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炮灰的生存之路+番外 作者:灯辛细盏

字体:[ ]

 
文案 
你会真的指望一个一路被欺骗,被陷害,被离弃,被侮辱的人出淤泥而不染?事实上是你想太多~且看炮灰如何躲过迫害,走上人生赢家的康庄大道~
1、两攻相逢必有一受!
2、1v1
3、假白莲花,真腹黑帝
(笨作者仔细思考了一下,确实换个名字更合适~如果亲爱的们见到收藏列表里的黑心莲消失了,莫名其妙的多出个炮灰,一定表紧张(笑哭)它们是一本书~么么哒=3=)
(补充:有什么问题,意见或者建议,可以留评论给我,或者微博私信我^_^笔名就是微博名,么么哒)
{再补充:笨作者今天写下本书的大纲时,突然发现了一味药材很适合做笔名,又不犯二又好记,一点都不是现在这个装作很正直的样子咩哈哈哈~~~
灯辛细盏(没有错,因为灯盏细辛有人叫了,所以笨作者改成了灯辛细盏。话说这和中药就没有关联了不是?不管那么多了【白眼】),怎么样?(不好也不许说!)
笨作者表示笔名要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改掉,改为灯辛细盏!大家可以叫我灯辛er,2333~~~
而且微博名也改掉了,变成了灯辛细盏,欢迎围观~~~(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好看的)(请忽略一个起名废没有逻辑的名字)
么么哒=3=}
内容标签:系统 快穿 强强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子循 ┃ 配角:辣么多 ┃ 其它:快穿,白莲花,腹黑
 
第1章 零
  “这会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创举!这会是你我共享的荣誉!亲爱的乔森,只有你才能完成这最重要的一步,你是我实验的关键!”
沈子循闭着眼睛感受着血液不断从腹部流出,耳边不停回响着这句话——他血缘上的父亲亲口对他说的话。
魂魄慢慢离体,浮在半空静静的看着地上他的“尸体”,和那个刚刚杀了他的凶手——他在这个世界的弟弟。听着他说的自己多么苦衷的话,沈子循缓缓地闭上眼睛,脸上再多的不甘也无法让他回到那个身体去捅死下面那个无耻的人。狠狠握紧拳头,被掌心的冰凉触感惊醒过来,看着嵌在手掌心的冰蓝色“显示器”慢慢勾起了嘴角。
灵魂再次回到了异度空间,只不过同以往每次都一片无边黑暗的异度空间不同,这次沈子循所在的周围被冰蓝色所笼罩,试探的向四周走了几步,果然冰蓝□□域随着他移动。
沈子循看着掌心的显示器类东西若有所思,在经历了在真实世界中被亲生父亲丢进新开发的系统“征程”中做实验以及在成百上千个实验世界中被欺骗,被陷害,被离弃,被侮辱最后不得好死的事情后,沈子循现在不对任何人或事抱有信心,而掌心的“显示器”则是通过他在不同世界中收集的数据所制成的与系统“征程”相对抗的“反征程”。
沈子循面无表情却眼含笑意,这是完全由他制造出来的,完全握在他掌心的,没有他也不能存在的,或许现在可以给它一个名字,zero——零,一切从零开始。这一次,再也不会有明知道对方是陷害自己却不受控制的将自己致命的弱点和证据亲手交到对方手上的事,再也不会给那些名义上的亲人机会来亲手弄死自己的事,再也不会有看着别人一副柔弱白莲花模样指控自己自己却无法开口一个字都说不了的事!
等到异度空间目所能及之处皆为冰蓝色时,或许就是他能够摆脱“征程”在现实中清醒过来的时候。zero还弱?没关系,有的是时间,总会成长起来。如果能回到现实中当着他所谓父亲的面亲手用zero毁了征程,那一定很精彩。
沈子循跃跃欲试,点开zero,按下了数据传输。
我亲爱的父亲,下个世界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呢?我很期待~
 
 
 
 
 
 
第2章 一·1
 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片古香古色,桌上的香炉飘来一阵阵香气,不浓郁,但很清心明气。
缓步在房间内走完一圈,确认房间中只有自己,沈子循坐到沉香木椅子上,打开zero,翻看这个世界的记录。
看完后沈子循神经质的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直到听见有人叩门:“将军,是否有事吩咐?”
 “无事,下去吧。”
 “是!”
侍卫听见将军的笑声暗暗的想着将军今天心情不错,却不知屋内的沈子循表情完全不似他的笑声那般开朗。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这个世界的“自己”的死亡方式还是叫沈子循止不住的发寒。
在这个世界中沈子循的名字是容让,别看名字中有容有让,实际上这个人是个杀伐果断的将军,手中的人命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尤其这几年,先是推现在的皇帝承泽帝上位,再是邻国来犯,率军镇守边疆,手起刀落的看得人血液逆流。直到去年才把这些外忧内患镇压下来,也叫承泽帝彻底坐稳了皇位,现在明面上来看只有承泽帝的皇叔景王一个麻烦。
 而沈子循的父亲,那个科学狂人给他安排的死法则是因为一次在茶楼中与景王偶然相遇一起喝了杯茶,被早已感觉容让功高盖主的承泽帝手下的探子发现,承泽帝便彻底起了杀心,在扳倒景王之后,设计嫁祸容让谋反,最后宣判容让有不臣之心,砍了头后尸体扔在了乱坟岗。
 “死无葬身之地啊!真是我的好父亲!”本以为的相依为命的人,处处被当作榜样的父亲,亲手毁了沈子循的一切成就,将他送进了这什么见鬼的系统,次次不得好死,这一切早磨光了那所谓的亲情。本来想着回到现实世界中毁掉征程就算了,现在看来连他父亲看重的所谓的科研事业也可以毁掉了,就像是那个被他叫做爸爸的人毁掉他的人生那样容易。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现在该想想这个将军的事。
在沈子循看来容让是愚蠢的,首先他不该认为自己和承泽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便无所顾忌,甚至在承泽帝登基后也没有收敛,即使容让自己认为承泽帝能够和他好的穿同一条裤子,但为帝者心思最为诡谲敏感,恐怕承泽帝只会认为他侍功自傲,甚至真的有心谋反;其次他太过信任身边的人,直到死都不知道最先向承泽帝事无巨细报告他的行踪的人会是他的副将,细致到字字句句;最后是他选了一个对自己来说太过强大的敌人——景王,景衔。
景衔此人三岁吟诗五岁写文,是先帝一母同胞的兄弟,承泽帝的亲叔父。先帝在世时无数次赞景衔“公子景衔,妄言者见之忘言!”意思便是那些自视有才之人到了景衔面前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由此可见一斑。先帝在位十三年时,三国联合来犯,景衔坐镇东南阵线之间,隔空指挥西方战线,三国联军本以为打下这个小国不费吹灰之力,却不成想被景衔指挥的大军逐个击破,最后不得不败兴而归,尤其最后一场的半坡战役,直到现在依然被人们奉为神话。
沈子循其实是想不通的,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死在无脑将军和小气皇帝的联手设计中,虽然死前数次把将军和皇帝逼入死境又手下留情。
但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在沈子循的灵魂被传送过来的时候,正是将军和景衔一起喝完茶,分别之后回府休息。想想现在的状况,沈子循轻嗤,容让这个笨蛋,无脑至极,恐怕他那个“忠心耿耿”的副将早进宫向承泽帝禀报他和景王的说话内容去了。
伸手倒了一杯茶,神态悠闲至极,丝毫看不出有生命被威胁的样子。事实上沈子循也确实不急,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没什么难度,在过去的那些世界中也做过不止一次的将军,若不是身体受制于人他怎会落得那样的下场,毕竟有一个如此优秀的父亲,这个做儿子的也丢脸不到哪里去!呵···
 本来想直接一步到位,把所有后患一次性处理掉,毕竟这具身体经过zero数据调节之后,即使他暗杀了皇帝和景王之后躲起来也没有人能够找到,甚至就算找到了也没有人能够伤到他。但是他却想到了更好的玩法,这是由他父亲设计的一个个世界,如果能够利用人物本身的性格去破坏原本的路线,不仅不会引起他父亲在现实中的注意,在另一个程度上来说也是毁了征程。
看吧,你让我不得好死,我偏要站在云端。作为我的父亲,这次你会为我骄傲么?还是会恼羞成怒呢?不急,我们慢慢来···
 
 
 
 
 
 
 
作者有话要说:
刚刚一边想内容一边码字,突然电脑卡住了,连歌曲都卡没了···吓cry···幸好没有把内容卡没,要不我就自挂东南枝了···
 
 
 
 
 
第3章 一·2
  “将军,是否要用了早膳再去上朝?”
沈子循穿衣的手一顿,“不必,散了朝后我与皇上一道用膳,你且下去吧。”
侍卫欲言又止,但看到沈子循的表情,知道说什么也没有,无奈告退。
沈子循像是没看到他的表情,穿戴好之后便出门,骑马去往皇宫。他自然知道侍卫张良想说什么,无非是不可与皇上如此相处,恐引起戒心之类的话,以前也不是没有对容让说过,只不过这愚蠢将军充耳不闻,反倒责备张良想太多。
在马背上的沈子循似笑非笑,越发感觉这将军蠢到极致了。
景衔在宫门口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穿着麒麟朝服的男子打马而来,脸上表情似嘲似讽,身体挺直,坚不可摧。
 “这真是那天和我一起喝茶的容让?”
明奕听到景衔这话没有做声,他知道王爷不需要回答。果然,景衔继续说下去,“今天的容让可比以前那蠢样子顺眼多了。”轻嗤一声,转身进了宫门。明奕跟上,临走之前深深看了景衔一眼,意味深长。
在早朝上听着一群文官武将禀告着没用的废话,沈子循几乎要无聊的打瞌睡,但任谁都在他严肃倾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走神的意味。
 “边陲小国安分守己,这全要仗着容将军的威名。”
听到这句奉承话,沈子循转头望去,搜索了一下原主记忆,知道这是后期导致容让悲剧的关键角色,兵部尚书林斌。林斌明面上仰慕容让,事事找容让商量,事实上嫉妒容让的功劳,一次次和容让相处的过程中摸清了容让的作息规律,不仅数次在皇上面前诋毁容让,加速了皇上要除掉容让的计划,后来在皇上设计陷害容让的过程中将伪造的与属下谋反的信件塞在了容让的书房暗格中,并将暗格中容让次次实战后未编写完的兵书拿走据为己有,几年后完善好并发流于朝堂,在死后也被称为“兵将之魂。”
真是瞌睡来了枕头,看自己无聊自己送上门来叫我打发时间。沈子循瞟他一眼,目光意味不明,在林斌感觉到之前收回目光。既然主动来招惹我,暂时收些利息倒是不错。
 “启禀皇上,林尚书言过其实,并非只是微臣震慑边陲,也是因皇上威名远播。安国破国之时,安王曾亲口对微臣说过:吾与承允帝斗了十年,却不成想败在了刚继位三年的承泽帝手中,虽说不甘心,倒也不冤。”看着承泽帝明显好转的脸色,沈子循继续说道:“如今我国虽说战乱暂歇,外患暂缓,但却不可懈怠。这几年战乱充分显示了兵力的重要性,兵强则国盛,刚才林尚书的减少新入兵丁人数的建议微臣不敢苟同,我们无需向任何国家示弱,既然已经把他们打的无还手之力了,再做什么都无法减轻国家之间的仇恨,只有把他们打伤打怕甚至打死,让他们彻底息了挑衅之心,才能永保安宁。”
承泽帝点头,心里认同容让的话,面色平常,“容将军有何建议?”
就等你这句话呢!沈子循想了想以前世界中的做将军和皇上的经验,说了许多听起来很有建设性实行起来却困难之极的建议。至于结果?不导致兵丁□□就算大喜,这个害惨了容让的国家,沈子循没有亲手毁了它就不错了。而且这些事情势必要交由林斌处理,虽然由自己来做的话必定能使国家强盛,但他不认为林斌有这个能力。欢喜一场以为接了个好差事,白忙之后无功反过,想想到时候林斌的下场就开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