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袁二少的妖孽人生+番外 作者:月神的野鬼

字体:[ ]

 
文案
 
袁二少重生成一个摆地摊的小贩,渣攻穿越成贱受的痛是那么沉重。
一晚二百五的跳楼价,他被人给睡了。对方年轻有为,邪气凛然,袁二少一时没想开,和他在一起了,嗯,色令智昏,令人不齿。
就在袁二少收收心准备和对方好好过日子,麻烦事开始一堆堆冒出来,真是应了柴可夫斯基说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好在袁二少身心俱疲后大彻大悟,他什么都不要了。
他走之后,任他洪水滔天,地覆天翻。
谭东锦:袁故,我们重新再来一局吧,这一次,我让着你。
我不想赢了,这一局,我们下一辈子吧,哪怕是死局我也认了。
袁故:我活了三辈子,谭东锦,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你的不要脸在于,我亲手送你的你不要,偏喜欢跪着求。
温乔:我是一流的商人,二流的律师,三流的骗子。
 
内容标签:强强 灵魂转换 豪门世家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故,谭东锦 ┃ 配角:袁因 ┃ 其它:
==================
 
  ☆、第1章
 
袁故醒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浑身上下就是一个字,累。袁故抬了抬胳膊,掀开了被子。结果下一刻入眼的情景差点让他跳起来。自己的身上青青紫紫,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子腥味。
    那味道,是个男人都知道是什么,袁故脸色都青了。他麻痹,他袁故被人给睡了?
    袁故脑子里乱糟糟的,他努力回想,就记得他和他爸在书房里吵起来了。对了,他和家里人出柜,被他爸甩了一巴掌,让他滚出袁家。他寒着脸走出了袁家大门,结果在车上又接到他哥袁因的电话。
    他那时候正在高速上飙车。电话一接通,他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袁故,你和爸妈说什么了?你他妈跟我再说一遍!”
    “哥,你别管了。”袁故心里烦躁,捏着方向盘的手指节越来越白。
    袁因在那头气得直哆嗦,“袁故,你给我回来,马上,我要和你谈谈。”
    “哥,我现在回不去,而且这事我也不想谈了。”袁故皱着眉,伸手就要去挂了电话。
    “袁故,你他妈是不是想气死我。”袁因这辈子都是沉稳持重的,第一次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袁故,你今天不回来,以后就别回来了,我就当袁家没你这个人。”
    袁故的手指就那么顿了一下,他瞥了眼手机屏幕,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这是他哥第一次对他说这么重的话,可见袁因那头已经快气疯了。他爸妈这辈子活的体面,怕是从没这么丢过面子。袁家在南京城是出了名的世家,从上世纪换天以来就是大姓,一路从民国辉煌到了今天,虽说袁家早就从政治中心抽身出来,但好歹也是南京城数一数二的家族。
    这下好,袁二少是个同性恋,还扬言这辈子不结婚,说出去多大个笑话。
    袁因还在训着,袁故却听不进去了,他只是觉得荒凉。这时代,南京权贵圈子里玩男人不算是新鲜事,大家年轻的时候玩得再疯,时候到了,还是会回家结婚生子,过那些体面的日子。袁故大学刚毕业,家里就忙着给他相亲,他应付了一阵子,终于忍不住和父母摊了牌。
    这一下子,就跟点了火药桶一样,炸开了。
    袁故的手在挂机键上顿了又顿,终究是没挂。他这辈子没怕过谁,却从小就崇拜他哥袁因,他哥的人生履历几乎就是一本传记。袁故可以从袁家摔门而出,却怎么都挂不了袁因的电话,犹豫了很久,他还是打算回一句,“哥……”
    他刚想说什么,前面不知什么时候窜出来一辆货车。袁故大脑一片空白,猛地转方向盘,时间就跟放慢了一样。他就那么看着那货车离自己越来越近。
    轰。
    再之后,他就没印象了。一睁眼,就在这儿了。袁故想起来什么似得,赶紧摸自己有没有受伤的地方。这么大的车祸,他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再摸了摸,他忽然心脏猛缩,不对啊,这身体怎么那么瘦?他忙站起来找镜子,一看到卫生间墙上的镜子时,袁故就蒙了。
    这脸,这模样,这他妈谁啊?
    镜子里的少年有张极为清秀的脸,下巴尖尖的,眉眼有股说不出的风情。袁故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可这诡异的一幕还是让他差点腿发软。这他妈怎么回事?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把手往□□摸了把。
    靠,这人果然刚被上过。袁故那一瞬间连脏话都骂不利索了。
    这是,附身了?还是自己在做梦?袁故真希望是自己在做梦。
    他跟个游魂一样从床下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穿上,手机钱包揣兜里,接着打开门走出了房间,一出门,他就意识到自己这是在一家酒店。还好巧不巧是他哥的产业。袁故那一瞬间的表情跟被雷劈了一样。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就那么下了电梯往门那儿走。忽然,个前台的小姐小跑了过来,拦下了袁故,“是许先生吗?”
    袁故怪异地看着前台小姐,在对方微笑有礼的注视下,他犹豫着问了一句,“你认识我?”
    “许先生,谭少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他说,希望你能离开这座城市。”前台小姐递给袁故一样东西,袁故觉得应该是张卡。
    谭少?袁故又蒙了一下。许久,他缓缓接过前台手里的卡,“谭少是谁?”
    前台的表情变了一瞬,却极快的恢复了微笑,她也不说话,就那么淡淡看着袁故。袁故明白过来,她这是不会告诉自已任何事的。这些服务业的人,在风月场里都混成人精了,能撇开的事绝对不招惹,能闭嘴的时候绝对不多话。不过,袁故差不多能猜到谭少是谁了,估计就是昨天晚上和自己开房的那位。
    袁故自己一个人出了门。身体还是有些异样,他走了一会儿,就满头是汗地在路边坐下了。看来,昨天晚上,这人在床上的运动很激烈啊。袁故骂了句脏话,从兜里掏出钱包,抽出身份证。
    许成,十七岁。袁故嘴角抽了抽,你他妈未成年就敢和男人上床,挺能的啊。
    就在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袁故拿出来,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字。
    刘姐。
    这是亲戚?电话一接通,袁故还没说话,对面就是一阵咆哮,“许成,你大白天上哪儿去了,这工作你还要不要了,不要就滚,别在老娘面前耍大牌。”
    袁故皱了皱眉。“去哪儿?”
    “你赶紧给我过来,三十分钟内,不然你别干了,滚吧。”
    电话就这么被撂了。袁故看了眼手机,他试了一下屏幕解锁,然后果断放弃了。这情况,真是有点袁故失去了方向。他扫了眼周围的建筑物,基本确定他还在南京。
    要不,先回家?袁故心里有些忐忑。最终,他还是招了辆出租,喊了个地名。
    司机扭头看了眼袁故,“那地方车开不进去,我给你放路口吧。”
    袁故点了点头,一路上他一直在想袁家现在的样子。话说,那么大的车祸,人应该是死了吧。就算不死,那身体里住得也不是正主了啊。另一个袁故?袁故想着想着冷汗就冒出来了。
    一下车,袁故就往家走,结果没走几步就被保安拦了下来。袁故这才想到,自己如今还是许成的壳子。
    他也没和保安扯什么换魂,他完全不想被人扭送派出所或者精神病院。既然进不去,袁故就直接向保安打听了起来。
    “大哥,我和你打听个事呗,那里面是不是有户姓袁的人家,他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保安皱着眉,直直盯着袁故。
    “不瞒你说,哥,我亲戚高速上撞了人,我这不赶过来瞧瞧情况嘛?这人没事吧。”
    保安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许成,“你亲戚这回是惹上大麻烦了,袁二少死了。袁家正在出殡呢。”
    “死了?”袁故脑子像是过电一样,浑身都忍不住轻颤起来,“袁故死了?”
    保安看许成年纪挺轻,脸色苍白看起来尤其的可怜,忍不住说了句,“你趁着袁家人没出来,赶紧走吧。袁家在南京地界是什么地位,惹上袁家的人,真是……”保安叹了口气,“袁家这会儿乱着,等这阵子过去,袁大少缓过来,你亲戚怕是要见血了。”
    他真的死了,袁故死了。袁故脑子几乎不会转了。
    可他没死啊。
    “你让我进去看一眼。”袁故猛地拽住了保安,如果不是这身体还太虚弱,袁故绝对直接打进去。他袁故没死啊。
    保安这下子眼神终于变了,他挥开袁故的手,“别闹了,赶紧回去,这地方是你能进的吗?”
    “让我进去。”袁故站在原地看着保安,那眼神几乎要冻出血来。
    保安下意识摸了摸警棍,他是退伍军人,对人的气息很敏感,这个少年竟然给他隐隐一种压迫感。他看着袁故,半晌终于有些不耐烦了,“你进去干什么?进去找死啊,袁大少看见你能直接弄死你你知道吗?袁家老爷子都进了医院,袁二少还在出殡,现在你一肇事司机家属进去,不就是找死吗?”
    “你说什么?”袁故一把扯住了保安的领子,“我爸……袁家老爷子怎么了?”
    保安猛地把袁故狠狠推了出去,袁故如今的身体也实在是弱不禁风,就这么被甩了出去。保安冷冷看着摔在地上的袁故,“不知道,好像是心脏病,你赶紧走,别逼我动手。”
    心脏病。袁故被这三个字堵得愣是没了反应。印象里,他爸一直是铁血的模样,走路都带风,他居然得了心脏病。
    如果再受刺激,会不会……袁故的脸上终于没了血色。
    许久,他转身离开。一双眼里全是沉默的狠厉。
    袁故在路边拦了辆出租,“xx医院。”
    他得去看看他爸的情况,说什么都得去看看。他这样想着,相扣的手指节有些发白。
    进了医院,袁故看着三十多层的住院部,眸光沉了沉。他爸妈以前身体有些不舒服都是在这家医院治,没人比这里的医生更清楚他爸的身体状况,所以他哥一定把他爸带到了这儿。只是vip病房在顶楼,且安保系统很严密,进出都要刷脸,想混进去很难。
    袁故回忆了一下他爸的主治医生,是个姓叶的教授,人绝对可靠,袁因亲自挑的。袁故按照记忆找到了叶医生的办公室,房间里听着很安静,门虚掩着,袁故看了半晌,转身去厕所的水龙头下给自己身上泼了些水。蔓延开的水渍一大块,袁故抖了抖衣服,朝叶医生的房间走去。
    他敲了敲门,门里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进来。”
    袁故走进去,关上了门。叶和看了眼袁故,觉得有些陌生,皱了皱眉,“你是?”
    “叶大夫,我是实习生,宋大夫让我来给你搭把手。”袁故说着似乎有些窘迫,低头把衣服抹了抹。“刚不小心打湿了外套,叶大夫,我,我没带备用的白大褂,能不能借你的用一下?”
    宋大夫是袁程江的另一个主治医生,也是个老教授,跟袁故以前见过几面,他的办公室在叶医生楼下。这个时间恰好又是查房的点,袁故这么说,叶大夫倒也没怀疑什么。他指了指门后的衣架,“换上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