哭哭啼啼,可他的前任也真是暴殄天物。
  王锦暗暗想道,如果他是男孩的前任,一定早把这么个美人给cao松了。
  天亮了。
  王锦有个不错的生物钟,每天早上七点自然醒,睁眼之前,软玉在怀的触感便让他回忆起了昨晚的一夜春情,有些蠢蠢欲动的想在晨光里再来一发。
  他刚有动作,男孩便醒了。
  “你是谁?”几个小时前还在他怀里呻吟高潮的混血美人翻脸不认人,怒目圆睁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是犯罪!”
  王锦好笑道:“昨天还搂着人家不撒手,口口声声叫哥哥,今天就说人家是犯罪?不要这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好不好。”
  要是手里有刀,彦容一定会把眼前这张自以为风流其实- yín -贱无比的脸剁个稀巴烂。
  昨天之前,他从来没有喝过中国的白酒,不了解这种液体不但入口辛辣,而且后劲绵长,醉起来简直可怕,明明什么都看得见,却偏偏看不真,明明知道回家的路,却怎么也走不回去。
  他来到中国还不到半年,会讲中文,但认识的汉字有限,对北京的认识也很粗浅,只记得家里人的嘱咐,临近年关治安不好,出了校门就不要乱跑,觉得危险就往人多的地方走。醉了以后,他觉得哪儿都不安全,循着本能挤到了人多的地方。
  后来呢?
  后来那个人来了,不但抱着他,还对他那么温柔的笑,牵着他的手带他回家,最后还对他做了那样的事,虽然很疼,可是他很开心,他喜欢那个人给他这样的疼痛。
  所以眼前这个混蛋到底是谁啊?!
  王锦被男孩凶狠的瞪了半晌,有些回过味儿来,明白昨晚是自己会错了意,这男孩并不是情场失意想来一场前列腺法式按摩发泄苦闷,而是把偶遇的他错当成了什么人的替身。
  万人迷王医生当然开心不起来,不过便宜也占了,绅士风度总还是要有一些的,安慰道:“酒后乱来也是常事,别这么想不开,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有次喝醉还cao过我哥的散打拳套呢。”说完,他自己先笑了起来。
  笑到一半又停下。
  因为彦容哭了。
  哭得稀里哗啦,眼泪啪嗒啪嗒。
  他像每一个初夜不是给意中人的少年人一样,难过的几乎肝肠寸断。
  王锦很尴尬,他默默起来穿好了衣服,又把男孩昨晚被扔在地上的外套捡了起来,地板很干净,但他还是拍了几下并不存在的灰尘,口袋里掉出两张卡片,他捡了起来,一张信用卡,一张附近国际学校的学生证,照片是男孩本人,姓名一栏写了“彦容”,班级一栏写了“高一(二)班”,国籍是“瑞典”。
  才读高一?
  王锦看看坐在床上掉眼泪的男孩,问道:“彦容?你成年了吗?”
  彦容抹了抹泪,冷冷道:“已经成年六天了。”
  王锦镇定的拿了手机走进卫生间,关好门后,迅速百度了下。
  ……他上了个小朋友。
  
  第二章、我是你大爷
  
  和漂亮的人发生性关系,会让王锦获得较大的愉悦感,但他的私生活并不混乱,他在一个时间段内总会有固定的美貌床伴,倦怠期到来之前,他也不会在外猎艳。
  和上一个床伴相处了三个月有余,两周前分开,原因是对方遇到了真命,他送了祝福,真心希望对方能过得很好。
  带彦容回家的时候,他的确有心想和这个漂亮的男孩子发展一段稳定的关系,只要男孩本人不反对。
  昨晚彦容在床上的反应虽然略显生涩,但主动又坦荡,以王锦的经验来看,一个刚刚受过情伤的年轻人,通常不会拒绝在痊愈之前,享受短期的、互不束缚的*爱关系。
  这一切推论的前提是——具有完全责任能力的成年人。
  而彦容距离这个界限,“刚过六天”。
  混血儿发育的比普通亚洲人要好,如果不看彦容的证件,说是大学生也不会有人怀疑,而且昨天晚上是彦容主动投怀送抱,这事儿的责任其实也不全在王锦。
  可王锦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司机,对方是个小孩儿,被他硬生生开了苞,还哭得梨花带雨,说破了天也没人站在他这一边。
  王锦对着镜子长叹了一声,真是造孽啊。
  他从卫生间里出来,男孩赤身裸体的蹲在地板上,正在捡那件皱巴巴的T恤。
  两人对视了一眼,彦容迅速低下头,有些惶然的缩了缩身体。
  被当成禽兽的王锦尴尬道:“我去帮你找件干净衣服……不如你先洗个澡?”
  彦容蹲在那里没有动。
  王锦讪讪的出去,把房门关好,故意加重脚步哒哒哒的走远。
  彦容抬起头听了听,慢慢站起来,想去反锁房门,可是一想,这是别人家里,锁门也只是防好人。
  路上拉个陌生人就回来做这种事,会是好人?
  王锦给医院打电话请了半天假,然后到三楼他弟弟房间衣柜里找衣服,他一米八八,彦容看起来最多一米七五,穿他的衣服肯定是不行。他弟弟一米八二,将就穿还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