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以为我老公快死了+番外 作者:会飞的西瓜(上)

字体:[ ]

 
周煜在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中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再一睁眼,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被虫星入侵,医疗水平底下,唯一一个寄托所有希望的全民英雄一年前重伤昏迷,如今正濒临死亡。
哦,那就是他的丈夫了。
坐在全民英雄床边的周煜还没有领悟到什么叫准望门寡夫。
他那个头顶七尺光环,传说中的“超级赛亚人”丈夫,就这么不合剧本地缓缓睁开了双眼。
 
路人甲:天哪,这就是传说中极度契合体质引发的奇迹吗!
路人乙:呜呜呜你总算醒过来了!我的男神!
路人丙:这就是真爱!真爱面前一切都是浮云!我又相信爱情了!
路人d¥%……&:西瑞尔大人和夫人简直天造一对地造一双!
周煜:………………?????
 
内容标签:婚恋 情有独钟 生子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煜,西瑞尔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周煜在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中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再一睁眼,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被虫星入侵,医疗水平底下,唯一一个寄托所有希望的全民英雄一年前重伤昏迷,如今正濒临死亡。哦,那就是他的丈夫了。坐在全民英雄床边的周煜还没有领悟到什么叫准望门寡夫。他那个头顶七尺光环,传说中的“超级赛亚人”丈夫,就这么不合剧本地缓缓睁开了双眼。于是周煜鸡飞狗跳的上将伴侣的日子就这么拉开序幕了,日常宠宠宠,上阵夫夫档,角色形象性格鲜明,感情描写细腻到位。且看主角如何治好上将,凭借智慧带着金手指走上人生巅峰,以及如何在闹剧婚姻里寻求真爱勇猛地走上人生被压之路。
 
    第001章
    
    周煜觉得很神奇,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怎么能做到和一只……类猫生物大眼瞪小眼,并且持续了超过十分钟的?
    分明上一秒他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车冲下悬崖,而下一秒再睁开眼时自己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汹涌而来的记忆在他脑中四处乱撞,生疼生疼的,可周煜的目光就是没法从那双黄色的猫眼上离开。
    看上去长得像猫,但那双耳朵却比猫的耳朵要长多了,一双玻璃黄的眼睛正死死地看着他,正当他纠结着那黑色猫爪中有些外露的猫爪会不会朝他来一爪子时,黑猫的长耳朵就动了动,接着黄色的眼睛微微眯起,然后一个闪身,迅速地消失在了房间里。
    周煜眼睛一眨,这种仿佛被深深吸引的状态总算是结束了,然而脑中乱撞的记忆却没有丝毫缓解,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只黑猫走了之后,这种疼痛感仿佛猛地增了一倍似得。
    这让周煜不得不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有人来了。
    尽管从醒来之后,他的五感就好似被封闭了一样完全无法感知外界,但这一刻,他还是能隐隐地感觉到,有人来了。
    像是验证他所想一样,门被打开了,一个妆容浓艳的女人站在了他面前,她对上周煜的目光里闪过一丝诧异,似乎对他醒着的状态有些惊讶,却很快就压了下去,不屑地斜了周煜一眼,伸手拿出一块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小石头,在周煜眼前晃了晃。
    那金色的小石头闪了闪,后女人又拿出了一块紫色的石头,周煜毫无防备地看着眼前的石子,分明是一金一紫,可他却莫名地像是看见了那双黄色的猫眼似得,半晌,缓缓地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但是他并没有睡着,这种感觉非常神奇,周煜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耳边传来另外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他才回过神。
    那些撞进他大脑的记忆非常紊乱,并且有心理创伤的痕迹,但是周煜还是认出了刚刚走进来的那个女人是谁。无关其他,实在是这张脸在那段记忆里带的情绪太重了,原主像是怕自己会忘记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复回想一边。
    所以这让周煜很快就分析出了女人的来历,应该是原主的继母艾琳。在原主的母亲死亡一个多月之后,就被原主的父亲迎进了周家,带着比他分别小半岁,两岁的一儿一女。
    艾琳对原主态度非常恶劣,她和原主母亲的死亡也脱不清干系,自从她成为周家的女主人之后,就将原主关进了一个隐秘的房间里,之后整整六年,都没有再将他放出来过。至于现在为什么要放他出来,因为原主的精神原因,周煜没能找到原因。
    周煜在这边艰巨地清理脑内的信息,而那头的小女孩----听语气,应该是艾琳的女儿周星。
    “妈妈,真的要送他去吗?”有些犹豫和不甘。
    “当然,克林顿家点名了要这废物,不然你以为我愿意把他交出去?”女人似乎有几分不耐烦,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女人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交出去?
    “他们又没有真的见过他,”周星的声音听上去非常不满,“让我去不好吗?反正主脑上有关他的照片也是很早以前的,克林顿家族不会发现的。”
    “开什么玩笑!你别给我动这个歪脑筋!你想嫁给个废人?!”艾琳愤怒地叫道。
    周煜:……嫁??
    “那可是西瑞尔大人!整个帝国哪个向导不以嫁给他为荣!”
    “哼,”艾琳冷呵一声,“不就一个躺在床上醒不过来的废人,再多的荣耀都是虚的。”
    这一次的沉默似乎久了些,然而周煜心中的震撼却才刚刚开始,什么鬼?嫁给一个废人?谁嫁?他??
    好一会儿,周星才心有不甘地小声反驳道,“西瑞尔大人那么强,他可是3s级哨兵,万一醒了呢……”
    女人冷笑一声,“哪还有什么万一,你啊,还是年纪太小了,现在的帝国,早就不是两年前那个克林顿家只手遮天的帝国了。把这废物送出去也好,死在克林顿,总比死在我们周家要好多了。”
    周煜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就在他非常想好好思考一下艾琳和周星话里到底是不是又别的什么意思时,他的意识忽然一僵,接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
    “夫人,收拾好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女仆眼观鼻鼻观心地走上前轻声汇报道。
    “把人放上去吧。”艾琳扯了扯唇角,冲周星做了个让她先出去的手势后,吩咐道。
    “是。”
    接着,几个女仆走上前,把病床上的周煜抬了起来,随意地往轮椅上一丢,那动作,就像是在对待一个死物一般。
    另一边,周家大厅。
    “艾琳夫人是打算等婚礼开始之后,再把人带过来吗?”一个褐色肌肤妆容妖艳的女人勾了勾她性感的嘴唇,问道。
    “维吉尼亚上尉,”满头虚汗的管家连忙低下了头,面前这个人的精神力毫不收敛,而且很明显刚刚又多释放了些,压得他甚至不敢对上这个s级哨兵金色的眼睛,只能死死地掐紧自己手心的肉,强迫自己保持头脑清醒,低声应道,“大少爷身体非常虚弱,夫人又是一个人去的,所以恐怕会慢些……何况大少爷一旦嫁去了克林顿家族,以后再见恐怕也困难,夫人昨天还说……”
    “所以说让我进去嘛,这样事情就会快很多了,不是吗?”维吉尼亚笑着打断他道。
    老管家的内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天知道他刚刚还加紧打了两针镇定剂,这会儿却腿发软,仿佛刚刚的镇定剂一点儿作用都没起似得,但即便是这样,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道,“上尉大人是哨兵,大少爷以普通人的身躯恐怕是没办法承受住大人的威压的,所以还请大人多多谅解,夫人她一定会尽快的。”
    维吉尼亚抿了抿唇,像是不快的征兆,她眼睛一眯,身体的肌肉瞬间绷紧,然而还没来得及动作,一阵声响就从管家的身后传了出来。
    只见艾琳夫人推着个少年,缓缓从楼道里走了出来,维吉尼亚眯了眯眼,收回了动作。接着目光一转,就落在了轮椅上闭着眼睛的少年身上。
    松软的黑发搭在额前,白皙而毫无血色的皮肤透着点病态,卷而翘的睫毛微微颤着,干涩的嘴唇透着股无力感,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个瓷娃娃一般,好看却没有生机。
    和预想中的情况差不多。
    虽说周家只是个三流贵族,可维吉尼亚还是按礼仪将右手搭在自己的左肩上,礼貌而绅士地鞠了一躬,“艾琳夫人。”
    老管家也一个转身,毕恭毕敬地低着头道,“夫人。”
    “奉将军夫人之命前来迎接少夫人,相关的礼品稍后抵达,辛苦周夫人了,明天婚礼会有卫兵来接二位的。”维吉尼亚温和道,一边恰到好处展现她的魅力,一边上前一步,牵起了艾琳夫人的右手,低头做了个亲吻的姿势。
    艾琳脸色一动,这样礼貌而强悍的哨兵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使她忍不住脸色微红,另一只手也下意识地收了回来,想尽量维持自己端庄的形象。
    可下一秒,维吉尼亚就结束了礼仪,抚上轮椅的把手,不着痕迹地将艾琳夫人隔了开来。
    艾琳这才意识到不对,不由得脸色一变,下意识地就想伸手去夺,但维吉尼亚s级的哨兵力却不是盖的,威压使得她只能讪讪地收回手,“上尉大人,阿煜他身体不太好,如果可以的话,之后我能每周去看看他吗?”
    “当然可以,夫人。”只要少夫人愿意的话。
    后半句话维吉尼亚没说出口,这几个月的时间,克林顿家族早就查过周家了,艾琳并不是周煜的生母,她是□□的第二任夫人,对周煜也根本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好。
    周煜的身体状况能很明确的指出这点,尽管有些事情不好深入地去探究,但艾琳夫人和周煜的关系,却是可以确定的。
    可维吉尼亚没那个功夫去在这件事上和艾琳闹出什么不愉快,她冲艾琳点了点头后,不等对方多说,便推着轮椅走了出去。
    一直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卡尔夫跟在了她的身后。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大厅,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里,艾琳才愤恨地剁了一下脚,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握成了拳,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和恨意。
    她倒要看看克林顿家族还能张扬到什么时候!
    维吉尼亚一路把人推上飞船后走进一个特制的玻璃房间里,轻手轻脚地将人抱起后放在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水床上,关好门再走出来,把那轮椅往旁边一踹,挥了挥手道,“扔了。”
    两个士兵立刻上前,不过片刻功夫,那个轮椅就消失在了飞船上,连同艾琳夫人准备的包裹一起。
    卡尔夫看了眼透明玻璃里的少年一眼,道,“给他做个全面检查。”
    “不用啦。”维吉尼亚从生活机器人的身体里取出一瓶啤酒后,打开来倒入一边的高脚杯里,“他们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克林顿家眼皮子底下耍花样的。”
    维吉尼亚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松软的沙发上,即便现在上将昏迷不醒且濒临……死亡,克林顿家族的威严也还是在的。
    想到这,维吉尼亚的眼神黯了黯。
    “保险起见。”卡尔夫道,声音依旧是没什么波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