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嫁入豪门的男人+番外 作者:血血(上)

字体:[ ]

  文案
    帝都,四大家族。
    韩家家主,已有三十,至今单身。
    听闻,冷心冷血,有雷霆手段,冷面阎王之称。这样的一个强大的男人,整个帝都的人都觉得此生都不会有婚约。
    一次,这个男人给了一只可怜兮兮的小松鼠一点剩饭。
    然后,男人每天都会收到几颗松子……
    后来,这个令整个帝都闻风丧胆的男人结婚了,对象居然是个男人!
    悄悄给你说哦,嘘,他对象是个妖精……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阳少羽 ┃ 配角:欧阳少羽 ┃ 其它:
 
    晋江编辑推荐:
    在一场人为的车祸后,欧阳少羽成了一只呆萌可爱的红毛小松鼠。本以为会风餐露宿,流落街头,却因为几枚栗子,夺得了京城里素有阎王之称号的韩家主的宠爱。韩家家主,已有三十,至今单身。听闻,冷心冷血,有雷霆手段,冷面阎王之称。这样的一个强大的男人,整个帝都的人都觉得此生都不会有婚约。一次,这个男人给了一只可怜兮兮的小松鼠一点剩饭。然后,男人每天都会收到几颗松子…… 作为一只又呆又蠢的小松鼠,小家伙因为抱上了韩家主这根金大腿,就得到了男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成功的走上了鼠生的巅峰。全文以小松鼠视角贯通全文,以小动物的视线开篇,生动形象的描叙了小动物之间生活及习性,小动物和人小小的温馨和感动,彼此相互温暖,照顾,触动对方的心弦。萌萌的,甜甜的,心口暖意洋洋,治愈系满满。
    
    第1章 重生变成一只小松鼠
    
    三瓣嘴,小红鼻,乌黑发亮的小眼睛,鼓鼓的呈现三角形的腮帮子,一对竖起来,有着长长的细细的软毛的耳朵。
    细细短短的两只前爪,爪子指头细小分明,却是极为的灵巧,抓取食物或者攀附的时候,显得格外的优雅从容。
    强健的后腿,一身红褐色的毛发,蓬松且柔软,腹部则是纯白色,再加上一条与身体相差无几,宽大,张扬,毛发柔顺的大尾巴。
    没错,这是一只松鼠。
    欧阳少羽在成为一只只有两只小小的,黑兮兮的,细细的尖锐指甲的小爪子的小松鼠,那爪子对于他而言真的太陌生了。
    又细又短小,小胳膊莫测二厘米,至于小爪子,每一只只有一厘米,小的不能再小了,而它现在身体长度在五六厘米左右,尾巴也接近这个尺度,因为一身蓬松发亮的火红色软毛,似得它看起来似乎还算大那么一点。可即便是如此,也不能改变,他从一个人,变成了一只松鼠的事实。
    高大的,修剪的十分妥帖的松树树干上方,距离地面大约十米左右的高度,有一个成男人拳头大小的树洞,树洞里面,则是被掏空,空间大约有一个篮球的大小,里面铺着干干的,发黄的松树枝,一团小小的,火红色的小家伙,蜷缩着大尾巴,把自己团成一个球,躺在上面,小家伙黑兮兮的眼睛可怜兮兮的,而且十分神奇的是,这个小家伙能够做出人性化的表情来。
    一脸生无可恋……(*゜ー゜*)
    而在小家伙的一侧,是一只更大的红色毛乎乎的松鼠,它的体积是小家伙的四五倍有余,此刻它一动不动的团在哪里,它的身体早已变得僵硬。
    今天是第三天了,欧阳少羽感觉自己终于有了点力气,同时也有了勇气,它打算出门,把它的麻麻埋葬掉,同时出去寻找一些吃食。
    干净的松针上有松树麻麻给准备的食物:十几粒瓜子,一粒粒看起来很饱满,一颗对于它而言很大的核桃,几乎抱不住,几颗栗子,对于弱小的它而言,也是庞然大物。
    能够让瘦弱,孱弱的它吃的,只有三天前留下的两枚小圣女果,一小片苹果,啃完这些,其他的坚果类的食物散发出的香味,对于它而言是致命的,然而它的牙不够坚硬,根本无法下嘴……
    欧阳少羽清清楚楚的记得,三天前的它,细细瘦瘦的一只,浑身上下,毛发稀疏的可怜,那个时候,他刚刚醒来,肚子咕咕的叫,肠胃灼烧的疼,连爬的力气都没有。求生的本能让它下意识的就把能够吃的,拼命的往嘴里塞。
    两枚小西红柿,一小片苹果,它三天的伙食,吃的满嘴的汁水,它一滴都没有浪费,溅落了,它还会舔舐干净……
    没有食物,它就得饿死。
    小松鼠吃的格外的小心翼翼。
    树洞里面的坚果,每一个对于年幼的松鼠而言,那一层外壳,就像是结实的铜墙铁壁,无法撼动。这些天,它也不是没有试图去尝试,最脆弱的瓜子,它需要用两只爪子合力的抱起来,那瓜子比它脑袋还要大,使出吃奶的劲儿,快把它唯有的一颗小嫩牙磕掉了,也不能撼动瓜子的外壳。
    小松鼠再试了几次之后,终于沮丧的放弃了。
    它只能外出寻找食物了。
    年幼弱小,原本还在吃奶的的小松鼠,不得不以身犯险,外出寻找可以食用的吃食,这对于襁褓中的小家伙而言,是一种随时会没命的恐怖灾难。
    欧阳少羽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是,如果继续留在树洞里,面临它的只有越发瘦弱无力,乃至活活饿死。
    松鼠麻麻体型对于小家伙而言真的太大了,它费劲的拖住尾巴,一点点的往外面滑动。
    距离地面十米来高,小家伙两只细细的爪子勾住树洞的边缘,如黑珍珠般的小眼睛看了下外面。
    它连续观察了好几次,对于这个高度还是有些心惊胆战。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松鼠麻麻推了出去,随后听到砰的一声,松鼠麻麻的身体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响。
    小家伙黑色的小眼睛定定的看了几秒,这才慢吞吞的露出两只爪子,随后是两只后腿,它小心翼翼的爬出那个对于它而言,温柔,挡住一切暴风雨的小窝。
    黑兮兮的,手背上长着柔软的小红毛的小爪子,前进了一厘米,又一厘米,它似乎觉得没那么危险,又加大了距离,结果一个趔趄,瘦弱的它,还没有强健有力的骨骼支撑,以及肌肉提供的力量,第一次冒险出门,它就从十米的高空狠狠的摔了下来。
    那一瞬,它的脑袋里一片空白,难道就这么死了?
    欧阳少羽心里不甘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熬了三天,难道它要在这里摔死?
    就在小家伙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它感觉身后那只一直以来,被它当成装置,当成温暖的小被子的大尾巴突然张开,每一根细软发亮的毛发像一根根树立起来的针尖,如同孔雀开屏一样,那只跟它身体相差无几的尾巴,在膨胀,毛发如数打开,就像是吹足气的气球,变得巨大无比。
    尾巴变大,它成功的阻挡了重力作用,形成一股空气流,小家伙就像是乘坐了自带的降落伞,慢悠悠的,如同一只轻巧的蒲公英稳稳的飘落下来。
    当两只脚着地,小家伙还有些不敢相信,它还活着。
    随着它的小心思,大尾巴也靠拢过来,它扭过头,就看到那只比它身体还要大的毛茸茸的尾巴。
    真是奇妙( ⊙ o ⊙)啊!
    小小的发了一会儿呆,它先是看了一眼,高大粗壮的松树,此刻在它的脚边是散落在地上的松针,它向四周看了下,这是一片小树林,里面有好多种类的树木,香樟树,梧桐树,柏树,枫树等等,种的比较杂……
    再远一点,是一片绿荫草地,哪里还有一池子清澈的水,池子旁边种满了鲜花,再远一点,隐约能够看到一处中欧世纪古风城堡风格的建筑,圆顶,尖尖细细的屋顶。
    小家伙迷迷糊糊的望着,突然听到几声嘶嘶的怪响,它扭头一看,就看到在它不远处,一只青色的,身长快一米的绿蛇……
    “……你是小红的孩子?”
    它听到有人这么对它说,小家伙顿时警惕的四周查看,发现没有任何人。
    那只青蛇看小家伙呆呆的,小眼神格外的茫然,就那么傻乎乎的站在大松树的跟前,立起两只小前爪。青蛇身子轻盈,昂着三角形的脑袋,身体一扭动,呈S就游了过来,相距三米远,两三秒就游了过来。
    小家伙这才醒悟,下意识的后退,缩在粗壮的树干后面,扒拉着两只小爪子,用黑豆一样的小眼睛,偷瞄这只奇怪的青蛇。
    “咦,小红它怎么了?……哎,这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啧啧,身体都僵硬了,我想吃也不能吃一口……”青蛇在大松鼠周围游走了一圈,嘴里不断的发出嘶嘶的怪响。
    而落在小家伙耳朵里,那嘶嘶的怪响就自动演变成了能够理解的语言。
    小家伙还是不敢出去。
    青蛇在大松树身边徘徊了一会儿,就游走了,直到完全看不见,小家伙这才慢吞吞的出来。
    一出来,小家伙先是警惕的四处看看,见没有危险,就飞快的挥动小爪子,开始刨坑……
    它要把松鼠麻麻埋葬了,这是小松鼠目前最大的愿望。
    它的两只爪子实在是太小了,刨的很长时间,也才小拳头那么大的一个坑,可它不放弃,渐渐的,又有两只爪子加入了其中,小家伙抬头看了一眼,是一只白色的猫咪,有一对冰蓝色的眼睛,十分的好看,然而它的眼睑,跟嘴巴,有些像溃烂的样子。
    随后又加入了一只红腹绿背的小鸟,它爪子如钩,掏的特别快。
    青蛇在旁边像是负责看守一样,不断游动着,嘴里发出嘶嘶的响声。
    “你们快点,那只黑蛇跟毒蝎很快就过来了,你再不快点,第一个吃的就是你……”青蛇清冷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一个小坑终于挖好了,一只红毛小松鼠,白猫咪,红腹绿背小鸟合力把松鼠麻麻掩埋好,随后又看到,猫咪在上面拉一泡尿,小鸟拉了一堆粑粑,青蛇吧唧一下……
    三双眼睛盯着它,意思很明显:该你了,快点拉……
    小家伙这才上前,哆哆嗦嗦的放了一点点水。
    “好了,我走了,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小红的事算是扯平了。”白色的猫咪傲娇的甩了甩脑袋。
    “嘎嘎,我也是。”小鸟也飞走了。
    只有一条青蛇还游动着……
    “等等,我刚刚看到你又出去找食物了,给点小家伙,看这小可怜瘦的!”青蛇喊住要飞走的小鸟。
    “嘎嘎,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算了,最后一次,算是彻底偿还小红的,就分一点你吧……”小鸟飞到树枝上的小窝里,尖尖的嘴巴上叼着一块香气弥漫,蓬松无比的面包,它撕扯了三分之一给小松鼠。
    “给你的,快吃吧。”
    小家伙看着地上那一块香喷喷的,对于它而言,有身体一半大的面包,两只小爪子拽的紧紧的,三瓣嘴格外的有动力,一咀嚼,腮帮子鼓鼓的。
    面包对于它而言还是很硬,磕的牙床很痛,可是对于饥饿的它来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青蛇看了小家伙一眼,突然想到什么:“等等,这有没有毒?”
    小鸟翅膀一顿:“肯定没有!我一直都在看着那个人类的!没有毒,我自己都吃了,看!没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