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人渣+番外 作者:玺三声(上)

字体:[ ]

文案:
     爱他的人待他如狗,他爱的人视他如土。
 
杨茹暮终于明白,不属于他的,哪怕他摇尾乞怜,也只是白白糟蹋了膝盖。
 
所以这一次,他不想再那么过下去了……
 
这是一个躁狂抑郁双相人格障碍的精神病与暗黑系情感障碍患者相互虐待,最后居然在一起了的爱情故事。
 
阴暗异装受VS暗黑完美攻
 
阅文指南:
 
1.非复仇,真治愈。非NP,非乱*。
 
2.这个世界真的需要正能量,爱比恨重太多了。
 
3.对“全文只有主角幸福,渣攻与黑女配全军覆没”持保留态度。
 
4.攻不会变成忠犬,疼媳妇也要有个度。
 
5.全文精神病出没,旨在从某种角度对真爱进行解剖。
 
6.全文主题:爱他,就该给他尊严。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茹暮、傅玖 ┃ 配角:姜冼、杨祺陵、心理医生 ┃ 其它:歹毒男配洗心革面、炮灰
==================
 
  ☆、火光边的道别
 
  杨茹暮掀起眼皮,爬满蜘蛛丝的天花板倒吊着个□□的灯泡,在这个冷清的夜,竟飘出几缕温沉的光。
  一旁往他静脉注射药剂的人见他醒来,头发丝都没动,继续推着针筒。
  死到临头,杨茹暮居然意外的心平气和,被注射麻醉剂推进火葬场的待遇,从古到今,他不会是头一个吧?傅玖要他睁大眼好好看看的,大概就是这种无能为力吧?
  杨茹暮感到心口的位置有点发烫,与漏进窗缝里的夜色有着相同的、浓重的色调,却无动于衷地感受着躯体被刻意放大细节,缓缓地、缓缓地推进了焚烧炉……灼热的温度下,他只见火花边缘的傅玖,伸出一只手,平静地朝他挥手告别。
  在他的忌日里,没有哭声,没有亲人,没有丧礼,只有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不带感情的道别……
  他疲惫不堪,恍惚得连何时闭上眼都不确定,一阵光影流窜之间,他听到傅玖平淡地喃喃:阿冼,我把他烧给你,别生我气了,好吗?
  一股热浪挟着草腥味险些掀翻杨茹暮的理智,他模模糊糊地感到四肢不受控制地痉挛扭曲,过了好一阵子,他突然茫然地睁开眼。
  脉搏有力地潜伏着,跳动着。
  有很长一段时间,杨茹暮的思绪都是空白的,周围单调的灰白似乎将他定格入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里,变得毫无人气,连眼神都是凝固的。直到一阵有条不絮地敲门声响起,他才如噩梦初醒一般,神经质地颤栗了一下。
  有人来了。
  门把转动的声音使得杨茹暮整个人终于鲜活了起来,四周的空气、格局,以及身上这双细白的双手,都随着他吸入的第一口气而变得古怪与陌生。但这些难以忍受的窒息感,再看到年轻了不少的傅玖缓缓踏近后,原本狂乱跳动的心脏诡异地安稳了下来。
  那是他回忆里的傅玖最初的样子,华丽俊雅的五官气度,连平易近人的表情都犹带几分鹤立鸡群的光亮……杨茹暮想,他有很多年不曾见到这个样子的傅玖,这种陌生迫使他在脑海里不住搜索他到底是重生到了哪一年?
  可任凭杨茹暮想破脑袋,也不记得那个年纪的傅玖,会这样平静而居家地走近他……
  然而杨茹暮意想不到的是,傅玖给他的答案,比他原先预想的要好上那么一点点,因为傅玖说:“温瑜,你没有第二条路。”
  在杨茹暮的记忆里,温瑜算得上傅玖的青梅竹马,杨茹暮不止一次幻想过,如果他是温瑜,傅玖肯定是他的了。
  可是,如今他如愿以偿地变成了温瑜,现实显然打破了他从前的幻想。
  杨茹暮记得温瑜是个女的,可他现在明明感觉的到,这具身体是个少年。
  这大概是身为男闺蜜的杨茹暮所不懂的,属于那个时代的温瑜的悲伤。杨茹暮恍神地试探着说:“我只结扎,其他……”
  傅玖皱了皱眉,二十多岁的傅玖还是能从细微处看出喜怒,他虽然不高兴,却显然自信温瑜的一切都掌控在他手里,于是松了口:“随你,你记得你的承诺就行。”
  房门重新关上的那一刻,屋里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杨茹暮松开紧握着的手掌,冷汗黏糊糊地凝在手上,越发清晰的心跳声提醒他该做出歇斯底里的表情,他却只是无声地笑了。
  杨茹暮啊杨茹暮,你这一生执着强求的东西,有哪一件有好结果?
  温瑜会变成后来那副样子,显然是做了变性手术,无论他与傅玖有什么交易,杨茹暮突然都提不起兴趣。
  他起身缓缓地挪动到浴室,趴在梳洗台上抬眼看镜子中的倒影。
  纤弱的少年,眉眼自带清尘的味道,还有点雌雄莫辨的柔软,这是独属于温瑜的长相,不是他的。
  他没有这点矜持的金贵,只是个张狂地艳俗着的小人。
  他掬起一捧凉水泼到脸上,湿答答的水滴沾湿了敞开的衣领,杨茹暮垂着头抬起眼,镜子中的人双眼晦涩死寂,他又抑郁了,他知道。
  重生回来,杨茹暮失去了一切熟悉的东西,最后留下的,居然是这个令人头疼的毛病:抑郁躁狂双相人格障碍。
  三天后,杨茹暮做了输精管完全性结扎手术,他躺在推车上,侧头望向不远处的傅玖。
  眯着眼放空的傅玖闲适地站着,原本揣在兜里的一只手伸了出来,朝杨茹暮挥了挥手。
  这个动作令杨茹暮熟悉地几乎心律失常,手术室关上的那一刻,他彷若看到了多年后的傅玖与此刻的傅玖,都在冷凛地目送他的离去,并对此无动于衷。
  傅玖这个人,不是温瑜的,更不是他的,从来都是姜冼的。
  杨茹暮漠然闭上了眼。
  他的一生,是混着自私和无耻而过活的,亲妈将他当作她人生不幸的始作俑者,亲弟弟怒骂他软弱和下贱,最后连亲侄子都说,“别笑了,真恶心”。
  杨茹暮昏昏沉沉地细数那些他回忆里,本该伤心欲绝的画面……一道白光击打在他的眼皮上,他麻木地睁开,胸膛里滚动着一团沉重的情绪,不是愁怒,不是怨恨,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涩涩的愧疚。
  从麻醉复苏室推出来后,他被傅玖带回了一个高档小区,看着熟悉的小区,杨茹暮五指无意识地擦拭着车窗被雨水渲染而成的寡淡色雾气。
  水雾化开之后,凝固成的水滴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在座位上,杨茹暮透过变得清晰的车玻璃往外望去,淋漓的雨水打在一幢幢别墅精巧的庭院大门上,他毫无意外地瞥到姜冼的车从视线中一闪而过,最后在他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家”门口,留下一个撑着伞快步离去的残影。
  姜冼曾说:杨茹暮,我他妈就是喜欢你。
  他还说:你脾气怎么了?我惯的,我看谁敢。
  杨茹暮将攥在手心的水珠捏得碎裂,可心里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忿恨。贪慕姜冼财势的他,哪怕是被骗了,也好不到哪儿去。
  林肯驶过姜冼那栋房子的时候略微减速,沐沐细雨中,这架金属机器如被赋予了灵魂,在恋人的家门口流连忘返。
  后视镜映出傅玖完美的下颌,他那原本抿着的嘴角微扬,泻露出淡淡的情绪。不知怎地,令杨茹暮又想起那个关于暗恋的小段子,年少时觉得心寒委屈,此刻却只剩下麻木了。
  他们三人之间的感情真是堪称笑话:嫖客看上了龟公,于是那只鸭子就悲剧了。
  杨茹暮从前作为姜冼的“爱人”在最初得意之后,后面的近十年,全是群魔乱舞。姜冼带他去的私人party,无一例外都是一群二世祖举行的换床伴x爱游戏。
  这使得杨茹暮跟姜冼在一起没两天,就被迫接受了他只是姜冼养的一条狗的结论。那时候杨茹暮恶心得胃疼,现在回想起来,居然只觉得好笑,既感慨他自己活该,又可怜堂堂姜氏的大少爷,那么想不开当起了皮条客。
  可哪怕姜冼再纨绔不堪,拿来跟杨茹暮一对比,姜冼都要好上千倍万倍,无关富裕贫穷。
  他们之间零零碎碎那么多的过往,现在一幕幕倒回去,杨茹暮只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他觉得他这样的人,也能重生回来,真是老天无眼。
 
  ☆、另一场死亡
 
  不久前,他与傅玖达成协议,他可以得到一笔足够他安稳度过一生的财产,只要他永远做个所有人眼中的女人。对于处在青春期的少年来说,完全性结扎比变性甚至靠激素人工塑造的人妖要安全得多,它仅仅只是一种避孕方式,只不过它是永久性节育,没了再通的可能。男扮女装对于从前的杨茹暮来说完全是奇耻大辱,但现在,他知道他还是他,从来本心未变就够了,何况,他还有他的打算。
  这辈子杨茹暮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上辈子的他却死在了一年前,比重生前的他少活了那么多年。
  不早不晚,碰巧是初上大学的杨茹暮刚认识姜冼,还沉静在美梦中无法自拔的时候。
  初秋的夜晚还带着夏末的燥热,杨茹暮调低了空调温度,静坐在客厅的立式液晶屏前观看一期关于去年暑假大学生自杀事件的解说节目。
  他从这段一分钟零六秒的新闻里与他的亲生母亲隔着屏幕相见,这个中年妇女穿着打扮毫无品味,一张抬头纹深刻的脸上糊着眼泪鼻涕,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带着上不得台面的丑陋和可悲。
  杨茹暮从前是很看不起她的,甚至引以为耻。他们母子两人彼此厌恶,竟也这么过了整整一辈子,直到三十多岁还活得跟条狗似的杨茹暮最后去精神病院看她的时候,他们的关系才如奇迹般地回暖了那么一点点。
  他至今仍记得那个午后,安静得仿佛连一腔铁石心肠都变得柔软了起来。
  那时候,她真的老了,精神错乱,眼睛也不好使,再也没有他年少时记忆里的那种威风凛凛,她安静地坐在精神病院旁的小公园里,对着一条瘸腿的土狗说:“小暮啊,妈想你了。”
  这个从来对他没有一点好眼色的亲妈居然在叫他的小名,还说,她想他。
  也已不年轻的他茫然地抬头望望天,午后的阳光时有时无,向众生施舍冻掉的温度。
  然后,白昼褪色,露出了洗黑的夜色,杨茹暮感到视线一阵模糊,他眨了眨眼,面庞似有潮湿的气息飘过,起风了。
  夜色沉沉,杨茹暮坐在这个安静的黑暗里,没有开灯,连播了无数遍的视频也不知不觉地卡碟了,距离屏幕暗下已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片难得的寂静里,杨茹暮周身的空间都好像是错开的,一半阳光寥寥,一半黑得温和。
  他死前有过很多的愧疚,也曾期盼过如果时光倒流,他一定不干这个不干那个,甚至兴冲冲地对一切遗憾都拟定了补救的方案,可等他真的再次从这个世界醒来,他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情感,一切从前视如珍宝的爱喜,都变得无足轻重。
  杨茹暮撩起衣袖往手臂上划了一刀,沸腾的血如露珠般滴滴答答地弄脏了他的整件睡衣,杨茹暮皱起眉头,然后又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升起一股自虐般的快感。
  远在城市的另一角,清晨,沥青色的人工小径。
  “你的症状又加重了。”
  “不,应该是有望治愈。”傅玖盯着一株静止的茉莉细细观赏,一阵风路过,引得花骨朵颤了颤,傅玖不快地抿唇。
  心理医生无奈地叹气:“好吧,第一次你告诉我,你无法忍受任何动态的人和物,第二次,你喜欢上了A的孤高,一年前,你又看上B的沉默,现在,你告诉我,你发现C才是真爱?”
  “没错,”傅玖转头又盯上了一棵冬青,“他身上所有的表情气质,无论动静,都是我想要的。”甚至沉溺于此,傅玖暗沉沉的瞳孔晕开一圈涟漪。
  “……”你确定你说的不是具尸体?医生忍住咆哮的欲望,深吸了几口气,“介意来块黑巧克力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