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何太息+番外 作者:夜笙p

字体:[ ]

 
文案:
     因撞破机密,钟离然的人生轨迹彻底偏离;阴差阳错,时光漩涡将之卷至封建王朝。
 
小心翼翼的将心包裹起来,揣在怀里,熬过命运的风暴,闯过人生的刀山火海,在暂避风雨的岩洞里,用几近麻木的双手掏出来看,却发现自己竭尽全力要保护的东西仍旧逃不脱千疮百孔的宿命...
 
亡国之君,杀人凶手...“我究竟算什么?...罢了...”他猛然仰首,饮尽玉杯中琼浆玉露,愿星辰指引回家的路。
 
五度春秋,心焚岂止千百度?待本心中的迷雾消散,悔恨思念缠绕成生命的全部,公西珏凝望着一池秋水,惊觉自己与他早已错过...“错过,便再无机会了吧?...”
 
......
 
“然,你心中,究竟对我有无一丝一毫的感觉?”
 
“待你醒来,才能知晓我的答案。”
 
1V1 副CP出没 结局HE 狗血 虐
 
内容标签:生子 穿越时空 重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离然,公西珏 ┃ 配角:常朔,公西琰,公西玹,吴云峰 ┃ 其它:生子,穿越,重生,虐恋情深,宫廷侯爵
 
==================
 
  ☆、楔子
 
  楔子
  公元31世纪,人类社会高度统一,共合体统治着各大陆。外星文明入侵过后,昙花一现的Ming主制被证实无法使人类达到高度统一以抵御强敌入侵,社会重建过程中ZhongYang集权制逐步建立,并达到空前的集权强度,为巩固统治,各种监督刑罚机制一并建立。同时,科技发展更上一层楼,相应基因工程①顺利开展,保证了在入侵过后因外星病毒肆虐导致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情况下,人类种群的正常繁衍。随着转基因的商业化,有需求便有利益,一系列DiXia商业链条亦纵横交错。
作者有话要说:  开更啦!求支持,谢谢!
 
  ☆、第一卷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一章
 
  第一卷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一章
  23岁的钟离然是同事眼中公认的人才,年纪轻轻便有所成就,被选入ZY科研机构植入芯片研究小组并担任副组长。他闲暇时喜欢看看史书,听听古典,遐想千年前的生活,向往着那个时代相对的MingZhu自由与人/权至上。
  最近一段时间闲来无事,他便喜欢与他的顶头上司兼知交好友常朔讨论讨论研究进程,分享一下历史趣事,然而近一周时间连其影子都找不着,钟离然心中疑惑,尝试以各种渠道联系常朔,结果他竟如人间蒸发,了无音讯。
  这日,钟离然再也坐不住,来到常朔办公室。常朔的工作证已不在一直所在的抽屉里。难道常朔辞职了?也不跟自己说一声。他用自己的工作证登陆系统,输入一串长长的常朔的证号,却查无此人。钟离然校对了输入的证号,与自己当时无聊背记的号码毫无出入,确认后仍旧查无此人。钟离然心中疑惑迭起,就算辞职,系统也会有记录。他讪讪关闭系统,环视房间。最终,视线仍旧定格于超大复合材料的显示屏上,他凑近屏幕,仔细观察。一周多的时间里,屏幕上落了一层薄灰,其上右下角一个不知用什么液体画的箭头,沾上的灰尘略少于别处,若隐若现,正指向桌上的一沓草稿。钟离然突然想起从前常朔也做过类似的跟他玩什么找线索之类的游戏,于是他翻动那沓纸,只见其上净是常朔的涂鸦。常朔究竟想告诉自己什么呢?一时间钟离然也无法理清头绪,干脆带回这些纸一探究竟。他恢复办公室原样确认无误后便揣着纸离开了,走廊上的监/控无法拍下室内情况,不过这一切又怎逃得过隐秘监/控呢?
  下班后钟离然回到公寓,才拿出那沓纸仔细研究。看了几遍其上乱七八糟的涂鸦,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思路一转,开始研究起信息载体——纸本身来。钟离然发现,有几张似乎比其他略厚一些,透光也看不出个一二三,于是动手尝试从中间剥离纸张。原本会无法完整分层的纸张却完整被剥离为两部分,但中间啥也没有,一片空白。钟离然心道:常朔,你这是耍我呢?怀着再试试的心态,钟离然又动手剥离了几张稍厚的纸,终于,一封常朔手书出现在他眼前。
  “钟离然,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很有可能已身陷囹圄。我发现我们所研制的植入芯片不仅有原有功能,投产后还要被秘密加上上传并分析中枢神经系统信号的另一部分,负责/人与上面是一丘之貉,部门卡权限足够,口令如下,想办法复制下来通过聚民/会公之于众,保重。  ——常朔”
  钟离然心下大骇,定睛一看,书信又确实是常朔笔记,附带一串口令数字。这会不会是一个圈套呢?他心中愈发混乱,然常朔这么长时间杳无音讯,不会有假。若信中真是常朔所言,那今后何谈自由,思想监视,连思想自由也不复存在!想到这里,钟离然决心赌一把。先如信上所言,复制关键信息......又该如何联系聚民/会而不被发现呢……钟离然思索起来。聚民/会主张自由民/主,其后有庞大财团和相当一部分民/众支持,连共/合/体也忌惮其三分,但愿这些问题在如常朔所言之后能够迎刃而解。
  
 
  ☆、第二章
 
  第二章
  事不宜迟。过了几日,钟离然以关键技/术数据核查过程存在问题为由申请到了部/门卡,以便深入了解核/心技术,寻找错因。他心知浏览过程可能被监/视,便打发了组员进行下一步研究准备。就算浏览复制了那个信息,上面也应该过一段时间才能做出反应吧,这应该足够我开溜了,也许还够与聚民/会取得联系。
  想到这里,钟离然也用部/门卡登陆了系统。查了几个技术信息后,钟离然如常朔所言,顺利打开了那个信息。他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没多想。信息开始复制。一个念头闪入他的脑海,既然常朔通过部/门卡知晓该信息,也因此不知所踪,上/面早该警觉。糟糕!钟离然恍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既然涉及重大机/密,又怎会让人轻易知晓?只怕只是利用我清除常朔所留线索吧…关心则乱…
  屏幕突然熄灭,房门被打开,一队人迅速涌入。紧接着是一阵皮鞋撞击地面产生的哒哒声,一声声沉稳有力,撞击着钟离然的耳膜。他转过身来,迎面走来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道:“钟离先生,你这样一个得来不易的人才,怎会步常朔的后尘呢?哎,可惜啊。”说着,钟离然感到后面有人迅速接近,有东西刺入臂膀,紧接着是一阵天旋地转,迷糊中西装男走近,捏住钟离然的下巴,抬起他的头,目光在他脸上扫过,“既然是孤儿,就与常朔一样处理吧…”钟离然一阵昏沉,便再无知觉。
  在之后不知多长一段时间里,钟离然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手术灯,晃来晃去的医务人员,似乎感到幽微的冰凉与疼痛,还听到渺远而模糊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如此不真实。钟离然问自己,我还活着吗?也许吧……
  周围的事物在如灰尘般漂浮在虚无中许久之后,终于开始沉淀下来,开始变得真实。“120万!150万!两百万!两百万一次,两百万两次…我出三百万!!哇,到三百万了……”钟离然觉得好吵,努力睁开重如灌铅的眼皮想一看究竟。
  白色镁光灯十分刺眼,钟离然眼前黑了一下,又渐渐明亮起来。他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全身上下不着一缕,双腿大大分开,分绑于座椅两侧,私/?/处就这样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钟离然浑身鸡皮疙瘩顿起,想挣扎,却被绑得结结实实,自己又绵软无力;欲呼救,嘴里还塞了口/塞,动弹不得。有人抓其他的头发将脸对向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屏幕上同时显现出他惊恐万分的面庞,下面有人吹起口哨。“六百万!八百万!哇!”有人惊呼。“八百万一次,八百万两次,八百万成交!”台下一片嘈杂……不一会有人灌下什么药物,钟离然再次昏过去。
  钟离然就这样从科/研人员成为了地下商品,从康庄大道跌落万丈深渊。
  
 
  ☆、第二章 part2
 
  钟离然再一次挣脱了沉重的黑暗,却挣不脱药/物所致的绵软乏力及无端燥/热。“你醒了?”循声望去,一个围着浴巾的中年男子正走过来,一看便知脑满肠肥。钟离然浑身赤//裸躺在床上,想起身逃跑却无法动弹。“我是你的[买]主,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会好好待你。”说着便欺身上来。“别碰我!”钟离然吼道,岂知自己的声音是这般绵软,有气无力,无异于绵羊叫唤。男人听了反而乐了,扳开钟离然双//腿,捉住他的/[中]/心玩弄起来。“你自己瞧瞧这美景,精致粉嫩,真让人直流口水,毕竟物有所值嘛。”钟离然突然觉得大脑被一阵/酥[麻燥]热侵袭,所剩无几的清醒在一波波热/浪冲击下迅速销/蚀,不由呼吸//粗/重起来,中/心/也颤颤巍巍站立,愈发膨/胀。“呵,这么快就有反应了,果真是尤///物啊,来,让你舒坦舒/坦!”男人抓起一瓶/润/[滑/剂,向他的后///穴探去。“不…”钟离然企图抓住男人的手,却反被束缚,陷入更加被动的境地。钟离然感到后///穴一凉,紧接着是异物的探/入和难受的臌/胀/感。男人的手指开始在钟离然的/体、/内轻拢慢捻抹复挑,探索从未被开拓的秘/境。“不,停下!”钟离然试图挣脱男人的禁//锢,却越挣越紧。后///穴一空,男人褪/下浴巾,紧接着钟离然感到有个炽热的东/西顶着自己。他几欲抓狂,还没来得及爆发,男人便一个挺//身进入/了他。“不!不要!!停下来,求/你停/下来!!!”尖锐的刺/痛感灼烧着神经,激得钟离然向后/一/挺,如一条濒死/的鱼。“人要礼尚往来,你爽了,也得顾及我。”
  男人开始前后/[律]动,一下/一下,像是要顶[穿]他的五脏六腑。“不!…/啊…好/[疼]!停下来…”如利刃的疼痛搅得钟离然生出即将被从中间/撕[裂]/的错觉。疼痛的/呻/[吟]/逸出双唇,泪水不受控制的从钟离然眼中溢出,在枕头上洇湿了一片。男人闻若未闻,持续着在他体内反复的大/力进/[出],刺/到底,[拉]到头。如暴雨般的/噬[咬]砸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留下青紫的印/痕/。钟离然感到阵阵恶心,疼痛不减反增,拽着床单的手指节发白,依旧无法缓解这锥心的痛楚,只能哭喊着承受暴风雨的猛烈冲刷,直到意识渐渐模糊。星辰不再月亦隐,噗嗤的[水]/声和剧烈/[摩]/擦声,来不及传出房间,便消失在巨型城市喧嚣的夜里。
  
 
  ☆、第三章
 
  第三章
  日光依然日复一日的照在钟离然身上,钟离然却日复一日的苍白消瘦。浴/后,钟离然看着镜中的自己,没了神采,失了活力,人瘦了,发却已及肩。他转过身来,看着腰际术后拍卖前纹上的那朵妖冶的蔷薇,不禁苦笑一声。自己身为男儿,如今却可十月/怀/胎,那可笑的基因工程,原以为离自己很遥远,谁知造化弄人,到如今这般田地。钟离然不复钟离然,梦想不复梦想!自己居然要给那个杂//碎生/孩子,钟离然看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叹息自己这被调//教得敏感的身躯,和寄生腹中的胚/胎。男人似乎还不知道这杂//种的存在呢!男人买下他,不就是为传宗接代么?
  钟离然恍惚间想起,中年男人似乎有些时日没碰自己了,八成是自己这要/死/不活的模样扰了他的兴致吧?还是说他二度爆发钱财陡增俘获了珍稀物种女人的芳心?钟离然觉得这世界真可笑。常朔呢?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男人的声讯传到房子里,命令钟离然收拾房子,等人来接。钟离然翻了个白眼,置之不理。大不了被他打死,也算痛快,求之不得!
  终于,有人将他接到了一幢更大的别墅里,见他身后空无一物,男人登时火冒三丈,“东西呢?”“没动。”“啪!”男人扬手便给了钟离然一个耳光。一个女人闻声从楼上下来,当真是纤纤作细步,触地无声,无比娇柔。“娇,不是叫你好好休息吗?怎么下来了?”男人温柔无比,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搂过女人亲昵起来,弄得钟离然一阵反胃。“这是谁呀?”女人指着钟离然问。“以后他就是咱们的/仆/人,听凭娇的使唤。”“真的吗?”女人笑的花枝乱颤。“那就去给我倒杯水吧!”女人完全不用适应,便指挥起钟离然来,似熟练无比。钟离然只将她的话当成了耳旁风,看也不看她,径直从其身旁走过。“你!”女人霎时吹胡子瞪眼,只差跳起来了。男人怎能忍受自己的美娇娘受到一个商品如此对待,一把扯过钟离然,吼道:“你这贱//货,听不懂主人的话吗?”钟离然冷笑一声。这声冷笑彻底激怒了男人,左右开弓,手脚并用,开始/殴/打钟离然。谁知钟离然竟一声不吭,男人啐道:“杂///种/!”话音未落,男人狠/命踹向他的肚腹。“啊!!!呃…”一声惨/叫打碎了别墅及其周围的安静,女人闻之差点花容失色。中年男脸上露出得色,又向钟离然啐了一口,转身欲安慰女人。却见女人脸色更加苍白,指着倒下的钟离然,结结巴巴。“他…他他…”“他怎么了?”男人稍有不耐,回身看向钟离然,谁知男人也变了脸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