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炮灰的转正+番外 作者:夜行爱衣锦

字体:[ ]

 
文案:
      
 
简介:单厉只想简简单单完成任务。
 
但总有那么一双手禁锢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就像是蔓藤一般层层缠住单厉,直到彼此分不开。
 
于是一个拼死了逃,一个拼死了追。
 
神经病李临安攻,无三观单厉受。———此文很坑排雷:有副cp,精分少女和悲催流氓(真的没想到有一天副cp成了雷…戏份不多)总得来说少女性格较攻,流氓性格较受orz——————
 
——
 
这里夜行爱衣锦,微博衣锦爱夜行
 
看了的求动动优雅的手指头抖个收藏。
 
据说收藏或者评论的人颜值会越来越高,身材越来越好。
 
我是个玻璃心且只会写小白文的小透明。
 
内容标签:年下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単厉、李临安 ┃ 配角: ┃ 其它:
==================
 
  ☆、男配君的命运转折点
 
  “呀,还真是把他给惹怒了呢。”男子浏览着眼前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数据,略微狭长的眼睛弯弯,透着笑意,喃喃道“炮灰嘛…”
  旁边的中年男子奇怪的看着他的自言自语,动手摇了摇他的身子,道『单厉,你没事吧?』
  单厉收回目光,朝中年男子笑了笑,道『无碍,方才只是头有些晕。』
  他笑容温和挑不出任何毛病,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中年男子脑海一空,顿时忘了他刚才的反常,接着语重心长的道『李少爷生辰,你可不能这么不小心了。』
  单厉听罢点头,调动人物信息。
  李少爷:李临安,男主。
  心里微微叹息,“他”给资料真是简洁的可怕。
  『多谢提醒。』单厉回。
  中年男子笑道:『不用不用,我感觉和你说话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单厉心里默默想:那是,一个龙套和一个炮灰,能不亲切吗…
  随便客套几句,单厉和中年男子就一同去到了膳房准备食物,单厉端起盘子就往宴席里送去。
  单厉边走动脑子里飞速转动着剧情,这本书叫做【百步杀】,这本书披着传统武侠的外衣,实际上也是一本描写主角如何成长,所向披靡,斩获后宫,走上人生巅峰,差点没成神的故事。
  单厉想着想着,眼神却也是一直望着前方,十分专注的模样,分毫没有注意那个中年男子早已被甩没了踪影。
  单厉突然感觉脚碰到了什么,灵敏的想要躲开,却发现一个软软的身躯紧紧的抱住他的腿,并且用力一崴,单厉完全没有防备,轰隆一声倒地,疼得他直咬牙,而那盘食物早已散落在地上。
  单厉还没从一系列的动作晃过神来,就看见一个清瘦的少年匆忙的拿起食物吃了起来。
  单厉瞪大眼睛,紧盯那个少年,观察其服饰,顿时明白了眼前的人是谁。
  李宁,据说是相爷的小妾和他人的私生子,因身份不入眼的问题受尽府中欺辱。
  书中剧情是,后来成为主角的一把好手,但由于面貌俊美,武力值也高,抢夺光环,为了帮主角打天下而战死沙场。
  ——也是个悲惨的人啊。
  『喂,你是不是忘了还有我这个人?』单厉用手来回扭了扭脚踝,站了起来,略微狭长的眼睛戏谑的看着李宁。
  李宁头也不抬,狼吞虎咽的吃,大口大口的塞进嘴里,像是直接的吞了进去。
  直到吃完,他才凶狠的瞪了单厉一眼,那双眼睛才是让人觉得大为一惊的地方,蓝色深邃的眼睛,深邃里藏着狼一般的野性和不羁。像是蓝宝石一样迷人,极其的亮眼。即使蓬头垢面,也能看出他的五官精致。
  单厉想:单看外貌就如此出众,怪不得要死。
  两个京城人,怎么可能生出蓝眸的儿子。
  单厉不敢惹李宁,因为他天生神力,想必刚才把他弄摔也是留了情,对于剧中的任何人物,除了主角,他都不能靠得太近,防止触发其他剧情的产生。
  说起来,他也是想活久一点…完成任务的炮灰啊…
  他的任务是:填补剧情漏洞。
  单厉很小心并且在李宁凶狠的蓝眸下悄悄的走开了。
  他走的时候背后甚至还能感觉到身后那炙热的眼神。
  单厉背后有点发毛……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炮灰,那些丢失的食物他回到膳房后打诨着就过了去,并且没有受到任何责骂。
  果然,炮灰只能给主角打骂虐死,其他人概没有这个资格。
  一想到这,单厉打了个寒颤,搞的他跟抖m似的。
  单厉边想边走,突然撞到一个行路匆匆的人,刚想道歉就听到那个人说
  『你,跟我来』一个管家打扮的人随意瞄了他一眼。
  『是。』单厉点头后,跟着管家打扮的人急急的绕过许多回廊,直到一个热闹的地方,每个人衣锦繁贵,簇拥着满庭花,香气扑鼻,彩蝶纷飞,中间一群人围绕着一个人,那个人隐隐的露出了明黄的衣角。
  单厉一开始还在为李宁和这个主角的天差地别待遇感慨着,突然仔细一瞧那些人神态悲哀,旁边几个妇人用丝绢拭泪,心里警铃大作,还没等他侧身看到管家打扮人的表情,就听到了他阴侧侧的声
  『李少爷被毒蛇所咬伤,医师还未赶至,你且把毒吸出来。』
  听完,单厉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想到自己出场不到一天就要面对这种极有可能让他死回去的抉择。
  『不吸会怎么样?』单厉悄悄地低声问道。
  管家打扮的人冷声一笑道『死!』
  ——好吧,没得选择。
  单厉向前挤入了人群,很艰难的喊道『我来救他!』
  他看到李小公子在书中各种修辞手法描绘的外貌描写都毁于那青黑透着死气的一张脸时,又瞄了一眼他腿上肿起却也十分狰狞的伤口,心里一阵崩溃。
  双眼一闭,唇就贴在了李小公子的腿上,口里一阵猛吸,边吐边吸,胃里一阵翻滚。
  ——妈个鸡,不带这样虐待炮灰的。
  剧情也不带这样发展的!
  随着吸的毒血越多,单厉脑子眩晕起来。
  他迷迷糊糊中,看到主角那微微睁开的眼眸,藏着单厉所不知道的深邃,像是千万种情绪都藏在了眼底。
  那时候,单厉根本猜不出主角在想什么,等到日后问他时,主角告诉他『那时候的我已经被至亲陷害,医师也被派遣休息,本就没了生还可能,可是我脑海依然有求生念想,想着倘若有人救了我,我必把他视作我命中第一人。』
  单厉『……』明明他是被强迫的好吗!而且,而且那个管家打扮的人十分诡异。等他仔细一想,突然想到了主角身后的后宫大队之一会易容的江湖女侠……
  当然这是后话了。
  单厉在倒下去前,总算看到了一个个背着药箱的医师匆忙赶至。
  等他醒过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窗棂外的雀儿立于朱红的房梁上,晚霞如火,繁茂的树叶也被映得艳丽起来。
  单厉正想要起床时,却听到扣门声。
  『请进。』
  推开门的手修长而温润,单厉抬眼向上望才能感受到书中描绘的那一张【造物主之神创,精雕细琢的脸,且又带有一身凛然于众人,贵不可言的气质】
  单厉看着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眼珠幽邃漂亮。
  单厉微微一笑,道『见过李少爷。』
  不过,这次的剧情不对已经给单厉敲了一个警钟了,他会揪出那些改变因素并且抹杀。
  『不必多礼。』李临安微笑,声音也是好听得极。
  他走近单厉,眼神真挚,轻声道『这次多谢单兄救我性命,临安感激不尽。』
  ——连名字都知道了…
  李临安接着道『所以我向爹请求了让单兄从此守卫我身旁,这样单兄就不用去干那些粗活了。』
  单厉一时间没分辨出李临安究竟怀着什么心,是想试探他还是真的想报恩…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单厉看着李临安,道『不甚荣幸。』
  两人没有说什么李临安就先告辞了。
  突然单厉想起剧情里面没有这一段毒蛇剧情,那么现在的李宁,也可能没有成功逃出去,面临着饿死和重伤而死的可能性。
  单厉想了想事情的严重性,脑瓜子都想得有些发愁,于是去膳房和药房靠着独特的亲和度顺利的拿到了药和食物。
  弄完这些,已经到了晚上。
  他匆忙赶去李宁那。
  单厉也没发现,一个黑影尾随着他的脚步。
  在一个偏远的废弃柴房,单厉看着四周无人看管,如果不出所料李宁就在里面。
  单厉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刚推开一个缝隙,就看见月光的光华之下,微弱的蓝光一闪,一双手卡住了他的喉咙,单厉也被扑倒在地,喉咙上的力道让他感觉下一秒自己就会断气而死。
  ——怎么每次碰见李宁都要摔…  
  单厉察觉到李宁本来是想要杀死他的,可是李宁看到他的脸时却迟迟没有再动,估计是觉得有些熟悉。
  单厉见此,迅速打开亲和牌模式,眼神平和,微笑道『李宁,我是来救你的。』
  李宁眼中闪过怀疑,他警惕的看着单厉伸出手,他警惕的盯着,如有异动,随时准备扭断他的两只手,却发现那双手轻轻的搭在他的后背上。
  李宁漂亮的蓝眸充满怀疑,不懂他要做什么。
  突然,李宁后背猛地一脱力,整个身体都倒在了单厉身上,双手根本使不出力,身体软绵绵的,李宁眼里满是愤恨,他觉得他又被耍了。
  『别害怕。』单厉温和的说。
  他抱住李宁的身体,觉得清瘦的可怜。
  ——这个孩子太单纯了…
  『我不会伤害你的。』
  单厉温热的呼吸呼在李宁的前额,那温和的语气又似乎是他很久很久以前听过的一种奇异曲子,在他脑海里盘旋,经年不散,除了他娘,没有人敢这样亲近他了。
  李宁突然有点儿放松,他觉得眼前这个人或许真的不会害他。
  ——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有个发两次文都发错的小透明= =、
 
  ☆、男主是个蛇精病
 
  可当笼罩天地着的月华与璀璨的星空以及不知道连绵多远的银河映着眼前这个人的微笑,他清晰温润的眉眼,浅色的唇瓣,李宁心窝就好像诞生出了一种奇异的火苗。
  恐怕,这辈子,都熄不灭了…
  李宁死死的盯着单厉,眼里的蓝像是无垠的深沉大海,又像无际的邃蓝夜空,十分的幽邃漂亮。
  单厉无奈的摸了摸李宁的头,小心翼翼的把他抱起来,悄然的通过一条密道出了相府。
  单厉心里感慨,手里把握着全方位秘密和资料就是方便。
  这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单厉疾步而走,走到腿都有些发麻的时候,跟着定位系统来到一个破庙前,单厉整理了一下服饰,恭敬的对里面喊道:『髯公可在?』
  话音还未落,一个朴实无华的木棍已经抵住了他的喉咙,内力直逼单厉,仿佛下一刻这根再普通不过的棍子就会把他的喉咙刺穿。
  ——论他的喉咙得罪了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