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作者:正是日生时(下)

字体:[ ]

 
    第51章 太监
    
    景耀在御案前坐了半天,手中打开的孤本却连一页都没有翻过,约莫过去了一刻钟,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不耐烦,“那个小太监呢?”
    “刚才小德子去看了,说是在耳房收拾着呢。”
    “住什么耳房?让他拿着行李来前室。”景耀随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隔间,“就安排在那儿吧,也好伺候朕。”
    景耀指的小隔间与他的龙床不过几丈远,大太监顺着景耀的手指看了一眼,便飞快地低下了头,语气中看不出一点儿起伏,“是,奴才这就去办。”
    大太监颇为识趣,领着许锦逸进了正殿门后就没再现身。
    景耀从小被外祖父的旧部教导武功,他知道真正对他好的人只有外祖父那边的人,因此学习的非常认真,再加上自身也有天赋,如今也小有所成,五感比常人要敏锐百倍。
    尽管许锦逸的动作非常轻,景耀仍能清楚地听见小隔间里布料滑过的沙沙声,双手拂过床单的索索声,抽屉拉开又关上的吱扭声……
    简直是,简直是让他心烦气躁!
    景耀随手把从打开后就一页没看的孤本扔到一旁,抬步走进了小隔间。
    即使这里只是个小隔间,因为在乾清宫,而且紧挨着皇帝的龙床,所以条件十分不错,桌椅做工精良,靠在墙边的一张床也十分宽大。
    小太监就在这张宽大的床上,背对着他,单膝跪在床头,手里不知正做着些什么,身体微微向前倾着,撅起一个在宽大的太监服下也颇为浑圆的小屁股。
    看见那那浑圆的小屁股,景耀眼中的火星突然爆炸,一簇火苗剧烈燃烧起来。他无意识地舔了舔唇,直勾勾的目光顺着小屁股一路向上,纤细腰部和浑圆屁股交界处的强弱对比性感的无与伦比,腰部陷落的曲线也完美的无懈可击,接着往上,小太监的脊背很窄,两个精致而圆润的肩膀的距离几乎敌不过他的大掌,莹白细长的如同飞鸿般的脆弱脖颈,还有两粒小巧的耳朵……
    身后灼热的目光十分熟悉,许锦逸知道那是自己的爱人,也不着急,直到将手上的衣物收拾完了,他才回头望去。
    那双幽幽的墨眸燃烧着的火苗吓了他一跳。
    景耀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立在床边,俯视着床上的小太监。
    “皇上——”话还没说完,下巴就被眼前的皇帝用两根温热的手指抬了起来,他睁大眼睛,和这位九五之尊四目相视。
    景耀也不说话,毫无预兆地低下了头,在那两只圆滚滚的黑琉璃上舔了舔。
    景耀是元后所出,还是先帝的大皇子,哪哪儿都碍着先帝和继后的眼。但自元后死后,后宫中除了一只手数的过来的几个元后的老人,几乎完完全全是先帝和继后的天下。
    他才刚知事,就懂的韬光养晦遮锋掩芒,否则一旦在三皇子面前出半点儿风头,接下来的数天连饭菜都不能吃饱。
    这份压抑整整持续了二十年,直到先帝驾崩,景耀成功的夺得了地位,他才终于扬眉吐气起来。因为那二十年的憋屈,登上帝位大权在握的景耀从不会委屈自己,想做什么立刻就做,想要什么马上抓过来!
    刚刚在慈宁宫,他就像舔舔这两颗琉璃珠子了。现在人就在自己面前,那还用等什么?
    口感怎么就这么好呢!
    景耀舔的上了瘾,薄唇顺着温热的眼皮一路向下,到了鼻子尖儿,舔一舔,到了唇珠,舔一舔……
    “皇上!”
    刚露出来的珍珠似的小牙,舔一舔。
    “你——”
    “别动!”景耀两只铁臂稍稍用力,身下乱动的白白嫩嫩的小太监就被箍在了他怀里。
    景耀终于能专心下来,他含着两片软软滑滑的唇,不知足。又将舌头探进了小太监的口中,顺着小太监的贝齿舔了一圈,还不知足。舌头上探,触到小太监的上颌,引得小太监的睫毛眨的欢快,他仍旧不知足。直到与小太监的舌头交缠成一团,与它共舞,景耀仿佛终于找到了目的地似的,及其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又乱又滑!又香又甜!又麻又酥!
    景耀着了迷,直到身下的小太监脸颊通红,憋得喘不上起来,他才放过了这个不中用的小笨蛋。
    这人是他的爱人,但在这个世界却是两人的初次见面,他直接凑上来吻,许锦逸倒是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揪了揪眼中带着三分怒气的小太监的脸颊,“朕要写字,来给朕磨墨。”
    倒是很会使唤人!许锦逸微不可见地哼了一声,跟在景耀身后。走到御案前,他向研中点了少许水,左手牵着袖摆,右手拾起一块雕着精美龙纹的墨块,轻而慢地,在砚上垂直地打圈儿。
    连磨墨的姿势都如此动人,景耀深深看了许锦逸一眼,待墨迹已是浓淡相宜,便拿着湖笔在其上轻轻蘸了蘸,数行狂野的草书一挥而就。
    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流珠点点,发乱绿葱葱。
    许锦逸瞥着余光看了一眼,暗自嗤笑了一声,老色鬼!
    景耀将纸张轻轻抖动,待墨迹已干,随手将这张纸扔到了许锦逸的怀里,“赏你了。”
    许锦逸将这张纸摊开,横竖折了两折,脸上既不显开心也不显生气,倒是让景耀摸不准他的想法。
    景耀不想否认,刚才写这幅字,也是有几分试探的意思。
    凡是和慈宁宫搭上边儿的人景耀都觉得膈应,譬如深受那老太婆宠爱的姓李的太监,看见他景耀就恨不得打断他的狗腿,毒哑他的狗嘴。
    但今日在慈宁宫见着的这个小太监,真是让他从心底里欢喜出来,这种生命中仿佛猛然现出一个温暖的皎月般的突如其来的明亮景耀从未有过,他也不想放过,直接让人搬来了乾清宫。
    刚才那个吻,完全是意外动作。
    谁让这个小太监如此诱人?从乌黑的头发丝儿到纤弱的脚底板,统统勾着他,让他情不自禁的欺身而上。
    脸蛋也香,嫩唇也软,舌头又滑,让他不知不觉就吻了这么久!
    太子如今都快十五了,景耀不能否认他曾和女人缠绵过。但除了完成任务般初一十五在正妻那儿待上两天,剩下的日子他鲜少和女人度过,自皇后去世后,那两天也不用去了。
    最近几年,他更是清心寡欲,一看到女人就厌烦得很,竟从未踏入过后宫半步,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而前几年数的过来的几次敦伦,他一次也没有吻过那些女人。一是那些女人为了不在御前失仪,即使在晚上也涂着或浓或淡的口脂,让他看了生厌。二则便是即使那些女人擦掉口脂,唇形亦是十分好看,他却没有与那些女人接吻的意识。
    但贴上这小太监双唇的那一刻,他忽然就懂了,仿佛醍醐灌顶,又仿佛是开了灵智,怎么舔,怎么勾,怎么嘬,无师自通,天赋异禀。
    而且乐此不疲!如果不是顾念着小太监喘不上来气,他还会吻得更久!
    原先本以为是自己是*欲寡淡,但直到此刻,压抑了十几年的渴望遇见小太监的这一瞬间突然爆发出来,本来让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小太监面前溃不成军,景耀终于明白了。
    他不是清心寡欲,他是没遇见让他*欲大涨的人。
    显而易见,这个小太监就是能让他*欲大涨的人。
    新接触一件事物,总是会好奇的,景耀也是如此。他好奇接吻的美妙感觉,他怀念与小太监唇齿相贴的滋味儿,他渴望再一次将小太监吻到窒息。
    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能做的再多一些,不仅仅是只亲个吻……
    这种带着渴望的、带着感觉,带着好奇,又有似乎带着几分羞涩的感觉让高贵如九五之尊的景耀在小太监面前自退三分。
    断袖分桃,龙阳之好,景耀熟读历史,怎么不知道自己现如今的迥异?或许他天生就喜欢男人?
    但这有什么?他如今是大梁的皇帝,是大梁唯一的主宰,手中明里暗里的势力更是极其庞大,他喜欢男人没人敢说一句不是。
    景耀不关心天下万民怎么想,也不关心文武百官怎么看,但面对着眼前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太监,他却迟疑了。
    下意识地,他没有将这个小太监当成可以颐指气使的奴才来看待,更没有将他看做是可以随时亵玩的毫无尊严的娈宠。
    也许是因为这个小太监是唯一一个让他从心底里产生欢愉之情的人,也许是因为这个小太监是唯一一个让他产生亲吻甚至敦伦的渴望的人,也许只是因为小太监那双黑亮亮的如同琉璃一般的眸子。
    所以他写了这样一幅字,将自己对小太监的欲望赤裸裸地呈在他面前。
    他看了是喜?还是怒?
    但小太监无悲无喜,面色平静的让景耀看不透。
    眼见小太监叠了字想塞入袖中,景耀请了清嗓子,急急忙忙开了口,“这幅字,你怎么看?”
    许锦逸辑首行礼“皇上的字龙飞凤舞,精妙绝伦。”
    “朕问的是这两句诗!”
    许锦逸又是一本正经地行了礼,“这两句诗出自元稹的《会真诗三十韵》,虚写张生,实则暗指元稹与崔莺莺之恋情。元稹于崔莺莺是一生挚爱,然崔莺莺于元稹却是一场艳遇。”
    默了默,许锦逸余光瞥了景耀一眼,缓缓勾唇而笑,笑中讽刺意味十足,“这首诗,是元稹用来于友人间炫耀的趣事,却毁了崔莺莺的名节。元稹此人,负心薄幸!”
    
    第52章 太监
    
    看到小太监眼中浓浓的鄙视意味,景耀懊悔不跌。他恨不得立即将小太监手中的纸张抢过来烧成灰!
    方才小太监被他吻得脸颊通红,眸中水波潋滟,他只觉得姿态甚美,脑光一闪便想起这首诗来,但谁又曾想到这首诗背后的故事!
    景耀忙不迭解释,“朕写这两句诗时没想到这么多。”
    “那皇上想到了什么?”
    小太监扬着小下巴,瞪着他这个九五至尊,胆大妄为到御前大不敬的程度。景耀却丝毫不觉被下了威风,相反他心中喜不自胜,面上不由自主地带了三分邪笑,脑子一热便将心中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朕想的是你被朕吻着时的妖冶姿态!”
    许锦逸睨了他几眼,眼里微不可见得带了点儿得意,当谁不知道呢,这老色鬼!
    景耀见小太监脸上没有半分怒意,甚至似嗔怒一般瞪了他两眼,心中越发安定,不由得蹬鼻子上脸起来,抬起小太监的下巴又是一个深深的吻。
    羞耻的吮吸声啧啧作响,直到两人的气息都粗重起来景耀才终于餍足地离开了小太监口感颇佳的唇,“以后好好陪在朕身边,朕宠你!”
    许锦逸完全不想搭理这个老色鬼。
    “过来,陪朕练字。”景耀冲着许锦逸招了招手,等许锦逸近前两步,便一把将他抱到自己的腿上,搂着他的腰翻起了几个重臣刚递上来的奏折。
    这腰也太细了,不过很是柔韧。景耀一目十行浏览着奏折,手却不轻不重地在许锦逸的腰上捏着,越捏越觉得掌下肌肤的手感好的出奇。小太监的腰上带了几块稍硬的肌肉,抚一抚便能摸出其优美的形状,不过肌肉并不虬结,很有韧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