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才不是非法成精 作者:浪费可耻(下)

字体:[ ]

 
    第51章 如何安全驾驶急需补课
    
    虽然话题好像转得有点生硬,但是对这次令杜陵欢欣鼓舞的“大买卖”,萧离最直观的感想就两个字:可疑。
    虽然他能够看出那墨炆天也自觉占了便宜,还将己方视为傻瓜,但这并不妨碍他认为这次交易疑点重重——别的暂且不论,光是化形丹这东西本身便前所未闻而且效果不明,虽然有马不知和杜陵本人两个实例,也提供了几颗样品给对方验货,但谁也不知道长期使用会有何弊端。
    而且化形丹并不是能够提升修为或者包治百病的丹药界硬通货,会宁可忍气吞声也要一次交易成功,甚至不惜高价也等不及多做检验,究竟所欲为何?
    说实话如果不是离了已经融入杜陵魂魄中的灵泉水,那丹药的效果会大打折扣,炼制难度也会数倍增加,萧离根本不会放任这次交易发生。
    “……啊?”
    我只是叫你一起来数钱高兴下,你专门提那个傻多速冤大头做啥?还沉醉于宝山中的杜陵先是一愣,随即乌溜溜的黑眼珠子一转,脸上浮出一丝坏笑。
    他假惺惺的抽抽小鼻子四处嗅嗅,夸张道:“哎呀~我怎么好像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莫非有什么材料放坏了?”
    “……”
    得到个无语的回应他还玩性不减,终于一路‘闻’到自家天帝男友身前,洋洋得意的挑起眉毛:“经本人鉴定此处有特级陈醋一瓶,醋精同志可否给在下讲解一下,‘私人所有请勿触碰’做何解呀?”
    调戏人从不嫌事大,他还特意昂首挺胸伸胳膊抬腿儿的在人家面前转了一圈,务求萧离说明白讲清楚到底哪个部分私人所有。
    被挑衅到这个地步,再多的清心咒也发挥不了作用了。
    忍无可忍的天帝陛下终于长臂一伸,将high过头的小道侣一把按进怀里:“此解。”
    几乎是磨着牙说完,就低下头开始占用那张精力旺盛时口水分泌过剩的嘴巴,缓解喉中干渴的同时,也让耳朵可以稍事休息。
    唇齿相接的瞬间,萧离就觉得自己早就该这样做了,喜悦和满足感成百倍的涌过浑身经络,令人忍不住发出一声舒适的叹谓。
    这才是顺应天道人欲的做法,凡人深信双修之道灵肉交流缺一不可,果然有其道理……
    修真之人气息绵长,两人就这么搂着亲了个晕天黑地。
    等到终于被放开,气喘吁吁整只鸟都盖戳‘天帝所有’的杜陵已然怂了,他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两个有不正当关系的成年男士,入住看着就很像新房的蜜月套房,代表着什么样的暗示……于是含胸低头夹紧腿,乖乖坐在萧离怀里,眼观鼻鼻观心的也默念起清心咒,好假装没发觉腰臀处顶着的某柄利剑——
    就算是真爱,菊花残满地伤这种事,也是能拖一天是一天啦。
    反……反正他还不想在已经被铜臭味染满的宾馆大床上,就这么毫无准备的直接发车,就算它布置的再浪漫再合适再有感觉也不行!
    因为说不定拖着拖着,他就能破碎虚空反受为攻了呢?
    还不知道怀中人满脑子跑火车做着什么不着边际的美梦,同样在平心静气压制欲望的萧离抿唇思索,之前自己想要提醒杜陵注意的究竟是什么来着。
    简直全被那一把扑不灭的欲火烧化。
    不过还不等他找回思路认真劝导,杜陵已经抢先开口表明立场:“……小梨子你别瞎担心啦,我又不傻,当然知道姓墨的那货这么干脆大方没安好心,”而且人家压根没看得起我,你也就别担心小爷我被人家金大腿一勾就跟着跑:“别的不说,就说他一点标记和保护措施都没做,就丢过来这么一大笔横财,无非就两种可能,一呢是趁我们不备,再派一伙人亲自动手或者散布消息挑动见财起意者出手,财富左口袋巾右口袋,顺便打击一下你的形象甚至干脆把我给一起掳走——不过这个可能性在后面他误会咱俩的关系后就降到谷底了,说不定人家还期待我这个小妖精妲己再生褒姒再世,弄得你这个天帝从此昏聩无能不早朝呢。”
    还不知道妖管局真有这么一个特殊贡献奖的杜陵,十分精准的吐着槽。
    “二呢,就是寄望于咱们两个分赃不均心生龃龉了。最好我就此和你拆伙,主动投靠于他……横竖就是打着他人财两得,而你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如意算盘罢了。”
    杜陵把一场看似公平友好的交易背后,可能的肮脏发展说得清清楚楚,语气懒洋洋的颇有些漫不经心:“这种套路我都不知道看过百八十回了,当然一般而言招不怕老管用就行,不过我们怕他玩这手么?”
    他手臂一挥神念一动,那满床滚着还在地板上堆起几座小山的宝贝就统统消失,到桃园空间报道去了。
    “我们是怕人偷?还是——”大喘气的间隔,杜陵还不忘抓着爱cao心的天帝老妈子啃一口,顺便渡了点灵气过去:“怕人抢啊?”
    至于两人为了那么一点子蝇头小利翻脸的可能性杜陵提都懒得提,他承认自己本质上是那种得失心重没见过啥世面的小市民,墨炆天光明正大拿出这么些好东西做诱饵,觉得可以用重利算计也不算折辱谁,但谁让他命好碰到眼前这个真清高无私还宠溺系的对象呢?
    被萧离惯得对‘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习以为常的杜陵,就算不信自己能情深不悔,也得对再不会有另一条金大腿能让自己如此嚣张深信不疑。
    ……曾经沧海难为水嘛,墨大大你就不要做梦小的会背叛爱情啦!
    原本还担心有些担心杜陵吃亏上当的萧离沉默了,因为他仔细一想,发现这说的很有道理——桃园空间以及他和杜陵的双修关系都是很有效的底牌,墨炆天即使再多算计也起不到作用。
    那么他总是心下不虞,一定要让杜陵多想一下,注意墨炆天的别有用心究竟是……
    “我是在吃醋。”原本只是因为怀疑墨炆天心术不正、修行邪魔外道才对他格外防备,但是越想越觉得自己没道理怀疑杜陵会笨得信任对方,那为什么还是看到他们接触就满心不乐意?
    所以大概真是没根由的飞醋,毕竟恋爱中人是不讲道理的……思路完全被杜派歪理带歪了的天帝于是肯定的点头,大大方方承认:“我似乎十分容易吃醋。”
    “……噶?”正暗搓搓享受高冷男神为我狂吃飞醋虚荣感的鸟爷目瞪口呆,他隐隐有种对方话没说完接下来还会更坑的不祥预感。
    果然——
    “所以你以后和外人交流时请少些说笑,我不是很喜欢你和什么人都能迅速熟络起来的样子。”萧离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坦荡态度认真道。
    “……喂喂讲点道理啊?哥在你心中就是那么随便的人吗?!”人身自由受到侵犯这必须抗议好么!
    “不是,但是你不是喜欢我吃醋吗?吃醋是……是不用讲道理的。”初学恋爱就拿错教材的天帝十分无辜,完全不懂杜陵在炸什么毛。
    他想到之前杜陵误会自己对张静有意而吃醋闹别扭时,自己觉得心中微甜,刚才自己吃墨炆天的醋被发现,对方也很高兴…
    …所以释放自己的独占欲找到理由就醋一醋,大概就是这凡世中的恋爱之道?
    那么杜陵三不五时就小炸毛一下,大概也是他习惯的撒娇方式——用自学成才的这套逻辑把事情全部理顺后,萧离就自然而然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了。
    他再度把体型比自己小整两圈的恋人按回怀里,摸着脊背给他顺毛,同时在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我喜欢你。”
    吾心悦于你的现代语说法也已经灵活掌握,萧离惊喜的发现杜陵一张脸都变成了可口的玫瑰色,也不再挣扎,乖乖窝在自己臂弯里像只小奶猫一般。
    嗯,果然都做对了。
    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做,纯情的天帝陛下就发现自己对此一无所知,男子与男子之间除了亲吻爱抚之外,要如何合二为一?他知道自己渴望触摸对方的身体,想亲吻每一寸光滑细嫩的肌肤,但是接下来呢……?
    显然杜陵是知道点什么的,但他明显顾及着什么,不愿意教授自己方法——而且就算萧离再没有这方面经验,出于男性本能的自尊,也不让他不想表现的太过笨拙无知。
    书到用时方恨少,这时候他也稍微有些后悔,没有去看徒弟下载给自己的那些“现代人类双修秘笈”了。
    不过也罢,今日便到此为止也已经很好。
    就这样靠着百忍成钢的意志力偃旗息鼓,纯情天帝陛下搂着恋人软乎乎的身子,拉上一床大被把两个人裹起来,形成一个温暖私密的小世界。
    身体只隔着两层薄薄衣料的彼此嵌合着,但这一回杜陵可不敢摸黑调戏了。
    事实上,杜陵已经被萧离这突然开窍般的三板斧完全劈懵了!
    总觉得哪里微妙的不对,为什么他总觉得好像是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有把不许和人说话不许笑这样无理取闹的要求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嘛??
    但是想想看连如此傻话,自己都只觉得这人坦率得可爱半点没觉得被限制,估计也是恋爱上脑爬不出去了,所以就这么放弃抵抗吧……
    杜陵原本是大气不敢喘的窝在萧离怀里,深怕一个不小心就勾得对方兽性大发自己菊花失守,但最终抵不住那温暖安心的感觉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眼皮就有些打架。
    这两天事情多的跟走马灯一样,又提心吊胆的变来变去东奔西跑,就算是妖精也扛不住啊。
    做了笔大生意的兴奋感和再度被告白的羞涩都渐渐退去,最后只剩下疲倦感潮水般袭来,杜陵闭着眼睛下意识的向着热源拱了拱,找到一个舒适又温暖的位置,甜甜的坠入梦乡。
    他不会知道在自己沉睡后被一双温柔缱眷的眼睛注视了多久,也不会知道……
    第二天自己睡得精神气爽和萧离手拉手离店退房时,那位甜美可爱的前台小妹为何脸色如此古怪。
    ……莫非自己真的魅力无边杰克苏光环加身,所以走到哪里都有人一见倾心恋恋不舍?
    对此十分莫名的杜陵摸着下巴,自信息爆表的感慨:难怪神仙脸修成了个醋罐子,这都怪我过分帅气~
    全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一张干干净净的床上用品清单惹的祸。
    明明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恋爱酸臭,却盖棉被纯睡觉,这简直不道德!
    还是说……他们其实选择了不留痕迹的情趣地点,比如浴缸啦比如厨房啦比如露台的大落地窗(?)啦……然后又做贼心虚的自己消灭掉了证据?
    总觉得一夜过后,两人之间的光芒更加耀眼的工作人员们,那无边无际的脑洞中,开出了一趟趟污污轰鸣着疾驰而去的列车……
    啊~基佬的世界,果然深不可测!
    
    第52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