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反派求你别黑化之养成 作者:孤砚

字体:[ ]

 
 
文案:
     一念之间便有九百刹那,一刹那有九百生灭。
 
这八万一千个生灭之间,一念成佛一语成魔。
 
世间有人谤你、辱你、轻你、笑你、欺你、贱你,当如何处治乎?
 
杀其泄愤也。
 
倘若有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当如何处治乎?
 
致其生不如死也。
 
阮故彦绝对不想承认,作为配图大神偶尔一次发懒竟然会直接造成他的穿越。虽然没事养养软萌可爱的小徒弟,逗弄逗弄男主的日子不算难以忍受,相反想起来还让人有点小激动…
 
但是徒弟这么小就想上他的床真的没问题吗!
 
反派黑化的方向难道不该是毁天灭地,遇神杀神吗?天天缠着他要抱抱要摸摸,一不留神就按着他在床上‘交流感情’是怎么回事?剧情君都丢去喂作者家的狗了吗!TAT
 
“师父,我们在一起吧”
 
“... ...”
 
[穿书]反派求你别黑化之养成
 
此文又名《缘来是反派》《反派,你黑化的方向不对啊》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故彦;御邵湮(言璋) ┃ 配角: ┃ 其它:师徒;黑化攻;架空大陆
==================
 
  ☆、第 1 章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成为巅峰之人,但是只有我站的够高,你才能看到我,无论你身居何地。然后,我请求你,来找我。”
  “因为,我想要的,就只有你。”
                                                               ——题记
  一缕阳光透过帘缝照在男人半裸的肩膀上,宿醉后的头痛,让他眼神有瞬间的涣散。修长的手指在床头柜上摸索了半晌,才将一直震动的手机拿到眼前。
  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备注名,被酒精麻木过的大脑反应迟钝,完全无法思考。指尖一滑屏幕,果断关机,随手将手机丢在床头柜上,便蒙上被子准备继续补眠。
  “shit。”
  不到五秒钟,男人猛然掀开被子,眼底已经毫无睡意,赤/裸的胸膛伴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烦躁的抓了抓乱成鸟窝的头发,将手机重新打开,给扰人清梦的罪魁祸首回了电话。
  那头电话接的很快,似乎一早就知道他会怎么做。令人压抑的沉默,半晌,才有幽幽的女声传来,语气中的哀怨让男人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哼,有本事你就别回我电话啊。”
  那声冷哼有些让人头皮发麻,闻言男人闭上眼,羽睫抖动,长长的吸了两口气,才压下闷在胸口的起床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生硬。
  “何姐,稿费...”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稿费?”电话那头的女声陡然提高了好几个调,尖细的声音充满了不可置信,“阮故彦,你真的有认真看过明眸的《弑神录》吗?”
  “我...”
  “男主哪里来的纹身?反派哪里来的那些个痣?还有,归墟道祖你画了吗?”何姐再次拔高音调打断他,显然气的连声音都抖了,便又气势冲冲的吼了一句,“你画了吗!!!” 
  将电话稍稍远离受到荼毒的耳朵,故彦揉着疼痛的额心,冷静的思考了半分钟。
  此时再去触霉头是不明智的,画已经交了,如果现在挂了电话,多半得不到稿费,这就意味着,他这个周都没有生活费。
  如果问题上升到没有饭吃,那的确严肃的足以引起他的重视。比起欲盖弥彰打太极,不能按时拿到稿费,倒不如坦诚以待,先弥补小错误。
  “归墟道祖是哪个?” 
  故彦穿着松垮垮的睡裤下床,差点被床底乱扔的衬衫绊倒。淡定的看了一眼那隐约能嗅到酒气的衣服,最终个选择用脚踢到一旁堆起来,再步伐沉稳的走到电脑前开机。
  显然对方没有意料到会被这样提问,半晌的沉默后,痛心疾首的爆发了,“这么重要的人物你竟然问我是哪个?我发给你要求的时候,你有没有仔细看过?!”
  “......”故彦将手指从按键前移开,屏幕上显示出‘正在开机’的字样,他便只能继续保持沉默。
  电话那头的何姐深深吸了几口气,两人合作将近一年多,还算愉快,并不想因为这次的失误逼的太紧,导致不欢而散。
  “明眸说对你的画给了她灵感,希望能对弑神录做一点小改进。但是完本发行出售的时间不会变。所以,今天晚上八点之前,我希望能够看到归墟道祖的人物图。如果我没看到,那么,就只能算你误工,按照合约,稿费会扣两成。”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故彦长舒了一口气,隐约还能嗅到空气中弥漫的一点酒气。电脑幽蓝的光照在他的脸上,印着他显然不在状态的黑眸,昨天夜里的狂欢,令他从醒来后就神情恹恹。
  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扣两成的稿费还剩多少,一脸镇定的查阅了一下《弑神录》未删减修订版的字数,又强迫自己再次快速粗略的浏览了一遍小说的内容。
  故彦起身,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瓶啤酒,猛地灌了两口。冰凉入喉,胸口胀闷散去不少。
  对于一个靠灵感配图而很少认真看文的大神来说,他几乎没有被要求过要给除了男主和反派以外的人配图。连名字都没有却举足轻重的配角,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炮灰,浪费最后一天假期,窝在这个小公寓里配图,这简直是浪费生命。
  他完全没有灵感。
  这样充满仙气的人物,他大脑中浮现的确是一片空白。画了一年多的图,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他,竟然会没有灵感!
  自从与家里不再联系,配图的稿费几乎是他所有的经济来源,画画成了谋生技能,而再非个人的兴趣爱好。
  他看过太多的小说,配过太多的插图,画一个人物,基本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像现在这样,对着白纸发呆,倒还真的是头一次。
  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天天吃,否则迟早会有一天,看到就会想吐的。
  故彦缓缓地揉了揉眼睛,放下铅笔,移动着鼠标按下关机键。
  屏幕幽蓝的光一闪,指尖突如其来的酥麻感像是被点击了一般,逐渐蔓延至四肢百骸,让他动弹不得。
  天旋地转,身体猛然抽搐了几下,大脑尚且来不及思考,眼前便只剩下一片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
  这是哪里?
  故彦努力睁大眼睛,却仍旧什么也看不见。
  阴冷的风吹的他瑟瑟发抖,光裸的上身却突然感觉到被什么温润之物触碰,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抚摸他的全身。所碰之处,传来一股火辣辣灼烧般的切肤之痛。
  故彦觉得膝盖有些发软,努力的把握着呼吸的频率,一遍遍的强调要镇静,抖着疼痛的身子,扶着光滑的墙壁,缓缓的向着风吹来的地方移动。
  有风,就说明有出口。
  纵然不愿相信世界上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此刻身处无尽黑暗的故彦却不知道改如何解释——关电脑竟然会触电?塑料鼠标明明是绝缘体!
  而且,这鬼地方绝对不会是他的公寓。
  难道明天的日报会出现‘公寓男子裸身触电,不幸身亡’这种坑爹的标题吗?
  背后传来一阵阵瘙痒,有什么像细丝一般的东西一直在他身后轻拂。故彦本能的伸手一抓一扯,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头皮传来的疼痛,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是他的头发。
  这长的已经快到大腿,并且还有继续变长趋势的头发,竟然是他阮故彦——一个大男人的头发!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发生什么样不可置信的变化,但是无论怎样,结果不会比困在黑暗中漫无目的最后绝望更加糟糕。
  身体的疼痛逐渐从皮肤蔓延到深处,骨头仿佛在一节一节的被敲碎,疼得他再也克制不住的躺倒在地上打滚,表情不多的俊脸极度扭曲,口中不断发出哀嚎,满头大汗。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眼前却慢慢传来光亮。
  失明过后重见阳光,带给故彦的却是有惊无喜。他仰躺在地面上大口喘气,微微眯起眼,待疼痛稍过,他放佛被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方似乎是一块打磨光滑的冰块,倒映着一个躺着的男人。
  全身不着衣物,一头青丝如瀑,铺散在身下。面色潮红,红唇微张,平静冷漠的黑眸下有着若隐若现的恐惧,却意外的带着些性//感蛊惑。
  胸膛剧烈的起伏,全身都开始不断有乌黑之物渗出皮肤。
  真是活见鬼,他的睡裤竟然不见了!
  羞于见到自己赤//身//裸//体的模样,故彦屈起双腿翻了个身,改仰躺为俯趴,目光快速的移动着,借着足以视物的白光打量着四周。
  风吹来的方向似乎别有洞天,离他大约百米的距离有个小水潭,能容纳三个人左右,潭水璧蓝,清澈见底。
  水潭的旁边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件类似于白色长袍的衣服,还有一双金线绣边的墨靴。
  这完全超出了科学的范围!也完全超过了他的想象力!
  穿越就穿越啊,穿到个鬼山洞里,还莫名其妙的有件衣服,想想就毛骨悚然好不好!
  然而,看似内心强大实际上已经懵逼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故彦,一脸镇定的抬脚,踏入了潭中。
  身上太脏了,就好像刚在泥潭里滚过一样。他宁愿淹死,什么都不用去细想,也不想看着水中自己脏兮兮的倒影,不知所措。
  潭水不深,带着点沁骨的冰凉,只齐了他的腰。身上的乌黑之物遇水即化,消失的干净,竟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皮肤都在发红,带着点被灼烧的刺痛,让他不敢触碰,只能贪恋冰凉潭水带来的丝丝抚慰。
  浑身上下都不太对劲,有什么东西在体内乱窜,从缓慢到急速,再到最后的剧烈,痛的他除了喘息连呻//吟发声都无所做到。
  ‘哗’的一声,故彦站起身,浸湿的墨发垂泄至腿弯,水中滚落,滑入潭中。他趴在那件白袍上,沾染着水珠的羽睫不住抖动,随着呼吸频率的稳定逐渐平静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背景和等级设定会跟一般的修真文有出入,基本是我自创的体系,所以考究党之类的慎入哦(≧?≦)/。
第一,这个小说构思了很久,所以绝对不会变成坑。因为是新人,所以希望大家多多鼓励,有建议可以留言的!
第二,计划是写长篇,第一次写文,无论剧情和文笔,我相信都会慢慢变得成熟,如果符合各位口味,求收藏求包养!
第三,不论大家是否喜欢,我写这篇小说都会按照我最初的设想来写,提纲不会有太大的变动。
 
  ☆、第 2 章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春景韵浓,仙境般美轮美奂。一层薄雾笼罩着山峰,青石板砌成的台阶泛潮。小童跌跌撞撞的奔跑在山道上,脚下几次打滑险些摔倒,只眼底泛着的惊奇与期待,让人忍俊不禁。
  “师祖,师祖,比试已经开始了,掌门也到了,就差请您去坐镇了。”
  那小童满脸涨得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跪在殿外的台阶下,朝着上面大声喊,心中忐忑不已,生怕冒犯了老祖之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