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才不是非法成精 作者:浪费可耻(上)

字体:[ ]

 
文案:
杜陵:重生成鹦鹉,会说话怪我咯┑( ̄Д ̄)┍
主角鸟长40厘米!!
……所以他整个人都变成一只鸟
——杜陵,
一只身长40cm战斗力≈2000头鹅的葵花凤头鹦鹉
但他可不是普通的鹦鹉
他是一个曾经是做写手不填坑被雷劈得到随身空间种田发家又遇到末世当女干商被人害嗝屁又重生回过去逆袭结果人穿鸟的……鹦
鹉。
然后作为一只内心充满弹幕的流浪鹦鹉,他在寒冷的冬日清晨与面冷心热的便利店男神命运般的相遇了,接下来该发生什么?
当然是撒(死)娇(皮)卖(赖)萌(脸)求·包·养呀!
#做人是个老透明,做鸟却成大V网红还能好么#
主受,面瘫心暖忠犬攻x嘴贱心大洒脱鹦鹉受,慢热,萌萌哒甜宠升级流(大概
信我鹦鹉和忠犬一样也能是形容词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随身空间末世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陵,萧离┃配角:王老虎,虎斑,雅公公,二哈等┃其它:保护小动物人人有责
 
【作品简评】
惊!城市动物纷纷成精?吓!魑魅魍魉末世侵入!人类杜离,身怀空间,死于末世,谁知醒来后,竟重生成一只战斗力2000鹅的鹦鹉?可这居然不是末世复仇文!建国后成立的妖管局,不但制作走进科学忽悠人类,还派发如家般温暖的妖精指南;而新上任的天帝陛下,却在便利店打工卖便当……新世界大门就此缓缓打开,且看鸟爷与天帝大大携手,科学破解末世背后的秘密——作者以跳脱幽默的笔触,以末世流题材为起笔,别出心裁,用其独有的脑洞大开的文字,为读者呈现了一个光怪陆离,而又秩序井然的现代妖界。于寻常设定中埋不寻常之梗,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文笔严谨多思,引人入胜。冷静自持攻X吐槽狂魔受,性格互补,默契天成,令人会心一笑,苏人一脸。#今天的狗粮,也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第1章 这重生和说好的不一样
    
    “呼……”杜陵跑不动,也不想继续跑了。
    反正以他这半个残疾人的速度,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跑出核弹摧毁范围的,既然注定要给那株五级吸血藤做陪葬品,他干嘛还要继续浪费体力呢。
    不如享受一下人生最后的时光。
    可惜了没有个太阳公公月亮婆婆什么的给小爷践行,他抬头看着滚滚乌云覆盖的天,又觉得电闪雷鸣一场暴雨做送别也算不错。
    老天爷都要为他的冤死掉泪,也算是亲儿子待遇。
    杜陵苦中作乐的裂了咧嘴,停下脚步靠着一面断墙滑坐到地面上,喘着粗气从怀里摸出颗饱满的水蜜桃,啊呜一口咬下。
    滋溜儿甜!爽!
    好久没这么光明正大的掏好东西出来吃了,死前怎么也要享受一把。
    嘿嘿、那帮孙子以为搞死了自己就能截取那条所谓的‘供货渠道’,代替自己成为在B市基地有一席之地的黑市商人了么?做TNND的春秋大梦去吧!
    小爷这是自带的桃园空间,你们不服不行~
    而那些尽想着从他手里抠好处,却没兑现保护他人身安全许诺的白眼狼们也是,以后可别想再有好吃好喝的待遇,想吃个新鲜果子什么的,尽管和那些变异果树军团打得血流成河去吧。
    杜陵一边饱含恶意的想着,一边以末世中极端奢侈的态度浪费着食物,水灵灵的桃子啃几口就丢开换一颗,香喷喷的卤鸡腿只吃外边最香的一层皮,反正他的生命都快走到尽头,被信任的好兄弟和脑残死对头联手坑到这个境地了,还把这些存货留着过年给人类做贡献吗?
    ……说得好像他被炸得粉身碎骨之后,早已融入胸口的空间玉佩就能幸存一样。
    说起来可笑,杜陵千算万算也没料到自己会死于对手的脑洞不够大——
    想想以前看过的那些随身空间金手指混末世小说,主角都是千方百计隐瞒自己的秘密,但是越捂越可疑终归被戳穿,至于露陷后朋友/亲戚/爱人是帮着保护还是阴谋夺取就要看触发什么支线。
    而三年前得到这个小小的灵泉桃园的时候,杜陵也是被害妄想般想过不少办法掩饰异常。那时末日还没来临,他就像常见的随身空间种田流主角一样,靠着在网上卖超好吃的水蜜桃小小发家,还努力经营出一条似模似样的供货渠道,上下打点的特别详细,让身边有点交情的人都信以为真。
    做着X宝红卖家,杜陵真以为会就此走上种田流人生巅峰,虽然空间拒绝包括主人在内所有动物进入,怎么折腾都只有百亩桃林不得升级,那一眼小小的泉水也没什么枯木逢春的奇效最多能美白抗疲劳,但已经有车有房有点闲钱,正准备搞个罐头生产线丰富下贩卖品种的他也是过得很满足的。
    可谁知道老天爷一点都不乐意按部就班发展,好日子才过了两年,突然间就天地失色异变横生,原本被人类用高科技压迫的服服帖帖的动植物纷纷变异,开始造反了呢?
    杜陵摸着自己那条中了冷枪的伤腿,灰扑扑的脸上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开始回忆一切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他还记得那个风云变色的日子——昼夜的区别突然消失,侵满鲜血般不祥的赤云遮蔽了天空,能够轻易摧毁建筑的飓风平地而起,将生活秩序搅得一塌糊涂,接着是电闪雷鸣漆黑的雨水砸向大地……
    这恐怖的奇异天象在全球范围内不分地域的爆发,无数人喊着世界末日来了,却并没往心里去,都在等所谓的官方科学解释。
    他们却不知道,这一回末日是真的降临。
    那腐蚀性强烈的黑雨是一种致命的污染源,在人类以为自己终于熬过气象灾难能重建家园的时候,先是有发疯的红眼睛老鼠成群结队的咬人,很快就发展成路边随便一棵垂柳都能把人卷起来吸干血的程度。无处不在的动植物变异凶残无比,而人们惊恐的发现它们是靠吃人升级,自己居然沦落为食物链底层!
    面对这些食人怪物普通枪支棍棒很难起到保护作用,飓风破坏过的讯号缆线和持续的磁场干扰更是雪上加霜,让不同地方的人无法联系彼此,政府的命令无法及时传达更不要说也许从未存在过的救援,于是人们努力维持的旧社会秩序很快消亡,以异能者为主导的新势力体系开始逐渐形成。
    怪物们靠吃人升级,异能者就靠吃怪物晶核打怪升级,然后搜搜物资、建建基地,这基本上是一个被网络写手们‘预见’烂了的生物变异型末世。
    作为一个空间的拥有者,自认很有主角命的杜陵又特别俗套的觉醒了异能,可惜只是堪称炮灰之最的力量异能。于是他干脆放弃了大杀四方雄霸天下的打打杀杀路线,利用空间能储存物资的特性搞起了经营类模式。
    当年半真半假编造出的渠道依然有效,他成功的让所有人都相信自己只是个有门路的生意人,而不是个身怀异宝的香饽饽。
    可惜有点太成功了。
    以至于那些有着过命交情的‘好’兄弟背叛起来毫不犹豫,真信了他竞争对手的话,以为他手里攥着发财路子不给人分享呢。
    嫉妒是种可怕的感情,而他也是太信那些末世前的所谓“哥们儿情谊”,在和平年代法治社会老实憨厚诚实守信的“好人”
    ,到了这个混乱不堪的末日可不见得还能保持初心。也许真是安逸太过,杜陵对人的观感没能与时俱进跟上时代潮流,所以才会被蹿腾着参加这次扫尾工作——亏得他在偷偷收取贵重物资的时候,还特意替自己某个正谈恋爱的白眼狼哥们找了套首饰。
    没想到人家不稀罕金银珠宝,想得是自己出任CEO才好迎娶白富美。
    真可惜啊,被你们放弃的小爷我,就是那个活生生的发财路子本身。
    如果之前不玩花样干脆让人知道自己是空间异能者,说不定反而可以幸存更久,至少不会被丢在这个鬼区里等死吧?
    但是那样一辈子活在谎言和控制之下,似乎也没什么意思……杜陵苦笑着摇摇头,他并不是一个特别怕死的人,比起苟且偷生,他更乐意遐想一下那帮小人昧着良心坑死自己以后,却发现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必然上演的精彩撕逼。
    肯定有一波一波想要抢好处的人要替本大爷报仇呢~
    回忆到这里看看表,发现差不多快到预定的引爆时间,他便不再去想那些嘴脸丑恶的同胞,转而从怀里摸出一把勃朗宁。
    其实在这个变异植物压根不怕子弹,变异动物升级飞快外皮铜墙铁壁的末世里,手枪什么的并派不上太大用场,他还留着这把枪一匣子子弹,就是防备着人起坏心的。
    只是没想到居然真有人蠢到好处还都没摸到就要先干掉他,千防万防没防桩兄弟’从背后放的冷枪,落得被人故意留在核弹清扫区等死的结局。
    所以这最后的子弹只能留给他自己了,至少饮弹自尽比死于辐射灼烤舒服那么一点。
    他举着枪对准了太阳穴,犹豫了片刻又把手放下,突发奇想般将枪口缓缓压上胸口的位置。
    那是心脏的位置。
    也是带来神奇空间的祖传玉佩融入身体后,留下的红印位置。
    眼中闪烁着近乎疯狂的光芒,杜陵那薄薄的唇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砰——
    他碎散在骤然爆发的炫目白光里。
    +++++++++
    ……我……还有意识?
    我……在哪里?
    我——
    杜陵睁开了眼睛,充满了希望的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片模糊的漆黑,但是刚才还在必死绝境中挣扎的男子依然充满狂喜,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他活下来了!!
    等眼睛适应了昏暗的光线,杜陵努力向周围看去,才愕然地发现自己正站在一间他非常熟悉的房间里,那半新不旧的简易家具和受潮发黄的墙壁过去曾无比嫌弃,但在末世中煎熬数个月后,光看着都令人怀念得眼眶发热:这是他因为随身空间发迹之前,还在做扑街写手时住过的出租屋。
    虽然不是后来买下的那个光鲜漂亮豪宅,但这个景象却也令人倍感安心。
    即使呜呜作响的北风从破碎的窗户中刮进来,卷着雪花带来刻骨的寒意,让杜陵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但他还是心口发热。
    因为这破碎的玻璃和风雪寒夜正提醒了他这是什么时间点——这正是他三年前被雷劈中,唤醒祖传玉佩空间的那天!
    难道传家宝又立神功,让他重生回一切灾难发生前?
    这妥妥是末世重生逆袭复仇流的节奏啊?!
    老天爷果然把我当亲儿子养!
    杜陵正兴奋着,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视角有些不对,他还记得他当年从电击的酥麻中醒来的时候,是四肢僵硬的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还因此得了重感冒……可他现在似乎正傻乎乎站在墙边?
    他眨眨眼睛将视线下调——
    哦哦,的确有个裹成球的年轻人正倒在电脑桌下湿淋淋的地板上,四肢扭曲毫无声息,嗯,一切都和过去发生过的一样,可以安心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